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33

*我也难得当把日更作者2333

*今晚晚点应该放完结章了

*没错今天双更,想不到吧!


第五十三章

 

黑暗哨兵和首席哨兵到底有多大差别呢?

能力强到能够跟黑暗哨兵结合的向导又究竟有多强呢?

这大概是一种很难用数据、指标描摹出来的差异,人们知道的只是,那两个注定要在史册上写下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的哨兵和向导,敢于站在他们对立面的人、不论有没有某一瞬间的成功过,最后都成为了挥就那段长篇史诗埋下的伏笔。

 

手冢和不二两个人势如破竹地从审讯厅赶到停机坪也不过花了十几分钟,迎接他们的是每一艘飞船已经瞄准好的黑洞洞的枪口,以及每个飞行员收到的“如果不敌立刻引爆飞船也不能让手冢和不二夺得飞船”指令。

不二只略微低头感受了一下,手冢就带着他闪身往其中的一艘飞船径直而去——黑暗哨兵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看上去密集的枪林弹雨都伤不到他们分毫,而他们的目标,又恰恰是唯一一艘没对他们开火的飞船。

第三军团的中校打开船舱把手冢和不二放进来,不耐道:“你们比预定的迟到了三分钟,被我打晕的那家伙都该醒了。”

“忍不住跟黑本先生聊久了一些,毕竟下次见面估计双方都没有聊天的心情了。”不二勾了勾嘴角,把飞船启动,加到最大速度,一下就离开了旗舰的控制范围。

 

虽然横生了太多变故,但是第三军团的反应同样很快。就在他们这艘飞船离开旗舰的一瞬间,他们的来路和去路就立刻堵上了两排最精良的战舰,一边是第三军团,一边是奥威军队,两个势力能拿出来的最强武器此刻都锁定在中间这艘小小的飞船上,看上去无论如何都没法从这天罗地网中逃出生天。

那名中校,或者说是已经变回自己原貌的仁王查看了一下飞船的数据,皱着眉头说:“这艘飞船加速到能够在星系间跳跃的速度还需要两分半,但是,”他抬头看了看不断往这边汇聚的战舰,“敌人可不会给我们两分半让我们好好加速。”

“没事,”手冢释放出银,跟身边也同样进入战斗状态的不二对视一眼,“交给我们。”

 

两边战舰炽热光亮的炮管昭示着他们已经蓄力好,可以进入发射状态,但是在他们正准备听从指挥部命令一起按下发射按钮的前一秒,一股无可匹敌的精神力量如怒涛拍岸般朝他们的精神领域席卷而来,一下子把战舰上每一个哨兵向导的自主意识强势而不留痕迹地冲刷得干干净净。

两百多艘战舰上的几千名哨兵和向导在瞬间之内就失去了他们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飞船内,不二长舒一口气,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瞬间对几千人的大范围精神控制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力量,但即使这样,以他现在的能力也只能做到五秒。

不过,他宽慰地看了眼垂眸站在自己身旁的恋人,五秒对手冢来说,足够了。

 

那一百艘无人控制的奥威星系飞船狠狠一震,随即像被恒星间的引力所牵扯一样,一股来源于宇宙间的无形力量拉扯着它们飞快地往前撞去,直到越过了他们本来该包围的那艘小飞船,直到停在本应该是他们友军的另外一百艘飞船面前。

下一秒,每一个从精神控制挣脱出来的哨兵和向导都不管三七二十一怒吼着按下了武器的发射按钮,生怕稍晚一步就会再度被精神控制,但是等他们如释重负地抬起头,却震惊地发现横在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射路径上的不是那个目标中的小飞船,而是一艘艘友军战舰。

 

黑暗哨兵意味着哨兵最原始力量的觉醒:不再是自身力量的增强,而是对于天地间能量的榨取与为我所用。

这还是手冢晋入黑暗哨兵后第一次把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空旷蛮荒的星域,天然就是宇宙间力量最强者的舞台——他把那种掌控力运用到极致的一刹那,恍惚间甚至觉得不远处的恒星都可以被他拉动、供他驱使。

从飞船往外望去,漫天星河中都是战舰爆炸的辉光和碎片绽开在星图间留下的痕迹,一瞬间几乎要把黑而无垠的星域染成像帝星系中黄昏一样温柔的血红。

仁王看着加速的进度条一点一点走近100%,撑着下巴往窗外乍眼一看,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夏日祭典上天地都为之变色的烟花巡礼。

下一秒,飞船骤然消失在这片星系间。

 

重新走在首都星街道上的感觉恍若隔世。

民众们全然不知这几天帝国发生了怎样的风云骤变,只知道他们的中将阁下和伴侣难得地走在大马路上,纷纷兴奋地围拢过去跟着那两个人小声讨论,甚至胆大地还敢打个招呼挥挥手。

“天哪,手冢国光真人好帅啊!!!”

“他的向导也是!叫不二周助是吗?太帅了吧!!!他们好配啊!”

“而且手冢一直牵着他的手欸……手冢君对自己的伴侣一定很温柔吧!想想都苏爆了啊!”

民众们的窃窃私语被一字不落地收进目力极好的哨兵和向导耳里,不二愣了下,旋即发现手冢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但是却悄悄把自己的手握紧了几分,于是他脸上也露出一个好看到引起身边阵阵惊呼的笑容,用力地回握过去。

 

周围的喧嚣随着手冢和不二目的地的明确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民众们看着这条路的尽头,一个接一个地意识到这两个人真的不是出来逛大街的,他们握着彼此的手,一步一步走到帝国议会的门口——那里已经被清理干净,但仍然是断壁残垣,一片废墟,零落着一些建筑地基的广场前部是巨大但是残破的塑像,他们小心地绕过这片废墟,来到了广场中央的一个钟楼前。

历经岁月而不朽,承受攻击而不倒,被施与了帝国最强力守护的忒弥斯之钟,一旦被敲响,象征着对于帝国最高决策委员会的召唤。届时王室、议会、法院与三大军团、五部六司的最高首脑将齐聚一堂,以国王为首执正义女神之天平,审攸关帝国根基的不法之事。

手冢上前一步,伸出手在空中虚握了一下。

悠长的钟声响彻国都。

 

该出席的人陆续赶到这个显得支离破碎的广场上,这里本该有座位的,但是因为前段时间那场袭击,衣着考究的皇族、官员们只能站在议会原本中庭的位置上,光洁的皮靴上粘上了水泥的细屑,精致的裤管蒙上灰尘,但是所有人都无暇他顾,肃然站在原地,各色各样的复杂目光投注在中央的敲钟人身上。

在更外围的地方,是自发前来见证这一切的民众。忒弥斯之钟敲响之时,帝国决策委员会的所有成员皆当停下手头之事,前往议会参与审判,民众亦可旁听,以示审判的绝对公正与公平。

在这样一场审判上落败的人,不仅仅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更会遭到整个帝国自发的抵制与根本性的驱逐。

 

国王威严的声音响起,“所来何人,所诉何事?”

“所来者手冢国光,帝国中将、手冢家第九代传人,诉第三军团军团长黑本中田犯杀人、叛国、延误军情三项罪名。”

委员会依旧平静如一,民众中间却已经响起窃窃私语。

“可有证据?”

“请看证据。”

 

不二轻轻按下一个按钮后,把那枚耳钉往空中一抛,顿时一段录影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正是在第三军团的审讯厅里,黑本和手冢不二的完整对话。

录影播放结束后,画面定格在黑本阴沉的侧脸。偌大的广场先是鸦雀无声,渐渐由外向内地泛起了阵阵压抑的低喃,这是来自民众的愤怒;而且这次委员会也不再平静,达官显贵们脸上陆续浮现出震惊、阴郁与怒意——黑本这样做,不仅是毫无底线,更是把他们都当傻子一样玩弄!

国王阖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黑本中田可有辩驳?”

鸦雀无声。

“第三军团可有人代为出席?”

 

良久的沉默后,国王宣布:“第三军团缺席审判。诸君,可有疑虑?”

“诸君,可有异议?”

“诸君,可有补证?”

 

“陛下,我有补证!”

霎时间所有目光聚集在声源处:白石藏之介从议会席上一步一步走下来,直到站在手冢身旁,他与千岁千里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坚定道:“白石藏之介,帝国议会议长、白石家第六代传人,诉黑本中田通敌、袭击议会、罔顾帝国法律三项罪名。”他示意千岁,后者在广场中央投影上三份证据和一段视频,“有通敌信件与间谍供词为证!”

广场外的人群越聚越多,民众们越来越无法压制的愤怒声像蜂鸣声一样扩散开来。

 

“诸君,”国王顿了顿,“可还有补证?”

“陛下,我有补证。”

民众的议论声霎时间又如退潮一般缩了回去,大家静下来,纷纷寻找这个声音传自哪里,然后发现那两个人从他们中间走了出去。

德川和入江从民众中走出来,迎着所有人的目光走到广场中央,手冢跟德川目光相接,前者点了点头。

“德川和也,无职之人、应死之人、德川家第九代传人,”委员席中传来不只一道抑制不住的惊呼与感叹,众人看他的眼神顿时复杂了起来。

“诉黑本中田杀人、纵火,”

“灭族。”

 

最后两个字,像是被压抑着从喉咙里挤出来一样,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二忍不住转过脸去看德川,从他认识这个男人的第一天开始,他的双眼就有如一潭毫无波澜的死水,但是今天,这潭死水里燃起了烈火。

 

德川展示完证据之后,广场上陷入了一片死寂。

黑本所犯下的累累罪行,甚至用单纯的愤怒、仇恨亦或是别的什么情绪都已经难以表示出来了。

最先打破这份沉默的声音,来自于第二军团的委员席。真田举起手,一字一句道:“第二军团请判罪名成立。”

迹部紧接着也懒洋洋地举起手:“情报部请判罪名成立。”

“参谋部请判罪名成立。”这是龙崎。

“军情司请判罪名成立。”

“财政司请判罪名成立。”

……

 

国王睁开眼睛,敲下手中的法槌,肃然宣布:“被告黑本中田罪名成立!”

国王的话音落下,民众中间的欢呼声便如浪潮般迭起,手冢和不二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

在今天这篇苍穹之下,数万人共同见证了帝星系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员通过的死刑判决。


TBC

评论(41)
热度(12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