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34 END

*正文真的完结了,接下来可能会更一些番外之类的~

*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或者长评,希望大家都能冒泡来打个招呼,比心~爱你们!

*本文2018魔都TFO出本预定,想收本的请持续关注lofter的消息~然后关于最近有些小可爱问的,论坛体的本子暂不二刷~有需求的妹子可以先试试去闲鱼收一下?


第五十四章

 

判决生效的同时传来了第三军团宣布脱离帝国独立的消息。

第一军团重新整军后赶赴前线正面迎敌,第二军团则奔赴原属第三军团辖区的帝国疆域维持稳定并切断第三军团的补给线。

而在发现黑本计划失败的第二天,奥威星系果断地向帝星系宣布投降,退出了这次战役,甚至表示愿意帮帝星系抓捕黑本中田。

 

“这两个队友还真是……一丘之貉。”看到这个消息的不二无奈地撇撇嘴,因为失去了奥威星系这一盟友,第三军团一下子进退失据,只能将战场局限在帝国边境上,但奥威星系接壤的恰好又是第一、第二军团的辖区,让黑本处处掣肘。

看上去战局已定。

 

德川现在已经被任命为新的第三军团军团长,经过这次战争第三军团大伤元气,哪怕是因为上级的不义之举,士兵们服从命令的天职还是让他们不得不跟昔日的同袍兵戎相见,战后如何重建军团、收拢人心将是很令人头疼的问题。

不过在这个时间节点,帝国大军压到离黑本的旗舰只有一线之隔的时候,手冢慷慨地把第一军团的特种部队、也是德川的老部下们借给了自己的好友,让他指挥最后的总攻。

他很清楚,即使最后扳倒黑本是他和不二主导的,但是最后处决黑本的权利,没有人比德川更有资格。

这个人忍辱负重了十几年,就为了等这一天。

 

最后出征前,德川家的老管家特意来了前线一趟,给德川送来了属于德川家的那把传世名刀——流风。

多年前他带着族中仅存的这一个小男孩,面对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的家园发誓一定会将小少爷抚养成人,然后让他手刃仇人。

如今他紧紧地盯着德川和也拿上流风往那艘战舰飞去的背影,直到泪水把那双已经快要浑浊的眼睛模糊得什么都看不见,才转过头来,朝身后的手冢国一深深鞠了一躬。

 

没过多久,载着了却了心愿的德川和入江的飞船从第三军团的旗舰启程返航,与此同时,手冢按下了控制板上早已准备好的武器按钮。

一束异常明亮的光线朝那艘承载了太多无辜生命的旗舰飞射过去,下一秒整艘旗舰悄无声息地湮灭在星域中,那块厚重的宇宙幕布上只剩下一团安静的漆黑,仿佛从未有任何东西曾经存在过那个位置。

至此,帝星系历史上有名的“黑本事件”彻底落下了帷幕。

 

回程路上,他们两个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和大部队脱离开来,绕到了帝国东部的芬尼斯星球,去洽谈一笔军火订单。

毕竟这个星球上有全帝星系最好的锻造工艺。

和可能是整个宇宙间最美的一片海洋。

 

所以在手冢外出洽谈的那两天,不二撒了欢儿似的在碧海蓝天的沙滩上打滚,尽情享受这来之不易的闲暇时光,甚至于没意识到为什么这样一笔单子要手冢前来亲自洽谈,而谈完了又还没有立即离开这样的问题。

直到第四天晚上,不二兴致勃勃地拉着手冢在海边待了一个下午,直到恒星西沉,这个星系的启明星燃烧时特有的橘红色光晕让这个星球的傍晚整个都是雾蒙蒙轻飘飘的,荡漾着一种天然就让人懒散、发散的气氛。在海岸线的尽头慢慢下沉的恒星努力把仅剩的柔和光线投射到这片澄澈到甚至有点碧的天蓝海水里,在粼粼的波光中竟然折射出了一丛又一丛好看的粉色,像是给整片海域覆上一层情人的薄纱。

海水开始涨潮了,浪花不紧不慢却又带有侵略性地往上拍,突然有一些特别高,将将碰到了懒洋洋窝在手冢怀里的不二的脚趾,后者被这一丝沁凉唤回了已经昏昏欲睡的神智,感叹道:“这片海真美啊。”

 

“嗯,”手冢醇茶一样酽厚的声音贴着不二的发梢从不二的脑海里传过来,震得他心里麻麻的,“这是你上次跟我去平叛的时候,带你看的那片海。”

不二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丝明悟,随即把头埋在手冢的怀里轻声笑了起来。

这哪里是来谈公事,这分明是带他来度蜜月的。

 

手冢没有想明白不二在笑什么,但这不妨碍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他在沙场征战了十几年,从没有懈怠过或是给自己放个假什么的,但是此刻,他居然觉得在这片海边,不去想世俗的杂务,仅仅是能跟不二这样简单地相拥,就很好。

不二笑够了,抬起头来,看着手冢的眼睛,问:“所以,我们的假期到什么时候呢?”

恋人的眼睛在这样的柔光下显得分外好看,手冢忍不住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睫,“三年后归队销假。”

 

“什么?!”不二震惊地从手冢怀里跳出来,不可置信地瞪着恋人,“你是说三年吗?”

“嗯,三年。”手冢坐起身来,他抓住不二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认真道:“你失踪的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也很后悔,并不是后悔于让你陪我以身涉险,而是后悔于跟你绑定后与你相处的时间太少。”

“我想任何人都有不能割舍下的责任与理想,但是这不能成为牺牲自己陪伴所爱时间的理由。”

“绑定的时候,你说愿意为了我不要自由,但是作为你的伴侣,我同样希望你不用放弃生命中任何一个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你能获得每一个平凡人的快乐,我希望我能把我们生命中缺少的时光补上。”

 

不二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优秀的、挺拔的、万人敬仰的几近完美的哨兵,却同样也是真挚的、生涩的、用他那张不擅于说情话的嘴吐露着自己最真实的心意,眼里渐渐蒙上一层雾气,他摇摇头,“我从不觉得自己缺少了什么。”

拥有了你,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就了无憾事。我明白从此在我的生命里将有人与我彼此依靠,互相依偎。悲伤因为有了爱人的宽慰不至于将我击垮,喜悦因为有了爱人的分享而更加完满。

 

手冢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不二现在的样子让他很想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给他一个最虔诚最富有爱意的吻,但是哨兵强大的自制力拦住了他,提醒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是这个,我还是希望能补给你。”

他突然单膝跪地,从怀里掏出一枚精巧的戒指——这才是他来到这个以锻造工艺出名的星球最大的目的,与前两天在外忙碌的事情。

 

不二惊呼一声,一瞬间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耳旁脑海里只有澎湃的海浪喧哗,和无比清晰传到自己耳朵里的那个人的声音。

 

“我知道,我们早已绑定,我们一生将会如影随形,生死不离,我们之间的感情,其实无需通过任何仪式、信物来证明。”

“但是我仍然想像每一对最平凡的普通情侣一样,跪在你的面前,向你表达我赤诚而毫无保留的爱意。无关我是哨兵,你是向导,而是单纯因为我是手冢国光,你是不二周助;无关哨兵与向导之间的互相吸引,而是哪怕你我皆为凡人,我依旧会爱上你;哪怕你我相隔万里,我依旧会找到你;哪怕你我不见经年,我依旧会等你。”

“我不会以一个哨兵的姿态站在我的向导面前说,我要永远保护你。这并非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因为我太爱你,于是我知道你希望、也完全有能力跟我并肩而立,让我生命的每一个瞬间都放心地把后背交付给你,正如我放心地把自己所有爱意交付于你一般。”

他抬起不二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不二周助,你愿意与我结婚吗?你是否愿意成为那个拥有我全部且单纯的爱意,给予我同样感情,与我共度这漫长一生的人?”

 

不二没等到手冢给他戴上那枚进行定做的戒指,就扑进了爱人怀里,努力地压抑住喉咙里的哽咽,用他此生最快乐的声音高喊:

“我愿意!”

 

爱情像是一个星系里的恒星,宇宙诞生之初创世神无情地把每个星系里的恒星拉扯了出去。所以每个人都在世间摸索前行,以期找到自己的那颗恒星,能与自己星系里的每一颗行星完美契合,交相辉映,能与自己世界里的每一丝引力紧紧勾连,天造地设。

银河浩瀚,星辰万千,残忍的创世神让自己跟那个人的相遇只有无垠时空中的短暂一瞬。很少的星系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那颗恒星,于是他们终日沐浴在快乐的光明里;但大部分星系都错过了,于是他们有的放任自己陷入黑暗和孤单,有的牵扯了另一颗不那么契合的恒星,磕磕绊绊地运作自己的小世界。

所幸他们没有错过。

所幸他们不再孤单。

 

END

 (2015.11.14-2018.5.27,正文共计163,926字。)

 

后记:

 

天哪,终于到了每位长篇作者最扬眉吐气、昂首挺胸、不吐不快、但又废话连篇、语无伦次的后记环节!

这篇文起始于作者个人对于欧美设定的好奇,催生于冢不二圈当时没有哨向长篇的遗憾,然后觉得哨兵向导这个AU特别适合TF,就挑出来想着写个长篇~

说真的,哪怕我word上的字数统计在不断增加,但是直到今天写完最后一个字,我都有种莫名奇妙的不真实感:我居然,真的,完结了一篇16w字的长篇???我写完的那一刻恨不得冲到学校的广播站然后抢过来话筒昭告天下:劳资写完一个16w的长篇诶!!

幸好忍住了。

中间断更过,瓶颈过,觉得怎么写都找不到手感过,但我从未想过要放弃这篇文,因为这篇文里倾注了自己太多心血了。

 

熟悉我的读者可能可以略微感知到一些,我写短篇的很多时候,是放飞的、是欢脱的,但是我写长篇的时候,是谨慎的,是克制的。

这导致我写临界点,变成了一件又快乐又痛苦的事情。

对于作者来说,同人是戴着镣铐跳舞,因为有原作的存在,其实一些基本的设定和框架,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跳脱出去的,而因为年轻时候的一些错误,我自己写文的时候又是一个对于“不OOC”这件事看得特别重的人。

为了不OOC,我局限了自己去尝试很多我觉得不适合冢不二的题材和情节,或者说,如果我觉得有一个题材或者情节,我把手冢和不二放在里面写,我的笔力不足以保证不OOC的话,我就根本不会去尝试。所以写临界点的时候,我甚至对每一个形容词字斟句酌:这个词用来形容手冢/不二,会不会有点奇怪?在这样的情境下,以他们的性格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而这篇文,又因为最初被我设定了一个算是比较宏大(或者是我写过最宏大)的世界观,而导致我后来一路都写得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就虎头蛇尾。

我第一个在冢不二圈完结的中长篇应该是论坛体(《天哪青学双璧搞在一起了吓死宝宝噜》),那篇是欢脱无厘头的,于是我写临界点的时候就想,嗯,好好写个正剧向吧。

所以,在写这篇文的全部过程中,我就一边痛并快乐地写着,另一边特别纠结地担心:这些耽误冢不二谈恋爱的剧情会不会让大家觉得没意思?那些有点涉及到主线人物以外的剧情会不会累赘呢?

其实这篇文就是用设定来单纯谈个恋爱让冢不二两个人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也是挺好的~

可是大概我还是有点任性,写长篇的时候,我还是希望既能让大家感受到这对CP的魅力,圆我们爱这对CP的初衷,又特别贪心地还是想写出一个尽量完整、统一的故事,向读者传递出一些我所认可的、更深层次的一些思想层面的东西。

其实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做到了没有。但是,我真的要特别特别感谢,有这么多读者,愿意包容任性的我,追着这篇文一路看下来。从2015年的11月,到2018年的8月,不管是从一开始就关注这篇文,亦或是中途看到的,亦或是将来的某个时候发现了这篇完结文的读者,我想在这里诚挚地对大家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们的喜欢,真的谢谢!

谢谢你们的建议,真的谢谢!

谢谢你们的鼓励,真的谢谢!

而如果我的文字能带给共同喜欢着这对CP的大家哪怕只是一点快乐、满足或是感触的话,都能带给我无限的欣喜和感动。

感谢冢不二这对CP让我们相逢。

 

最后还是说说手冢和不二吧。

我一直觉得同人文的作者对自己的文章并不是有完全把控的权力的。

很多时候,我把他们放在一个特殊的情境下,就会不自觉地去揣摩,我喜欢的那个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所以很多时候,我打心底里希望他们怎么样,他们却有可能会做出相反的选择。

同人的剧情啊,有时候写着写着就不受控制了,所幸我爱的人是这样优秀的两个人,所以不论他们告诉我他们的选择是什么,哪怕偏离了我原本既定的轨道,却也总是能给我带来额外的惊喜。

相信我对他们的爱不必再赘述了:我生命里出现过的最真实的虚幻的美好。

写文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他们引领着我走完全程。

评论(70)
热度(34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