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獒龙】你是我心中的一首诗 一发完

噗,看出你是真懒了,说四千字就真四千字,不过心心念念的梗都写出来啦被萌得一本满足!!!爱你么么~
又及,你的诗很好,好极了,笑得我拍桌,但真比张大诗人自己写的好多了,哈哈哈

苏幕遮:

诗人獒X大学老师龙  和神助攻编辑蟒


感谢@aileen瑭 半夜陪我聊脑洞,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


有趣的梗是糖糖想的,无聊的都是我的错。


架空图一乐,各种OOC各种肉麻,我的作诗水平比张老师还……各位大人凑活看吧……


 







 


许昕一脸严肃地夹着一颗肉丸子道:“你要再不交稿,我们这月就要开天窗了,老刘肯定会把我就地正法,但我死之前一定会捎上你。”


 


对面人烫着青菜,眼睛惬意地眯着:“不急,写诗不能急,要等缪斯来找。”


 


“像你这天天宅在家,能有缪斯来找你才有鬼了。”许昕把擦好的眼镜又带回去,“你就是单身太久,所以沉闷易怒,毫无灵感,找个男朋友,天天约约会看看电影滚滚床单,就会发觉生活真美好,随口可作诗。我跟你说我师兄真的特别好,上上上次你说不舒服,上上次你说回了家乡,上次你说要加班,这次——”


 


张继科忙打断他:“我这次要赶稿,你说的。再说我又不是非要相亲才能找得到男朋友。”


 


许昕切了一声:“你倒是找一个呀。别说男朋友了,这么多年你连个炮友都没有,也不怕憋出病来。”


 


张继科正喝着酒,差点被呛住:“亏你自诩文化人,这么粗俗。爱情懂不懂,和缪斯一样,突如其来,一眼万年。”


 


许昕道:“文化人怎么了?文化人也要吃喝拉撒睡。对了说正经的,除了这次的稿子,月底省文化局有个交流聚会,老刘说要你去撑撑场子。”


 


“你别寒碜我了,一堆作协的老头子,我一门外汉去干嘛?还撑场子,老刘每天不骂我一顿他就吃不香。”


 


 



 


文化局的聚会张继科到底是去了。老刘亲自给他打电话,嘚啵嘚二十分钟他都没插上嘴,而且顺便敲定了他接下来一年的合约。


 


作为忙碌都市里一个不起眼的码农,张继科还有个身份是业余诗人。很多年前他以藏獒为ID在网上写诗,多半贴在博客里,偶尔也去论坛秀一秀。他是纯粹理科生,没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写出来的诗作不讲究韵律,意象也直白,语序颠倒,长短随性。有粉丝追捧他的热血坦率,也有黑子嘲笑他并无摸到诗歌门槛。张继科在网上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繁盛名气,就遇到了时任实习编辑的许昕。


 


五六年过去了,许昕成了杂志社的编辑主任,张继科名气也水涨船高。他为约稿所累,只和许昕保持长期合作关系,每月写2P的长诗专栏。读者和媒体对他的作品依旧褒贬不一,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名望和杂志销量。


 


不过张继科这样的野路子,自来被专业人士瞧不上,这样的圈内聚会,许昕早已不知去向,当然是没什么其他人来搭理他的。他站在一群西装革履的秃顶男旁边听了一会儿汤显祖和莎士比亚写作特点比较,听得昏昏欲睡,打算去拿点喝的,一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端着酒杯轻抿一口酒。


 


男人说不上有多好看,五官都很寻常,但他身材匀称,气质温润干净,脸上云淡风轻。立在人群喧嚣处,恍如一首清隽的诗。


 


那一瞬间张继科觉得自己终于被缪斯击中。


 


 



 


向来是别人追着张继科,他还不怎么搭理。但他现在才知道从前那么傲慢,是因为没有遇到上心的人。


 


张继科走过去搭讪,男人笑得很客气,也很好看。这样圈子的聚会,张继科学不来咬文嚼字,尴尴尬尬问他是否要出去抽根烟。


 


男人并没有抽烟,却随着他走向阳台,他依旧端着酒杯,面色已经有些红润。夜风把他的刘海吹起来,城市的灯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


 


烟头燃到手指张继科才发觉自己入神很久。人来人往,只够讲几句话,张继科只来得及讨要电话号码,还偷偷用手机拍了张他的侧颜。


 


半夜回到家,张继科抱着手机傻乐,忍不住给许昕去了一条微信,配上照片,讲这才是我命中注定的人。过了良久,许昕只发来一串省略号。


 


张继科朋友虽多,交心的却只有那么几个,许昕算里面顶重要的那个。他的诗作一应由许昕编排校对,日常更是经常一起找他吃饭玩游戏,怕他周末闷死在家,是互相嫌弃对骂的好兄弟。但是许昕自从追到了女神,就特别怕张继科孤独终老,逢年过节去骚扰他和姚公主,想方设法催他找个男朋友。从前说了好几次,他有个特别好的师兄,也是文化人,又单身,性格年龄都和张继科般配得不得了。但张继科抗拒这样的相处模式,拒绝了一次又一次,都快搪塞不了了,这次终于遇到心动的人,先拿去堵许昕的嘴。


 


张继科洗澡时候还哼着歌,把那个人放在心里揣摩了又揣摩。干干净净躺在床上时候,终于忍不住发短信过去。


 


“Hi,我是张继科,就刚才和你在阳台聊了会儿的那个。”


 


过了很久,张继科等得都快睡着了,在怀疑对方是入睡了还是给了自己假号码的时候,终于等来了回音。


 


“是你啊,就是那个放了我和许昕好多次鸽子的那个张继科?”


 


 



 


张继科一瞬间就蹦起来了。打电话过去,许昕过了很久才接,声音含混先把他骂了一顿。


 


要是往常张继科和他都能吵出花儿来,但这次他只急切地问:“哥,我叫你哥,刚给你发的照片上那人你认识?”


 


许昕说:“对啊,那就是我师兄。”


 


张继科……………………你早发张照片给我,你现在都该叫他嫂子了,哪还有这么多事!


 


许昕恶狠狠道:“就好像你之前说的,我师兄念到博士还留校任教,肯定是个谢了顶的书呆子,要不然为什么到了二十七岁还单身。”


 


张继科挂了电话,心拔凉拔凉的,想给那边去个电话,但一看居然已经凌晨两点,只好发短信,删删改改,日常熟悉的方块字变得那么陌生,怎么排列组合都表达不了自己意思。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怎么知道你就是马龙,许昕从前也没给我说明白。”


 


“请你吃饭赔罪?”


 


“带上许昕一起?”


 


……


 


……


 


张继科发了好多条短信,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也没等到回复。他睡得不好,梦中都能感受到后悔的心痛感。


 


早上起来他第一时间摸起手机,上面短短八个字——


 


“哦,不用了,我不生气。”


 


 



 


张继科又要去叫许昕哥了。他连续一二周给马龙打电话发短信,电话他也接,声音很冷淡,说不了两句就要挂;短信他也回,那么二三个字,哦,嗯,不用了,为什么。


 


许昕享受了一下张继科给他端茶递水的狗腿状,指着他鼻尖儿骂:“你从前不识好歹。”


 


张继科忙点头:“是是是。”


 


许昕:“我师兄好吧?”


 


张继科:“世上再没有比他更好的人。”


 


许昕:“他不搭理你再正常不过了。”


 


张继科:“那我想让他搭理我该怎么办?”


 


许昕:“我哪知道,我师兄气性可大。”


 


张继科:“我请他吃饭?”


 


许昕:“美得你,谁缺你这一顿饭。”


 


张继科:“你帮忙约他出来?”


 


许昕:“我们师兄弟吃饭,关你什么事。”


 


张继科:“我请你吃十顿饭,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他不生气。”


 


许昕点点头,表示认可了这项贿赂:“我师兄是文化人,你不是会写诗嘛,你写诗给他看呗。”


 


要么怎么说爱令智昏,张继科真的开始给马龙写诗。


 


早上好


今天太阳真好


阳光照耀在树叶上


让我想起你微笑的脸庞


 


中午好


有没有觉得天边的云很像一颗棉花糖


 


你睡了吗


夜空中居然有星


但也比不过你的眼睛


 


连续发了三天,马龙终于第一次主动给他发短信。


 


张继科点开时候手差点发抖,马龙第一次不再只回复他三五个字,他似乎能想象得到那个人的模样。


 


“就算是你的粉丝,也受不了这样的好吧。”


 


 



 


张继科觉得现如今一切都很美好。上司心情不错,没让他改代码;马龙开始和他短信有来有往,还互加了微信,偶尔还给他发语音;他又贿赂了许昕十顿饭,要到了马龙学校的地址;他等在教学楼门口的时候,还有女生路过花痴他。


 


马龙出来看到他一愣,随即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


 


从前撩拨调情的手段完全不顶用,张继科磕磕绊绊地说:“下雨了,我路过,就想着也许你没带伞。”


 


马龙抬头看了看细如丝的雨,又低头看了看还没完全浸湿的地面,说,“谢谢,”坐进了张继科的车。


 


车开到一半雨居然开始瓢泼似的了,开了雨刷也是模糊。张继科从来没有感谢过这样的天气,但是马龙坐在副驾驶,音响里放着一首叫《有故事的人》的老歌,天地辽阔相遇多难得,他就也觉得开心感慨。


 


马龙突然说:“你这人吧,巨有意思。”


 


张继科扬起了声调:“哦?”


 


“西装配球鞋。”


 


“我未雨绸缪。”张继科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日常就是T恤和短裤,还好办公室备着一套万年不穿的西装,但皮鞋是没有准备的。


 


“天天写诗。”


 


“要不然怎么能认识许昕。”又哪里会遇见你。


 


“傻乐。”


 


“我高兴啊。”


 


“开车不看路。”


 


“卧槽。”


 


后来他又借口雨天堵车,所以请马龙去了餐厅,吃了顿实实在在的,言笑晏晏的晚餐。又借着雨下得太大,开车磨磨蹭蹭,凭空偷来了许多和马龙独处的欢乐时光。


 


 



 


许昕接到马龙电话时候,正在陪张继科喝酒。


 


张继科已经趴在桌子上,话说得颠三倒四,声音却很大:“我本来以为,我和马龙……那天去接他,看到他和一个女的……”


 


马龙在电话那头问他在忙什么,絮叨半天,许昕认真听主题,他在拐弯抹角问张继科最近哪儿去了,一直没看见。


 


许昕觉得自己有病,作为一个阳光乐观积极向上的男人,在星期五的晚上不回家抱着自己女朋友腻歪,却在黑漆漆的饭店为这俩祖宗操碎了心。


 


“师兄啊,你该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瞎说,我哪能有女朋友。”


 


“那张……不是,师兄,我记得你从前对张继科很有好感的,要不然我也不敢胡乱给你俩乱凑,你要真不喜欢他,就和他说清楚吧。”


 


“我没有不……”


 


过了两三天,张继科又没事人似的去接马龙放学。马龙问他:“出差回来了?”张继科说,是啊,累死了。谁都没提程序员为什么要出差,以及那个莫须有的女友。


 


 



 


又过了好些日子,张继科已经可以经常去接马龙下班,和他吃饭谈天,偶尔微信调情。可最近几天被耽搁在外地,心急难耐也只能熬着。




张继科好不容易回到家,一开电脑,登上QQ,就遭受到了许昕的刷屏。


 


“张继科你有病吧,平白无故玩消失,电话不接短信微信不回是想上天?


 


拖稿子也就算了,你对我师兄到底怎么回事?是欲擒故纵还是随便玩玩?他那么轴一个人你玩谁不好你招惹他?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知不知道很多年前,我把你的诗选上杂志进入二审,责编是不大瞧得上的,我在犹豫时候,还是请教了师兄,他一直夸你,说虽然文字粗糙,但有真挚诚心,我才坚持要签你。后来关于你诗的一系列的刊登和包装,很多时候也是他给的修改意见。


 


要不然我师兄这么矜贵的人,还真沦落到巴巴跟人去相亲?”


 


张继科把许昕发来的长短的文字看了又看,回复:“我请你吃一百顿饭,以后你给我俩当伴郎。”


 


 



 


马龙看到张继科愣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点一点头,就要走。


 


张继科一把拉住他,笑嘻嘻道:“生气啦?我这次真是去出差,结果刚下飞机手机就被扒了,在外地只临时办了个手机号,所以就不知道怎么联系人。”


 


马龙转身就走:“嗯。”


 


张继科跟上去继续赔笑:“看我真笨,总惹你生气,最开始也是,现在也是,请你吃饭赔罪?”


 


马龙说:“没生气。”


 


张继科扯着他袖子摇了摇:“真没生气?”


 


马龙扯出衣袖,厉声道:“张继科你有完没完?”


 


张继科说:“当然没完了。”


 


“我觉得自己有病,就不该托许昕安排和你见面,也不该刻意出现在你面前,更不该吃了三顿饭就觉得应该对你有期待。其实本来诗人与读者之间就应该保持距离,距离才产生美。”


 


张继科没有再拦,马龙气汹汹大步往前。


 


突然手机一响,是短信提示铃。


 


马龙深呼吸,平静下心绪,点开来一看。


 


From 藏獒


 


*是你不该


站在我对面的时候


凝视我的眼睛


 


是你不该


在开心的时候


笑得这么好看


 


是你不该


一言不发


让我内心充满惶恐和悸动


 


马龙


你是我心中的一首诗


开场的惊艳让人过目难忘


我愿与你谱写妙趣横生的后续


 


马龙回头,皱着眉:“你什么意思啊?”


 


张继科望着他的眼睛:“意思就是我爱你。”


 


 





*注:是你不该……三句句式参照了《窈窕绅士》剧末台词

评论(5)
热度(36)
  1. kelvinsunny苏幕遮 转载了此文字
  2. aileen瑭苏幕遮 转载了此文字
    噗,看出你是真懒了,说四千字就真四千字,不过心心念念的梗都写出来啦被萌得一本满足!!!爱你么么~又及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