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16

第二十八章

 

第二天早上,手冢是被个人通讯仪的声音吵醒的,睁眼后下意识看了一眼怀中的不二,后者脸埋在他的肩窝里睡得香甜,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手冢这才从床头柜拿起个人终端,看了眼上面的名字,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轻身从床上翻下来,走开一点,才点击通话。

下一秒,光幕从个人终端上浮现,通话者的面容清晰地浮现,手冢略微不耐烦道,“迹部,这么早有什么事?”

 

那端的情报部头子嗤笑出声,毫不客气地点了点自己左手上华丽的腕表,“这么早?手冢,你可不能仗着自己绑定就推迟正常的工作时间啊,不过当然啦,”他赤裸裸地视线围着手冢半裸的上半身扫视一圈,最后停在手冢肩膀处的三道红痕上,啧啧有声,“看得出来是很激情四射的一个绑定之夜。”

手冢皱了皱眉,眼神带上了一分警告,“迹部,我应该提醒过你,你们情报部在任何地方动手脚我都不管,除了——”

“知道知道,除了你的私人空间,”迹部挥挥手打断,然后嘲笑道,“我一向信守诺言,只是你昨天好像不止在自己的房间情难自禁了吧?忍足说他可是看得都快要脸红了。”

“忍足可不像是那种会脸红的人。”手冢对迹部的调侃置若罔闻,也懒得去计较情报部在乾的房间甚至是第一军团的每一个角落到底放置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反正这群连宇宙最远星系的星球上新开了一朵花都必须要第一个知道的人跟他们战斗序列的部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直截了当道,“如果你打电话过来要说的只有这些的话,那么我先挂断了。”

 

“好吧好吧,”迹部不慌不忙地啜了一口红酒,“如果你觉得公事比祝贺你绑定了这件人生大事更为重要的话——很遗憾这点上我们发生了意见分歧——当然我会尊重你的意见:黑本那边最近有些小动作,我刚刚发了一份文件给你,上面有些内容你应该会感兴趣。”

闻言,手冢瞳孔微缩,他跟黑本的矛盾迹部知道毫不奇怪,奇怪的是迹部现在这明晃晃算是帮助的行为,他沉吟了一下,直截了当道:“你这算是站队?”

迹部哼笑一声,“我更倾向于叫投资,站队这种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连带着粉身碎骨,而对于我来说,即使你们失败了,也有足够的资本自保。”亏本买卖,迹部家的人绝不会做。

手冢了然点头,虽然话说得不留情,但是能得到情报部的支持无疑是一件好事,“你跟真田谈过了?”

 

迹部点点头,“真田那边,已经没问题了,平叛期间,首都星这边我们会替你盯着,不过说到平叛,”迹部挑了挑眉,“以第一军团的能力解决这样的局面应该要不了多久,手冢,你在磨蹭些什么?”

“我自有打算,你无须担心。”说完这句,手冢关上了个人终端,却看到恋人已经醒了,没有起身,躺在床上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他走过去轻吻不二的脸颊,想要抬头地时候却被不二勾住了脖子,只能顺着恋人的力道侧身躺在床上。

 

不二眨了眨眼睛,早起的嗓音有些清哑,开口便跟手冢抱怨道,“手冢,腰很疼。”脸上却挂着笑,等着看哨兵脸上内疚的表情。

果不其然,手冢脸绷了绷,眼里浮现出懊悔的神色。即使是情难自禁,也不应该成为需索无度的理由,年轻的哨兵认真地反省着,于是他什么都没说,满怀歉意地把不二搂进怀里,然后伸手轻揉恋人的后腰。

不二心满意足地享受服务,手指却摸索上手冢的胸膛,一道浅淡却又在不二眼中分外明显的疤痕,摸上去就能感觉到与周围皮肤不同的肌理——昨晚两人第一次赤诚相对的时候,不二才注意到恋人身上这些大大小小的痕迹,但很快理智被情欲的浪潮席卷,不二便无暇去问,直到今天早晨醒来第一眼,恋人的背影映入自己眼帘时,昨晚关于手冢身体的记忆也重新涌现出来,他皱着眉头轻轻戳了戳手冢胸膛上那个小的圆形伤疤,闷闷地问,“这个,怎么弄的?”

 

察觉到恋人似乎有些不豫,手冢老实答道,“上次人马星系远征的时候,被射线枪打中了。”

不二心中一紧,这个位置……差一点点就是心脏了。“这个呢?”手划到锁骨的位置,那里有一道淡却分明的狭长型疤痕。

“军校持械训练时被划伤的。”

“这个呢?”手划到了腰腹部一处小疤痕。

“只是有一次潜伏时的小擦伤——不二!”手冢把恋人的手从自己脊背处拉下来,无奈道,“你再摸下去,就吃不了早餐了。”

 

不二对手冢这句充满暗示性的话置若罔闻,执著地反握住手冢的左手,轻抚手冢手指上一道新的伤痕,“这个呢?”

手冢轻叹一声,“在地牢用匕首挖通道的时候划伤的。”

然后他感到不二的拽着自己的手指紧了一紧,大概知道了恋人的想法,手冢没有再说什么,把不二的头按到自己怀里,轻抚恋人的发丝。

不二突然闷闷地笑起来,声音隔着胸腔的震动传到手冢的心脏,他弯了弯眼角,抬起头看着手冢,有点坚决又似乎透着点自得的意味,“反正你以后再也丢不下我了,你死掉,我也会死掉。”然后稍微敛了笑容,伸手按了按手冢身上的伤疤,轻声道,“所以,保护好自己好吗?”

 

手冢眼里都漾着暖意,低下头去跟不二交换了不算激烈但情意深重的吻,双唇分开的时候,不二眨了眨眼,好奇道:“手冢,你刚才在跟谁通讯?”

“迹部。”看到恋人微微疑惑的目光,手冢补充道,“迹部景吾。”

不二眸光闪了闪,恍然道,“情报部部长?什么事情?”下意识地问出来后才吐了吐舌头,“啊要是是机密的话不告诉我也可以的。”

 

手冢挑了挑眉,纠正道,“你是我的向导,我的所有事情你都可以知道。”看着不二脸上展开的笑意,手冢的眼神也不自觉地柔和了一些,“不过,他主要是来祝贺我绑定的。”

不二睁大双眼,惊道,“他们消息也太快了吧?!”怪不得参谋部一直想插手情报工作,但是在那个领域总是被情报部压一头,果然是术业有专攻么……

年轻的向导陷入了对自己部门的深深思考,手冢便打开了迹部传给他的文件翻看起来,看上去只是一份很普通的人事调动文件,一批新的成员进入了黑本的核心势力,但是迹部会特意把这份文件传给他肯定有他的用意……手冢边思考边翻动着,直到一个名字映入眼帘。

 

回过神来的不二看到恋人明显的一怔,便顺着手冢视线停留的地方凑过去看,“大和佑大……怎么了?”

手冢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头思索着些什么,几分钟后他抬起头,询问,“不二,跟我去一个地方?”

不二微笑,“我是没问题,可是军务呢?”

手冢下床穿上军服,淡定道,“之前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今天的工作乾他们足以完成,而且,”他回过头对不二露出今天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看得不二心中一动,“哨兵和向导的三天结合热假,是法定假期。”

 

第二十九章

 

昨晚手冢的动作其实足够温柔,但是不二起身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感觉到酸痛,手冢看在眼里,出门的时候把恋人大部分的重量担在自己身上,哨兵的速度很快地把两个人带到一艘小型舰船上,不二在副驾驶座坐下,讶异的问道,“不用飞行器吗?”这种小型舰船在速度上略逊一筹。

手冢在驾驶座上坐好,启动控制面板,淡淡地说,“飞行器要站着,我不想让你太累。而且,飞行器是军用,去哪里都会留下记录,这辆小型舰船是我私人的。”

“……要去拜访的人不喜欢军方?”

手冢挑了挑眉,“说不上,不喜欢暴露行踪罢了。”设置好一个坐标,舰船自动起航,不二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他们的目的地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烟的密林深处,手冢补充道,“他人可能略微有点奇怪,你不要在意。”

“有点奇怪?”

“嗯,我的导师。”

“欸?!”

 

即使手冢少将作为帝国首席哨兵的名声如雷贯耳,他的各种信息都被明里暗里的扒得几乎干干净净,但是哨兵一生只能有一个的导师这样重要的信息,居然依然是个谜。

起码不管是坊间的小道消息,还是参谋部庞大的情报储备里,不二从未听过关于手冢导师的传闻,即使是现在,手冢也只是简单地说是爷爷的忘年交而已,至于为什么毫不出名,手冢淡然道,“他没有在帝国军队服役过,只是单纯地追求哨兵力量的极限而已。”成为手冢的导师后一直住在手冢本家,直到手冢进入军校他执意离开到这里隐居,虽然二人保持着定期联系,也已经年未见。

 

“所以这次来这里平叛,本来就有去看你导师的行程打算吗?”

“本来没有,”手冢脸颊的肌肉微微绷紧,“他未必愿意被人打扰,只是这次变故有点多,一是有了绑定向导,”他转过头看不二,眼里带上一抹暖意,“一定要带给老师见见的,还有刚才你在黑本核心成员名单里看到的大和佑大,”他顿了顿,毫无波澜道,“是我的师兄。”

不二一时愣怔。

舰船外面,降落时机器带起的飓风在浓密树林里掀起阵阵绿浪,不二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力量铺天盖地地朝他们的方向袭来,却在接触到他们的那一刻蓦然消隐无踪。

 

不二跟着手冢走下舰船,面前就是一个颇为简朴的民居,手冢走过去,正要敲门,一道又快又狠的精神攻击直奔手冢而来,被手冢轻松挡下后,林子里钻出来一个墨绿色头发的少年,一脸警惕,傲气的双瞳锁住手冢和不二,不发一言。

手冢眼神动了动,盯着少年的琥珀色双瞳,在记忆力翻找了下,尔后了然道,“越前龙马?”

少年皱眉,不二看着他满脸疑惑的表情,一副下一句就是“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表情,忍不住轻笑了声,少年却什么都没说,转头准备进屋。房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宽大衣袍的中年男人跨出来,伸出食指顶住少年的额头,声音轻佻,“少年,可不能对客人没礼貌。”

 

不二感到身旁手冢一动,转过头看到手冢已经弯腰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老师,好久不见。”

中年男人抬起头,不二这才看到他脸上胡子拉碴,显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也不费心打理,他目光停留在手冢身上,倒是牵扯出一丝笑意,“我离开你们家的时候龙马才4岁,估计已经不记得你了。”

手冢颔首,“八年的时间,龙马长大不少。”

“你却还是这么严肃,老师我很遗憾。”男人迅速接话。

 

不二忍不住扑哧一笑,把男人的目光引到他身上,不二这才发现男人的眼神穿透力极强,被扫视一遍仿佛全身都被看透了,他纠结于这种微微的不适感,因而忽略了男人的目光一凛,脸上的笑意悄然隐去,看了眼手冢又看了眼不二,眼神变了又变,终于恢复平静,用那种毫不正经的语气调侃道,“哟年轻人,没想到你这种性格的人终于也能找到向导了,国一大叔估计要高兴得跳起舞来吧?”

手冢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脑补爷爷跳舞的场景,“还没告诉家中长辈,”然后伸手轻搂不二,郑重道,“这是我的向导,不二周助。”

不二心头涌上暖意,朝中年男人伸出手,“请多指教。”

“越前南次郎,请多指教。”

 

不二整个人几乎瞬间就是一僵,差点挂不住脸上的笑容,心念电转,他早该想到的!

孩子姓越前……能够被手冢国一邀请成为手冢国光的导师……

哨兵里的最强者,力量巅峰的象征,帝国当代唯一的黑暗哨兵——越前南次郎。

 

不二很快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微笑,“真是久仰大名。”因此也不再怀疑为何明明该是一个家庭的样子却没有看到女性的踪影——众所周知越前南次郎的绑定向导越前伦子因故去世后,越前南次郎就随之退隐,没有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不二君,喜欢捉鱼吗?”

“欸?”不二一愣。

越前南次郎笑着指了指屋子后面,不二顺着他指的方向凝神细听,可以听见水流汩汩的声音,南次郎拍了拍越前龙马的头,“龙马,去捉几条鱼回来当午餐。”然后抬起头邀请不二,“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凑凑热闹?”

不二了然一笑,这是要跟手冢单独谈谈的意思了,欣然道,“好啊。”

 

等不二和龙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林间,手冢收回一直停留在自己向导身上的目光,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导师,刚欲说些什么,一道比刚才越前凌厉千百倍的攻击直奔自己而来,手冢堪堪接下,下一秒已经果断地释放出自己的精神体,银狼咆哮着跟越前南次郎刚刚释放出来的豹子厮杀在一起,手冢也抢到越前南次郎身前直接交上手,两个哨兵的动作快得几乎要成了虚影,却在十几分钟后骤然定格。

越前南次郎手指轻动收回抵在手冢后颈上的匕首,审视般地看了他几眼,“你最近使用过狂化状态?”

“是,有一次确实身处危机,不得已之下使用了。”

“已经可以自如控制了?”

“是。”

“进步神速。”越前南次郎淡淡地评价道。

 

“比不上老师。”手冢诚恳道。

“那你可能永远都赶不上我了。”越前南次郎话锋一转,语气也冷了下来,“能够控制狂化状态,你已经有了通往黑暗哨兵层次的门票,可是你现在亲手把这个机会个丢了!”

手冢垂眸,没有回答。

越前南次郎看着面前自己最得意的学生,眼神莫测,“我以为你知道你师母真实死亡原因后,不会再找绑定向导了。”挑了挑眉,语气说不上是嘲讽还是玩笑,“没有想到你一来就给我带来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抱歉。”对于这个一直引领着他追求哨兵更强力量的导师,手冢是真的满怀歉意,正是因为明白越前南次郎在他身上寄予了多大的期望,他才更明白自己有可能再也无法突破到黑暗哨兵层面一事,会让导师多失望,“但是,我不会后悔。”

 

越前南次郎拉长了声音,意味深长地问,“那个小向导知道吗?如果你突破到黑暗哨兵的层面,他有可能会因为承受不住来自于自己哨兵的精神冲击而死的事情?”

“……请务必不要让他知道。”

 

微风拂过密林,摇摆着树梢在地上洒下大量的阳光,树丛里的人影若影若现,小屋前的两个人兀自对视,阳光落在手冢的脸颊上,显得越发坚毅挺拔,越前南次郎这才恍然发现八年前那个少年眉眼早已变得成熟,征战多年给他带来了铁与血历练的气息,长期上位者的经历让他的眼神凛然不可侵犯,但他现在一如多年前偶尔没有完成自己给他的训练任务时的样子,依然严肃但充满歉意,还带着点不好意思的恳求意味,认真地对自己说,“请务必不要告诉不二。”

这种毅然决然的维护姿态,让越前南次郎忍不住笑了出啦。

自己许久未见的学生,真的是长大了。

 

哈哈大笑地拍了拍手冢的肩膀,南次郎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手冢满心迷惑地看着这位自己向来看不懂的导师,后者一副欣慰的样子,“你不必抱歉,我一点都不失望生气,相反我很欣慰,你终于懂得要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一些选择。”越前南次郎很不客气地敲敲手冢的脑袋,“我早跟国一大叔说过,他要是总那样教你,肯定会把你教成一个脑子里只有帝国兴亡和家族荣誉的机器人,”他目光略微柔和了些,“现在看到在你心里有了与责任同等重要的东西,我很开心。”

“老师……”

“不过少年,”越前南次郎一把勾住手冢的肩膀,坏笑着道,“可以啊你,怎么搞定的这么好一个向导,啧啧啧真是深藏不露,就你小时候那个样子我一直担心你找不到绑定向导,诶说真的,不二君不嫌你太沉闷吗?”

“……”


TBC

评论(18)
热度(11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