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鹰寡】Safe and sound (END)

 好久没写欧美圈同人了……但是还是要趁着刚看完美队3鸡血还没冷却刷一发我鹰寡

*不提某些官设还能做好朋友

*一个小脑洞


【鹰寡】Safe and sound

 

密林里几乎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

 

然而也只是“几乎”。

 

她突然反手甩出一把匕首,“当”的一声把正在朝她而来的生物钉在地面。

走过去拔起匕首,简单地在裤腿上擦拭几下,丝毫不在意那些滴滴答答的鲜血——事实上她的裤腿上早已全是这种斑驳的血迹。

 

是一只兔子。

蓝灰色的瞳仁里涌上一抹欣喜,她已经快一天半没有吃任何东西了。

下一秒,一股劲风掠过林间而来,一支箭牢牢地插在她面前的树干上,箭尾微晃打到她的脸上,有些许刺痛。

不是射偏了,是那一刻她的第六感让她稍稍偏了下头。

 

一个人影随后从箭射出的地方扑出来,她执起匕首迎上去与那个人缠斗在一起。

一招一式都太熟悉了,直到她把她死死地摁在地上,匕首抵着离她心口只有一寸的地方,她看到了她挂在脖子上的两枚属于别人的名牌。

丽莎·娜思嘉和安娜·阿芙罗拉。

她抑制不住地剧烈颤抖起来,心脏仿佛被一个人的手紧紧地捏住快要爆炸,“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她一个一个字都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似乎愤怒到可以把躺在地面上的人撕碎,又带出点泣音。

丽莎上周末神秘兮兮地把她拉到一边,说要烤制一个苹果派作为生日惊喜的场景一下子塞满她脑海——生日的主角就是现在被她压住的这个女孩子。

她们向来是最好的朋友,向来都是。

 

被压制住的灰发女孩突然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近乎尖叫地哭嚎道,“我怎么敢?我怎么敢?!他们说了!我们之中只能活下去一个!”

“所以你杀了她们。”她不可置信道。

然后现在来杀我。

 

灰发女孩挣扎得没力气了,软倒在地上,抽噎着轻声哭泣,然后扒开皮衣的领子露出脖颈上一道巨大的血痕,除了偶尔的轻喘,语气几乎再无波澜,“丽莎先动的手。”

她握住匕首的手一松,整个人仿佛被重重地锤了一下,完全没有注意到灰发女孩握住了自己拿匕首的那只手。

“嗖”的一声,她手中的匕首被她打落,眼前被血模糊了一片。

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箭从背后射进灰发女孩的胸膛,远处的丛林间一道长发人影飞快地跑开。

她好不容易把喷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抹干净,映入眼帘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灰发女孩已经苍白了的脸上带着如同初见她时一般纯净的笑容。

灰发女孩倒在地上,用最后一点力气扯下脖子上的三个名牌塞给她。

血已经开始从她嘴角溢出。

“都一样,”她要凑近了才能听见灰发女孩的最后一句话,“safe and sound,Natasha。”

 

*

 

正是墨西哥最热的时候,晚上一凉快下来小酒馆就挤满了人。

一个穿着兜帽衫的男人走进来,拨开层层随着酒馆里音乐摇动身体的人群,径直走到吧台坐下。

几乎是他屁股刚挨到椅子,就有一个金发女郎端着一杯鸡尾酒紧靠着他坐下。

晃了晃酒杯,她挑了挑眉,“先生,一个人?”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杯酒横在他和女郎中间,身穿制服的年轻调酒师轻笑着说,“这位先生有约了。”

 

金发女郎讪讪离开后,他啜饮一口,因为喝到了合乎自己口味的鸡尾酒而有些愉悦地眯了眯眼,“最近忙吗?”

年轻的调酒师擦干净最后一个玻璃杯,安稳地挂好在酒架上,瞥他一眼,嘴角勾起点笑意,“还好。”

他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打量四周,“你就住在这里?”

调酒师擦了擦手,靠在酒柜旁边看他,邀请道,“要上去看看吗?”

“却之不恭。”

 

两个人走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调酒师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他跟进去打量了几圈,“倒是不错,不过,”他话锋一转,“你就这样把别的客人丢在下面没问题么?”

调酒师翻了个白眼,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我觉得你比较重要。”

他在两个人只有一寸距离的时候抵住调酒师的嘴唇,无奈道,“Nat,我比较不习惯在你伪装成一个男人的时候跟你接吻。”

 

Natasha挑了挑眉,“你嫌弃我?”

要是神盾局任何一个人在场看到Natasha的表情,一定会觉得他们大名鼎鼎的黑寡妇下一秒就会掏出枪来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毙掉。所以Clint万分诚恳道,“我只是太想念你原来的样子了,真的真的。”

 

Natasha去洗手间卸妆的间隙,Clint认真地打量起她这段时间的居所。

整洁有条理,有她独有的享受和舒适。从窗边望出去可以看到墨西哥海湾大片大片的沙滩和碧海。

Clint绷紧的心也终于松下来,与其说是逃亡,Natasha反而有点像是在度假。

 

耳边传来门把扭动的声音,Natasha穿着宽松的浴袍从里面出来,依然光彩照人,老鹰般的视力却立刻捕捉到恋人眼圈下的一丝丝疲惫,Clint走过去拥住她。

 

“怎么想到伪装成男人?”

“方便,”黑寡妇理所当然道,“反正不管我怎么伪装你都能认出我。”

两个人对视一笑,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Natasha再度从噩梦里惊醒过来的时候,夜幕已经泛出些白边。

几乎是在她醒过来的一刻Clint也跟着醒了——特工在不熟悉的地方总是尤为警惕。他把她的脸转过来压到自己怀里,“你还好吗?”

 

长久的沉默后,Natasha喃喃道,“我梦到她们。”察觉到Clint一瞬间的愣怔,补充道,“梦到杀她们的时候,那个密林里。”

Clint轻叹一口气,总算明白为什么Natasha看起来如此疲惫了——每天做这样的梦,能睡得好才奇怪。

“他们都还好吗?”Clint找到Natasha之后这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问出来这个问题。

 

“很好,很好。”Clint努力安慰她,“全都活蹦乱跳。”

Natasha抬头盯着他,后者终于在那双一场锐利的蓝灰色眸子里败下阵来,“好吧,”鹰眼皱了皱眉,“Stark和Bucky那块儿可能有点小麻烦……好吧或许不只是小麻烦。”他微微弯下身子让自己和Natasha额头相抵,轻抚她略微有些蓬乱的红发。

 

从红房子背后的密林里出来,她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寡妇。

把自己内心里的所有温暖和美好的感情跟另外24个女孩子一起埋在了那个地方。

直到多年后遇到了Clint,再遇到了他们。

她从来不想跟自己的爱人和朋友站在对立面,“我只是不想大家分开,仅此而已。”她头压在Clint的肩膀里,声音闷闷的。

“我知道,我知道。”Clint轻轻抚摸她光裸的脊背,竭力传达安抚的信息,“相信他们,会解决好的,复仇者不会分开。”

说到这里Clint眼神一黯,他顿住了。

两分钟后,Natasha听到Clint信誓旦旦地说,“我们都会安然无恙的。”

 

Safe and sound.


END

评论(10)
热度(62)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