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小“天使”(不二生日贺)(一千零一夜之第七夜)END

因为跟上一次发隔着比较久……索性完整的重新发一遍噗!

那么,天黑请闭眼~


【第七夜】小“天使”

 

冰凉的水珠从水龙头滴落下来,个子矮小的孩子踮着脚想要扭紧开关,却怎么都够不到。

一把柔和的女声从背后传来,“周助真是节约的好孩子。”然后一只手伸过来拧紧了水龙头,然后用赞许却又带点批评的语气道,“但是千万不要为了关水龙头,自己爬上洗手池哦,很危险,知道吗?”

蜜色头发的小孩子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任由女人把自己从洗手池上抱下来,乖巧地道谢:“谢谢老师。”

 

“恩~”稚嫩的声音配上小天使般的笑颜哄得女人心花怒放,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团蜜色的柔顺软贴的发丝,这么乖巧的一个小孩,怎么会老是被别的小朋友投诉呢?

想到其他小孩子哭着跑到自己这里说不二欺负他们的样子,女人皱了皱眉头。

果然,一定还是其他小孩太不乖了吧。

 

想到这里,女人拉起小孩的手往屋子里走去,边道:“刚才周助的妈妈给老师打电话,说今天有点事情,不能来接周助了哦,”看到身边小孩黯淡下去的脸,连忙补救道:“不过她说,拜托了邻居家的哥哥来接周助哦。”

“诶?!”

眼睁睁看着小孩一下子眼睛里冒出了光,甩开自己的手,扒在窗户前努力地踮起脚抬起头望了望,然后就啪嗒啪嗒跑回了房间,“国光哥哥已经来了!老师我自己去找他就好!”

女人被小孩回头的那个灿烂笑容晃了眼,转头往刚才不二看的窗户外望了眼,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少年正往幼稚园的方向走来。

 

不二跑回屋子里后,发现除了他以外,还有好几个小孩都还没被家长接走,他泰然自若地跑到自己午休的床边,无视朝他投注过来的各异的目光,把刚刚收好的小书包里的东西统统散乱地扔到床上,然后把穿好的鞋子蹬掉,爬上床——

时间刚刚好。

下一秒,门被推开,一个个子比一群小孩子高出不少,但同样背着小书包的少年走进来,面色严肃得不像一个孩子脸上应该出现的表情。

不二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国光哥哥!”

 

“周助,”手冢走到他旁边,看到散乱一地的东西和空空的书包,皱了皱眉头,太大意了。虽然如此,他还是用尽量轻柔的语气说道:“周助怎么不把东西收好呢?”

不二目光一下子黯淡下来,低下头,支吾了几声。

这样的反应让手冢下意识觉得不对,“到底怎么了,周助?”

“我……”不二头越发低了下去,盯着自己的脚丫子,“我原本是收好了的……刚才去了一下洗手间,回来就这样了。”

说完抬起头,怯怯地看了一眼眉头已经皱紧了的手冢,揪住他的袖子,“国光哥哥,不要生周助气好吗。”

 

周围的小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脸猝不及防反应不过来的样子,直到那个被称为国光哥哥的少年严厉地转了过来挨个把他们狠狠瞪了一眼,才被那严厉的目光吓得低下头去。

手冢索性拿过不二的书包帮他整理散落的东西,边安慰道,“不会生气的,这不是你的错。”一边想着,不二曾经若有似无地跟他抱怨过幼儿园有小孩子不愿意跟他玩,还欺负他,看来果然如此,得回去跟不二伯母好好说一下才行,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自己每天回家的路上都顺便接不二一起走,防止别的小孩子使坏。

虽然才上小学,但是心智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少年下定了决心,便收拾好书包,抬起头询问道,“周助,国光哥哥回家的路上路过你的幼稚园,干脆以后国光哥哥来接你好不好?”

小孩眼底的喜意一闪而逝,摆出了十二分的不好意思,“会不会太麻烦国光哥哥?”

“不会的。”

“那好~”

 

“那么,我们走吧。”手冢帮不二背好书包,却发现不二仍然一动不动,不禁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却看到不二踢了踢自己的两只脚,犹豫道:“鞋子还没穿……”

手冢刚想说“那就穿啊?”却正对上不二无辜的眼神,他一愣,迟疑道:“……你不会?”

不二低下头,然后微微点了点头,看上去无比内疚。

手冢这次是真的皱起了眉头,居然快四岁了,还不没有学会穿鞋子,实在是太大意了!

似乎被手冢的目光盯久了,不二的头又低了一点,看得手冢心一软,确实,这也不能怪不二,还是父母教育的问题吧。

 

“国光哥哥……”正在纠结要不要跟不二伯母说一下自己意见的手冢觉得自己袖子被揪了一下,低下头,看到不二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不要告诉妈妈好么……她教过我只是我忘了,我害怕她骂我笨……”

手冢叹了口气,认命般地屈膝,抓住不二的一只脚,给他套上鞋子,然后低下头认真地系起了鞋带。

手冢低下头的一瞬间,不二的脸瞬间被笑容覆了满面。

旁边的小孩一脸懵逼,互相看了看,眼里有相同的疑问。

这难道不是他刚才亲手把自己穿上的鞋子脱掉的么?!

 

一个小孩想大声道:“不二明明会穿鞋子!他自己脱掉的!”结果刚刚张了张嘴,就瞥到不二投注过来的冰冷视线,瞳孔里闪烁着威胁的蓝光。

一下子脑海里涌现大和他们被欺负得哭着去找老师的样子,莫名打了个寒战……

呜哇妈妈幼稚园好可怕我想回家!

 

手冢耐心地给不二的两只脚都穿好鞋后,不二才从床上跳下来,拉住手冢的手,“那国光哥哥,我们走吧。”

“恩。”

 

不二的幼稚园同学至今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邻居哥哥出现后,不二周助的生活自理能力就瞬间降低了。

 

听着不二一路上絮絮地跟自己谈天说地,手冢时不时地应几声,直到把不二送到他家门口,却讶异地发现里面张灯结彩,宛如过节,不禁皱了皱眉头——既然不是没有时间,为什么不接自己的孩子,太大意了!

礼貌地敲了敲门,正纠结着作为后辈给长辈提建议会不会冒犯的手冢被应声而出的一炮炮礼花吓得一愣。

 

“Surprise! 周助生日快乐!”由美子笑眯眯地第一个率先跳出来搂了一下自己弟弟,揉了揉他的头,“爸爸妈妈说周助四年才过一次生日,要好好庆祝,于是都提前回家布置了唷~”

裕太从姐姐身后艰难地挤出来,也咧出一个笑容,“老哥生日快乐。”

手冢看到不二在家人的簇拥下,笑意从眯着的眼睛里蔓延出来直到布满尚稚嫩的脸庞,蓦然看得他心中一跳。

 

不二淑子发现了愣在门口的手冢,笑着低下头对不二说,“周助,我们邀请手冢哥哥一起来庆祝好不好~”不二嘴角翘得更高,刚要点头答应,却因为妈妈的下一句话而愣住,“毕竟等下个月到英国了之后,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呢。”

笑意一下凝固的脸上,不二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己妈妈,又转过头去看了眼手冢,闪烁如同蓝宝石的漂亮眼睛里全是些说不定道不明的东西。

 

手冢睁开眼睛,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刚刚好。

他站起身推开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往教室走去,把午休时脑海内光怪陆离的梦境清除干净。

记得小时候他问过不二,会不会因为四年才过一次生日而感到遗憾。

当时小孩是怎么回答来着?

 

手冢努力搜寻着那年盛夏的记忆中,零落在暖光微风中的记忆片段——小孩子扬起他一贯的好看笑容,声音软软的,“妈妈说只有被上天眷顾的孩子才会在2月29号出生,因为四年才过一次生日,大家会更加记得我的特别呐。”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不二的眉眼轮廓在手冢的记忆缝隙中早已渐渐模糊,只有他总是挂在脸上的那个温暖又甜软的笑容,就像剥离了物质的依托,跳出来成为了一个精神上的有点虚无的形象烙印在手冢的脑海深处。

 

他已经走到教室了,推开门下意识地看了眼在他的监督下每天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黑板,右上角是今天的日期。

2月29日。

手冢很轻微地叹了口气,想起今天午休时那个突入其来的梦境,不得不承认不二的话确实有道理。

 

他在座位上坐好,一边拿出课本和作业,一边礼貌却又有距离感地回应着班上女生或许有些过于热情的问好——这是他升上高中以来,无数血与泪的经历中摸索出来的经验,对于手冢来说,现在同年龄的女孩子都有些大胆得不可思议,即使因为这个他被好友吐槽过思想老旧,他也不为所动。

所以当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双眼被一双手蒙住时,突如其来的黑暗带来的除了薄怒还有微微讶异——班上的女生应该早已熟知自己的个性,不应该会再作出如此越界的事情。他抓住那两只即使隔着镜片都能感觉到体温微凉的手刚要拉开,却因为耳后传来的声音一下子愣住。

 

“国光哥哥,猜猜我是谁?”

其实根本猜都不用猜,手冢国光17年的人生中也只有那一个人这样亲昵又乖巧地称呼过他。

可是他一时之间没有说话,因为耳后传来的声音变了太多,已经不复小时候的软糯清甜,更中性了一些,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却又比一般男生的嗓音更细。

唯一不变的是,还是很好听。

 

手冢下意识地松了点劲,轻轻地把两只手拉开后转过头来,仔细端详眼前的少年——直到那经年不变的微笑跟珍藏在记忆中的那抹微笑彻底重合起来,手冢感到胸口一暖,这股暖意顺着血管往上蔓延直到嘴角,撑开很浅很浅的一个弧度。

几个一直在往这边偷偷观望的女生抑制不住地低声惊呼了起来。

 

不二成长的痕迹很明显——即使骨架相对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说还是偏小,但是眉眼都褪去了幼时的稚嫩,有了少年人的明显印记,俊秀而有英气。

但是那个笑容给手冢带来太大的熟悉感,以至于不二在手冢身边的位子上坐下后,手冢下意识地顺着身高差伸手揉了揉不二的头发,让后者的发旋有几缕头发稍稍乱了一些——一如小时候那样。

“周助,你怎么在这儿。”

 

不二明显感觉到整个班上的气氛都因为这一个对于手冢来说显得过分亲密的动作而骤然一变,不禁脸上笑容更甚,“我以后就是你的同学了,国光哥哥,请多指教。”

手冢脸上明显地闪过不可置信,不二轻笑一声,他又是跳级又是转学地好不容易把自己折腾到这里,可不只是为了看手冢傻坐着而已。

“国光哥哥,”不二支着下颌凑近,眼睛紧紧地跟手冢对视,里面有什么东西,闪亮如同星辰,“你好像还欠我一句话,没有对我说。”

 

“啊,”手冢被不二的眸光吸引住,下意识地应答后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人一脸期待的样子,那句话脱口而出——小时候不二就总有让自己答应他任何事情的神奇能力,而现在看到即使是在多年未见的长大后的今天亦如是。

“生日快乐。”手冢国光正色道。

 

【第七夜】END


天亮了,又是一个平安夜~

评论(7)
热度(8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