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17

第三十章

 

不二和龙马回来的时候,手冢正在和越前南次郎讲述叛军几次鬼魅般的出现,“本来以为可能是偏重速度的哨兵能力,但是后来有一个向导也拥有这样的速度,实在令人费解。”

南次郎了然道,“确实不是哨兵能力,这是这个地区的一个秘技,任何人只要掌握了都可以使用。”

不二轻咦一声,走到手冢身旁,“……缩地法?”

南次郎揣着手笑起来,“什么嘛,明明知道还来问我。”

 

不二迎着手冢不解的目光,解释道,“只是在资料里看过这个秘技,但是因为没有更具体的资料也没有真实见过,所以上次在地牢里见到甲斐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缩地法。”

“嗯,”南次郎揣着双手,“缩地法是有些棘手,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注意让你们的向导在基地布下精神监控,时时注意的话不会让敌人趁虚而入。”比起这个,他有更关注的东西,“你刚才说到被关在地牢里,然后呢?”

“后来不二找到了地方把我救出来了。”

越前南次郎略微讶异地挑了挑眉,哼笑了一声,感叹道,“年轻真好啊。”然后目光落在自己儿子手上,怪叫道,“怎么捉了这么多?!少年有进步啊。”

 

越前龙马压了压帽檐,仿佛因为得到了别人的帮助而有些许不甘似地指了指不二,“他感知鱼在哪里,我去捉。”

不二弯着嘴角拍了拍少年的头,“小哨兵动作很快。”感受到少年的抗拒后,脸上笑容更甚。

“不二,”手冢语气里有淡淡的无奈,“别逗他了。”却不见任何真的要阻止的意思。

南次郎静静地看着不二吐了吐舌头回望手冢,低低喟叹一声,推搡了下站在门口的龙马,“走,我们进去找东西来烤鱼。”

 

用不二的话来说,手冢和越前南次郎一看就不是那种能聊起天的组合,所以在吃完简单的午餐后两个人就启程回去,走上舰船的时候南次郎的精神体突然蹿出来颇为不舍地蹭了又蹭手冢的裤腿,手冢心中一动,抬头去看站在地面上的越前南次郎,突然再次意识到眼前男人这些年来的变化——岁月不可避免地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当年叱咤风云的黑暗哨兵,终究不似年轻时意气风发了。

“老师……”

越前南次郎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懒散笑容,周身微颓的气质让不明真相的人丝毫不能察觉这个人正身处这个世界力量的巅峰,他简单地朝自己的学生挥挥手,转头离开。

 

不二重新回到副驾驶座上,却发现手冢迟迟没有启动舰船,双手无意识地交握在胸前,眼神幽深。不二敏锐地从恋人身上感受到一丝不安的情绪,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紧,“手冢?”

“啊。”手冢回过神来,利落地启动了舰船,转过头来,看到不二眼里显而易见的担忧,“没什么,让你担心了。”想要去按控制面板,却感到自己袖子被人揪住,不二微抿着嘴执着地看他,满脸的认真和坚持。

手冢轻叹一声,“有点担心老师。”

不二一愣,越过窗户看向外面,南次郎和龙马的身影已经被隐匿于郁郁葱葱的林木之下,“如果担心就回去看看吧。”

手冢犹豫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老师要做什么,我也无法干涉。”然后果断地控制舰船起飞,绝尘而去。

 

虽然声称有三天的法定假日,但是回到基地后手冢还是直接一头扎到指挥室里就再没有出来。不二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想要让手冢国光丢下军队恐怕是比登天还难,尤其是现在还在战争时期,不过随后不二又释然一笑,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他也就不是手冢国光了。

上次跟木手直接对峙后,叛军消停了不少,但是大量分布在小星球的主力部队都在朝他们的根据地集结,一副要背水一战的姿态,帝国军队这边自然也不敢放松,手冢赶到指挥室多半是去讨论新的军事部署了。

估计是担心他这两天折腾得太累,手冢离开前嘱咐他回房间休息一下,晚上一起吃饭,有什么他可以帮得上忙的工作可以先交给他。于是不二现在愉快地趴在床上,翻着个人终端里的邮件——嗯嗯这个可以丢给手冢,咦这个偏文案的手冢不知道之前有没有接触过呢……不过既然是少将应该什么都会嘛给他好了!唔这个也给手冢好了……这个计划也蛮急的,诶这样的话手冢会做的会不会有点多……啊应该没关系还有乾他们呢恩~

 

与此同时,作战会议室里,手冢被个人终端突然频繁传来的邮件提醒搅扰得不胜其烦,低头一看——发件人全是同一个:不二周助。

乾飞速在本子上记下:手冢突然收到大量邮件后,面部僵硬程度提高8%。

 

发完邮件后不二长舒一口气,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闷笑了一会儿,又翻过身来仰躺在床上,翻着自己错过的个人终端的消息,在翻到来自家里的日常问候时手微微一顿,眨了眨眼,轻敲上几个字,点击发送。

——我绑定了呢~

然后躺下安然坠入梦乡。

 

也许是身在基地,又绑定了的缘故,不二这一觉睡得很香甜,直到感觉被人轻轻摇醒,一股熟悉的气息包裹住自己,不二没有睁眼,只是微笑着伸手搂住手冢,把他头压下来。手冢犹豫了一下顺着他的力道低下头,却稍微往上凑了凑把本该落在不二嘴唇上的吻落到了额头上,“不二……”

感受到恋人有点僵硬的动作,不二困惑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愣住。

手冢背后个人终端投射出来的光幕上,不二由美子和不二淑子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们。

 

“手冢,”不二彻底清醒过来,脸上挂上惯常的微笑,“解释一下。”

手冢面无表情地为自己辩解,“我只是进来叫你去吃晚餐,然后,”他顿了一下,“伯母那边就自动开始视频通话了。”

不二一下子理清了事情的缘由,想必是家人收到了自己的讯息,打电话过来问,然后家里的终端在自己这里是设置了自动接听的,不巧手冢刚好进来的时候就撞上了。想到自己刚才睡醒后的表现都被妈妈和姐姐看在眼里,不二朝着光幕假笑一下,“呐,看来你们已经见到了,我的绑定哨兵,手冢国光。”

 

“手冢君,”不二由美子没有接自己弟弟的话,而是笑眯眯地转向手冢,“刚才停顿了一下,是不是在纠结该怎么称呼我们?”

手冢一梗,抿着嘴无言以对,看了眼由美子跟不二每次恶作剧后如出一辙的笑脸,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所有名字前面冠上不二两个字的人都不能轻易招惹。

由美子还想接着调侃,不二成功打断了她,“姐姐,”不二点了点腕表,笑意温润,“现在不是你固定每天敷面膜的时间吗?”

由美子惊呼一声,跑出了影像的范围,不大的光幕上顿时只剩下不二淑子一个人。

 

“手冢君,”她淡淡开口,“我拜托你照顾周助,不是让你通过跟他绑定这种方式来照顾的。”

“诶?!”不二讶然,“你们见过面?!”

“恩,”手冢点点头,“在出行前,伯母曾经约我见过一次面,拜托我在平叛的过程中照顾你。”

翻了个白眼,不二愤愤道:“妈妈,我不需要任何人照顾。”

 

不二淑子认真地打量自己面前这个似乎在任何时候都无比严肃坚定的年轻将军——这的确不是他们俩的第一次碰面,严格来说,应该是第三次。

第一次见到手冢,是第一军团一个军官受伤后他的战友大呼小叫地送到医院里来请求紧急治疗,当时因为一个突发事件导致的医院人手不足,在进行了基本的急救处理后暂时安排不了床位,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军人难免有几分残忍的铁血气息,在他们快要为这件事跟医院的警卫大打出手的时候手冢赶到,干脆利落地呵斥了他们并十分诚恳地向自己道歉,同时表示既然医院没有床位,他也无法坐视自己受伤的士兵屈居别的地方,能否先让他暂且住在离医院不远的手冢本家,每天过来换药。

如果不二淑子没记错的话,那时候是手冢从爷爷手中接过第一军团的第一个月,她不知道手冢后来如何处理此事,但此事过后,第一军团上至军长下至最底层的一个士兵,再也未在帝国军医院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后来不二向她透露了要参加平叛的事情,不二淑子的确无法对自己尚未有绑定哨兵的儿子感到完全的放心,于是她想到了手冢——一个如此有责任感又进退得当的年轻人,应该愿意答应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请求,也应该能完成得很好。

事实的确如此,看着自己儿子明显清瘦但却比之前显得更加光彩焕发的脸庞,那双从小就很漂亮的蓝色眼睛时不时往自己这边飘忽一下,但更多的时间停留在身边人身上,不二淑子百感交集。

 

“既然不需要人照顾,”不二淑子接过儿子的话茬,“那想必也不需要绑定哨兵。你爸爸他们研究所最近正好在研究能让哨兵与向导无危害解除绑定的药剂,等试验成功后,先给你用,周助。”

“伯母误会了,”手冢突然出声,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变动,眼神却透露出一丁点焦急,“比起说是我照顾周助,不如说是我们互相陪伴更为恰当,”他看了一眼身边笑得眉眼弯弯的恋人,认真地继续说下去,“周助自己就非常优秀,也许真的不需要人照顾,但我一定会努力让他幸福。所以,”手冢微微弯腰,诚恳道,“很抱歉,没有事先向家里通报一声就擅自跟周助绑定了,这是我作为晚辈和周助绑定哨兵的失职,但请不要因此反对我们。”

不二在一旁听着手冢这番话,表情从微笑变成有点讶然,然后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倒在床上,直到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才喘息着说,“手,手冢,妈妈逗你呢。”

不二淑子露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还带着些狡黠,“手冢君过虑了,离研究出那样的药剂还有好几百年呢。”

 

手冢一愣,明白了不二淑子并没有真正为难自己的意思,松一口气之余难免有些窘然。不二把恋人的窘迫感受得一清二楚,抬手关掉视频通讯的光幕,从背后搂住手冢,安抚般地把头埋在手冢的肩窝里,轻声道,“手冢,你刚才那样说,我很开心。”

 

第三十一章

 

两个人走进餐厅的时候,已经过了大部队的饭点,作息规律的士兵们基本都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因此显得分外空旷,但可能是手冢刚结束作战会议的原因,军官餐厅倒是热闹得多,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大部分人都没有发现手冢和不二一前一后进了餐厅。

然而也只是大部分人。

德川敏锐地察觉到恋人切牛排的手一顿,“怎么了?”

入江眼神动了动,放下刀叉,拾起餐巾轻拭了一下嘴角,轻咧出一个微笑,兴致盎然道,“有热闹看了。”

 

能力强大的向导总能发觉一些别人都发现不了的东西。

比如哨兵和向导绑定与未绑定的状态,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对于一个感知力强大的向导来说,可以隐约感觉到绑定的哨兵与向导之间的精神联系。

入江步履平稳地踱到两个人面前,用远高于自己平时的音量,由衷喜悦地祝贺道:“恭喜你们绑定啊,手冢,不二。”

 

整个餐厅瞬间安静得连放下刀叉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手冢坦然道,“啊,谢谢。”

餐厅瞬间恢复了喧闹,仿若刚才的安静从未发生,每个人都有自己手头上忙着的事情。

自从绑定后不二就不必再依靠手冢的临时精神屏障,哨兵赋予自己向导的特殊的精神保护完美地隔绝了一切不利于向导能力发挥的外界因素,所以现在餐厅里每一个人佯装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却竖起耳朵听他们这边的对话的样子在不二眼里一览无余。

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不二满心要与友人分享自己的喜悦,“谢谢,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决定要绑定的吗?”

 

“这正是我想问的。”入江亲切地握住不二的手。

“走,我们去天台聊。”话音落下,整个餐厅的人竖起来的耳朵仿佛全都耷拉下去,不二和入江交换一个眼神,笑的更欢。

身边的哨兵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下属们从期待到失望的剧烈心情波动,拉开不二和入江拉在一起的手,义正言辞道,“不二,先吃饭再聊。”

“啊,那只能等晚上了。”不二抛给入江一个分外遗憾的眼神后跟着手冢往取餐的地方走,路过了熟人扎堆的地方,面带微笑地打招呼,“大石,晚上好,怎么没见到英二和阿桃?”

 

大石跟手冢和不二打了招呼,装作没听到不二后面的问题——他才不相信这个向导没有察觉到,那两个活泼又好奇的家伙在他跟入江还没结束对话的时候就按捺不住窜上了天台藏起来。

然而,在手冢和不二取好了餐后,手冢本来走向一张空桌子的脚步硬生生被不二带到大石这一桌,并且不二还极力挽留表示自己吃饱了要先离开的大石坐下来聊天。当大石终于还是重新坐下看着不二笑得如沐春风同自己和手冢扯东扯西的时候,他开始在心里默默地盘算如果没有自己过去提醒,那两个人要在天台上吹多久的风才会意识到不对劲自己下来。

 

不过不二刚才跟入江的约定半是玩笑也半是认真——入江心思细腻,不管是在他和手冢的感情上的一些小助力还是手冢不在的那段时间对自己的支持,足以让不二把他当成好友。而他和手冢的事情,如果入江感兴趣的话他也乐意分享。

于是在手冢和大石谈话正酣,两个不安分的哨兵也灰溜溜地从天台下来之后,不二与入江对视一眼,两个人笑眯眯地往外走去时,餐厅内那些原本旺盛的好奇心也都熄灭的差不多了。

 

“恋爱中的人果然会干傻事。”在入江听完不二简要说了下两人绑定前的那段纠结后,一脸好笑地评价道。

不二淡笑了下,不置可否,“听手冢说你之前就提点过他对我可能有不一样的感情,是因为精神感知吗?”

入江扑哧一声笑得满脸促狭,看着面前刚拥有绑定哨兵而显得比之前更有魅力的向导,调侃道,“根本用不着什么精神感知——手冢对你跟对别人太不一样了,甚至于有点不像手冢,要知道这在他身上可是很难出现的。”然后支着下颌又感叹了一遍,“真是太不一样了。”

不二刚想追问,却看到入江微微一怔,然后敛去了脸上的笑容,转身往回走去。

“和也那边有点事情。”入江解释道,然后看着不二微微踌躇要不要跟过来的犹豫样子,轻笑一声,“来吧,是军务。”

 

两个人顺着入江的精神感应一路走到了舰船发射仓,不二讶异地发现自家哨兵——不,不仅是手冢,第一军团的几个高层几乎都在。站在他们面前整装待发的正是德川和他手下精挑细选出来的二十个特种士兵,德川他们还好,反而是手冢他们眉宇之间都透露出几分凝重,入江几步走过去站在德川身边,不二感到铺天盖地的精神屏障把整个发射仓包裹得严丝合缝,然后入江才开口问道:“怎么这么突然?”

 

手冢神情严肃,吐出几个字:“这次行动对于保密性要求很强,一旦计划有所泄露就会功亏一篑。”

乾站在手冢身后,手指在个人终端上敲敲打打,“任务级别A,保密系数S。”

入江轻呼一口气,整个人气息骤然一变,抬手行了个军礼,“第一军团特种分队入江奏多前来报道!”

年轻的少将点点头,凤眸微沉,“目的地叛军军火总仓,坐标和行动方案已经发送到你们的个人终端,任务目标,”他顿了顿,“将叛军的军火储备彻底毁掉!”

 

德川点点头,转过身示意自己的士兵们登上舰船,然后一只脚刚要跨上去,突然神色一动,瞬间扭转身体就如箭一般地冲出大楼,掏出枪就对准了正朝着议会大厦高速驶来的一艘小型飞行器,堪堪扣下扳机。

“德川等等!”不二的惊呼和手冢的动作几乎在同一时间,等众人反应过来后那艘飞行器已经稳稳地停在议会大厦前一动不动,而德川的枪被拽在手冢的手里。

不二冲过去,愣在飞行器前一动不动,那股气息他很熟悉,却无论如何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手冢把枪丢还给德川,然后同样走到飞行器旁边,锁紧了眉头,“德川放松,不是入侵者。”

仅容一人的飞行器里躺着的少年看起来睡着了,神色安详,飞行器控制面板上的自动驾驶系统显示已经到了目的地。

是越前龙马。

 

不二想要去拉开飞行器的门,却被细微电流刺痛般缩回了手,手冢把他拉到身边,自己去扳动飞行器的开口,舱门瞬间打开。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二歪了歪头,“手冢,我感觉,他是被送过来找你的。”

手冢沉着脸一言不发,之前离开南次郎家时那种心中的不安感重新回来,还愈发强烈,他伸手进去想要叫醒越前,飞行器的控制面板却突然全部变黑,然后出现了一个人物的影像。

“国光啊,这小家伙就交给你了,我虽然是老家伙了,也偶尔让我任性一次吧,也算是,帮我最得意的徒弟一个小忙。”

手冢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导师脸上一如往常的懒散笑容,却用难得认真的语气讲的话在控制面板上循环播放,捏紧了拳头。

 

不二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绑定哨兵精神领域仿佛刮起一股风暴,那种浓烈的愤怒和悲伤几乎能活生生将人摧垮——不二清楚地记得上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情绪波动还是在一个车祸现场,一个母亲瞪视着躺在地上的自己孩子的尸体慢慢变凉,已经哭干了眼泪的眼睛里满是空洞和绝望——一种失去至亲带来的彻骨痛意。

他紧紧握住手冢的手,努力把他紧握成拳的手指掰开来以免手冢因为太用力而自己弄伤自己,不二轻揽手冢的脖颈,“手冢,先冷静一下。”

感受到精神领域传来跟向导最柔和却又强大有力的精神安抚,努力消弭着他身上的负面情绪,手冢慢慢冷静下来,握紧了不二的手,眼睛仍然盯着躺在飞行器里的少年,终于颓然一叹,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任务取消。”


TBC

评论(11)
热度(10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