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天高路远 (童话向,END)

这是无料本的另一篇~


【TF】天高路远


“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多久以前?”

 

翻书页的动作被软软的童音打断,老奶妈一愣,“就是……很久很久以前啊。”

 

“很久很久以前,又是多久以前呢?”眨了眨眼睛,仍旧执着地问道。

 

“那就是……二十年之前吧……”清了清嗓子,老奶妈继续说,“二十年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位美丽的公主……”

 

“遥远的国度,是哪个国家呢?”

 

“……是我们的邻国T国吧。”

 

“邻国,很遥远吗?”

 

“是的王子殿下,等您长大了就知道了,我们的国土辽阔,邻国很远很远的。”

 

“哦……”

 

“这位美丽的公主,受到恶毒巫婆的诅咒,陷入了长久的沉睡……”

 

“巫咒这么厉害么?我们国家的巫师也可以么?”

 

“……这要问您的姐姐,由美子公主。”老奶妈深吸了口气,阖上书本,“王子殿下,您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

“咦?可是故事没有讲完呐?”

这怎么讲得下去……“这个故事太长了,明天再为您讲吧。”

 

大王子不二周助,长大了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老奶妈可能是国家第一个深刻认识到这一点的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国度里,沉睡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她的容颜经年未变,等待着属于她的王子之吻唤醒她。

 

“对,父亲母亲,你们没听错,我要去T国救公主呐。”

已经从一个咿呀学语的幼儿出落成一个俊秀英气的王子殿下不二周助,在自己结束成人礼的第二天,跑到国王的宫殿,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不二淑子用一种“厉害了我的傻儿子”的复杂眼神把自己的长子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在心里烙下了已经退休了的老奶妈十年之前就已获得的认知。

 

“不可以。”国王斩钉截铁道,“因为T国根本没有公主。”

不二皱了皱眉,好看的蓝色眼睛里仿佛能眯出一汪水。二十年前,在T国的公主被恶毒巫婆诅咒,陷入长久的沉睡,只有自己的吻才能拯救她,这既是他作为大王子的责任,也是他成人后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从小听到大,老奶妈的故事是不会错的。

 

“好吧,”不二耸耸肩,往自己宫殿走。

国王还没有获得王后那般明晰而深刻对于自己儿子本性的认知,而在这一刻放不二走,成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道理我都懂,可是不二,我们到底为什么要从王宫偷偷溜出来?”菊丸跟着不二屏息凝神地在王宫南部的森林里悄悄绕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发问。

“嘘!”不二连忙给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打手势示意他小声一点,又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才低声道:“父亲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欺骗我说T国没有公主,但是拯救邻国的公主是我的责任,既然父亲不同意,只能偷偷溜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的大事!”菊丸一下子振奋起来,从小跟不二一起长大的他自然同样对那个故事耳熟能详,“我一定会帮你的!不二!”

“很感谢,现在你安静一点,对我是最大的帮忙了,英二。”

 

王宫最高的塔楼飘窗边,明明是公主却非要跟着王国里的女祭司学习占卜的不二由美子把眼睛从水晶球上挪开来,嘴角挑起一个神秘而饶有兴趣的笑,“妈妈放心,”她转过头去对王后说道,“周助这次跑出去不会有事的。”

“还有,别再给裕太讲什么童话故事了。”

 

不二和菊丸辗转到了邻国境内后,才发现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最大困境并不是被国王王后派来找他们的人抓回去,而是语言不通。

“不二都怪你!每次上T国文化和语言课都拉着我逃跑!”菊丸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声抱怨道。周围全是陌生的语言陌生的文字,让人不自觉地感到恐惧。

不二掏出手帕把额间渗出来的汗擦掉,“这怎么能怪我,木村教授非说T国只有王子没有公主,他的学术水平一定有问题,我们跟着他学习的话会被误导的。”

“这么说也是……”菊丸眨了眨眼,又垂下头去,“那现在怎么办啊……我们要怎样才能找到首都。”

 

“别担心,”不二伸手点了点菊丸靠着的一块公示栏,“懂一点足够让我们获得有效信息啦,看这里,我们运气不错。”

菊丸爬起来凑过去看,一个一个字地扫过去,把自己仅知的几个单词念出来:“皇室……挑选……国籍……妻子……”

“妻子?!”

“……这个词虽然有妻子的含义,但也有伴侣的意思哦,英二你不要想歪了。”

“所以?”

“所以这应该就是皇室为了挑选公主伴侣的通知,成为公主伴侣的人,将获得营救公主的资格,我是这样推断的。”不二志得意满。

 

两个人把告示一揭,径直走到了这个城市的驿站——很幸运,驿站的官员看到他们手上的告示,毫不犹豫地就把他们送上了前往首都的专车,这让不二越发坚信自己的推断是对的。

“不二,我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

“马上就要进王宫了……感觉有点猝不及防,而且总觉得哪里不对nya……”

不二轻笑了声,拍了拍菊丸的手,“是我去被挑选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还是说……”他眯了眯眼,“你没有信心我被选上?”

 

“不不不,”菊丸信誓旦旦,“我坚信你一定会被选上的。”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担心啊,“只是我们这样偷偷溜出来,然后突然你带着一个公主回去了,国王和王后会不会生气……”

“不会,”不二信誓旦旦,“我们和T国向来关系不错,在大陆里是联盟状态,公主跟我也算是门当户对,父王和母后挑不出任何问题。”

 

说着专车已经驶进了王宫,在一个总管样子的人面前停下,不二和菊丸下车,那个人微笑着跟他们握了手:“*#¥%……&*¥%……&&…?”

不二:“???”

菊丸:“???”

不二:“先生,请问您能说F国语吗?”

 

那个人一愣,而后再张口,已经是一口流利的F国语言:“很抱歉,原来是F国的贵客,我是王室总管大石秀一郎,请问两位中哪一位是参加选拔的呢?”

“我。”不二弯了弯嘴角。

“那么,请您直接进入主殿,国王和王后已经在等您了,另一位先生请跟我到茶室稍作休息。”

 

不二深吸一口气,跟着大石走进了宫殿,后者恭敬地对国王王后说了些什么后就退了出去。

手冢国晴和手冢彩菜看到不二的一刻都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对视一眼,手冢彩菜问道:“孩子,能问一下你的身世吗?”

这种俊朗的风采和单纯不做作的气度,一看就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想必是大石跟他们交代了什么,王后一开口都是用的F国语言,不二暗舒一口气,微笑颔首道:“我是F国的大王子,不二周助。”

 

平心而论,F国的大王子是出了名的天马行空,但是当他认真地想要获得某个人的喜爱时,无人能够幸免。

T国的国王和王后也不例外。

一番问答过后,手冢国晴和手冢彩菜脸上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笑容,“这个孩子是真的不错呢。”“对啊,样貌不必说了,性格、学识也好,更可贵的是门当户对,我们跟F国关系向来不错,也不用担心别人说闲话。”

 

因为听不懂国王和王后交流的不二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直到王后转过头来对他说:“不二王子,我们对你非常满意,等一周后就为你和我们的孩子举行婚礼,这一周你和你的伙伴就暂时居住在王宫,把这里当做你自己家就好。”

不二笑眯眯地在心里比了个V,搞定!

 

接下来的一周里,不二和菊丸居住在T国的王宫,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不妨碍他们玩得不亦乐乎,在不二逛遍了王宫开始一头扎进皇室藏书阁的时候,菊丸也差不多吃遍了T国的美味……咦?

当然,不二把更多的时间用来跟着大石学习T国语言,毕竟他马上就要跟公主结婚,如果语言不通,如何能履行丈夫的责任。

 

因此当他在第六天早上走进主殿,准备跟国王和王后道早安时,听到的对话让他愣在了原地。

 

“国光,我们已经跟帮你挑选好了,这婚你不结也得结!”

“我拒绝。”

“这可是在全国公开挑选的,我们的所有臣民都知道,难道你要公开悔婚?!”

“太胡闹了。”

“你甚至都不看一眼那个孩子!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不满意?!”

“我拒绝。”

 

手冢国光有点烦闷,自己不过是被派去参加了A国新王登基的庆典,回来就被告知父母给自己安排好了婚事,居然还是用这种大张旗鼓的方式,想到这里,他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又冷了几分。

“——周助!”彩菜突然唤道,“抱歉,刚才没有看到你,站在门口做什么,赶快进来吧。”

不二木然地走进来,手冢彩菜冲他笑咪咪地说:“这就是你的结婚对象,我的儿子手冢国光王子。”

 

不二:“王子?!”

 

手冢目光掠过不二的一瞬间整个人身体一僵,又放松下来,眼里的冰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下去,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脸都柔和了几分,他盯着不二看了几秒,转过头去对自己父母说:“我答应。”

 

手冢国晴:???

手冢彩菜:???

 

不二:“王子??!”

 

手冢彩菜机械地说:“哦,这,这是F国的大王子不二周助,我和你父亲为你挑选的结婚对象……”

手冢:“嗯,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不二:“王子???!”

 

“我们原本想着你回来第二天就举行婚礼的。”知道你不愿意所以打算赶鸭子上架。

手冢皱眉,“太仓促了,我需要一些时间准备,还应当去拜访不二国王才对,直接结婚,这不合礼数。”

“你,你自己决定就好……”

 

“好,那么父亲、母亲,我和不二先告退了。”手冢无比自然地带住不二的手臂往外走。

“等一下!”不二大梦初醒般地睁开眼,甩开手冢的手,揪着他的袖子问:“你妹妹呢?!”

手冢挑眉:“我没有妹妹。”

“没没没没有妹妹?!”不二心惊胆战地重复,“所以T国没有公主?!”

“没有。”

 

“……你听我解释。”不二神情恍惚地被手冢拉出主殿后,终于挣扎着找回了理智,“这是个误会,但是你要坚信,我不想跟你结婚。”

手冢眼眸一沉,却只是抬了抬手,“你解释。”

 

不二深吸一口气,把故事从自己小时候开始讲起……

手冢的脸阴晴不定,一双慑人的凤眸盯得不二有点不舒服,等不二支支吾吾说完来龙去脉,他斟酌了许久,终于吐出几个字:“你傻吗?”

不二扭头就走。

 

他,不二周助,一心想要营救公主却居然快要和一个王子结婚了,这还不是最气的。

他,不二周助,居然相信一个童话相信了十八年!这是最气的!!!

不二走到茶室一把夺走菊丸手里捧的小饼干丢在桌上,拽起菊丸就走,菊丸大惊失色,“不二你干什么?!”

“这里太可怕了我得走!”

 

“……所以就是其实没有公主nya,天哪老奶妈居然骗我们。”菊丸听完不二讲述前因后果后惊叹道,却又不解地歪了歪头,“所以不二你现在要跟王子结婚了,那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不跑??!!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

“可是你之前也没有见过公主,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呀!”菊丸偷偷瞄了一眼不二,看到后者居然像是被自己噎得说不出来话的样子,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极大地激励了菊丸,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你想啊,现在不过是公主变成王子,你不用费尽千辛万苦去打败恶魔拯救公主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和T国是联盟,你和T国王子是门当户对,你们结婚了对两个国家也大有好处,国王和王后也会很高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nya~”

“一定都没有道理好么?!”

“可是……这都是之前你跟我说的……”

 

空气突然安静,不二突然眯起眼上下打量起菊丸,狐疑道:“英二,你是不是不想走?”

菊丸支吾了两句。

不二突然弯了弯嘴角笑起来,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菊丸面前,一字一句道:“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不想走?”

菊丸一看到不二那个笑容,顿时吓得什么都招了:“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大石,我,我不想离开大石nya!”

“好啊你!”不二瞪大了双眼,恨铁不成钢道,“你居然跟大石……这才几天,啊?!”

“六天!”

“六天还没满!五天!”

“六天!”

 

不二气哼哼地把收拾好的行李往自己肩上一丢,“那你留在这儿,我自己走!”

“可是这里是王宫,到处都是守卫,你溜不出去的……”

“呵,开玩笑,F国的王宫我能安然无恙地出去,T国的也能!”

 

三个小时后不二被皇家卫队带到手冢面前的时候,气的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王子殿下,这人在王宫后门处鬼鬼祟祟,被我们发现,因此押送过来让您处置。”

手冢合上手里的书,瞥了不二一眼,似是有点无奈,“把他送到我的寝室,然后把门锁起来。”

“送到您寝室?!”卫队长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不想重复我的话。”

“是!”

 

不二被关在的宫殿一看就是手冢的,布置大气简洁得跟主人如出一辙,寝室里除了最基本的陈列,就是一些书本,不二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下来。

没过多久手冢进来了,不二“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我申请外交豁免!”

“擅闯王宫不适用外交豁免。”手冢轻描淡写道。

“我可不是擅闯,我是来——”不二一下子哽住。

“你是来参加T国王子伴侣的选拔。”手冢好心帮他把话补完,“而你选上了,所以我们要结婚。”

“我拒绝!”

“这可是在全国公开挑选的,我的所有臣民都知道,现在恐怕你们国家的臣民也知道了,难道你要公开悔婚?!”

“太胡闹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

 

“这不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不二抬起头认真道:“结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才可以,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我们不能结婚。”

“谁说我不喜欢你?”

“啊?!”

 

不二瞪大了双眼看手冢,后者刚才的那句话在他脑海里回荡来去,加上那双凤眸里过于坦荡赤诚的眼神,竟然看得他热度直往脸上窜。

手冢看他一脸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轻叹了口气,丢下一句“我们之前见过的”,转身进了盥洗室。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不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问道:“由美子姐姐的成人礼?”应该不会再有别的场合了,由美子姐姐成人的时候出于择偶的考虑,宴请了大陆上各国的王族,如果他跟手冢见过,那就是在那时候。

当然,至于那场成人礼被还不想嫁人的小魔女由美子和唯恐天下不乱的不二周助搞得一团糟,又是另话了。

“你总算想起来了。”手冢眼神里有暖意,“当时你十岁,扑在我怀里睡着了。”

“诶?!你居然是……”

 

当时整个王宫都热闹喧哗,但是国王还是抽出了整整一支卫队用来找因为逃课还想逃脱责骂而不见了人影的大王子。

不二一路躲到后花园,却直直在后花园的小径中遇上一个身着华服看上去严肃老成、个子却跟他差不多的少年,侍卫队的声音隐隐从花园外传进来,不二冲到那少年面前:“拜托拜托!如果等下有人问你有没有见过我,你一定要说没有!”

少年皱了皱眉,“@#¥%……&*&”

不二登时心一凉,完了,是外国人。

 

侍卫队已经走进花园了,不二情急之下拽着少年就跟他一起扑向一个灌木丛,卫兵的探照灯刚扫过他们站的位置时,不二和那个少年恰好在灌木丛里藏稳。

仗着体型小,两个人还真被灌木丛挡了起来,只是空间难免有些狭小,那位少年被不二压在身下,刚刚摔得有点狠,刚抬起头来带着怒气想要说点什么,不二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把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

可能是他眼里的哀求太过恳切,也可能是少年大概明白了他在躲避什么人,终于安静下来,深棕色的眼睛探究地盯着他。

 

不二轻舒一口气,身体也放松下来,竖起耳朵专心听着外面侍卫队的动静。侍卫队却比他想象中的有耐心,在后花园来了又去,不二趴在少年的怀里,倒也不难挨,时间一长一直不能动,竟然睡着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

 

“所以……你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我了。”不二勾了勾唇角,“呐,手冢,你居然是个恋童癖。”

这是不二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短短两个字听得手冢心中一动,却还是努力解释道:“我就比你大一岁。”

“起码我没有在你十一岁的时候喜欢上你。”不二不能否认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那个少年还是有点怅然若失的,即使知道是外国人,不二却忍不住想和他成为朋友,现在知道了那个少年就是现在坐在自己旁边的人,也证实了当初自己的眼光——即使两个人处在这么尴尬的境地,不二也不得不承认手冢国光真的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

“要是你当时没有走,我们说不定可以在很多年前就成为朋友。”

“无妨,你现在喜欢上我也来得及。”

 

不二的笑容僵在脸上,这个人到底是太坦荡还是太厚颜无耻,是怎么做到面无表情理所当然地说出这样的话的?!

等等,自己跟手冢的距离怎么这么近?!

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我晚上是绝对不会跟你睡一张床的!”

手冢把擦头发的毛巾放到衣物篮里后走到自己的床上躺下,对不二的戒备视若无睹,“无所谓,你可以睡沙发。”

“你这么大的宫殿都没有一间客房吗???!”

“没有。”

“我可是F国的大王子!”

“擅闯外国王宫并被抓捕的王子。”

 

手冢随手把灯关了,屋子里一下子陷入黑暗,不二窝在沙发上愤愤不平:自打他出生以来,还没人敢让他睡沙发!

手冢阖上眼睛,今天一天算是他人生中难得戏剧化的一天,他是真没想到不二会在自己去找他之前就自己先送上门来,不过虽然有些意外,倒也还不错。

过了一会儿,两只手把他往床边拱了拱,然后不二气哼哼地翻身躺到床上,都是大男人,一起睡谁怕谁啊。

可惜因为黑暗,不二没有看清手冢脸上那抹难得的微笑。

 

手冢把拜访F国的行程定在了三天后,于是在这三天里被禁足在手冢宫殿的不二亲眼见证了当一个人要处理国事的时候,可以有多忙。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把裕太推上王位,这事情不是人干的。”在回国的路上,不二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恩,我也是这样规划的,如果你弟弟继承了王位,你就可以到T国跟我一起生活。”手冢接着不二的话说。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将来要去环游世界!”

手冢的眼睛终于从他手上的书挪开,他皱着眉思索,“这样可能有点困难,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后,我们再一起去环游世界。”

“啧?!”不二瞪着手冢,却发现自己对着后者如此坦诚的眼神完全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黑着脸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手冢挑了挑眉,又把目光转回到他现在看到的地方。三天的相处,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进步到不二会在他深夜看公文的时候犹犹豫豫地倒杯水给他喝,不管是出于无聊还是别的什么,总归是进步了。

 

“可是这是什么?!”不二在F国他们暂住的旅馆门口被一张报纸的内容钉在原地一动不动,手冢走过去,头版几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喜讯:T国与F国正式联姻!》

不二拾起另一张报纸:《惊爆!F国大王子出逃王宫千里寻夫?!》

《不二周助嫁入T国,继承权由弟弟顶替,惨惨惨!》

《宫廷秘辛:F国二王子为夺继承权,不惜陷害大哥送至别国》

 

“这都是什么啊?!”

“厉害了媒体们……”菊丸从后面一辆车上跳下来,感叹道,“不过舆论这块,国王好像是丢给由美子殿下管的吧……”

不二转头上车,“走,不住旅店了,现在就回王宫。”

菊丸紧张地拽着大石悄悄说:“大石,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周助和由美子殿下吵架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能靠近王宫nya!”

大石:“哦哦哦……”

 

F国王宫里,不二一把把报纸摔在桌上,微笑道:“解释一下吧。”

“抱歉周助,”由美子无辜地歪了歪头,“这几天有点小感冒,一时没管住,媒体们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诶,姐姐也很烦心呐。”

不二看着由美子神采奕奕的样子冷笑了声,“我是问你们,这件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T国国王告知于我们,你作为F国王子到T国参加王妃的选拔,可是外交事件,T国当然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不二国王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和手冢并没有要结婚啊!”

站在旁边的手冢脸色一凝,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国王惊讶的声音压过:“什么?!难道是误传吗?!”然后国王叹了口气,“原本得知你要跟手冢结婚,我们都已经宣布把继承权移交给裕太了,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明天再宣布取消移交……”

“——结!”不二一把抓过手冢的手,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笑得一脸甜蜜,“刚才跟父亲开个玩笑而已啦,我和国光已经决定下周就结婚哦!对吧国光?”

手冢:“……啊。”

 

不二裕太:……老哥

 

一周后,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在T国举行婚礼。

 

“从此以后,不二王子和手冢公主就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周助!”

“……好吧,不二王子和手冢王子就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END

 

啾,一篇无脑傻白甜~

被大家发现了,无料两篇文我大概都是抽了风写的。

下一篇开始恢复正常【。


评论(14)
热度(76)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