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32

*完结倒计时了哦~


第五十二章

 

“你在我的老师那里学会了哨兵的技巧与力量,在军校学会了战术与驭下,在当卧底期间学会了隐忍和谋略,可是你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庞大军团的领袖。”面对越前不解的眼神,手冢沉声开口,“所以,这件事彻底结束后,在接下来的时间你将先跟着我祖父学习。”

越前眨了眨眼睛,看得出来有些不服气,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为什么不是跟随老师你呢?”

不二也朝手冢看过去,他同样好奇越前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手冢对于未来还有什么没有告诉他的规划?

 

后者直接无视了这个问题,接着刚才的话说:“现在教你手冢家的第一课,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我们都应该以捍卫公平与正义为追求。”

“我知道,并且一直努力践行着。”越前皱了皱眉,没有明白自己老师在此刻强调这个的意思。

“而一个人要守护一个准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绝对不能打破它。”手冢的眸子在黑暗的囚室里算得上明亮,他一字一句道:“黑本用不正义的手段把我们关进来,我们就偏要用正义的手段反击他。”

“如果此时我们越了狱,那么以后第一军团将再无关押犯人的底气。”

“如果此刻我们未查明真相就用暴力反击了黑本,那么以后第一军团就会永远是人们心里师出无名之徒。”

“而对这样的人,反击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永远不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

 

后来这件黑暗的囚室里面发生了什么对话就再也无人知晓,后世人们从这次事件后面的一系列展开只能大致推断那对传奇的哨兵和向导交给他们弟子的任务轮廓,但即使当事人都不谈起,那段于尺室之内指点江山绝地反击的故事,也精彩得足以承载帝国历史上十分厚重的一页。

手冢让越前去联系了三个人。

 

这短暂又传奇的一天结束后,奉命看守手冢和不二的哨兵向导们发现,他们突然开始要应付他们之前没有预想到的麻烦。

从一个巡守的向导不得不发出预警的晚上开始,这个地牢接二连三地迎接了好几拨访客,目标只有一个——把手冢和不二从牢中劫走。

最开始慌乱应对的时候警备队和首席哨兵向导们都下意识地以为前来劫狱的人是第一军团的人,再不济也是手冢家豢养的私军。但这个猜测很快就被否定了:如果真的是来救人的,里面两个可能是帝国现在最强战力的人不至于毫无反应,然而事实如此。不二周助的向导能力想必足够让他对外面的情形一清二楚,但是两个人别说里应外合,甚至连日常生活的节奏都不曾被打扰。

而随着每一拨来人数量和实力的增长,帝星系的哨兵向导们终于在交手的间隙发现了一些老对手的痕迹——这些人分明是奥威星系的哨兵和向导。

 

看守者们的疲惫在第五天的夜晚达到了顶峰,但不幸的是,战斗的激烈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敌人派出了最庞大的阵容以显示对这次任务的势在必得,而哨兵向导们发现自己很快被对面的高手一一牵制住,然后敌人队伍里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两道身影径直进入了地牢。

每一个帝星系的哨兵向导心里都升起一丝疑惑:刨开前线投入的战力,奥威星系哪怕是倾剩下之所有国力,也不该有这么多顶级的哨兵向导!

想到这里,一位哨兵恍然发现那两道伪装过的身影里透出一丝熟悉的味道,他稍微犹疑了下,然后在战斗的间隙朝那个方向大吼一声:“藏雪?!”

两个身影中的一道下意识地顿了顿,然后浑身僵硬了一下,就头也不回地冲进地牢。

 

帝星系的哨兵瞬间红了眼——事已至此,谁还不明白到底是谁跟奥威星系搅和到一起去了?!不过,他又冷笑了声,里面那两个人可不是那么好带走的。

过了几分钟,他眼睁睁地看着黑暗哨兵和他的向导被带上飞船扬长而去,后者甚至还分出心思来对他挥了挥手。

该死……还是把人看丢了,哨兵头疼地想,这下要怎么向国王交差呢……

 

一离开首都星的控制范围,劫走手冢和不二的人就全然放弃了伪装,戴着第三军团标识的军官们在他们面前光明正大地走来走去,脸上明晃晃的都是胜利者的微笑。说实话,他们每次动的手脚也仅仅是浮于表面,只要有心人愿意去查,发现幕后黑手是谁并不会是登天之难事,只是黑本一向信奉权力至上,等他把第一军团蚕食后,帝星系里又有谁会敢为了第一军团伸张正义而与他为敌?

之前对德川家尝到了甜头,现在就想对手冢家也如法炮制。

 

“真是想不到,”这艘飞船的舰长,一个第三军团的上校,阴测测地扯出一个笑,“大名鼎鼎的手冢和不二有朝一日也会落到我手里。”

“听说过一句话没有,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话音刚落,一道炽热的光线朝他恶狠狠地抽了过来,上校两眼一白,一阵剧痛过后才发现烈烈的凤凰火焰已经给他脸颊上留了一道口子。

小仙不屑地变回了雨燕的形态,趴卧在不二的肩膀上,刚刚它没忍住跑出来小小地警告一下面前这个不自量力的人类自己不是落魄的凤凰。

 

上校对精神体的主人怒目而视,却收获到后者海蓝眼瞳里一个冷冽如冰的眼神。

这个眼神让上校从任务完成的膨胀中稍稍清醒了一下,黑本对他说的话重新响彻在他脑海:“记住,趁着他们无法跟外界通讯,用手冢国一那老家伙落在我们手里的消息骗他们,那两个人一定会乖乖地跟你到第三军团的旗舰,但在到达旗舰之前,你要是不小心让他们知道了真相把人丢了,后果如何你自己明白!”

是了,这两个人不过是以为自己手中有可以要挟他们的把柄才没有反抗地上了船,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还手之力,甚至他们要是还手起来,自己没有军团的援助可能连第一下都抗不过……

想到这里,上校压下火气,冷哼一声离开了这个房间。

等到了旗舰,有的是机会折磨他们。

 

从飞船转移到第三军团的旗舰过程中,他们只在空中停留了短暂几秒,但是早已把帝星系周围星系图背得烂熟的手冢立刻在记忆中锁定了这片星域——早已偏离了对抗奥威星系战役中第三军团本应在的替补位置,而是一个离前线很近的复杂星域,算是帝星系境内各方势力最纵横交错的一个地方,确实便于隐匿。

但也便于离开。

 

再见到黑本的时候,不得不说双方都有些感慨。前者因为计划被破坏而难免带上了一丝阴郁,而手冢和不二还努力地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以为第一军团的人都在黑本手上”的受威胁角色。第三军团期间上空旷的审讯厅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但是手冢和不二清楚地知道从上船的那一刻开始,他们身边就聚集了第三军团和奥威星系的最强力量,不管是哨兵向导还是武器,以确保这两个人处于他们的绝对掌控之下。

如同一个设计好的囚笼,只等猎物钻进来的一瞬间,就再无出去的可能。

不二的精神力肆无忌惮地对着门外围着的人一个一个地扫过去,仿佛检阅士兵,最后故作惊叹道:“奥威星系的人可是下了大手笔啊,真好奇你许给他了什么承诺,让他们对你这么个叛国贼的计划如此忠心耿耿?”

 

黑本忽略掉那三个给他身份下定性的字眼,却变相地没有否认不二对他的指控,他傲慢地回答,“我以为很好猜,第一军团覆灭后,奥威星系的朋友很乐意接受你们的原辖地。”

一瞬间所有人甚至以为飞船出故障了,因为船舱里的气压猛然地就下降了好几个度,仿佛空气都凝滞在一起了一样,不二从黑本的无耻造成的震惊中缓过来后连忙用精神力去安抚身边的哨兵,气氛才渐渐、渐渐地松弛下来。

手冢瞥给他一道凌冽的目光,就如同宇宙之北最冰冷的寒气实体化了一样朝他“嗖”地蹿过来,黑本竟然下意识地闭了眼睛,不敢承接这道目光,但他仍然可以感受到这道目光里蕴含着的轻蔑与愤怒。

这道目光仿佛一道万丈深渊,把手冢和黑本划开来,一端的人永远不知道另一端的人为何可以做出如此毫无底线的恶事,与之相对的一边的人也永远无法理解另一边的人对于帝国的忠诚与对正义的求索。

 

旋即他回过神来,整了整思绪,想到这两个人现在可是在他的主导之下,又重新拾回了自信,“能让手冢国光气成这样,不得不说,这是对我这个计划的肯定。”

不二现在对黑本连一向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懒得伪装,他接着问:“所以前线的情报,确实也是你出卖给奥威星系,然后再栽赃给我们的是吗?”

“哼,”黑本冷笑一声,“是又如何,我都能猜到你们接下来想跟我发表的长篇大论,无非是指责我枉顾帝国将士的生命,这套说辞从你爷爷开始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他扬着下巴往前走两步,目光下垂,“我不信奉你们的生命宗派,要成就权力就必然有流血牺牲。”

 

不二若有所思地眨眨眼,然后对他摇摇头,遗憾道:“很抱歉你猜错了,我们可没有想跟你谈这个,”他撇撇嘴,“我和手冢一致觉得,跟你谈将士的性命,是对将士们的侮辱。”然后他仿佛看不见黑本骤然阴沉下来的脸,转过头去询问自己的哨兵,“手冢?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无视了黑本冷哼的“我还以为尊敬的手冢中将连一句话都不屑于跟我说呢”,手冢思索了下,然后问道,“你把我们带来这里而不尝试直接杀了我们,是想要什么?”

“很高兴我们总算谈到正题了。”黑本假笑了下,“我还以为时间对你们是最宝贵的,但是既然你们愿意跟我磨蹭,我倒是无所谓。要求很简单,把御神和缩地法交给我,我告诉你第一军团的下落。”

 

手冢和不二皆是一愣,都这个关头了,黑本居然想着的是要拿到御神?后者甚至不禁失笑,这个老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还真以为自己掌握了一把传世神兵,就能为自己的行为赋予正义的名义,获得本不属于他的荣光?

他根本就不懂,这种与古老家族一起传世的神兵上附着的荣耀,究竟是谁给予谁的。

手冢直截了当地说:“你永远不配拥有它。”

 

这句话好像一下子戳到了黑本内心深处的隐痛,让他显而易见地暴怒了起来,控制不住地向前迈了两步,揪住手冢的衣领,喝道:“少废话!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如果不给我,我保证让你连手冢国一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手冢脸上像是凝着一层霜,他把黑本的手甩开,站起来掸了掸刚刚黑本揪住的衣领,声音毫无波澜:“我爷爷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操心。感谢你配合我们的审讯,”说着他从不二的耳侧取下一颗小小的耳钉放回口袋里,“视频内容我们会提交给帝国最高决策委员会审核,”他从容不迫地带着不二走到门边,“届时请记得出席审判。”

“这不可能!”审讯厅内回响着黑本不可置信的怒吼,“你们带着这样的仪器怎么可能通过我们的重重检查!”

不二扭过头,大方地解释:“那只能说明情报部的科技确实走在了你们前面,”他把目光放回身边的恋人身上,玩笑道:“这下迹部又要得意了。”

 

在他们把手放上门把的时候,黑本的声音从他们耳后传出,“就算你们有了证据又如何?你们觉得在我地盘上,我可能让你们安然无恙地离开吗?”

“凭你?”不二嗤笑一声,“还是凭门外那三十多个首席哨兵?”

整艘旗舰上已经聚集了奥威星系和第三军团绝大多数的尖端力量,其中大部分现在都已经往这个方向赶来,但是看着手冢和不二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黑本的脸色难免沉得像六月的暴风雨天。“你们还真是自不量力得让我震惊,哪怕你们……”

 

“自不量力的是你,”手冢打断他,“也许你没有接触过这个层级的哨兵,但是从我被作为哨兵训练的第一天开始,我的老师就告诫我。”

“如果你是一个次级哨兵,遇到了一个首席,尽管去挑战他,最大程度地激发自己的潜能。”

“如果你是一个首席哨兵,遇到了一个黑暗哨兵。”

“那么永远不要去招惹他。”

 

手冢和不二把门拉开。


TBC

评论(30)
热度(13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