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手冢国光是怎样炼成的(一千零一夜之第九夜)(幼驯染梗)END

迟来的六一贺文www来自一个奇怪的突发脑洞

那么,天黑请闭眼~


【第九夜】手冢国光是怎样炼成的

 

下午的部活还没开始,正选们三三两两地在部活室里聊天,手冢沉默地坐在椅子上调整自己球拍线的松紧,直到门外传来一年级学弟的一声大吼:“手冢部长!有人外找!”

手冢一愣,把球拍塞回球拍袋里站起身正准备往外走去。堀尾从门外探头进来,挤眉弄眼道:“二年三班班花哟~”

除了手冢之外的正选们都眼睛一亮,在手冢目不斜视地走出去后哗啦啦涌到了门口,探出半个头看外面的情况——即使同学三年,他们仍然对手冢被女生表白这样的戏码乐此不疲。

 

“只是真可惜呐……手冢现在越来越严肃了,每次三言两语就把人家打发走,根本没有好戏看。”菊丸喟叹一声。

不二赞同地点点头,感叹道:“真怀念手冢第一次被女生表白时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样子。”

话音落下,五位三年级的正选们有默契地微笑起来。

学弟们面面相觑,满心向往:好想见识一下呢,手冢部长“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样子。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很快被外面的动静吸引——因为手冢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女生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么一来,不二反倒把注意力放在了女生身上,他歪了歪头,疑惑道:“英二,觉不觉得这个女生有点眼熟?”

菊丸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地拍掌道:“呀!可不就是山本一直暗恋的人吗!昨天山本还跑去跟她表白了。”

 

“然后呢?”

菊丸对河村翻了个白眼,“看这样子也知道是被拒了啊!”然后若有所思道:“拒绝的理由是什么来着……好像是嫌山本太无趣太闷太严肃。”

众人默然。

安静下来后,又因为哭了起来的原因,女生的声音反而比刚才更大,抽抽噎噎地传到正选们耳里:“……因为真的很喜欢手冢君这样认真沉稳寡言的男生,觉得很可靠,很有安全感,所以一直心仪手冢君……”

众人继续默。

 

直到不二转过脸来,一脸懵逼地问:“请问认真沉稳寡言难道真的不是无趣闷骚严肃好听一些的版本而已嘛?”

乾不忍直视地拍了拍不二的肩,语重心长道:“所以说都是看脸,都是看脸。”

 

等正选们注意力再度回到门外站着的两个人身上时,学弟们已经心满意足地看饱了自家部长“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样子。不二笑眯眯看热闹的表情止于手冢抽空朝他投来的恶狠狠的一瞥,眼看着友人真的要手足无措了,不二很仗义地清咳了声,喊道:“手冢!教练有急事找你!”

 

手冢如临大赦地松了口气,跟女生解释了几句,认真地鞠了个躬,然后快步走回了部活室,然而迎接他的,是队友无情的调笑。

“哦哟哟!手冢部长怎么可以把女孩子弄哭,这样是不行的,不行的哟~”

“三年了来被你拒绝后的女孩子会哭的概率是45.6%,同比之下网球部被告白次数最多的不二出现类似情况的概率反而低至12.8%,手冢,你需要好好反省了。”

“啊手冢!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够了!”所有的喧哗被手冢一声怒吼盖过,大家骤然安静下来,看着手冢铁青的脸色,后者吐出几个字:“30圈。”

正选们默默去放东西准备接受惩罚,一个二年级的部员鼓起勇气问了一句:“部,部长……我们……我们也要跑吗?”

手冢这才注意到还有一圈学弟已经看了半天的热闹,脸一沉,声音冷得像冰,“不守纪律跟着学长瞎胡闹,40圈!”

 

部活室里瞬间人都走得稀稀拉拉,只剩下不二笑眯眯地站在原地,歪了歪头道:“我不想跑。”

“不行。”

“我刚才帮你解围。”

“我也帮过你。”

不二危险地眯了眯眼,掏出手机在手冢面前晃了晃,慢条斯理道:“昨晚你在楼上看书的时候,我陪彩菜阿姨整理照片,发现了一些有趣得东西吶~”

 

手冢一愣,一股从小锻炼出来的本能让他想阻止不二的动作,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二从手机相册里调出一张照片,在手冢面一晃而过,然后在手冢要拿走手机之前及时地收回口袋里,满意地看着手冢不可置信的惨然脸色,指了指门口的方向,“乾他们,好像对这张照片虎视眈眈呢。”

“手冢身体僵硬程度上升80%,对那张照片真是太好奇了。”

 

然后他们听到手冢从牙缝中费力挤出的几个字:“不想跑就去自由练习。”

不二悠然自得地踱出门去,留下一众正选叹为观止:“幼驯染的力量太可怕了。”

 

是嘛,幼驯染要是不知道点黑历史,总感觉辜负了这种天赐的机会。

 

于是当大家知道手冢和不二从小一起长大后,不二被无数人探问过各种问题诸如:

 

“手冢小时候就这么严肃吗?”

“才不是呢,手冢小时候很可爱活泼的。”

“?!”

 

“手冢是不是从小就是这样优等生的做派?”

“欺负过的小孩可以绕幼稚园一圈哦~”

“真的吗……”

 

“手冢君之前有……过什么情史吗?”

“朝三暮四,始乱终弃。”

“天哪!”

 

“手冢小时候也这么不苟言笑吗?”

“啊啦啦,你说手冢面瘫,我要去找他打小报告哦。”

“不二我错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碰掉你仙人掌的花的。”

 

如果给手冢一个机会,他一定也很愿意狠狠在众人面前揭掉不二温文尔雅和煦可爱的面纱,控诉不二从小到大的种种劣行,让人们意识到自己这位表面无害内心宛如小恶魔的友人的真是面目——而且这一点都不违背手冢国光的做人准则——因为不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惜碍于手冢平时的严肃和疏离,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不二的追求者或者好奇者敢跑到手冢面前去询问他幼驯染的信息。

 

因此在小时候可爱活泼但是揍过一堆小孩还朝三暮四始乱终弃的面瘫手冢名声被不二败坏得差不多了之后,不二终于站出来对手冢仁慈地表示既然他现在已经没人要了自己愿意作为幼驯染善良地收留他。手冢在铁青着脸盘算了下如果不答应的话不二还能作多少妖,然后毅然决然地答应了。

 

于是很多年后,两个人惬意地滚在床上时,不二百无聊赖地翻起了因为手机被偷而不得不启用的旧手机,然后那张被不二用来威胁了手冢整整三年的照片才重新闯入两人的视线。

不二实在累得厉害,所以手冢劈手把手机夺走的时候也没多加阻拦,却也不肯轻易放过手冢,趴在恋人胸口笑眯眯地问道:“说起来,国光当时为什么会穿黑色丝袜呢?”

“……是裤袜!裤袜!”手冢咬牙切齿。

不二把头闷在手冢怀里难以抑制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裤袜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感觉也是女孩子穿的东西呢~”

手冢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窘迫到难以维持面无表情的时刻了,但他仍然努力分辩着:“舞台效果需要!”

 

“手冢当时为什么跟旁边两个人动作不一样呢?旁边的小男孩看你的眼神好像在说‘你怎么这么笨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冢使劲揉了揉不二的头发直到后者发出抗议,然后才一板一眼道:“领舞动作当然和伴舞的不一样!”

“嗤,当我失忆了么,”不二毫不留情戳穿恋人,“彩菜阿姨说了你当时根本是被赶鸭子上架,开始的时候连舞步都跟不上,还领舞?”

手冢被他挤兑得不行,气得抱着他翻了个身,一不做二不休堵上他的嘴。

 

不二没有告诉手冢的是,即使拿着那张照片威胁手冢无数次,其实他却从没有想要把那张照片给别人看到的意思——开什么玩笑,这么可爱的手冢,只能自己一个人独享。

 

而手冢没有告诉不二的是,在当年幼稚园的毕业汇演上,要不是因为妈妈牵着一起过来看热闹的小不二突然甜甜地喊了一声“手冢哥哥!”,自己也不会一不小心做错了早已练习过好几遍的动作。

 

【第九夜】END


天亮啦~是一个可爱的夜晚!

附上脑洞来源图哈哈哈哈哈


啊呀呀部长小时候怎么能这么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8)
热度(108)
  1. 萸生aileen瑭 转载了此文字
    666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