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CP十幸(手冢国光1007生贺)(一千零一夜之第十夜)END

从昨晚一直到现在,吃了太多粮,看了好多阵,直到刚才看到官方出腿子生日戒指的消息,彻底被炸到生活不能自理。

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能喜欢着你,真是太好了,有那么多人跟我一起喜欢你并且一直喜欢着,真是太好了。

而这么好的你,有那么好不二站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手冢部长,生日快乐,在次元壁的那边,你永远在走向更高的地方。


 以下正文,来自于 @kuma小京 的点梗~点梗点十幸什么的,真的太狡猾了。

 

【一幸·正逢韶华】

 

“国光。”

“嗯?”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国一的时候。”面无表情。

“噗,”不二笑开,转过头去促狭道:“原来你也是对我一见钟情吗?”

 

“也是?”手冢挑挑眉,走过去捡起不二丢在手边、刚看到一半的小说。

书签着落的地方,印刻着男主角对他爱人的一句话:

——爱上你的一刻,不过是那天阳光正好,而你对我回眸一笑。

 

【二幸·青梅竹马】

 

“手冢国光,你变了,真的。”

青学网球部长收拾球拍的手一顿,身后的人继续冷笑着指控道:“小学的时候数学作业都是你帮我做的,现在你居然因为我挥拍不认真罚我。

“啊。”

“还啊,还没长开的时候包子脸明明多可爱,现在连笑都不会笑一下,你是面部神经坏死了吗?”

“……没有。”

“呐,手冢,说真的,就你现在这样,如果不是我念在儿时情谊,早就不要你了哦。”

“承蒙关照。”

 

“你就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么?”不二咬牙切齿,“你小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你也没这么爱捉弄人。”

“……你是在嫌弃我吗?”

“不是。”

 

手冢收拾好自己的包,转头去替不二收拾,却在球袋里赫然发现一封粉红色的信,他挑了挑眉,“这是什么?”

“今天下午知岛同学托我转交给你的情书。”不二哼了一声。

手冢眼神蓦然软了下来,他走过去用大拇指拂过不二的脸颊,“是因为这个生气么?”

“呵呵。”

“那我从小到大转交过给你那么多情书,是不是得活活气死?”

“……”不二略微有点理亏地抬起头,对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那双像是会说话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有他从小注视到大的澄澈坦荡,还有后来渐渐出现的浓烈爱意与缱绻温柔。

 

手冢低下头在不二唇边印上一个吻,“回家吧,妈妈说今天做了芥末寿司,请你去吃。”

“……看在彩菜阿姨的面子上这事情先这么算了!”

 

【三幸·知己同白发】

 

不二弥留之际,坚持着从医院回了家,为了能窝在手冢怀里。

平时在家里皱一皱眉头都能让后辈们心头一跳的手冢国光此刻脸色异常的温柔,低着头对怀里的人絮絮地说着可能是他这辈子说过最多的话。

最后不二阖上眼时,脸上大概就是手冢一直跟他说的“真正的你”该有的笑容。

而手冢在他额头上烙下一个吻,轻声说:“他睡着了。”

 

后辈们在寂静的卧室里面面相觑,看着手冢吻不二的时候两个人的白发交错在一起,恍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岁月静好。

后排小孙女突然啜泣起来,抽抽噎噎地说:“手冢爷爷和不二爷爷能一直走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诶,你听说了吗?手冢大将军,前段时间大胜西凉,正在凯旋回京的路上呢。”

“手冢大将军真是我朝战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西凉是我朝边疆最后一个有狼子野心的番邦了,此番大胜,可换来百年太平呀!”

“说到手冢大将军,他的军师不二先生也是个妙人,明明是甲子进士出身,却主动请缨要从翰林院那清贵的地方调去边军,说来也怪,人家偏偏文能及第,武还能安邦,听说手冢大将军的每一场大胜仗都少不了这个军师的出谋划策。”

 

一声清脆的竹板声响,瞬间把酒楼里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说书人身上,角落坐着的一位蓝袍青年抿了口茶,笑着低声打趣身边的人,“你说,他们要是知道手冢大将军被不二军师拐跑了,根本没回京,会怎么样?”

桌另一边的男人穿着一袭玄衣,面容挺拔表情严肃,眉头紧皱,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偏生身边的人对此似乎毫不在意,只得无奈道:“有空想这些,不如琢磨一下宫里那位会怎么想,还有朝中的大臣们。”

蓝袍青年挥了挥手,眯着眼无所谓道:“今上向来看重你,你说要休息,他岂会不应?朝臣那儿更不用说了,你刚又立下大功,替你请功的折子估计堆满了御案,哪儿会有人不识数地计较这些,哪怕是真的有,叫乾多看着点也就是了。”

 

玄衣男子轻哼一声,似是有些不满,却也没再反驳。

蓝袍青年扑哧一声笑了,伸手去揉开那人眉心,“手冢,你还在恼我拉你出来这事?”

“没有。”硬邦邦的。

“你忘了幼时你与我定好的约定了吗?”

“……”

“若是天道不存,蛮夷未灭?”

“那自然是纵马挥戈,以身捍国土。”

“若是太平盛世,河清海晏呢?”

“那就随你。”手冢的声音也带上了点笑意。

“那就随我去看看,”不二笑得安静又美好,“看看我们和百万将士一起守护的寸寸山河风光。”

 

“好。”

 

【五幸·共同笑骂】

 

仁王使用幻影的那瞬间,偌大的球场霎时间安静下来。

“天哪……”菊丸在场边瞪大了眼睛喃喃道,“活脱脱是一个手冢。”

大家的目光转了又转,从场上一脸愣怔的天才身上挪到场边抱臂站立岿然不动的部长身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是谁都可以,不二对上谁,他们都对不二有信心。

除了这个人……除了手冢国光。

 

“无须担心。”手冢淡然的声音似乎啪地一声把大家心中的担忧全部打碎。

球场上的人若有所感,低头轻笑了声。

 

“不二会知道那不是我。”

 

“你以为你能迷惑的了我吗?仁王。”

 

“不二对我的了解比他超出他的想象。”

 

“低估了我和手冢的默契,会是你最大的失误。”

 

“再如何假扮,我和仁王都有本质上的不同。”

“在我心里,你根本不及手冢的麟毛一角!”

 

“呐,手冢,等全国大赛结束后,我们再比一场吧?”
“嗯,正如我所愿。”

 

【六幸·执手归家】

 

手冢把全国大赛冠军的锦旗交给小支柱后,抬眼看向不二。

天空蓝得像青学校旗的颜色,把手冢脸上的笑意清清楚楚倒映在恋人的瞳孔里。

 

——我们一起约定的梦想,总算实现了呢,手冢。

——嗯。

 

【七幸·相看无须答】

 

“呐,不二,你听说了吗?手冢会出现在U17德国代表队里哦!”

菊丸满意地见到友人放下勺子抬起头来,经久不见的温润笑意一直渗到眼睛里去,愈发得意道:“乾的情报,应该不会有错的!”

“英二,”不二支着下巴若有所思,“你说到时候手冢会遇到的对手,是我们代表队里的几号角色呢?”

“诶?……好歹也要十号之前吧。”部长的话,即使是新人也绝不会落后呢。

“这样啊……”不二站起身来,直直走到餐厅另一端的一张桌子边,“藤岛前辈,请接受我的挑战。”

 

衣领上别着金光闪闪“7”字徽章的高中生从食物中抬起头,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后辈,这个人他知道,今年全国大赛冠军队伍的单打二号选手,只是进入了集训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呵呵,临出发前想要夺取日本代表资格么?

他笑了笑,“我接受。”

 

“不愧是不二,还真不会挑软柿子捏。”在场边观赛的乾一边往本子上飞快地记着些什么一边说。

菊丸脸一僵,“……大概都怪我跟他说十号之前的位置才能对上手冢。”

“没事,不二肯定有自己的考虑。”大石连忙宽慰自己的搭档。

 

一个初中生直接对7号代表发起的挑战,让赛场周围很快地聚集起一大波人。

“不二君,你可要想清楚了,挑战权只有一次,你确定不找排位低一点的来尝试?”

不二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动,“多谢前辈善意提醒,”他伏下身子,眼神瞬间凌厉起来,“请发球吧。”

 

接下来的比赛几乎就是一场个人秀,不二每一球都打得坚定有力,完全不似平时懒散的模样,一球一球地把高中生们对他的认知刷新了一遍又一遍。

不二赢下最后一球后,藤岛终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喘着气愤愤道:“明明是这样的实力,你平时,都在干什么啊?!”

不二接过那枚金光闪闪的徽章放在手里掂了掂,轻笑道:“因为平时确实对这个东西,兴趣一般。”

他转身离场。

——不过,如果为了那个人,认真一次也无妨。

 

最后他们终于如愿面对面站在人声鼎沸喧闹的球场,手冢国光看到不二周助那一瞬间眼里的惊讶,让日本队监督觉得自己大概没选错人。

“如果有哪个选手能稍微动摇手冢国光的意志的话,大概就是不二周助了吧。”

斋藤教练好像是这样说的。

 

而对教练们的小把戏并不清楚的不二只是太高了下巴对手冢露出久违的那种俏皮又挑衅的微笑。

呐,手冢,你不是说,想要见到本真的我吗?

 

【八幸·久别重逢仍牵挂】

 

德国有点热,汉娜不自觉地往手冢旁边挪近了些,看着他的国中队友们陆续从车上下来,而自己一直负责帮助恢复训练的少年目光在他们中间扫视一圈然后定格到一个人人身上,突然他浑身上下长年萦绕的冰寒气息似乎一下子凝成实体然后哗啦啦碎了一地的样子,只剩下很纯粹的一个少年,周身再无生疏和防护,脸庞柔和到她居然觉得有点笑意。

她突然意识到这才是手冢国光本来的样子,于是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十分清秀的粽发少年正笑眯眯地跟手冢打着招呼,那笑容看得她也心中一动。

 

然后她才发现,两个人的视线几乎炽烈到可以在空中胶着在一起。

感觉终于可以大概知道,这个分明是一个国中生,却老成得像个成年人的手冢国光,训练中偶尔难得的走神,是因为什么人了呢。

 

【九幸·今生姻缘佳】

 

“妈妈妈妈!我们今天还想听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

大石秀子无奈地看着面前眼巴巴的三个孩子,“爷爷奶奶的故事,不是已经讲过很多遍了吗?”

谁说的来着?西部、美女、枪手是非常容易吸引人的故事元素……诚不欺我也。

 

“呐,妈妈要出去买菜哦,奶奶来给你们讲,好不好?”不二笑着打开门,三个孩子欢呼着涌向他,争先恐后地发问:“奶奶!为什么你当初会跑到西部的荒野去找爷爷啊!”

“因为你爷爷是我们那块很有名的双枪手哦,而且他之前救了我的家人,所以一定要报恩。”

“那为什么爷爷会去西部呢!”

“……因为我以为他在西部,去找他却被别人绑架了,他才会过去。”

“哇!好危险哦!”异口同声。

“是啊是啊,所以后来就回到这里生活了哦。”笑眯眯。

 

把三个小孩哄睡着后,不二长舒一口气,回到自己房间里,手冢已经躺下了,他小心地踱到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把自己缩进去,身边的人在睡梦中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把他带入怀里。

不二安心地把脸埋到手冢胸口,全身都是手冢的温度。

他舒服得喟叹了一口气,像一只慵懒的猫,而后闭上眼入睡。

 

(网球王子Q版荒野の王子&青学一家梗)

 

【十幸·难时人皆散,回首犹望他】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没有关系,因为你是手冢国光啊。”

——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管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


END


真的太开心了……我一定要努力产粮QAQ官方爸爸没有忘记腿子,这是今天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评论(7)
热度(13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