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26

大家久等啦~


第四十六章

不二以为手冢会把他带到本家,但是飞行器却径直驶向了之前他和手冢单独住过的公寓,在卧室的窗户旁边悬停下来。
进了卧室后,不二用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的目光从手冢身上挪开,打量暌违两年的卧室,没有变动分毫,甚至连床头柜上的仙人掌,都依然绿意盎然。
在湿湿咸咸的东西又差点盈满他的眼眶之前,不二被一股力道猛然压在床上,背在背后的御神被抽出来放在一边,随后嘴唇被覆上了与拥抱着自己的力度全然不相同的、轻柔的吻。
“周助,周助,”手冢边轻吻着不二边低喃,声音轻得像是从骨头里传到不二的脑海中去的,“对不起。”

不二一下子所有的痛苦和伤痛都像烟消云散般蒸发干净,随之而来的是把心脏充盈到快要疼痛的汹涌感情。他捧着手冢的脸去看恋人那双深邃如同宇宙般的眼睛,里面是这两年他在无数次午夜梦回时同样的眸子里看到的深情,还有掩埋其下的层层孤清和悔恨。
有那么多次都真实到他恍然间以为手冢真的在他面前,即使梦境逐渐分崩离析,最后消失的也是这双眼睛,如果不是觉得自己一直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如果不是想到还有这样一个陷入了最绝望境地却还要坚持的人还在等着自己,他早晚会失去坚持下去的勇气。
这两年里他背负着信念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踽踽独行,但不知道他下落生死却还要抱着一丝希望继续待在首都星的手冢,又好受到哪里去呢?

不二也想说“对不起”,还想说“谢谢你”,但是最终他听到近乎哽咽的声音从自己的喉咙里传出来:“国光,我也好想你。”
手冢用烙在他眼睫上的吻回应了他,这个吻顺路蔓延到鼻尖、脸颊、嘴角……不二闭着眼睛感受这个吻,绵长且温存,像是手冢带着灵魂吻下来,而不二带着灵魂承受了他,脑海中因此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手冢把他抵在楼梯间沉稳的呼吸,第一次踏上军舰时手冢带他见到的蔚蓝大海,被困在地下室时手冢把自己推出去时候的决绝眼神,两个人第一次接吻时候的喜悦与满足……
像是世界停在了这一刻。

然后世界重新复苏,因为手冢的吻停在了不二脊椎骨顶端印记的位置,这里原本有一个深红似血的印记,现在却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灰色。
不二眨了眨眼,偏过头去,嘴唇抵着手冢的耳廓,问道:“不绑定么?”
手冢抬起身,重逢以来第一次眼神中露出了犹疑的神色,不二看了看他,接着追问:“你现在的精神领域很乱,不绑定么?”
手冢微阖着眼,斟酌道:“我……我快进阶到黑暗哨兵了。”

不二瞳孔猛然一缩,虽然感受到手冢的实力大有精进,却从没有想到两年已经走到了这个阶段,于是心下了然:“你怕我死是么?”
手冢愣住,“你怎么……?”
不二轻笑了声,“我不仅知道进阶到黑暗哨兵时过于庞大的精神冲击可能让向导承受不住而死亡,我还知道,”说到最后他满眼是无奈和甜蜜,“你跟我绑定后打算放弃突破到黑暗哨兵的可能。”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被强制剥除绑定后不二生死不知,手冢也不会为了打击黑本而选择走这条路。

“南次郎前辈,”不二轻叹一声,“在跟你交代那些话的时候,我和龙马已经回来了,只是南次郎前辈掩盖了我们的气息。”南次郎终究存在私心,他没有遵守不告诉不二这件事的约定,却是一个老师临走前,想要最后留给学生的一点东西。
不二看着手冢震惊的样子,接着说,“之前没跟你提过,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实力确实无法支撑你到黑暗哨兵的阶段,但是现在,”他坐起来,面对手冢伸出自己的手掌,突然俏皮又骄傲地笑了下,“别让我两年的努力白费。”
一团火焰骤然从不二的手掌里窜出来,带着灼热的温度在卧室上空慢慢舒展开来,头、身子、尾羽,然后是那双绚丽到慑人的双翼——一只凤凰。

手冢看着对自己欢快扑扇翅膀的凤凰,迟疑道:“小仙?”
不二点点头,“好像是在我重建精神领域的时候,随着我实力的增强,小仙也完成了进化,”接着苦恼地歪了歪头,“虽然觉得现在的小仙很强大,但是有时候觉得原来的雨燕也很可爱呢。”
然后他挥挥手让小仙回到他的精神领域,站起来,对手冢伸出一只手,说:“那么,两年过去了,你是不一样的你,我也是不一样的我了,”他嘴角上扬露出微笑,“你愿意像我相信你一样相信我,跟我绑定吗?”

手冢握住他的手把他拽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搂住他,他向来是一个坚定相信回报要靠自己努力获得、从来不相信命运的理性主义者,可在这一刻,他却真的觉得,能够遇到不二周助,或许真的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爱情会给人带来痛苦,带来彷徨,可这些比起爱情给人带来的幸福与满足,就像萤火与皓月的差别,根本不值得一提。
他说,“我爱你。”然后轻轻地咬破了不二脊椎上的那块印记。

两个人血液交融的那一刻,仿佛天地间的能量都涌动了起来。
手冢体内所有无序、杂乱却庞大的力量被外来却相容的一股力量井井有条地重新拢束在一起,一瞬间他仿佛能够听到几万光年外一颗露珠在晨曦中坠落的声音,又能感受到怀中不二每一丝细微脉络的搏动。
就像漫长的黑夜终于有一丝破晓的晨曦,世界被刷新了重启,所有积压的力量在这一刻汇聚到一起势如破竹地冲破这个临界点,然后骤然爆发。

哨兵气势爆发的刹那间又被收了回去,但仅这短短一秒,首都星寥寥可数的几个顶尖哨兵从睡梦中惊醒,但是足以使整个首都星核心的那部分都惊动起来。
——时隔多年,又有黑暗哨兵出世了。

第二天早上,手冢一打开个人通讯终端就被无数的消息狂轰滥炸,昨晚黑暗哨兵骤然的气势爆发只要稍微有点实力的首席哨兵都能顺着气息定位到他们的公寓,而一个帝国少将的住所,向来也只是公开的秘密。
不过也无所谓,手冢也没想过要隐瞒自己进阶的事情。把大多数闲杂人等的信息统统筛除掉后,手冢先是知会了一声迹部的情报部、真田的第二军团和白石的议会,然后带着不二先回了一趟不二宅邸,再回到了手冢本家。
多亏了不二,御神和缩地法终于能够物归原主,但是对于手冢来说,相比这两样,不二给他带来的消息应该更为惊喜。

“你是说,大和那孩子在我们以为他叛变了的时候其实是去当了卧底,而且还把德川和入江那两个孩子救下来了?”手冢国一讶异道。
“是的爷爷,”不二恭敬道,“因为大和前辈的一些计划,很抱歉不能提前告知您。”
手冢国一若有所思地挥挥手,“放心,我懂,”他感慨地看了看眼前的不二,和眼里难得见到笑意的孙子,这两年的经历他听不二简略地提了一些,哪怕他已经自认为经历过了大风大浪,也难免听得心惊肉跳。

“你回来的很巧,”他接着说,“明天是国光的中将授衔仪式。”这个衔早该在绑定之初就授予了,因为种种事情一直拖着,论实力论战功手冢早该当此位,手冢国一本想在授衔仪式后就重新把第一军团的权力正式交接给他,只是没想到不二在仪式前夕回来,那么计划可能又稍微有些变动。
“而且黑本原定是三天后才回来的,但是他昨晚突然回程,预计明天可能也会出席国光的授衔仪式。”
不二扑哧一笑,“我刚把他的半个指挥部闹了个底朝天,他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似乎也情有可原。”
说到这个,手冢国一也难免有了点笑意,不二单枪匹马闯进第三军团的一个指挥部里抢了东西又扬长而去的故事经过一晚上早在首都星穿得风风雨雨,丢了东西是一方面,黑本这次还丢大了人。“总之,你们明天一切小心。”

手冢和不二离开的时候,手冢国一看着他们俩握着手对自己道别,自己孙子脸上是许久未见的轻松神色,恍然间好像看到了两年前两个人因为自己的惩罚一起跪在训诫室的样子。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狂风暴雨,甚至是苦难,但是他却意识到只要这两个人能够在一起,他们就无惧于任何可能到来的险境。
他可能确实是老了。

TBC


啊,重新绑定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燕回闪的进化梗也真是太好了~

评论(26)
热度(173)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