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18

第三十二章

 

“什么?!”在场众人都是一愣,乾皱着眉头,“手冢,临时变更计划不是你的风格。”

手冢抬起头看向议会大厦的南方——叛军总部在的地方,眼眸幽深仿佛在酝酿风暴,“如果老师出手了,那么局势一定会有大的变动。”他顿了顿,斩钉截铁道,“任务取消,加强戒备。”然后他目光重新放到越前龙马身上,声音沉了沉,“把他叫醒。”

睁开眼睛的一瞬,越前龙马下意识地全身紧绷起来,摆出戒备的姿态,直到他视线扫到手冢和不二。

 

不二能清楚地感觉到少年的戒备气息骤然一松,下一秒却重新蓄力往窗外跃出——下一秒就被手冢抓住,后者薄怒道:“你去哪儿?”

“放开我!”越前使劲扭了扭,无奈实力差距悬殊,只能不甘地吼道,“我要去找我老爸!”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越前挣扎的动作一滞。

 

手冢松开手,少年没有再试图冲出去,于是他声音里的怒气稍微消弭了些,“老师离开前跟你说过什么?”

越前墨绿色的眸子黯了黯,“他在把我打晕之前,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导师了,让我有问题请教你。”

手冢和不二都一愣,越前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自顾自道,“还有他说,他去找我妈妈了……”

 

不二很明显地感觉到手冢握着自己的手一紧,那股悲伤因为哨兵向导之间特殊的精神联系让不二感同身受,所以他努力反握住手冢的手,三个人所处的这片空间的气氛沉凝得可怕,甚至于整个发射仓都陷入了一种死一般的寂静——第一军团核心与帝国的大街小巷终究不同,手冢导师的身份并不算是秘密,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要稍微联系一下手冢对于这位少年的父亲的称呼和这位少年说的话,就能大概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毕竟南次郎的那句话,暗示性实在太强了。

 

“大石,”手冢深吸一口气,率先打破沉默,“你和菊丸两个人就好,不要带多余的人,到叛军基地外围探查一下今晚有无什么大的变故发生,如有必要再深入,一定要保证安全。”

大石和菊丸对视一眼,同时对手冢点点头,跃出窗口,身影消失不见。

“如果是越前南次郎前辈出手,那么动静应该不会小,以他们的能力,应该能毫发无损地回来。”乾站在手冢身后盯着大石和菊丸消失的地方出神,低声道。

手冢点点头,眉宇间的郁结却没有因为友人的安慰而有丁点减少,他目光重新投注在越前身上,后者现在只是愣怔着,一言不发。

“大石和菊丸应该天亮之前可以回来,现在,”手冢拍了拍越前的肩膀,“你先去休息一下。”

 

“不要,”越前扭头拒绝,倔强道,“我要在这里等老爸的消息。”

手冢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双眼,淡淡道,“那么我现在教你第一课,在军队里对于上级命令的服从。”

越前开始还不服输似地回瞪过去,没过多久却在手冢周身散发出来愈发强大的哨兵气势中弱下阵去,他不自然地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头扭向一边,不再作声。

不二轻叹一声,揉了揉越前的头发,保证道,“有消息第一个告诉你。”然后轻轻推了推他,后者这才跟着不二往门外走去。

 

等不二把越前在自己房间安顿好,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他轻轻阖上房门,走到隔壁手冢的房间,犹豫了一下,直接开门进去——两个人绑定的第二天,手冢把不二的权限提到了跟自己同样的级别。

手冢端坐在书桌前,手上捧着一份文件在看——或者说,看上去是在看,然而不二知道,他现在一点心思都不在上面。

“小家伙睡着了,”不二轻轻抽出手冢手中的文件,歪着身子坐在椅子腿上,“我用了一点点精神暗示。”

“啊,”手冢淡淡地应了声,“他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不二皱了皱眉,“精神领域有些混乱,情绪也很不稳定,我刚才帮他做了精神疏导,可是他没有绑定向导,情绪抚慰这一块我实在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能看他自己。”

手冢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不二见他仍然坐在座位上纹丝不动,眼神放空,便从椅子上跳下来,握住他的手轻轻拉了拉,“睡一下吧,手冢。”

“睡不着。”

不二喟叹一声,“那就躺一会儿,明天大石和英二回来之后,肯定又有一堆事情要忙。”

不二力道不大,却很执着,手冢目光落在不二握住自己的手上,眼神稍稍柔和一些,终于还是站起身,边走向床边,边轻轻抬起手,把自己的精神体释放出来。

 

银几乎是出现的一刹那就龇牙咧嘴地朝不二扑过去,却因为手冢一句话生生滞在半空中。

“不二已经跟我绑定了。”

确实手冢跟不二绑定后的这一段时间,除了在南次郎的住处短暂的比试时间,银一直都待在手冢的精神领域内,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虽然情绪低落,但不二看着素日里威风凛凛的银狼落到地上还维持着伸出一只爪子的姿势,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嘴角还是忍不住带出了点笑意,“这是还记着上次我逗他的仇么?”

“银,去不二的房间看着越前。”

银狼离开前不满地用尾巴扫了一下不二的脚,又不敢过于放肆,于是只有极轻的力道,弄得不二痒痒的。

 

一如现在手冢的呢绒军装肩衬在他脸颊旁边轻微摩挲带来的触感。

手冢直接和衣倒在床上,一副随时要起来的样子,身体也全然没有放松下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宛如一个雕像,只有他沉稳而富有节奏感的呼吸,在黑暗里听得分明。

不二的脸就靠在手冢的肩膀上,布料蹭得他有些痒,他抬头看了看手冢在很微薄的月光下棱角分明的侧脸,深褐色的眸子里了无睡意。

今晚大概也睡不好。不二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想道,便把脸埋得更深了些。

 

“老师他只是想履行诺言。”

“……”不二抬起头,看到手冢侧过脸来看着自己,目光却像透过了自己,没有焦点。他伸手贴住手冢的脸颊,掌心里一片温热,“什么诺言?”

手冢目光收回来,真正落到了向导的脸上,因而显得柔和了许多,他看了眼自己身上笔挺的呢绒军服,又看了看不二身上柔软的布料,犹豫了下,还是转过身搂住不二。

“祸福相依,生死不离。”手冢低沉的声音在不二耳后想起,带得他耳廓一阵热,“哨兵的绑定誓言,对于每一个哨兵来说,都不只是仪式而已。”是真正要坚守的,与自己挚爱伴侣的一个约定。

“我不知道该不该难过,也许对老师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反而是一种解脱。”

 

绑定后,向导和哨兵的联系太紧密了,所以不二能够全然感受到手冢心中的那些沉甸甸的东西,郁结又压抑得几乎能让人透不过气来,以至于不二都有点难以分清心里这种绵密的疼痛到底来自恋人还是来自自己。他把柔和的精神力量注入手冢的精神领域,一遍又一遍地滤去那些负面的情绪。

“手冢。”不二微微眯了眼,突然问,“我记得你没有对我说过?”

手冢一愣,没有想到不二会问这个问题,轻咳了声,略微有些不自然道,“说过。”

“没有!”

“说过。”

 

不二怀疑地眯着眼,向上凑了凑让自己的视线和手冢的眼睛平行,“什么时候?”

“……绑定那天晚上,你睡着了。”

 

不二看到恋人眼神中的柔和,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他重新把脸埋入手冢肩窝处的一片温热中,说话的声音闷在里面引起胸腔的震动,“那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手冢一愣,才意识到他问的是什么——这个假设让他不自觉地紧了紧抱住不二的手,沉声道,“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

“万一呢?”不二固执道,“人外有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那我也会死在你前面。”没有哪一个哨兵会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向导在自己面前死去。

手冢低哑的嗓音响在不二耳边,让后者脸上的温度一下子蹿起来,这几个字顺着鼓膜直接钻进脑海里震得嗡嗡作响,偏偏手冢还皱着眉头一副十足认真的宣誓般的表情看着他,甚至带着点因为被挑衅了一直坚守的事情的微怒,一点也没有刚才说了什么情话的自觉。

但不二能明白手冢的意思,一如他现在能感知手冢心中因为这个假设而产生的愤怒与痛苦,甚至是恐惧。他伸手搂紧了手冢的脖子,低声道,“你现在心中难受的感觉,是这么多年来你老师成千上万倍遭受的,每天每天,都在经历这样的煎熬。”

所以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生者只能在痛苦中慢慢释怀。

 

手冢身体一紧,随即又松下来,不二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更紧地搂住手冢的脖子,手冢略显沉重的呼吸喷吐在他肩膀薄薄的布料上,温热而有些绵痒,不二迷迷糊糊地几乎要睡过去,却又因为心中未定而不安稳,就这样半梦半醒之间,过了不知道多久,不二突然感觉身边拥着自己的哨兵抽离了温暖的怀抱,一下子有些瑟缩的冷意让他惊醒过来。

清晨时分大石和菊丸带回来最终的消息,面容哀戚。

比嘉军军火存储基地完全毁灭,帝星系黑暗哨兵越前南次郎战死。

 

第三十三章

 

十分钟后手冢出现在被紧急召集起来的第一军团核心成员面前,神色肃穆却依然目光凌厉而有神,全身上下一如往常的一丝不苟,仿佛昨晚一夜没睡的不是他,仿佛刚刚痛失至亲的不是他。

“第一件事。”手冢声音稍微有些低哑,但不影响语气中的果决利落,“越前南次郎战死一事在系统中已经被定性为3S级保密级别,帝国高层那边我会通过特别的渠道通知,而知情的诸位该怎么做,相信你们心里有数。”

 

绝对保密,意味着无人知晓。

没有葬礼,甚至没有一个最普通的人去世后小报最小一角的那几句简短讣告。

 

黑暗哨兵的力量强大如斯,之前震慑过多少次屡有犯意的外敌。两国之间国力相当,一个顶级哨兵的存在足以扭转战局,而如果被他国知道越前南次郎已经不在,难免会有一些国家蠢蠢欲动。即使是在帝星系内部,从越前南次郎入驻手冢本家成为手冢国光导师开始,黑本惮于黑暗哨兵明显的站队,也不敢如以往一般猖獗地在暗处动手脚。

一个黑暗哨兵的陨落,对于手冢来说绝不只是失去了导师而已,对于帝星系亦然。

 

“第二件事。”手冢环视一圈,“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整军待发,时刻准备好战斗了。”比嘉军失去了最重要的军火储备,又被困在这个星系被切断了别的资源输入,在军备精良后备齐全的帝国军队面前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胜局几乎奠定。

“但是第二个命令是,全部按兵不动,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暂时离开基地一段时间,加强警戒。乾,如果有叛军的人前来,把他留住,然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手冢大步流星地离开指挥室,留下一脸惊愕的军官们,面面相觑。

 

一路走到发射仓,在门口看到了等在那里的不二和越前,后者低着头一言不发,手冢和不二交换了一个眼神,带着两人登上之前那架小型舰船,然后在驾驶座坐好。

刚要启动,却猛一抬头,看到不二在轻扣玻璃。手冢把驾驶舱打开,不二钻进来在副驾驶座坐好,对着手冢投来的疑惑的眼神淡笑了下,“让他自己一个人静静会更好。”

手冢了然点了点头,在控制面板上设置好了航程。

 

几十分钟后舰船降落在林间小屋前,越前从舰船里走出来,脸上有显然未拭尽的泪痕和掩盖不住的红眼眶。

手冢和不二都刻意不把目光落在紧绷着脸的少年身上,而是看着木屋的方向。

“龙马,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把需要带走的东西放到舰船上,我和手冢去林子里走一走。”不二轻轻拍了拍越前的肩膀,然后跟手冢一起消失在密林里。

 

“抱歉。”

不二放在汩汩溪流里随意划拨的手一顿,敛去脸上惬意的微笑,转头看突然出声道歉的恋人,疑惑地皱了皱眉。

“很抱歉在我们两个人刚确定关系的时候就要让你跟我一起承担这样一个……”手冢顿了顿,似乎在寻找恰当的措辞,“这样一个抚养一个孩子长大并教育引导他的责任。”这份责任之重,绝不是越前南次郎一句简单的交托可以说明的,从此以后他们做的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越前龙马的一生,而后者究竟能够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也跟他们息息相关。

不二知道,以手冢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在教育越前这件事上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南次郎会放心地把越前交给手冢的原因。

 

不二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心里漾着阵阵暖意,让笑容重新回到他脸上——恋人自发自觉地把抚养教导越前龙马这件事归结为他们两个人的责任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这个认知让不二心情极好,决定大度地原谅手冢过于客气的错,轻笑一声,“呐,其实龙马相比于同龄人已经算很成熟了,其实手冢你不觉得南次郎前辈是故意等龙马成长到一定的程度,才下定决心去这样做的吗?”

 

手冢沉吟一下,然后答道,“或者说,老师他也在等我绑定了,才下定决心这样去做的。”不二一愣,手冢接着道,“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如果是绑定前的我,是绝对不会理解老师选择赴死的这种行为的。”

换言之,就是绑定后,他能理解咯?不二感到热度直往自己脸上窜,他瞪视着一脸认真探讨问题表情的哨兵,不禁怀疑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是个什么性质。

手冢万分正直地回望他,到最后居然是不二先败下阵来,因为他放在越前身上的那丝精神力传来了动静,“我们回去吧,越前收拾得差不多了。”

 

等三个人重新在林间的小屋前碰面的时候,越前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不二身上——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二怀里的生物上。

一只蜷着身体呼呼大睡的小奶猫,棕白相间的毛看起来很柔顺。

越前接过猫咪的一刻猫咪睁开了眼,跟抱着自己的人大眼瞪小眼地互望。

不二一时间觉得越前有点像猫,他转头看了眼自己面无表情的恋人,颇有点遗憾地想不知道手冢是不是也有同感,边解释道:“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这只小猫,身边没有母亲,于是带回来给你做个伴。”

 

越前默默把小猫抱在怀里,迟疑了一下,还是凑过去悄声对不二说了几句话,后者微微讶异,却还是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交给我好了。”

说完,不二走到小屋前,闭上眼睛,空气中泛开精神波动。

渐渐地,手冢惊讶地发现这个林间小屋从自己的知觉中慢慢消失了,视觉上的慢慢淡化,触觉中空气流动时遇上屋子时的阻滞渐渐消失,听觉里木屋很细微的嘎吱声音若隐若现,直到整个屋子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知觉领域中,只剩一团空气。

“龙马拜托我用精神屏障把这里掩盖起来。”不二解释道,“他不想别人随意闯入。”

 

“那这里以后只有你能看见?”

“精神屏障只对哨兵和向导有用,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能够看见一座简陋的木屋。”不二笑了笑,“当然,如果哪一天有人突破到了黑暗哨兵的层面,这样的精神屏障或许拦不住他。”

也够了,这样的保护足以隔绝大部分或善意或恶意的探寻目光。

越前龙马朝原先有木屋的地方投去最后一瞥,然后转身跟着手冢和不二登上舰船,进入自己新的生活。

 

回程路上最突如其来的插曲莫过于乾传来的消息:“木手一个人来到了议会大厦,要求见手冢。”

不二看到哨兵得知这个消息后脸上表情明显一松,好奇道,“他一个人来做什么?”

“不知道,”乾扶了扶眼镜,“德川已经把他控制住了,他没有反抗,只是强调要和手冢单独谈谈。”

“可以,让他等着,不用浪费人手监视或者控制他了,注意一下军部资料和机要文件就行。”手冢脸上毫无波澜,“我或许能猜到他来做什么,放心,他不会玩什么花样的。”

通讯结束后,不二注意到手冢把航行速度调快了一些,调笑道,“这么想见到他?”

 

手冢轻轻握住不二放在身侧的手,目视前方,沉声道,“不,是想快点结束这场战争了。”


TBC

评论(7)
热度(10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