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20

刚把论坛体的本子发完货简直开心!来更文!


第三十六章

 

“鲁莽冲动,任意妄为。”乾一边在笔记本上飞速地写着什么,一边评价道:“可能是手冢从小到大以来第一次被别人这样评价。”

大石揉着眉心,头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黑本这次的作风有点奇怪,他可不是那种喜欢把事情弄到议会上去解决的人。”入江皱着眉头道。

 

不二的目光却一直放在站在一旁的德川身上,自从说起黑本,德川的情绪就远比平时波动更大,他也能看出,入江一直在努力安抚着哨兵的情绪。

那边,乾翻动着笔记本,继续猜测:“而且实在让人想不通,黑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用这样一个理由弹劾一个刚刚凯旋、军功等身的将军,只要我们准备得当,基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况且帝星系军政分管,议会那边对于军界的斗争向来态度暧昧;更不用说议会新一拨的掌权者中,副议长千岁千里跟手冢相识,靠谱传言称千岁家的小姐对手冢很有一点小心思,曾经有一次……”

 

“乾,”感受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几道目光,手冢沉声打断乾的滔滔不绝,“你偏题了。”

“恩?”乾故作讶异道,“我还以为大家会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然后不顾周围几个人一脸“对啊对啊我们就是很感兴趣”的表情,把笔记本翻到另一页,自顾自道:“原本千岁可能会因为把手冢当做内定的妹夫,因此投向手冢一边,不过当然了,现在情况有变,”他和不二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手冢板着脸纠正道:“我相信议会永远会做出公正无私的决断,乾,你如果没有对于议会辩论的建议,那么就无需多言了。”

 

“说到议会辩论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二微笑着拍了拍手冢,“只是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如果要应对这样的弹劾理由的话,只要证明手冢的决策是经过周密的考量,并且证明手冢和木手的决斗是有必胜的把握就行了吧?”

三天后的议会上,不二说完这句话,立刻引来了黑本的嗤之以鼻,“不二参谋说得容易,两个首席哨兵的决斗谁能说有必胜的把握?”

看到黑本上钩,不二笑容更甚,“根据联盟OTP哨兵能力评估测试,一般哨兵战斗力数值相差超过500的,即可视为毫无悬念的决斗了,这是联盟公认的标准,黑本上将认可吗?”

“哼,那又如何?”

 

“那么,大家请看这两个评估结果。”不二示意乾,乾点点头,朝议会递交了两份材料,随后这两份材料被放大投映在光幕上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手冢和木手的哨兵战斗力数值评估,相差不多不少正好501。

黑本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怒气冲冲道:“抗辩对方伪造证据!木手作为叛军首领,战斗力数值怎么可能这么低!”

 

坐在首席的年轻议长白石藏之介轻轻敲了敲桌子,“抗辩成立,请第一军团交代证据来源。”

话音刚落,一个人匆匆走到他身边,低头对他说了几句话,白石一愣,随后点点头,脸上笑容愈发浓郁。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外线接入请求通过。”

 

一个人影投映在光幕上,傲慢道:“听说有人质疑本大爷的证据?”

“迹部景吾?!”黑本瞪大双眼,不可置信道。

迹部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对着议员们,说:“木手的OTP哨兵能力评估材料是我们情报部提供的,手冢在一周前向我索要这份文件,走的对公渠道,一切记录都可以查到。”

“如果黑本上将还不放心,大可以去再找木手先生做一次评估。”不二笑得一脸坦然。

 

找木手?!全星系谁不知道手冢把木手给打废了?!现在去测能测出个什么东西?!

眼看着情报部居然站边了第一军团,黑本脸色沉得已经可以挤出水来了,“哪怕这个材料没有瑕疵,那证人呢?”

不二轻咳一声,“不二周助,参谋部驻第一军团特派参谋,受邀担任此次议会辩论的证人。”

“胡闹!你是他的绑定向导!怎么能担任证人?!”

全场哗然。

 

“咦?”不二脸上的震惊丝毫不比在场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虚伪,“我和手冢先生绑定这件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黑本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黑本咬牙切齿,“你敢让大家看看你的图腾吗?”

不二眼神一变,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没有充足的证据就提出这样的要求,黑本先生,我保留控告你侵犯我人格尊严的权利。”

 

“好了好了,议会辩论禁止高声喧哗。”白石敲敲桌子叫停了双方的剑拔弩张,转过头去对下属道:“去查找一下帝国哨兵向导绑定的登记序列,有没有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

话音刚落,手冢和不二就对视一眼,眸子里染上些笑意。黑本恶狠狠地瞪着他们,随后终于一字一句道:“我撤销弹劾。”

手冢和不二刚刚绑定,显然不可能登记注册,更何况不二在官方那边的备案连向导都还不是,这双方都心知肚明。

而只有登记在案的亲属关系,才不能够作为涉案方的证人出席

 

白石愉悦地拍拍手,“既然第三军团撤销弹劾,那么今天的议会辩论到此结束,请双方当事人离场,议会进行下一个议程。以及,“他笑着朝手冢点点头,“手冢将军,恭贺凯旋。”

“啊。”手冢微微躬身表达谢意,又跟台上的千岁交换了个眼神,带着不二和乾往门口走去,与黑本一行人擦肩而过。

“不要得意太早。”黑本现在已经完全不似议会上的激动与愤怒,他阴沉着脸冷哼一声,声音很轻,但是对于五感一流的哨兵来说却听得分明。

手冢眉头一紧,没有理会。不二讶异地看了手冢一眼,哨兵身上的细微不安通过紧密的精神联系传到他的精神领域,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了些许。

 

议会辩论不让携带任何通讯工具,所以无论现在第一军团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一无所知。

所以当不二跟着手冢赶到门口,看到本来等候他们的大石和菊丸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不安扩大到了最大。

“手冢!”菊丸看到他们宛如救星般扑了过来,声音又急又怒:“旗舰发来一级警报,大石已经先回去看了!可是驻守旗舰的德川……”话还没说完,手冢和不二的身影已经倏然消失。

 

为了赶上议会辩论,他们几乎是在刚赶到首都星的时候就直接去了议会大楼,让德川和入江留守舰船,德川一向沉稳,能发出一级警报,一定已经是极为严重的情况。

回到舰船的时候,手冢和不二都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能力开启到最大化,然后眼里瞬间涌上一抹不可置信,把原本要往指挥室赶的脚步硬生生扭转到医务室的方向。

 

看到他们进来,不二淑子站起来,轻叹了口气,“他的身体机能受损太严重,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不二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德川和默默坐在他旁边的入江,那么强大的一个哨兵,要是换了任何一个别的人告诉他这句话他都绝对不会相信,可是现在这个世界上他最无法怀疑的医生站在他面前告诉他这个哨兵要死了,要他怎么办?

他急忙转过头去看手冢,却在下一秒就后悔了:这个人分明只会比他更震惊更心痛,手冢咬肌崩得死紧,一向冷静自持的眼睛里怒火几乎能化作实质的利剑把人刺痛,不二连忙握住他死死攥紧的拳头,用尽全力抚慰哨兵的情绪——可是太难了,不二在手冢的精神领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滔天怒火和深切的伤痛,甚至让他觉得自己的那些努力根本只是徒劳。

 

下一秒,另一股柔和的精神力量朝他们两个弥漫过来,让手冢和不二下意识地循着这股力量的来源看去,是入江。

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入江的笑容一如往常,只是微微带着些遗憾喟叹着:“我们都失算了……他们的目标,是缩地法呢。”

不二心猛然一揪,喃喃道:“居然是这样么……”

“他们是有备而来,”入江虚弱地笑了笑,“一个特别强大的哨兵缠住了和也之后,另外一个人就直接去取走了缩地法的卷轴,我本来还想阻拦一下,可是和也那边已经支撑不住了……”

 

入江清楚地感受到因为自己绑定哨兵的死亡,自己飞速流逝的生命力已经所剩无几,他轻轻握了握不二的手,“不必难过,军人本就有随时为了自己所要守护的东西牺牲的准备,我和和也,一定会一直祝福你们的。”

手冢猛然转身,吼道:“调出刚才的监控录像!”

 

入侵者甚至没有一点要掩盖自己身份的意思,监控录像清楚地收录了那个哨兵的所有面部和身体特征。

不知道是不是入江的力量越来越弱的缘故,不二感受到手冢的情绪越发翻涌如同惊涛,乾打开个人终端准备去查明入侵者的身份,却被手冢做了个手势阻止。

“不用,这个人我知道是谁。”手冢声音冷然,眼底幽深如同一潭死水。

“大和佑大。”

 

第三十七章

 

即使不二非常不愿意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跟手冢分开,但是刚回到首都星的他还是要回到参谋部述职,手冢也还是要前往军部报道。

安顿军团的事情暂且先交给了大石和乾,大多数士兵都迎来了他们久违的轮休,虽然大多数人并不能安然享受,原来掺杂着喜悦与期盼安排的各种活动都蒙上一层暗淡的影子。

——第一军团的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惨败。

 

不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非常累了,他离开前设想过无数次带着怎样的结果回到参谋部,却独独没有现在这一种——入江牺牲的消息,居然是他带回去的。

在等着他述职的各部门长官面前宣布这个消息后,原本的述职会立刻取消了——就在首都星内,一个第一军团上校级特种军官和一个参谋部中校级的优秀向导死亡,足以掀起惊涛骇浪。

参谋部集中全力开始调查情况:明面上的、暗地里的,即使有些事情不能这么快得到解决,但是作为帝国的决策中心起码要心知肚明。

情报部那边肯定也同样忙得焦头烂额。

 

龙崎给不二放了假,让他先回去休息。但是直到不二躺倒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都仍然忘不了自己长官当时心痛而伤感的眼神。

不二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打开个人终端想要联系手冢,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咦?

不二皱眉,手冢前往军部报道应该用不了多久,现在应该在本家才是,为什么会联系不上?

 

手冢回去的时候就敏锐地觉出气氛不对。

本家的大宅丝毫没有因为独子的出征归来而显示出一丝一毫的喜庆,手冢径直穿过院子走进客厅,果不其然看到自己的家人已经正襟危坐在席上等他。

手冢一凛,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端端正正地坐好。

 

一股柔和的、熟悉的精神力随之而来,包裹住自己的全身,逡巡着自己的精神领域,然后……被自己精神领域里面一股别的力量所抗拒?!

手冢彩菜也猛然睁开眼,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在手冢的精神领域里占据这样的主导权,甚至比自己跟自己儿子的力量更为亲近因而抗拒自己的这股力量……只能是……

“天哪!国光你绑定了?!”手冢彩菜子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显然也超乎在场其他人的预料,一时间仿佛凝滞住的气氛都重新活泛了起来。

 

然后很快又重新静滞下来。

坐在首位的老者哼了一声,眼神深邃,盯着自己的孙子,“绑定的事再说。”

手冢默不作声迎接着手冢国一的审视,不置一词。

手冢国一不着痕迹地端详自己一直视为最优秀的衣钵传人的孙子,这几个月他变化不大,甚至可能是绑定了的缘故,实力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手冢在东部的所作所为他一直都看在眼里,处理问题的一些手段比他要柔和些,却也更聪明,自己的几个老友都是激赏的。既然手冢已经踏上归途,又有这样的军功加身,即使黑本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他也没有再去插手。

只是没有想到。

 

“国光,你知道为什么当初德川家的老管家,要把和也送到我们家来吗?”

手冢心中一瞬间仿佛被针扎了一下——果然是这件事。

“请爷爷指教。”

手冢国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仅仅是因为我和他的爷爷是故交,更因为他爷爷相信我们手冢家族能够保存下德川家族这仅剩的一丝希望。”

手冢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不敢看一个人的眼睛,但是他爷爷那双一向坚定、仿佛让人看了就能有无尽勇气的眼睛此时此刻充斥着的悲伤和悔恨让他觉得心如刀绞。

 

“我今天下午一直待在训诫室,想了很多。”手冢国一低沉的声音让手冢猛然抬头,怪不得进来的时候看到奶奶搀着爷爷——说是去待了三个小时,以爷爷的性格一定是为了自我惩戒跪坐了三个小时,想到这里,手冢惊惶道:“这完全是孙儿的过错,爷爷……”

手冢国一挥挥手,阻止自己孙子继续说下去,“背弃别人对我们的信任,是手冢家最引以为耻的事情。”他叹了口气,“而推卸责任,也不是我们的家风。”

“……是。”

“这件事上,我有错,我要承担,你也有错,我同样不会为你开脱。”

 

手冢国一在自己向导的搀扶下站起来,跪坐了太久而酸麻的腿隐隐作痛,他挥开手冢要来搀自己的手,淡淡道:“自己去训诫室吧,三天。”

“是!”

 

始终跟手冢联系不上,不二心中略微不安,索性踱到客厅里,父母还没回来,由美子靠在沙发上翻动个人终端,电视里滚动播放着新闻。

“周助,”由美子头都不抬,“你的情绪很乱。”

不二不语,给自己倒了杯水。

“是因为第一军团被入侵的事情么?”由美子放下个人终端,关切地看着自己弟弟。

不二一愣,然后苦笑了下,“新闻报道了?”

 

“嗯,”由美子点点头,“而且你家手冢,因为这件事,辞受了帝国赐予他的中将军衔和荣誉军功章。”

“什么?!”不二放下水杯走到电视前想要调出刚才的新闻,却因为太急而始终不得其法,由美子终于看不过去抢过控制权调出刚才那条新闻,然后指着出现在画面上的老者,说:“有趣的是,这条消息不是他本人宣布的,而是手冢老将军代为宣布的。”

 

不二目光在这个神情容貌酷似手冢的老者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再次拿起个人终端拨过去给手冢。

——仍然无人接听。

顿了顿,按下另一个号码。

“喂?妈妈……”

 

手冢本家坐落在首都星最中央的区域,当时推翻封建皇权后,当时把持军权的几大家族各自划分了势力范围,皇家狩猎森林恰好落在手冢家族的范围内,当时的手冢家女主人坚持把住处定在森林旁边,在科技尚未那么发达的日子里,手冢家族成为了帝星豪门中拜访起来最麻烦的一个。

不二此时就站在这巨大而古老的和风宅邸门口,与这种典雅而透露出一股严肃庄重感的风格截然相反的是,这幢宅邸并不乏最尖端科技的影子——比如这所无人看守的大门的自动识别警戒系统。

更神奇的是,不二只是随手试了试,竟然发现自己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大门,在庭院里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大概是自己跟手冢绑定后的精神联系经过系统的识别,使自己被划入了允许进入的名单里。

 

但是出于礼貌的考虑,不二还是在走过庭院后轻轻扣了扣房子的门,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把门打开,看到门外的不二,脸上满是惊愕。

“您好,”在他问出自己是怎么进来之前,不二抢先开口,“很抱歉打扰了,我是不二周助,是手冢国光的绑定向导。”

?!

看到面前的人脸上的震惊尤甚,不二接着道:“请问能带我去见手……国光吗?”

 

很快不二被带到了楼上,见到的却不是手冢,而是刚才还在电视上见过的老者。

手冢国一。

 

见到这位威震星际的老将军,不二总算有点明白手冢的性格是怎么养成的。

如果在这样一位有着山岳般气势的强大男人教导下成长,不优秀才是奇怪了。

 

不二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在手冢国一的示意下坐好,犹豫了下,说,“手冢老先生,您好,我是不二周助。”

手冢国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哨兵优秀的五感让他对于刚才楼下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他不住地打量面前的这个向导,样貌是少见的好看帅气,但他知道自己孙子绝不是以貌取人而选择自己绑定向导的人;能力在年轻一代的向导中算是很卓越了,虽然以他的阅历来看尚未到惊才绝艳的地步,在同龄人中也不至于说是鹤立鸡群的优秀。

所以他到底哪点让自己的孙子下了决心?是这股气质吗?

 

这个孩子坐在自己面前,即使明显能感觉出有些紧张,脸上却仍然挂着令人舒适的笑意,整个人如同一块温润的璞玉,令人忍不住心生亲近。

念及此,手冢国一绷住的脸也稍稍缓和了一下,“不二和树和不二淑子,是令尊令堂?”

“正是父亲母亲。”

“可从未听说过不二家的长子也是向导。”手冢国一淡淡地叙述,没有诘问或者疑惑的意思。他退休前和研究所与军医院都接触不少,对不二家也素来有好感,只是大家都以为不二家的长子只是个普通人,而长女由美子虽然优秀,却又比国光大得太多,不然当初给孙子物色向导,他倒是差点对不二由美子动心思。

不二一滞,赔笑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但主要是我任性了,父亲母亲也并非有意隐瞒。”

手冢国一倒是很大方地挥挥手,每个家族都有各自的秘密,他们手冢家也向来尊重别人的选择,“不必多虑。”他说,“所以,你有什么事?”


TBC

评论(12)
热度(93)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