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25

来履行诺言
本周内更文√
两个人见面√

第四十五章

“……第三军团军团长、帝国荣誉上将黑本中田一行人已于今日抵达奥威星系,并将在那里代表帝国进行为期两周的友好访问……”
不二用纸巾擦了擦嘴,把筷子放下,脸上是全然冰冷的笑意,“这么说,黑本现在不在国内?”
“是。”入江望着久别重逢的友人,若有所思地答道。
“倒是个好机会,”不二抿着嘴笑起来,“你们能联系上大和吗?”

“可以。”入江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道:“但是他现在能给予的帮助比你想象的要小,你要做什么?”即使受了重伤,对不二的看守不力仍然使得黑本绝大多数的怒火转移到大和身上,虽然没有对他产生怀疑,但是没有哨兵能力的大和,已经不可能再进入第三军团的核心了。
听出入江话里的意思,不二眼神一黯,摇摇头道,“只是想向他确认一些情况。”受过了那样的人情,又怎么还好意思再要求更多。
入江怀疑地眯起眼,“你为什么不直接回首都星?迟则生变,手冢最近……可不好过。”

不二头又垂下来些,手里的筷子不自觉地一下又一下戳着碗,几乎要把米粒戳成米糊。手冢家最近在找他的同时,还在暗中探寻黑暗哨兵,德川和入江的推测是手冢现在的情况已经不稳定到一个极限了,可是黑暗哨兵哪儿有这么好找,前段时间刚自毁的越前南次郎,说不定就是这世界上的最后一个。
过了良久不二终于抬起头来,眼角有点红,却完全没有流过泪的痕迹,“两年没见,总要给他带件礼物,这么好的机会可不多。再说,”他顿了顿,“我相信他。”
相信他的优秀与强大,相信他不会随便因为自身的原因把帝国与人民置于危险之下,相信他能迈过一切在旁人看来难以逾越高不可攀的门槛。
因为他是他的手冢国光。

德川和入江隐居的地方连年阴雨,天空总是暗得似乎除了灰再也看不见别的色彩。
不二离开的那天,居然奇迹般地放晴了。

德川还是有些焦虑,他和入江还不能露面,让不二一个人深入敌营他又实在不放心。还有手冢那边,如果一旦没压制住自己的力量,进阶黑暗哨兵失败导致哨兵能力暴动了,为了以防失去神智的首席哨兵造成破坏,手冢要面对的将是帝国军队的联合围剿。
“别担心,”一股柔和的精神力渗进他的体内,入江安抚道:“手冢那边,应该问题不大。”既然不二说了他相信他,那么就不会有问题,他认识手冢的时间远超不二,却从不敢自诩能比不二更了解手冢。

至于不二,反正他现在对入江来说就像一个谜团,任凭入江释放出多少精神力都不能窥到不二的的实力。
这家伙,现在应该已经比自己强了吧。

不二回到首都星的时候,刚好是三天后的夕阳余晖。
托大和的福,他得以不被识别地安全飞入首都星内。不二瞄了一眼仪表盘,剩下的油不多了,深沉的夜色把最后一丝明黄吞噬,没有必要再等下去。
飞行器径直下降到这栋建筑的楼顶天台,期间穿过警报网触发了整栋大楼震天响的呼啸警报声。不二皱了皱眉,只觉得半个首都星的人恐怕都要被这声音吵醒了,却脚步不停地朝楼梯走去,精神力开启到最大,脑海里回忆着大和给他的资料里说的军力布置,敌人的动向和他的所料不差——先是驻守每层楼的普通士兵冲了上来,这种程度的很好解决,只需要一点点精神混淆……然后是一些低阶哨兵和向导,他开始把自己外放到极致的精神力有选择性地收回来一些用来对付这些不算难缠但是数量也不少的小角色,精神力差的直接简单粗暴地把精神领域破坏,精神力稍好些的丢个足以让他们晕头转向好久的精神暗示。

他步履沉稳,一层一层台阶向下推进,建筑里的人已经发现了来者不善,他可以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精神力裹挟着森冷的杀意和挑衅袭向自己——来自这个基地里最强的一个向导,如果资料无误,应该还有一个首席哨兵。
不二在楼梯的尽头看见了那两个人,精神联系比想象中的紧密,多半是绑定了的关系。绑定的两个人一起的话,有点难办,不二皱了皱眉,旋即又舒展开,不过,哨兵和向导的绑定关系,向来既是盔甲,也是软肋。

哨兵先动了,速度快得几乎下一秒就能直接扼住不二的脖子了,与此同时向导还倾尽全力朝不二施加了巨大的精神威压。但不二的反应更快,从他手里冒出来的一大丛火焰直接扑向哨兵纠缠成一团,然后他朝那个向导逼过去,用更强大的精神力摧枯拉朽般反扑过去。
那个向导慌乱的情绪波动在焦灼的战场很明显,他原以为和自己的绑定哨兵一起可以很快地解决这个入侵者,却没想到哨兵被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绊住了脚步,而自己能力是显然不及面前这位——
不二周助?!

看到入侵者从阴影下露出来的俊秀脸庞,向导震惊地瞪大了眼,这张被黑本视为死敌并花费了两年一直苦苦寻找的脸,第三军团上下应该没几个人不认得,却没有一个人想到,居然有一天这个人会自投罗网。
大喜过望下,向导连忙去开通讯仪。

不二就只需要这样一秒,拔剑的动作几乎一气呵成,下一秒御神就已经插在向导的心口,后者双眼失去神采后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哨兵的气息也突然肉眼可见地萎靡了一大截,不二立马转头给了一记又快又狠的精神攻击。刚被强制消除绑定的哨兵精神领域本就处在摇摇欲坠的边缘,再受重创,不二下一步的精神混淆进行得几乎毫无障碍。
“缩地法在哪里?”
哨兵对着眼前的上级似乎有点懵,“不是在中控室底层么?您亲自放的……”

好了,不二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全然是卸下所有疲惫和紧张后的云淡风轻。再一下精神攻击把哨兵彻底击倒,挥挥手让那团火飞回他的体内,然后径直向目的地跑去。
第三军团的反应绝不会慢,刚才战斗时散发出的强烈精神波动估计能吵醒大半个区域的高阶哨兵向导,不出所料现在应该有大批第三军团的人往这边赶来了。不过无妨,这本来就是一个疯狂的赌局,当他拿到缩地法的卷轴,他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所以他开了这一盘,把自己的性命当赌注,赌他的实力。
赌他会是全首都星最快找到他的人。

当不二重新站在天台上,看着一抹银光划破黑夜像流星一样坠下来,带着哨兵根本控制不住的情绪波动时,心里却突然想起大学时候看过一篇女孩子写的文章,第一句话是:“我的心上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他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联想逗乐了,嗯,盖世英雄么,手冢好像差一点点,七彩祥云?他抬头看了眼已经近在咫尺的银色飞行器,挑剔地挑了挑眉,还差得挺多。脑子里涌现的全是这样的胡思乱想,直到他被那双熟悉又暌违的手臂搂住带上飞船又狠狠压回那个怀抱,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有多不合时宜。

对比出这个给予他拥抱的这个哨兵浑身散发出来的、根本不需动用精神力就能感觉到的久别重逢的激动和失而复得的狂喜,他刚才有点傻的小幻想,就像一颗渗入土里的水珠,在手冢厚重如同大地一般的感情冲刷下,几乎不值得一提。
然后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下,高速运转的大脑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回到他身边了。
他真的回到他身边了。

手冢突然觉得肩头一湿,不二的一颗泪珠宛如有千斤重般坠在那里,他有些仓皇地把不二的脸捧住,去吻他的泪珠,像在吻一颗从浩瀚海波里攥出来的糖。
因为他的爱人,穿越过千山万水来见他。

TBC
更文顺便为下午一场超重要的比赛攒个RP!

评论(44)
热度(10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