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19

第三十四章

 

三个人回到议会大厦的时候,气氛不是一般的凝重。

 

会议室里一端坐着木手,另一端坐着第一军团的一众军官,手冢和不二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剑拔弩张的画面。

“手冢国光,久仰大名。”木手站起来朝手冢伸出手,后者视若无物,越过他在桌子对面坐下,木手只得讪讪地把手收回去。

“叛军首领亲自前来,”手冢双手交叉放在桌上,“有什么事?”

 

“我有一个提议。”木手抬了抬下巴,“可以更快地结束这场战争。”

木手话音刚落,山下旅团长冷哼一声,“还以为你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木手先生,以现在双方的军力对比,即使您不来,也可以毫无悬念地更快结束这场战争。”

木手没有理会,而是固执地望着手冢,后者也盯着他,目光深邃。

“什么提议?”手冢问。

 

木手笑了一下,指了指手冢,又指了指自己,“我和你,生死局,你赢了,我们投降,我赢了,帝国退兵三个月。”

会议室里几乎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不行!手冢!我不同意!”大石一拍桌子站起来,用不二从未见过的激烈态度反对道。

他不是因为木手提出了生死局这种你死我活的比试方式而焦虑,让他反应如此激烈的,是他从手冢的表情中看出——手冢在认真地考虑木手这个提议。

“手冢,数据显示,我们能够消灭叛军的几率是98.7%,他没有任何筹码来提出要求了,你完全不必答应这场比试。”乾也站起来,认真地对手冢分析道。

 

看到大家都连声反对,木手眼里闪过一丝焦虑,“手冢国光,你作为帝星系的首席哨兵,越前南次郎的亲传弟子,”他故意把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有胆量接下这个比试吗?”

手冢抬起眼皮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他一字一句地说,不大的声音却让会议室安静下来,“你的提议,我接受。”

“还要加上一点,”从刚才进来就微笑着一言不发的不二突然出声,“如果你输了,投降的同时,请把秘技缩地法交给第一军团。”

 

木手和手冢都一愣,然后手冢眼里居然涌上几分促狭,点点头认同道,“就按不二说的做。”

木手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瞪视着不二,“好像每次遇上你,都没有好事发生。”

不二睁大眼睛露出湛蓝的瞳孔,眼眸里全是无辜,他耸耸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他歪了歪头,“那么我真的很期待,下一次双方开战的时候,看到第一军团的士兵使用缩地法时,你脸上的表情。”

“哼,”木手站起身来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你不必说得如此笃定,手冢国光与我都是首席哨兵,胜负还未有定数。”

不二笑了笑,不置可否。

 

手冢也跟着站起来,战狼随即出现在他身边,“你没有向导,那么我也不带向导,一对一,生死局。”

木手嗤笑,“何必假装大度,谁都知道帝星少将手冢国光因为没有绑定向导迟迟升不上去。”

“前几天刚绑定。”手冢边说边卸下身上的武器,“你们的情报部门发展缓慢,不知道情有可原。”

木手顾不得回应手冢的讽刺,不可置信地死死瞪着手冢,失声道,“谁?!”

“不才正是在下。”不二微笑着挥了挥手。

 

这回是手冢伸出手,指尖氤氲着微光,“精神力誓言,订立后我们的协议成立,这是你最后思考的机会。”

木手沉着脸瞪视手冢朝他伸过来的手掌,绑定后的哨兵与未绑定的哨兵能力几乎是两个层级,如果他早知道……

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别无选择。

咬咬牙,手握上去,光芒突然放大,在两个人交握的双手间一闪而过,精神契约成立。

下一秒,两个人相继从会议室里消失,剩下的人愣了片刻后纷纷往顶楼的演武室冲去。

 

即使是能隔绝大部分能量波动的演武室,也掩盖不住现在里面比试的激烈力量冲击,不过时不时传出来的能量波动,却让等候在外心急如焚的人得以一窥里头战况的激烈。

菊丸着急得左蹦右跳,木手永四郎作为一手把叛军带到这个程度的首领实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生死局又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不能全身而退。他跑到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垂首站在门边的不二,握住他的手惊讶道,“不二!你的手好冰!”然后有点生气地皱着眉头,“不二,你分明也很担心,为什么刚才不阻止手冢!”

跟手冢共事久的人都知道一旦他下定了决心就很难更改,在刚才大家寄希望于唯一可能改变手冢想法的不二身上时,后者突然投的赞成票让情况超出了控制。

 

不二抬起头,浅淡地笑了下,“因为我相信手冢,既然答应下来,肯定有把握能赢。只是,”他歪了歪头,“这样的情况下,总是会担心的吧。”

“抱歉,”手冢悄无声息地突然从门口闪出来,把不二的手从菊丸手中抽出来握住,“让你担心了。”

“手冢?!”不二惊喜地瞪大眼,却发觉手冢脸上显出了丝丝疲惫,一丝精神力顺着探入哨兵的精神领域,逡巡一圈后眉头紧皱,“手冢,回去休息。”哨兵的精神力量几乎被消耗了大半,精神领域是不二接触手冢以来从未有过的空虚,看得出来刚才是一场激战。

手冢安抚性地拥了下不二,却没有拒绝不二的提议,他没有回头看演武室,径直往楼下走去。

“乾,通知首都星,让他们准备受降协议书,三天后举办受降仪式。”

“大石,叫军医上来,给他治疗。”

 

木手躺倒在演武室的地板上,剧烈地喘息着,全身上下仿佛失去了知觉,只有头脑依旧能够思考,背后冷汗淋漓。

刚才最后那一下要不是手冢手下留情,现在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他的尸体。

外面的人应该都不知道,手冢的力量消耗如此巨大,有很大一部分并非因为刚才的战斗,而是最后那一下临时收力导致的内耗。

 

把自己的精神领域几乎废掉,却又留下自己的性命,手冢国光,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三天后的受降仪式在议会大厦举行,木手上去签署协议,哨兵能力尽失,气息已然与常人无异。

木手倒丝毫没有怨恨的情绪,就当作是他为了这个结果所付出的代价。

作为一手主导了这场战争又使用诡计曾经让手冢和不二陷入绝境的人,木手知道手冢对他不会有丝毫好感,尤其是知道不二成为了手冢的绑定向导后——没有哪个哨兵能够忍受危害过自己向导的人安然无恙,这样的结果,相对于他曾经所做的,算轻了。

 

他把签署好的受降书和一份古朴的载有缩地法秘技的卷轴一起交给手冢,后者穿了最正式却又花式繁复的将军制服,接过受降书和卷轴后抬手朝他敬了一个军礼,阳光下身影颀长,凛然不可侵犯。

木手松开手,突然笑了,“手冢,其实你根本没有打算过,要两军正面交锋的吧?”

发现军火基地被毁后,绝望的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整个局势,而第一军团不似以往的战略布局和反应速度不得不引起他的怀疑。

 

其实乾说的对,他没有任何的筹码跟手冢谈判,或者说,他唯一的筹码是手冢。

手冢心中的那份正直与悲悯。

 

战争终究避免不了流血与牺牲。木手记得部落里最具智慧的长老曾经说过,“真正优秀的军人,应该是最渴望和平的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长老眼中满是历经世事后的通透与练达。

一手挑起这场战争的自己或许已经没有资格再去触碰这样的层次,那么,他倒是很想看看颇负盛名的那位年轻少将,有没有这样的魄力。

——放弃唾手可得的战功和胜利,去避免可能造成的进一步伤亡和破坏。

 

果不其然,听完木手的问题,手冢只傲然凝视他,意味深长道,“帝国所属,皆是帝国公民,”他顿了顿,“叛军亦然。”

他的身后,不二安然微笑,镌刻着第一军团传承千年箴言的旌旗在风中猎猎飞扬。

——吾等利刃所向,不为私仇,不为激愤,只为帝国疆土万丈,只为帝国公民安康。

 

手冢发丝上反射出来的的阳光有些晃眼,木手闭上眼睛,轻笑了声,转头登上回去的舰艇。

输给这个人,他心服口服。

 

第三十五章

 

留下第一旅团在东部协助当地政府接收投降的叛军,重新建立政权,第一军团在受降的三天后凯旋。

出征回程的一段时间,对于军人来说是难得的放松时间——刚结束一场大的战役,上峰往往也对于手下士兵的放松状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手下要求特别严格的上峰属于少数情况,而对手下要求特别严格的上峰恰好无暇分心去督促士兵不要懈怠,则是例外中的例外。

 

连番征战的疲累和紧张、失去老师的伤痛在手冢身上一直压积着,直到跟木手决斗后那一段精神力量最为空虚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来,所幸有不二在,不然手冢连续爆发的感官神游,足以对哨兵最宝贵的精神领域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即便如此,手冢还是在绑定向导和几位好友的联手镇压下不得不认认真真地在回程的途中卧床休息,不二下定了决心,索性趁这个机会好好地把手冢精神领域内的思维黑点给清理干净。

而对于第一军团的士兵们来说,军团长难得不管事的几天分外清闲,他们也终于可以在训练的间隙偷个懒,打打牌聊聊天,顺便思念一下许久未见的、自己心爱的姑娘。

嗯 ,可喜可贺。

 

但对于另一边的手冢来说,情况则并没有那么乐观。虽然感激乾和大石替自己包揽了这几天几乎所有的军务,但是自从接受第一军团以来就没有真正放手过工作的手冢连续三天没有看到文件居然感到很不适应。然而在他要求早点结束自己的休养投入工作的时候,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的两个下属兼挚友居然开始无视自己的命令——尤其是不二带头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了一眼刚替他清除掉两个思维黑点趴在床边嘟囔着抱怨手冢精神领域太大的向导,眼神稍稍柔和了些。

乾和大石的判断倒是没错——不二对他要求一件什么事的时候,手冢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对他说不。

 

手冢伸手把人拉进自己怀里,不二顺势把头埋在手冢的肩窝处,故意对着手冢的耳廓呼呼地吹气,手冢转过头去跟他脸对着脸,鼻尖碰着鼻尖,“不二,别闹。”

不二笑了一下,转过身来脸朝着天花板,手冢从演武室出来的时候,虚弱得吓了他一大跳,估摸着回到了首都星还要忙,于是趁着回程的几天用尽各种办法逼着手冢好好休息一下。他莫名地喟叹了一声,“手冢,在演武室里你对木手手下留情了是么?”

当时太急没有发现,后来多次给手冢做精神疏导,怎么会感觉不到——恋人精神力量的过度消耗分明不是来源于外界作用,而是自身两股力量的对冲。

 

“啊,”手冢应了声,却没有多说。

不二轻笑了下,自顾自道,“你知道吗,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会杀了他。”

作为他的向导,怎么会察觉不到手冢见到木手的那一瞬间一闪即逝的杀意。

哨兵和向导对彼此都有天生的保护欲,正如不二毫不掩饰对于曾把手冢陷入绝境的木手的讨厌,手冢对木手的恨意同样强烈。

 

手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地开口:“木手永四郎,他的为人之道我绝不苟同,战术手段我不屑一顾,但他不是坏人。”

“他来找我要求决斗,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手冢的目光清明,凝视着墙上还未更改的沙盘形势图,“这意味着我跟他起码有一个共同点,希望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他说得铿锵有力,“甚至于大局无法更改的前提下,他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交换这个结果,在这一点上,我敬佩他。”

还有一点,手冢无需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叛变不可能来得毫无缘由,再繁荣的帝国,也有龃龉龌龊的角落,也有饿死荒野的饥民。

而众所周知的,东部是第三军团黑本的辖地。

 

“不二,”手冢拉起不二的右手,把他的手指跟自己的手指扣在一起,一板一眼道,“第一军团的人,向来不因私愤而悖公事,我承认,即使你所遭受的伤害在我心中,是毁灭木手的精神领域一千次都无法弥补的,但我仍然不可能对木手下杀手,但是,我保证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你受到伤害。”

 

手冢对于两个人身陷地牢一事的介怀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不二却扑哧一声笑了,他捏了捏手冢的脸,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哪里就无法弥补了,他已经没有半点哨兵能力,这还不够吗?”

这几乎是不二能够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手冢进去演武室之前,不二的大脑飞速闪过各种可能的结果,他想说手冢你千万把握分寸,如果木手死了剩下的叛军可能更不好安抚,他想说木手罪不至死,不过立场不同。

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相信自己能想到的,手冢也能想到,更相信手冢心中的天平,会做出对的选择。

 

想到这里,他嘴角弯起了一个骄傲的弧度,“手冢,你记不记得之前你跟我说过,经历过战争,人会失去很多宝贵的东西?”

“啊。”手冢对于恋人突然的话题转换有点跟不上,只能愣愣地看着不二把脸抵在他的胸膛,满足地喟叹一声,“手冢,我好开心。”

很开心,即使经历过那么多次的战火纷飞,生离死别,你依然没有失去那些对于一个军人,或者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宝贵的东西。

 

两个人之间带着点甜蜜的沉默,是被床边通讯器的声音打破的。

“手冢,”手冢点开通讯器,出现在光幕上的人居然是迹部,手冢皱了皱眉头,本能地觉得迹部带回来的不会是好消息。

迹部瞄了眼并排坐着的两人,手支着下巴,饶有趣味地想要打趣手冢,“啊恩?打扰你们好事了?”

“对啊对啊,”还未等手冢回答,不二笑眯眯地开口,“打扰到我们了,所以抱歉我先挂断了。”说罢伸手就要去按通讯器。

“等,等一下!”迹部难得有失风度地吼了一句,“本大爷有正事要说!”

 

“哦?”不二收回手,迎着迹部朝他投来的恼火目光,慢条斯理道:“那你刚才废话什么?”

“……”

手冢纳罕地看迹部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一边在心中摸摸思忖以后迹部的电话都让不二来接的可行性,一边解围道,“所以迹部,你到底有什么事?”

迹部瞪不二一眼,方才扭过头去,傲慢道,“首都星昨天收到了你传来的战报,有一套啊手冢,居然用这样的方法兵不血刃地解决了战争,你是从刚出发的时候,就做好了让对方投降的打算了吧?”

事态发展到现在,别说是他们情报部,即使是最普通的一个参谋部门也可以结合手冢此次出征的种种战略布置猜出其意图——这个人恐怕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真正地爆发大规模的局部战争,而是想用伤亡最小的方式来获取胜利,想到这里,迹部眼里划过一抹激赏。

 

“所以呢?”手冢不置可否,知道对方绝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特意开启通讯。

“然后我们探查到,黑本那边有些动作。”迹部神色凝重在光幕上轻点,一份文件显示被传输过来,“他打算在本周末的议会上,提交对你的弹劾。”

 

手冢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弹劾什么?”

“弹劾你冲动鲁莽,任意妄为,放弃原本唾手可得的胜利,而把战争的胜负系在一场私人间的决斗上,是作为军事指挥官上的重大决策失误。”

不二微眯着眼,质疑道,“他想得到什么?仅凭这一件事就想扳倒手冢的话,未免太幼稚了些。”

 

迹部耸耸肩,“谁知道他想得到什么,让你晋升中将受阻?让你凯旋的光辉蒙尘?反正是见不得你好,”说着敲了敲桌子,“情报部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手冢,你好自为之。”

手冢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地问道,“迹部,黑本知道老师牺牲的事情了吗?”

“……知道了。”

手冢丝毫不意外地淡淡“嗯”了声,即使第一军团是在手冢家族历代传承下来,手冢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忠诚无二,问迹部也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第一军团内部确实有内鬼。

“那我们首都星见。”迹部草草挥了挥手,关闭了通讯。

 

手冢跳下床穿上军服,不二没再阻止他,轻叹了一口气,跟着他走出房间。


TBC

评论(12)
热度(9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