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兵向导AU,私设有)24

临界点更新√


第四十四章

 

大片荒漠上少有的几块乱石堆被他们用作伏击的地点,已经隐蔽了快一天一夜。

烈日灼得人汗流浃背,中岛少尉强压下心中的不耐,仰脖子喝了一口水,“妈的,目标怎么还不出现。”

照他看来,军团情报部的人估计是吃干饭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被剥除了精神力量的向导,竟然愣是找了快两年才有消息,上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要出动他一个次级哨兵来实行抓捕工作。

这种程度的任务,难道不是派一个小分队来就行了么。

 

想归想,他还是没有在手下人面前流露丝毫不满的情绪,视线尽头的荒原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人影,中岛的精神一下子紧绷起来,他打开终端机:“目标出现,各小队注意,按照计划A行动,再次声明,不准使用杀伤性武器,一定要活捉目标!”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伪装得太好,那个人依旧走得悠闲自在,丝毫不觉危险。

走近了,中岛甚至可以看到那个人脸上的微笑,如同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画像时惊为天人的好看。

他脸上浮现一抹志得意满,掏出超声波枪,瞄准。

——砰!

 

子弹眨眼在那个人身侧炸开,受声波影响,十米内的生物都会短暂陷入昏厥。

那人除外。

 

声波似乎即将要触碰到那人的时候就被一股力量生生凝滞下来,那人身形未动,只不急不缓地继续走着。

中岛咬着牙再开两枪,依旧毫无作用。他皱起眉头,示意在离自己最远的一个乱石堆潜伏的部下开枪:“只打四肢,不要伤及要害。”

话音刚落,枪声已响,只是这次那人不再走得波澜不惊,中岛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到那人一直微眯着的眼睛蓦然睁开,一双蓝眸里全是些令人惊心动魄的色彩,然后那个人转过头来,直直看着自己——

 

开枪的士兵霎时间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扇了一个巴掌,准星也随之一歪,枪响后另一个潜伏点爆发出一声惨叫:中岛躲开了瞄歪的这一枪,子弹便直直打入了他身后的副官身体里。一秒,随后他便不顾一切的怒吼道:“开火!!!开火!!!”

枪声骤然密集起来,只是中岛恐惧地发现所有的子弹落点全都在自己人身上,自己手下的士兵全都在互相残杀,然后一股精神力量直接攫住了自己,摧枯拉朽地以一种极为蛮横的手法破坏了自己的精神领域。

 

中岛再次醒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不甚清醒的震荡感,显然是被很粗暴的方式唤醒的,他努力睁开眼,就被自己额头中央黑洞洞的枪口吓得想要后退,却被一股力量挡住。

“别害怕,”一个相比起自己的待遇显得异常柔和亲切的声音在自己旁边响起,他转过头,看到刚才自己望远镜中瞄准的人举着枪,放眼望去四周全是倒在地上的士兵,他警惕起来,这个人留他一命是想干什么,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他绝对不会背叛第三军团——

“噗,”拿着枪那人突然笑开,“你以为我要讯问你?”他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得到我全部需要的讯息了。”他可是个向导啊。

他扣下扳机,看着生机在中岛眼中渐渐消失,才拍了拍裤子站起来,既然把这群人料理好了,就该处理一下……

 

从刚才开始就潜伏在远处的苡本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下令自己的部下开枪,刚才发生在他眼前的事情让他明白不管他做出什么努力,都不可能改变这个人要赋予他的命运,被安排来这块地区巡逻这么久,他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一股精神力量猛然朝自己袭来,他绝望地闭上眼睛,却感觉到那股精神力量在将将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停滞下来,继而柔和。

那个人向他们走近,“你们是第一军团的人?”

 

“是。”苡本犹豫了下,答道。

刚才轻松消灭了一支连队的人脸上突然漾出一抹极为温暖的真切笑意,“真巧呢,”他开口,“那么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那些人处理掉,”他随意地朝身后指了指,“不要留下痕迹,无需向上级通报。”

“好……好的。”

“真是多谢了。”那人看起来笑意更甚,站起身来,径直坐上他们的飞行器,“这个再借我一用如何?”他顿了顿,似是苦笑了一下,“我比较赶时间。”

他让他等太久了。

 

苡本和部下们目送着他们唯一的飞行器在天空中渐渐远去,消失在色彩斑驳的晚霞中,前者突然迟疑道:“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军团长大人那个失踪了的向导?”

当初的事情闹得帝国动荡,少将大人到现在仍然无法重掌第一军团,那位长得过分好看的向导的照片每个人都看到过,也暗暗惋惜过。

却没想到……那人没死。

“要打仗了。”

 

与此同时,首都星手冢本家的一处密室,门被打开。

门里门外俨然两个世界,很难想象正逢盛夏的首都星地底,会存在这样一个冷似寒冬的地方,室内除了丝丝冒着的冷气什么都没有,若不是因为里面坐着的是帝国最优秀的首席哨兵,几乎要让人以为这里是一个囚室。

 

手冢国一走进去,端正跪坐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恭敬道:“爷爷。”

“嗯,今天状态怎么样?”

“尚可。”

 

两个人陷入静默,在这个地下室呆久了,手冢国一的五感也钝化了些,他有点不适地活动一下身体,手冢的声音随之响起:“找到了吗?”

“没有。”

“……找到了吗?”

“……也没有。”

 

这段对话发生的时候手冢国一背过了身子,他老了,每看一次自己孙子的神情都能在他久经风霜的心上再割出一道口子。

那种满怀希望又骤然熄灭、却还强撑着不让自己绝望以至于沉甸甸又总是有着一丝很微弱亮光的神情。

这样的对话在过去的两年发生过太多次,到最后都省略了主语。

 

第一个问的是不二,手冢国光原来的绑定向导,失踪了两年的挚爱。

手冢跟不二绑定消失的一刻起,整个帝国就没有停下过寻找这位向导。三大军团在找,参谋部在找,情报部也在找,怕找不到,怕别人比自己先找到,怕找到的不是期盼中的样子。

这个失踪的向导就像一块巨大的阴霾笼罩在本就已经足够纷繁复杂的帝国政局上空,但那个人依旧杳无音信。

敢对不二出手,黑本与手冢已成死敌,第一、第三军团势如水火,只在帝国和平的表面下努力维持着一个即将爆发的临界点。

而自己的孙子,手冢国一很清楚,他依然会做好每一件他该做的事情,但是手冢当时出事时的状态让他明白,现在支撑自己孙子的,不过是不二可能还活着这样的一个执念。

 

第二个问的是黑暗哨兵。

失去了绑定向导,首席哨兵原来被约束得井井有条的强大力量骤然爆发,只能通过外界力量时不时给予压制。手冢的状态不再适合担任一个管理者,黑本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动作,手冢国一重新出山接管第一军团,手冢则留在本家,重新习惯如何掌控自己体内过于庞大又不稳定的力量。

只是手冢直接把练习掌控力量的机会当作了一次闭关,当有一次手冢的哨兵力量再次爆发、而手冢国一用尽全力也没能压制住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天赋异禀的孙子已经突破到了首席哨兵到黑暗哨兵的临界点。

迈过去,就是世间至强,迈不过去,就会坠入深渊。

 

但是手冢国一丝毫没有办法责怪他的鲁莽,或者说手冢国光从来也不是一个鲁莽、抑或是狂热追求力量和权势的人。

只有变得最强,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自己的孙子,大概是这样想的。

 

越前南次郎迈入那个层次的过程他略有耳闻,绑定向导以生命为代价把进阶至黑暗哨兵所需要的力量死死压制在要爆发的临界点,才顺利完成了那次惊世的进化。但是手冢现在已经是一个无绑定的哨兵,纵使他自控力惊人,也很难不在那样庞大的力量冲击下失去自我。

即便如此,手冢国一也从没有跟自己孙子提过再另找向导绑定的事情,事实上即使不二能找到,也不会再是向导,但如果会因为任何原因背弃心中所爱,那他就不是手冢国光了。

 

但或许是心境的原因,手冢的力量已经足够了,却一直卡在那个临界点迟迟没有突破,以至于他每天闭关的时候,都要有一半的时间待在这座冰室里,把哨兵最引以为傲的五感慢慢钝化,防止力量最紊乱的时候突然爆发。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手冢国一已经帮不上任何忙,自己孙子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自己,但拥有着这样力量的哨兵,万一在进阶过程中失去了自我意识,就会对整个帝国造成损害。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在控制不住自己前自我毁灭。”当时,手冢是这样笃定又淡然、流畅至极地对自己说出这句话,仿佛这是一句在平常不过的承诺,仿佛他已经在内心把这个残忍的选项考虑过千百遍。

而手冢国一毫不怀疑,他说到就会做到。

 

他退出那个地下室,长叹一口气。


TBC

评论(23)
热度(9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