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兵向导AU,私设有) 23

第四十二章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第二军团指挥部的军官们感觉到了地狱般的试炼。

一个来自参谋部的少校,突然就以一种超出常人的标准开始非难他们,从他们的人员配置到战术布局,乃至于一次进攻的攻击模式,锱铢必较,颐指气使。军官们有苦说不出,有气往肚子里咽,没办法,谁让人家参谋部管着这次结果评估呢。

幸村无视了属下朝他投过来的求救眼神,面无表情地看着不二坐在指挥室的一侧满眼挑剔地对军需官交代了一番,终于朝他转过头来,如同冰雪初融般露出一抹微笑:“呐,幸村君,差点忘了问,能不能把你们下周战术资源的参数给我一下。”这个数据走不了内网,只能亲自过来取。

 

幸村转头示意了一下,一个少尉从柜子里取出一份档案递给不二。

不二翻看了一下,志得意满地站起身,愉悦道:“太感谢了!刚才说了这么多,差点把任务忘了呢,总而言之,十分感谢第二军团对参谋部工作的配合。”他笑得意有所指。

“等……等等,”有率先反应过来的军官终于忍不住问:“您的意思是……您的任务只是这个?只是拿这一份数据?”那你凭什么对我们嫌弃这儿嫌弃那儿的?

不二无辜地歪了歪头,仿佛这是个特别奇怪的问题,“对啊,我好像没有说过自己是结果评估组的一员吧。”然后无视愣在原地的军官们,对幸村笑着挥了挥手,“那么,我先告退了。”刚走出没几步,又转过头来补充道:“不用再把真田君藏在里面了,挺辛苦的。”

 

幸村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跟从里间出来的真田交换了一个眼神,“真是个难得的锱铢必较的家伙呢。”

真田叹了口气,所以想提醒你不要随便招惹他啊。

 

回程的时候,参谋部的旗舰飘到了第三军团的辖区上空,不二和两位哨兵只能乘坐飞行器飞过第三军团的哨卡再到参谋部会和。坐上飞行器,不二却发现负责驾驶的本慈中尉在设计航行路线的时候,略微犹豫了下。

“?”

“不二少校,”年轻的哨兵转过头来对他露齿一笑,不二大概知道他的资料,刚从军校毕业,俨然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说出的话唐突,却丝毫不含恶意,“离规定的任务结束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这里离第一军团的指挥部不远,如果您想过去一趟,”他促狭地笑了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虽然指挥部的坐标对于各大军团来说是个绝对的机密,但是参谋部却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二一个愣怔,不可避免地感到心中一动:如果能顺道去看看,也不会耽误什么吧?但是如果手冢恰好有作战任务……他打开自己个人终端调出实时的战况图,第一军团恰好在辖区边境对第三军团在发起一次进攻。

不二一时之间说不清心里是遗憾还是别的什么,只挥了挥手,“回去吧。”

哨兵耸耸肩改了航向,敏锐地发现上司向来弯起的嘴角都耷拉下去那么一点。

 

彼时不二还不知道,这是他在此后的两年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所以他只是心下带着一点不豫安静地坐在飞行器上,参谋部的标识顺利通过了第三军团哨卡的检验,西边的天空已经带着点火烧般的红,夜幕将至阳光也怯弱似的黯淡了些,距离参谋部的旗舰还有不到四十分钟的航程,不二却突然觉得这样子飞在空中,安静得有些虚浮。

小仙突然骚动不安起来,不二也跟着提了提神,随之而来飞行器剧烈一震的时候他下意识释放出了最大的精神力量保护自己——不过也仅止于此了,在不二陷入黑暗前最后一瞬填塞了他视线的画面是飞行器的前端,被炸碎得七零八落。

 

不二的头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是面前的人他认识,心下暗恼,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黑本居然敢在帝国军演的时候就动手。

“跟我一起的那两个哨兵呢?”不二仰起脖子毫不示弱地冷冷瞪着黑本,后者笑眯眯的,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发指,“你的同伴么?对我来说毫无用处,已经处理掉了。”

霎时间向导身上爆发出来的怒气裹挟着精神力量竟然使周围的人都后退了一步,黑本最快稳住身形,皱着眉头冷哼道:“脾气不小,可惜依然是瓮中之鳖。”

黑本动的刹那不二的视线就捕捉到了他背着手放在背后东西的形貌,失声道:“——御神?!怎么会在你那里!”

 

见到从开始就一脸淡然的向导终于露出些惊慌的神色,黑本感到快意,从口袋里掏出一卷卷轴摇了摇,“你们以为,我让大和去偷这个,是为了什么?”

缩地法!黑本的一系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动作终于有一丝得以串联在一起,不二明白过来后下意识地就召唤出了小仙,尖尾雨燕的动作太快,于黑本等人看到只是一连串的残影,然后精神体就已经消失在了天际。

“通风报信去了么?”黑本转过头来,冷笑,“精神体离开自己太远会削弱向导本身的能力,在敌营里这样做,可不太明智。”

 

过不了多久小仙就能找到手冢,想到这里不二心里稍微松了些,靠回自己被捆住的柱子,“既然黑本上将觉得我对你们有用,想必会暂时留我一命,况且,即使有精神体在我旁边,”他扫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几个军官,“我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你们呐。”既然没有直接击杀他,说明黑本要留下他,可能是威胁手冢,可能是达成别的目的。

“哼,佯装镇定没有用,我的确不会杀你,可是你的能力太强大了,为了保险起见,”他扬起御神,“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冷,意识到黑本要做什么的时候,这是不二的第一感觉,明明是夏日,地板冰凉得却把寒意从他脚底一直窜到头皮,他设想过千万种可能,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一种,比遭受酷刑还残忍,比杀了他还难受。

 

窗外太阳彻底沉没在远方山峦之下,夜色全然笼罩大地。第一军团的指挥部里因为突如其来闯入的精神体安静了一瞬。

在小仙转述不二的话才到一半就忽然消失,第一军团的军官们不明所以,却看着军团长的脸色连大气都不敢喘。

手冢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跟自己的精神力量原本紧密咬合在一起的另一股力量在抽丝剥茧般地消散开去,挡也挡不住,拦也拦不下,直至结束,留下一丝一毫气息也无,仿佛那个人从未来过,属于自己的精神力量重新充斥自己的身体,许久未有过的充实,却从未有过的空虚。

哨兵与向导,几为一体的共生。这是刚才他和不二的距离。

第一军团的指挥部,和一个不知何处的绝境。这是现在他和不二的距离。

 

刚跟手冢结合的时候,漫长和巨大的人生铺展开在他们面前,有一些小插曲,道路上遍布荆棘,但不二总觉得只要他们俩在一起,总归能够披荆斩棘,把这条路走下去。

他却从未想过,如果他们两个分开了要怎么办。

因为他从未想过,已经绑定了的哨兵向导,如何能够分开。

道路上的荆棘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嘲笑了他们的天真,把他们划得遍体鳞伤——只要一个向导不再是向导,哨兵与之绑定的关系自然解除。

 

御神果然是神兵,直接蛮横地抹除掉了他的精神力量,却在身上连一丝伤口都没有留下。

不二不无苦涩地想,自己大概再也见不到小仙了,那只在战斗中算不上强大,不二却很是喜爱、有特殊能力的雨燕。

后来转而一想,自己说不定自己连手冢和家人……都再也见不到了。

醒来后一直避免去想的事实就这样残忍又不可避免地横亘在他面前,不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又紧缩着往下止不住地坠落。

 

第四十三章

 

失去了任何威胁的不二周助,黑本甚至都吝于多派几个人来看管他,潮湿阴冷的地下室安静得只有时不时的滴答声。

等到一个人影站在他面前,不二边自嘲着自己的感觉已经迟钝到一个地步了,边抬起头来,以为不管看到什么都不会再让自己感到震惊了,却依然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人惊呼一声,“大和佑大?”

不会错的,这个人的形貌,在监控器上,在手冢书房的相框里,他见过好几遍。

 

“不二周助,终于见到了手冢的爱人,很遗憾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人蹲下身来,跟不二面对面说话。这个小动作让不二心里稍微好受些,但他一看到这个人,就想起德川和入江,便无法原谅,“这样的情况,一大半是你造成的吧?”他尖锐地问。

“啊,”地下室太黑了,不二看不清大和脸上是否如他声音一般带着愧意,但是有时候耳朵里听到的更可信,“很抱歉,但是为了取得黑本的信任,我必须要做些什么。”大和摊了摊手,“而且我也在试图弥补,所以我来到这里。”

 

不二因为大和这句话里的信息量震惊得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大和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突然低声急促道:“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听清楚记下来,从知道黑本的计划开始,我就在找解决的办法,精神力量被清除,并非是不可挽救的,在帝国北部一些神秘的地方,有重新建构哨兵和向导精神领域的方法,很古老,但确有成功的实例,但是回来的人都发誓要保守秘密,所以要靠你自己去寻找。”

不二点了点头。

大和接着说:“等下你出去后,地下室出口停着一艘飞行器,是我的,短时间内在第三军团辖区不会被阻拦,上面设定好了自动航行的目的地,出去后不管发生了什么,全速赶到目的地,千万千万不要停,只有到了目的地,才是暂时安全的。”他顿了顿,“还有最重要的,在你完全恢复之前,绝对不能联系手冢。”

这个要求让不二下意识地心中一紧,便不自觉地反驳:“不行,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下落。”不然,自己的恋人哪怕再沉稳,也会遭受不住。

 

大和控制不住地抬高了点声音,“他要是知道你在哪里,肯定会不顾一切过来找你,那就更难办了!而且,你逃走之后,不止第一军团的人会找你,黑本也会找你,你一定要藏好自己,不要让任何帝国军队的人发现你的行踪,第一军团也不行。”

不二慢慢咀嚼大和的话,皱着眉头问,“你的意思是,第一军团里的内奸很可能会知道?”

“岂止会知道,”大和苦笑,“那个人估计是个高级军官。黑本知道你们太多事情了。”

那就意味着,在再次恢复力量之前,自己都不能回到手冢身边。

 

不二咬了咬牙,站起身来,“我怎么出去?”

大和看到眼前的向导从刚才的迷茫绝望,到现在面无表情全却语气坚定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星星点点的希望般的亮光,心里稍微安慰些,或许这种成功率极低的事情,这个向导真的能够做到,他走到不二背后看不到的地方,捧过来一把剑,“用这个。”

“他把御神放在这里?”不二不可置信,“为什么?”

 

“他怕它,”大和轻蔑一笑,黑本家族底子薄,也不是当年的三大家族之一,御神这种传承千年的神器向来落不到他手上,也是黑本家族一块心病,“他对御神有变态般的执着,但是御神是传承千年的神兵,剑亦有魂,加上一直被供奉于向来以光明磊落著称的手冢家族,剑身上的正气让亏心事做多了的人难免胆怯,偷过来后只把他放在地下室。”他把这把沉甸甸的名剑塞到不二手上,“你带着它走,足以应付大多数哨兵和向导,也不必再让名器蒙尘。”

不二刚要去接过剑,大和手却一避,握住剑,直直地朝自己砍去,不二大惊失色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你干什么?!”

 

失去了向导能力的不二感受不到大和身上哨兵能力的变化,却能感觉出大和整个人精神萎靡下去,他一把夺过剑,大和却边喘息边笑,像是笑他天真,“我如果不这样,一定会引起黑本的怀疑。”

一个编造得天衣无缝的故事,大和来察看不二的状况,没想到被不二夺了御神反击,抢了他的飞行器逃跑,从此大和变成芸芸众生的一员,却不至于被黑本发现真相。不二却仍是惊怒,“那也不用这样!”一下子从能力者变成普通人,不会有谁比他更明白那种绝望空虚,和前途未卜的恐惧。

大和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哼笑了一声,“你和我的小师弟,有时候真是异曲同工的固执和善良,”他艰难地站起来,又瘫倒在原来不二的位置边,“但是做卧底,就要有随时随地赴死的觉悟和牺牲一切的决心,我有我的打算,而你,”他难受地抽了一口气,才接着说:“如果还期望着将来有朝一日能够跟手冢重逢,就不要再犹豫,快走!”

 

被躺在地上的男人突然这样一吼,听到手冢这两个字不二心里就狠狠地抽了一下,他握紧了手中的剑,低声道:“谢谢。”然后愣了一会儿,还是转身离去。

大和看着不二走出门,分明不算强壮的身影,却走得异常坚定,他心里突然隐隐约约的疼,说不清是为他们,还是为自己。

 

在飞行器上,不二一直没敢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不知道大和做了什么手脚,在飞行器的终端上他能接收到黑本对第三军团传达的搜寻他的命令,甚至包括搜寻的范围,以便他及时调整航线,但黑本那边却无法定位他这艘飞行器。

夜幕成为了很好的掩护,不二可以看到远处的天空飞行器、舰船密布,搜寻灯照得恍若白昼,他看不清这些舰船是属于第一军团还是第三军团,亦或是都有,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在黑暗中前行,却控制不住在心里揣测黑本那边会对这件事给出什么说法,而手冢……会怎样。

直到飞行器突然加速,直接飞出了首都星,所有的嘈杂都被淹没在虚无的真空中,星际间的静谧却给不二带来短暂的安宁。离开首都星的范围后飞行器的速度大大加快,直直冲入了北边不远处的一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行星,越过大海,他的目的地就在高耸的山峦之中。

这个小行星上的重峦叠嶂中居然别有洞天,但是不二已经来不及去欣赏了,在安全到达后,从出事以来就被努力压抑着的疲惫和心焦如同决堤的洪水般从他脑海中冲刷而过,作为目的地的小屋近在咫尺,他终于放任自己昏睡了过去。

 

“……对于帝国年度军演第三军团误袭参谋部飞行器一事,黑本上将深表遗憾,声明将按照军纪严格处罚当事军官,并将此事按照帝国军事法提交军事法庭处理……”

不二在一种模糊的疼痛中醒过来时,涌入脑海的就是耳边传来的电视嘈杂的背景音。

“……对于我的事情,第三军团是这样解释的?”

“解释为意外,再找个替罪羊推出去,呵呵,倒是黑本的作风。”

 

不二猛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入江?!”

喜悦蹿上脑海,不二甚至暂时忘却了心底里的那些难受,一下子从床上弹身起来,对上入江含笑的眼睛,后者俏皮地眨眨眼,“好久不见。”

没有经历过生死之别的伤痛的人也不会明白这种重逢的含义,不二似乎觉得出事以来都一直沉沉浮浮的心仿佛一下子抓住了浮木般定了下来,“德川呢?”

“他出去了,”入江试探般地伸出朝不二伸出精神触丝——感受不到丝毫的回应,心一沉,面上却还是带着微笑解释道:“当时大和告诉我们他的计划之后,我们就拜托伯母给我们用了可以塑造死亡假象的药,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不二又是震惊又是高兴,“所以母亲也知情……那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入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关切地看着不二,“先不急着说我,你身上真的没有参谋部的通行证吗?”

不二一愣,入江看他的反应已经明白了八分,叹息道:“因为黑本方申辩你身上没有携带参谋部通行证,如果属实,很可能法庭仲裁第三军团只用承担半责。”不过事态发展成这样,谁都知道法庭仲裁不过只是走流程的结果而已,“现在我们怀疑,参谋部你的同僚里可能有黑本的人。”

不二还还没来得说话,电视里的新闻瞬间吸走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网传在此次军演意外中失踪的向导不二周助是手冢国光少将的绑定向导,虽尚未在帝国哨兵向导协会登记,但内部人员称这在第一军团中已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事发后,第一军团军团长手冢国光少将击杀了第三军团两名哨兵,超过了演习分配的死亡名额,属于非战斗减员,手冢将军被军事法庭宣判褫夺少将衔,其本人也引咎辞去军团长一职,受此事影响,本已退休的手冢国一上将宣布将重掌第一军团权柄……”

“而截至目前,在演习事故中失踪的一名向导和两名哨兵仍没有被找到……”

 

疼痛顺着血液往心缝里钻,不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话,这神情看得入江心中不忍,伸出手把电视关了,把他推回床上,“好好休息吧,别再看了。”

不二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根本睡不着,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刚才新闻里的几句话,如同有千斤重的石头压在他心口,“手冢怎么了?”

入江没有回答他,不二睁开眼睛,禁不住提高声音问了一次,“手冢怎么了?”

“……他狂化了。”能力过强的哨兵骤然失去向导的引导便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被黑本推到台前的此次事故的“肇事者”恰好在面前,甚至来不及说话就被首席哨兵的怒火碾压殆尽,杀了两个黑本的走狗,已经是手冢极强自制力下所能达到的极限,人人都觉得是死得其所,却还是成为了第三军团大做文章的借口,“他现在的状态,也确实没有办法再领导第一军团。”

 

他失去了向导能力,跟手冢不再绑定,不二霎时间对这件事竟然感到百感交集。

要是他还跟手冢绑定着,还能感受到爱人的每一股情绪波动,那么此刻他的心可能已经被那种伤痛和绝望撕成了碎片。

可他现在甚至连这种疼痛,都没有办法跟那个人分享。


TBC


有些设定和理解想要给大家解释一下0v0
1.关于有的亲问不二会不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向导能力之后配不上手冢的问题:
——我觉得是不会。不二是有属于自己骄傲的一个人,或者说手冢和不二在我心里都是内心非常强大的一类人,只是他们表现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回归到这篇文的情况来看,哪怕不二真的再也找不回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普通人,那他也一定会在别的领域发挥所长,更不会在心里产生类似于自己配不上手冢的想法——所以,他们两个现在的分开,并非出于不二自己主观意愿上的选择,而确实是形势所迫。
2.关于哨兵向导绑定对于哨兵能力的影响问题:
——唔怎么说呢……哨兵的能力越强大,就越是难以控制,而向导可以引导和帮助哨兵管理自己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到了一定年龄要被强制剥除能力的原因。所以放到现在的手冢身上来说,就是他自身的总体能力未必削弱了,但是许多本身可控的能力变得不可控了,所以他能力到底有没有下降……真的要看不同人不同理解恩~
3.关于冢不二为什么没有吊打黑本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放到最后是因为我觉得解释起来挺尴尬的……这其实没什么好解释啊_(:з」∠)_黑本是跟手冢爷爷一辈的人物啊人家就是很强啊,不能因为文的主角是TF两个人,描写围绕着TF,就觉得TF两个人该要秒天秒地秒宇宙了2333其实在文章进行到现在的时间节点上,单就哨兵能力而言,虽然我(划掉)戴着粉丝滤镜(划掉)实力手冢吹了很久,但是其实黑本同样作为首席哨兵应该是要比手冢强的,嗯,所以真的不要因为我平时不给描写就觉得黑本很弱啊啊啊大BOSS表示很生气【喂!

评论(19)
热度(75)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