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22

第四十章

 

走进这处庭院的时候,不二忽然觉得夏日灼烈的热意散了些许——也许是因为庭院里郁郁葱葱到让人觉得有灵性的树木花草带来了清凉的庇荫,却难以让人把这样的陈设跟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面色冷硬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这大概出自手冢提到过的那位向导之手?不二暗自揣测。

 

“手冢,不二,”曾经跟不二有过一面之缘的真田走上前来,“好久不见。”然后又解释道:“精市让我转达一声抱歉,他的画廊那边临时有事,不得不赶过去。”

没错,帝国第二军团军团长的绑定向导,其能力令无数哨兵胆寒的幸村精市,本职是个画家。

 

“啊,无妨,”手冢应道,“我听不二说了当时我处于险境时他求助于你们的事情,谢谢。”

说到这个,真田皱了皱眉,“虽然觉得你太大意了,可也确实没想到比嘉会使用这样两败俱伤的招数。”

 

“都是为了胜利,”手冢跟着真田往屋内走,说得漫不经心,“这次前往东部我发现了一些事情,很可能在这次的叛乱中,比嘉也是受害方。”

“说到这个,”真田引他们在客厅内坐下,宅邸的陈设大气古朴,反倒不像一个年轻人住的地方,“这次请你们来正是要讨论这事,不久之后的年度三军会演,本来是考虑到如果常年无战事防止帝国军队懈怠所设,但是你们第一军团今年战役不少,我曾提过不如这次军演你们先不参加,但是被黑本上将驳回了。”

手冢和不二都是一愣,真田接着说,“我和精市总觉得,你们最近作战任务的集中,可能是黑本在后面操作,再加上这次军演力争你们参加,很可能有什么阴谋。”

 

年度三军会演是掌握帝国军权的三大军团例行大型演习的时间,三军各成一方,也可自由结盟,除了联邦明文规定的几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他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允许有真实死亡名额。军界对每年这场演习的关注度高到不二原来在信息处理中心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被各种军演的信息爆炸性轰炸一波。

而且虽然说是演习,但是军演的结果一方面能够反映出军队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会让惯于擅长见风使舵的军火商们找到新的参数评估自己要选择的合作对象。

 

“所以我想,要不要第一和第二军团结盟?”真田提议道。

虽说三个军团之间可以自由结盟,但是历史上真正结盟的军团实际上少之又少,一是三大军团之间本身实力应该较为平均,若两个结盟后另一个无疑处于劣势,胜之不武;二是三大军团同守帝国,起码表现在民众面前,彼此之间应该同心戮力,但是自从黑本家族上位以来,帝国三大军团之间的形式就变得十分微妙:明眼人都看得出手冢和真田两大老牌家族对黑本怀有敌意,而黑本也从不掩饰自己的扩张野心,若是此时手冢和真田结盟,大家倒多半不会觉得有多意外。

但手冢沉吟了下,还是摇了摇头,“不必了,”心知真田是一番好意,但他不得不有自己的考量,“你我都是新接手家族不久,若是在这样重要的军演中结盟,无疑是让旁人觉得我们担心仅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抗衡黑本,这于家族声誉有损,也不利于军队的士气。”

 

真田又何尝考虑不到这些,只是觉得黑本近期针对手冢的动作无疑太频繁了些,心里难免存在隐忧,“其实我把这个方案同家里的长辈提过,长辈也不太赞成,理由跟你的差不多。既然这样,那你们自己小心。如果有什么变故,可以的话我会暗中相助。”

手冢点点头,又和真田讨论了下自己在军演可能用到的战术布置,方才离开。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手冢和不二两个人都忙得足不沾地。

第一军团的训练因为失去了特种部队的长官大受影响,原本第一军团常用的战术是让特种部队在前线纵深突击,后面大部队稳打稳扎地全线推进,因此德川不在,手冢不仅要重新物色特种部队的长官,还要整个改变军演的战略布局——毕竟在特种部队发挥可能存在不稳定因素的情况下,不能再让他们担当主导的位置。

而且,新的长官人选也还没有确定。手冢本想把大石和菊丸两个人调过去,大石沉稳菊丸跳脱刚好互补,两个人能力也足够强,更可贵的是石菊二人默契十足,在危急关头有同调的本领,举止之间仿若一人。可是因为前些天大石去酒吧的事果不其然被菊丸知道了,后者直接炸了毛,两个人陷入冷战,连带着整个第一军团都跟着鸡飞狗跳,上次手冢忍无可忍训了一顿总算消停了一点,两人却仍不见半天和好的苗头。

某一晚菊丸还丝毫不顾手冢冷若冰霜的脸色抓着不二抱怨了好几十分钟,直到不二轻飘飘的一句:“英二,哪怕大石真的是去见女孩子,你到底在气什么?他迟早都会跟一个向导绑定的吧?”把人问得一愣后掉头出门,这事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彼时是手冢暂领特种部队的训练又要同时兼顾军团的事宜的高强度工作下难得的一晚休息,回到了公寓却发现菊丸拽着自己的向导喋喋不休,不二这段时间不仅要完成参谋部自己岗位的上季度报告,还要完成因为入江的离世而全落到一个人头上的第一军团平叛战役总结评估,事情发生得太猝不及防以至于入江根本没有时间把所需的信息与资料跟不二交接,不二只能靠自己努力去补足一块又一块缺失的部分。手冢见到他的时候脸上全是显而易见的疲惫,却还是提起精神听着菊丸的抱怨,还不失时机地抽出一个空隙递给手冢一个眼神,生生压抑住哨兵想要赶人的冲动。

等到把若有所思的菊丸送走,手冢才走过去把不二揽到怀里,“菊丸经常来打扰你吗?累了就应该好好休息。”

不二把精神力量送进哨兵的体内,驾轻就熟地清扫手冢精神领域内的杂质,抚慰掉疲惫的情绪,笑着说:“还好,不会比你更累,而且他想明白后应该短期内都不会再来找我了。”只是不知道,让他想明白,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手冢揉了揉不二的额角,“这种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明天还要去葬礼,早点休息。”

 

第二天上午九点,德川和也和入江奏多的葬礼在帝国中央公园举行。

德川家只来了一个一直照顾德川和也的老管家,并非家人不来,而是德川家族之前遭遇变故,除了这一老一少在手冢家的庇护下得以留存,其余人无一幸免,德川家族一下子被从执掌帝国军权的三大家族中除名,黑本也才找到机会趁机上位。

老管家照顾德川长大,也跟手冢多有接触,出征前还精神矍铄目送德川登上舰船的老人几个月间仿佛一下子行将就木,之前手冢提出愿意作为家属跟他一起对宾客致谢,老人却毫不犹豫地拒绝,“只要我还活着,德川家就有人。” 

于是老者站在一侧,一丝不苟地给每一位前来的宾客鞠躬致谢,手冢和不二站在一旁,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今天的来宾大多都是第一军团的战友,之前和德川家交好的一些家族反而没来,手冢国一最看不惯这副人走茶凉的模样,气哼哼地待到中午就走了。下午时候出现的几个人影,一下子让全场哗然。

是黑本的人。

菊丸差点就要冲上去的时候被大石堪堪拦住,手冢目光从每一个第一军团的人身上扫过让士兵们安定下来后才重新把目光落到面带笑容走进来的黑本身上,眼神冷若冰霜。

 

老管家对他们摆摆手,走到黑本面前,饱经岁月的睿智双眼不带任何情绪地盯着他,“黑本先生,所来何事?”

“当然是来祭拜德川和入江先生,”黑本理所当然道,“德川家不会不欢迎我吧?”

老管家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躬身,“感谢您的到来。”他侧开身子,让黑本走了进去。

一时间在场的宾客突然在这位老者身上看到了德川家还在帝国叱咤风云的时候的样子,和他们无人不知的家训:宠辱不惊。

 

手冢收回自己的目光,旁边不二轻轻拉过他的手,蓝眸里光芒闪动,“放心,这仇我们记下了,早晚要报。”

一个月后,帝国年度军演开始。

 

第四十一章

 

演习地点被选在帝国西部,广袤的森林地带被划分为三块,三大军团提前两个星期已经开拨过去,熟悉地形,建筑工事,布置战术。

不二也有属于自己的“战场”,演习的一个月间,隶属于参谋部的巨大旗舰都会盘旋在演习区域的上方,时刻关注着下方演习的态势,对三大军团的每一步战术、配置、人员调配作出评估,并最终给出演习的胜负结果评估。

让不二有点郁闷的是,因为众所周知的他和手冢的特殊关系,为了避嫌,他被划分到了最终评估小组之外,只能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

 

也因此,身处截然不同地方的手冢和不二,连一面也没有碰见。演习开始已经一周,三大军团的攻势都有条不紊地展开来。

因为地形原因,第一军团右侧的区域划分线有一块恰好落在一个高坡坡脚,是典型的易攻难守之地,本来应该是第一军团防线上的一处软肋,所幸在第一军团右侧的是真田率领的第二军团,从开始至今进行的几次都是不痛不痒的佯攻,没有给第一军团的右翼造成实质性的压力。少了一边的压力,第一军团得以把力量集中对付左翼的第三军团。

“黑本有的受了。”几个难得清闲下来的参谋聚集在会议室里的沙盘图前议论纷纷,显示攻击次数和强度的红色小点在第三军团的两翼密集得几乎能连成一片,“看来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都选择了先把第一波攻势集中在第三军团的防区呢。”

“是啊,两大军团同时进攻,第三军团可能会有些应接不暇。”

 

不二弯唇一笑,默默听着同僚们议论,直到个人通讯器振动两下——新的任务下来了,不二抬起手臂看了看,去第二军团指挥部获取下周战术资源的参数么……

等参谋部旗舰盘旋到第二军团上空时,不二和另外两个护送他的哨兵乘坐小型飞行艇降落下来。因为参谋部是作为裁判存在的机构,不参与任何演习内的军事活动,自然也无须顾忌遭受攻击,不二等人直接把落点放在了最靠近指挥部的空地上。

——却在甫一落地的时候,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狠狠地禁锢住。

 

不二骤然紧绷起来,潜伏在精神领域内的力量汹涌而出,如同被触犯了领地的野兽一般把身体内那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蛮横地驱赶出去——几秒后当不二又能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时,他才震惊的发现与自己同行的两名哨兵已经跪倒在地,双眼无神。

干脆利落地筑造起一道精神屏障,又帮助自己的同伴把这股强大的精神攻击抵御在外,两位哨兵终于渐渐恢复了神智,抬起头来心有余悸道:“刚才……我好像失去所有五感了。”

 

失去所有……五感?不二眼睛骤然睁开,“幸村精市?”

“一个能力这么强大的向导擅自闯入第二军团的防区,很令人不安呐,”一个声音在这片林间空地里响起,柔和却满是杀意,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人影也从林间缓步走出来,三道目光顿时凝在他身上——对于男性来说稍微有些长的及肩深蓝色头发,算不上强壮的身体上居然没着军装,而是在衬衫外面简单地披着一件军服外套,只是那外套上,缀着的却是中将的两颗金星。

看到三道目光都盯着自己,来人倒是毫不在意,反而轻笑一声,“而且好像还认识我?”

 

幸村落落大方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不二反倒放下心来,走上前去伸出手,露出一个微笑,“参谋部不二周助,久仰大名。”

“哦?”幸村这回实实在在地惊讶起来,却没有去握不二伸过来的手,“可是你们下来的时候,我没有感应到通行证。”

一个专门给参谋部的信号发射器,用于参谋部的人出入演习区域时三大军团的人及时识别,避免误伤。

“怎么可能?”不二笑着伸手去摘别在自己肩章上的那枚被称为“通行证”的小小徽章,手却僵硬地顿住——尴尬了,真的没有。

 

好奇怪……这东西别在自己肩章上自己可从来没有取下来过,这几天除了一起工作的同僚也没有别人近过自己的身,会去哪儿呢……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到可就麻烦了呢。

幸村看着眼前一脸纠结显然沉静在自己思绪里的向导,禁不住笑了笑,轻咳一声,提醒对方的处境:“没有通行证的话,可是很难办呢,不二君有别的方式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不二为难地咬了咬嘴唇,以为带着通行证的自己并没有随身携带参谋部的工作证,通讯器里有关参谋部的任务又因为保密级别的原因不能轻易对别人出示……他突然对幸村一笑,转过头来背对他,轻轻拉下了自己背后的衣领。

——一个深红如血的图腾映入幸村眼帘。

 

这个向导……真是太有趣了!幸村努力忍住想笑的冲动,面上却故作严肃道:“确实是最顶级的首席哨兵才能赋予的图腾,”不二周助,居然已经把自己是手冢国光的向导这个认知作为自己的一种身份标识了呢,要是告诉那个冷冰冰的少将阁下,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吧,嗯这样想来,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但是很抱歉,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放行,毕竟谁知道这个帝国里,究竟存在多少个首席哨兵呢?”

不二挑了挑眉,这个人,怎么总感觉有点故意刁难的意思,是自己的错觉么……“实在不行的话,带我去见真田君好了。”无奈道。

 

“如果可以的话,早该如此了,只可惜弦一郎现在不在指挥部呢。”幸村笑得无辜,提议道:“要不这样吧,你打个电话给手冢,让他来证实你的身份,手冢我还是认识的。”

不二意味深长地看眼前的向导,总感觉像是一只狐狸在自己面前得意地摇着尾巴,被算计了呢……不过确实是自己弄丢了通行证,也不可能现在回去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地摊了摊手,打开通讯器,拨通手冢的号码——

 

尽管是因为这样啼笑皆非的理由去联系的,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在听到恋人低沉性感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的时候心头一热。

几天不见……真的,有点想念。

“不二?”手冢的声音听上去沙哑了不少,似乎难掩疲惫。

“呐,手冢,”不二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怎么跟手冢解释自己的境况,倒是手冢先开口:“抱歉,”因为考虑到要隐匿指挥部的坐标,又不知道不二现在在哪里,“不能开启影像传输。”虽然天知道他有多想面前的漆黑光幕延展开来,让他可以在经过一周的分别后,好好看看恋人的模样。

 

“没关系,”感觉到恋人的懊恼,不二抚慰般地轻笑一声,简略跟手冢说了说现在的情况,然后把通讯器递给了幸村。

“……幸村。”隔着电波,似乎都可以看到手冢在那段皱着眉头一脸不满,“不要跟不二耍这些小把戏。”

“哪有哪有,只是开个小玩笑,毕竟上次你们来拜访,我没有在真是太可惜了。”也错过了一次认识让自己无比好奇的不二周助的机会,能够降服手冢这个人的向导啊……“既然手冢你证实了他的身份,那我这边当然是竭诚欢迎。”

 

不二从幸村手里接回自己的通讯器,瞥了一眼此时笑得一脸惬意的向导,把注意力放回通讯器上,有些赧然道:“麻烦你了。”手冢那边一定很忙吧……为了这种事情占用对方的时间,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手冢顿了顿,还是坦诚道:“我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不二。”

不二脸一热,声音不自觉地低下去,“那么等演习第一阶段结束,我给你打电话。”

“嗯。”

 

不二切断了通讯,看向面前的人,扬起一个微笑,“那么,幸村君,可以带我过去了吗?”

幸村右手一扬,“请。”

 

不巧的是,不二进入指挥部的时候,直接撞上了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真田。

“啊,弦一郎,你回来了?”看着不二挑起的眉毛,幸村强笑着迎上去,打断了真田的“什么?我根本没有——”,高声道:“回来得正好,仁王说他有事找你,很急很急呢。”然后便不由分说地把人推进了里间,转过来对不二勾唇,“真是让不二君见笑了。”

不二露出一个如果佐伯在旁边一定会决定掉头就跑的笑容,大度地说,“没事。”


TBC

评论(17)
热度(6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