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13

祝贺青学登顶第一!!!么么么哒!我心中永远的冠军!!!

激动地来更文了!求推荐求喜欢~么么!

以及此文科学君已吃,捂脸_(:з」∠)_


第二十三章

 

飞行器近了一些,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后,不二才放下了戒备,长舒一口气。

还没等飞行器在空中停稳,一个身影就嗖地一下蹿到不二面前激动地一把抱住不二,“不二!!!天哪幸好你没事!看到议会大厦底下那个空间传输点的时候我们都快吓死了!”

菊丸说的毫不夸张,最先察觉到异变的人是入江,空间传输点出现时产生的空间波动被敏锐的向导察觉到了,但是当清点了一遍军团中的人员发现消失了的人居然是手冢和不二的时候,整个军团都躁动了起来,虽然高层极力压制住了底层士兵的不安,但是军团的高级军官内部其实也乱成了一团,直到收到不二传来的讯息,才如蒙大赦般派人来接。

 

乾跟着跳下船,目光探寻般地往不二身后瞥了眼,迟疑道:“手冢呢?”

不二目光一黯,低声解释了一番刚才的事情,乾越听脸色越沉,连菊丸都敛去了刚刚的笑容,脸紧紧地绷了起来。

“情况比想象中的严重多了。”乾叹息道,边带着不二登上飞行器,以最快速度赶往基地,瞥到不二毫无笑意脸,出声安慰道:“别太担心,手冢做事都有他的道理。”

 

不二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来应对乾的安慰,说实话他心里很感激,那样的情况下,他出来了,而手冢留下了,乾作为手冢的下属和手下,没有责怪他,已经让他足够庆幸了,只是——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把脑海里的思绪理清楚,“所以听你们刚才说的,军团里的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了?”

“恩,为了弄清楚损失,我们整个清点了一次人数,不可能不走漏风声。”

 

不二神色凝重,建立空间连接点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所以绝对不可能甲斐一个人完成,所以说,知道地牢方位的,绝不可能只有甲斐一个人。

想到这里,不二心中一松,宛如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浮木,但是随后更多的浪潮波涌般朝他拍过来……既然是早有预谋,比嘉军会有什么动作,在这种情况下……

“乾!”不二忽然抬头,“回去放出消息,宣称我和手冢一起回来了!”看到乾讶然的脸,不二解释道,“军心不可乱,而且这样也可以扰乱敌人,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你是觉得?”乾恍然大悟。

“对,”不二点点头,“既然是比嘉军的预谋,他们有很大可能趁着刚出事这段时间偷袭我们,所以稳定军心后的第二件事,一定要让大家加强戒备。”

 

乾点点头,在个人终端上飞速记了些什么,喃喃自语:“会趁乱偷袭的概率是80%,但如果说手冢也回来了敌人会疑惑而延迟进攻时间的概率是94%。”

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飞行器就已经到了议会大厦,看来自己被丢出来的地方跟这里离得不远,不二心中暗忖。

中控室里,军部的一派高级官员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乾把不二刚才的部署和自己做的分析简略说了一下,大家都认为这是目前能有的最好的办法了,只是……

菊丸歪着脑袋,“手冢几乎隔一天就会去巡查一次军营,如果太长时间见不到人,也会引起疑惑的吧?”

 

不二点点头,这个问题他也想到了,“所以我们还需要耍一些小手段,我记得有一种比较稀有的技艺是易容,军团里有擅长的人吗?”

乾摇了摇头,“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极为擅长这个,第二军团的仁王。”然后他翻找了一下个人终端,一张银发青年的照片出现在光屏上,“但是他应该只能提供远程指导,而且需要找真田借人。”

“够了,瞒住大多数人足矣,那么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强大到能够掩盖自己气息让大多数人甚至向导察觉不出他和手冢区别的哨兵,气质和性格跟手冢越像越好。”

一阵沉默。

 

等不二眼光从光屏上挪开,才惊觉军官们的目光早已默契地汇聚到一个人身上。

入江忍不住扑哧一声,拍了拍自家哨兵的肩膀,“看来就是你了呢。”

德川:“……我比手冢稍微高一点啊。”

 

这个小插曲结束后,中控室里气氛稍稍轻松一些,大家按照分配的任务各自散去,乾带着不二到通讯室,识别权限后直接走了紧急通道,下一秒,真田的影像就出现在了光屏上。

这是不二第一次见到帝国第二军团的团长,真田家年轻的当家真田玄一郎,军帽一丝不苟地盖住了蓝黑色的头发,只留下鬓边的两撮,脸色严肃甚于手冢,看上去一如传闻中的冷厉,却在看到乾和不二的时候微微动容,“手冢呢?”

乾干咳一声,“这是不二参谋,让他来给你说明情况吧。”

不二迎着真田朝他投过来审视的目光微微向前一步,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所以,我们迫切需要仁王君的帮助。”

 

真田实实在在地蹙紧了眉头,转过头对副官低语几句,然后重新看向不二和乾,“手冢实在是太松懈了!”

不二有些不豫地挑眉,听到他这样说手冢心里很有一点不舒服,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被乾悄悄拉了一下衣袖,后者低语道:“他和手冢经常批评对方,习惯就好,没有恶意。”

乾话音刚落,就看到真田所在房间背后的门被推开,仁王一脸茫然地走进来,“老大,火急火燎地叫我干嘛,没有敌袭啊?”

“火急火燎”四个字听得还让人舒服,不二也看出真田眉间的一丝忧虑,向来听说两个军团长交情不错,看来此言非虚。

 

给仁王交代了一下要他做的事情后,乾出去把德川和入江叫进来,不二也转身想走,身后却突然传来真田的声音:“手冢他很看重你。”

不二一顿,停下脚步,却没有说话。

仿佛也不期待他的回应,真田继续道,“所以你要相信手冢的能力。”

不二嘴里满是苦涩,“在那样的一个地底,再强大的哨兵,还能怎么样?”

真田迟疑了一瞬,眼神莫测,“如果是手冢的话,不一定。”他顿了顿,“总之,一定不要放弃希望。”

不二直直走出门,与进来的德川擦肩而过,目光坚定,“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不二一路出了中控室,往顶楼走去,然后靠在天台的墙壁上,望着星空发呆。

楼下第一军团的巡逻队刚刚完成一次交接,踏步时脚跟碰撞地板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得分明。

不二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栋大楼里,情绪的氛围从他们刚回来的时候到现在慢慢舒缓着,估计是他们回来的消息成功地安抚了大部分的士兵。不二微微舒一口气——没有了精神屏障后单纯靠自己的力量抵御住军营这样地方情绪的侵袭,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这还是最近没有发生大规模战斗的情况下。

 

“很累吧?”

不二乍然回头,看到入江不知道何时站在自己身后,朝自己微笑着眨了眨眼。心有余悸地重新靠回墙壁,嘀咕道,“真是太不小心了……”刚才要是是敌人的向导,自己已经死了吧。

入江靠在他旁边坐下,安抚般说道,“放心,我一直关注着整栋大楼,所以你回来就稍微放松一点也是可以的。”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谁让你贸然撤掉精神屏障的。”

不二咬了咬唇,“想要快点找到手冢……这种为了一件事情全力以赴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入江看着旁边的年轻向导,嘴角挑高了一个弧度,“会找到的。”

不二捕捉到入江脸上的微笑,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们都不着急么?手冢的事情?”自从回到议会大厦,他仿佛觉得大家都能有条不紊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担心得跟个傻瓜一样心乱如麻。

“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入江摇了摇头,“手冢可是我们追随的人啊。不过,”他转过头找到不二不似以往明亮的湛蓝色眼眸,“我们一边担心着他,却又一边对他有无比的信心。”入江目光悠远,似乎想起了很多事情,“你也许不知道,手冢是怎样带着第一军团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间隙中拼杀回来,直至今天的荣耀,但是在大多数第一军团的人心目中,连那么浩瀚广阔的宇宙都困不住手冢国光,何况,”他俏皮地跺了跺脚,“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星球呢?”

看到入江眼里闪烁着的真诚的笑意,虽然明知道是为了安慰自己,不二却不得不承认内心慰藉了许多,手冢肯定不会坐以待毙,那么,他悄悄握了握拳,自己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沉浸在思绪中的不二没有听到身边的人轻笑了一声,“当然啦,也可能你是因为关心则乱。”,只隐约感到入江似乎说了些什么,刚想问,却在转过头的一瞬间睁大了双眼。

入江顺着他震惊的目光看过去,手冢国光站在天台的门口。

 

 

第二十四章

 

虽然震惊了一下,但是下一秒,不二还是立刻就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手冢,而是德川。

但是刚才那瞬间心里的狂喜让不二意识到,要是真的手冢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毫不迟疑地跑过去拥紧他。

在心里有点落寞地叹了一口气,不二走过去,打量了一圈,犹豫道,“真的没问题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像……”

 

旁边入江微微摇着手指:“不二君,你可不要因为跟手冢太熟悉了就挑剔哟,我倒是觉得还挺像的。”

乾从德川背后闪出来,啧啧有声,“简直神乎其技,上来的一路上每个人都对他敬礼叫将军了。”

 

既然大家都说像,不二也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跟着走进议会大厦,却在因为看到装成了手冢的德川无意识的把手放在入江腰间时心里的不舒服而愣了一下。

几乎是在不二心生不悦地同一瞬间,入江就带着意义不明的笑把德川放在他腰间的手拍掉,“你现在这个样子,会给我造成手冢搂着我的错觉。”说着自己就先一阵恶寒,“太奇怪了。”然后意有所指道,“而且别人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不二有点窘迫,快走几步到他们前面,却迎面遇上大石,有些焦急地样子,见了他就问,“不二,你见到英二了吗?”

 

“啊,”不二略感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忘了告诉你,拜托英二去做点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不必担心。”

大石长舒一口气,“那就好,突然不见了吓我一跳。”

不二微抿嘴角,看到大石如释重负地转过身,突然出声让大石顿住脚步,“大石,你喜欢英二吧?”

面前的男人没有转过脸,而是镇定地问,“不二怎么会这么想?”

看到他没有否认,不二哼笑一声,“我可是个向导啊。”

 

大石肩膀一松,转过脸来,苦笑道:“说的是呢。”自己平时对英二的种种情绪,在这个人眼中应该再明显不过了吧。

不二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然后微微笑了下,“总之你放心,英二没事的。”

 

因为手冢的权限是全军团里的最高权限,除了他自己几乎没有任何人能进入他的房间,所以为了不露馅,德川要整晚都呆在指挥室,造成手冢在工作的假象。

第一天晚上安然无恙地过去,不二却毫无笑意,敌人比他想象中沉得住气,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敌人耗得起,他们也耗得起,可是手冢耗不起。

“以手冢的实力,饿上两周,应该都还是可以勉强维持身体正常的机能。”乾是这样跟不二说的,“水的话,比起食物稍微严重一点,但也还好。而且这只是根据我手头上手冢的数据计算的结果,实际情况比这个还要更优。”

“最成问题的,”乾扶了扶眼镜,面容严峻,“是呼吸。”

 

不二呼吸骤然一紧,记忆里五感翻涌拼成一个点——当时他们在的地方,没有空气流通!

“不过既然选择了现在的方案,就不能大肆搜寻,”大石皱着眉头道,“不然敌人会立刻意识到手冢其实没回来的。”

“我相信这个方法是对的。”不二叹了口气,“直接搜寻效率太低。”然后低声道:“怎么还不来……”

其实大家都懂,只是一想到手冢还在那样的环境里,就觉得自己现在的束手无策特别可恨。

 

第二天夜里,大家渐渐回到各自的房间后,指挥室里只剩下德川一个人处理公文,除了通讯设备发出来的轻声嗡鸣,再无别的声音。

突然,指挥室的一个无人察觉的阴影中,传出一声几不可闻的惊咦。

下一秒,好几道身影同时闪现,入江的声音划破寂静,“木手永四郎,没想到你居然亲自来了。”

 

阴影中的东西缓缓走出来,是一只黑鼬,没过多久一个紫色头发的黑皮肤男人如入无人之境般从窗外跃进来,轻轻招手,黑鼬精神体就钻回了他的体内。木手打量一圈围着他的人,最后目光的落点停在德川身上,冷笑一声,“果然是个假货。”

当初听到手冢和不二一起回来的消息,他就本能不相信,亲手设定的只容一人出来的空间通道他很清楚,即使甲斐失败了,手冢和不二也不可能同时出来。可是暗探信誓旦旦地跟他说那就是真的手冢,为了一探究竟,只能亲自来一趟,虽然在发现那个人不是手冢的时候级猜到第一军团肯定设下了陷阱,可是,“很巧妙的计划,可是恕我直言,我要是想走的话,在座的各位恐怕也拦不住。”

 

不二朝前一步,语含讥讽道,“对,你们神乎其技的速度我们早已在地牢里一具冰冷的尸体上领教过了。”然后无视木手徒然勃发的怒气,接着说,“不过我们今天也没有想要留下你,只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木手眉毛一扬,然后嘲笑道,“你想要知道地牢的方位?”他对上不二蕴含着怒意的眸子,“对,我是知道在哪里,可是你们到底凭什么能够如此天真地以为,我会告诉你们?”

看着面前这个导致手冢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不二连一丝假笑都懒得给他,“所以我说,做一个交易。”

木手冷笑着摇头,“你们手上根本没有能够打动我的筹——酒井?!”

 

菊丸带着一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恨恨地朝木手的方向撇撇嘴,“看看这位女士,是不是你的妹妹?”

这一变故不止吓到了木手,更让乾和入江他们都大吃一惊,只有不二露出一个稍微安心的笑容,“英二,辛苦了,但是回来的很及时。”

菊丸转过头对不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菊丸大爷办事你放心!”

 

木手目光一下子沉了下去,暴怒着在自己妹妹身上逡巡了几圈,直到发现后者毫发无损,且精神还算好的时候,才稍稍平静了些。

不二感知到他的情绪,淡淡地说,“我们无意伤害令妹,交易很简单,你把地牢的方位告诉我,救出手冢后,自会将令妹归还。”

“哼,”木手咬了咬牙,“都说第一军团行事作风像来正直坦荡,没有想到今天却耍这些小人手段。”

菊丸皱了皱眉就想反驳,被不二轻轻拽住。不二拨开挡在他前面的菊丸,走得离木手近了一些,脸上毫无笑意,摄人的眸子盯着他,一字一句道,“第一军团最正人君子的人,被你关到地牢里去了,只留下最‘小人’的我来对付你,怪谁?”

 

不知道是被此时不二的气势吓到,还是被不二说得哑口无言,总是木手好几分钟都没有说话,然后他铁青着脸报出三个数字,大家都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是一个坐标。

大家欣喜若狂地往往外奔,留下蛮心不情愿的菊丸和德川入江驻守议会大厦顺便看着木手和她妹妹。带上必要的工具和士兵,大家陆续登上飞行器,不二留在最后,看着一脸不豫的木手,勾了勾唇,“见到手冢那一刻,我会让菊丸放人,”然后眯着的眼睛睁开,淡淡地警告:“只要你不耍什么手段,我们自然会光明磊落。”

木手咬牙,“不二周助是么,手冢让你出来看来不是犯蠢,我记住你了。”

 

不二一脚迈上飞行器,风猎猎地吹起他衣角,然后他回过头对木手露出一个冷笑,“谢谢夸奖。”

 

根据坐标确定了目的地后,乾好奇地问起了不二木手酒井的事情,不二弯了弯嘴角,“原来你们在好奇这个,其实也是碰巧。”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既然那个出口是甲斐留给自己逃脱用的,那么出口链接的地方应该方便他逃跑,但是我记得在我出来的地方没有交通工具,四周除了一个村落以外都是空荡荡的,那么那个村落对于甲斐来说,应该起码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才对。”不二轻笑了一下,“所以就拜托英二去调查一下,没想到真的传来了好消息。”

乾也露出一个微笑,“真是辛苦了,不二。”

 

不二嘴角的弧度稍敛,“说辛苦什么的……手冢应该更辛苦吧……”

他说完,飞行器上几个人脸色都稍稍沉了下去,一天前乾根据不二对于地牢大小的描述做了一个计算,空气的储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耗尽了,那手冢……

不二抿紧了嘴角,盯着飞行器上显示坐标的仪表,眼神放空,喃喃道:“他会没事的……”

 

赶到坐标位置后,为了防止因为他们的作业导致地形变化伤害到地下的手冢,乾特意选定了水平坐标偏离一点的地方开始向下挖掘,直到达到了木手报出的深度后再横向通向地牢。

不二紧紧地跟着,打通地牢的一刻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努力拨开身前的士兵冲到地牢里,却猛然停住脚步。

刚才一路上心里翻涌着的喜悦、激动和期待在进入地牢的一刻统统化为虚无。

里面空无一人。

TBC

请不要活埋宝宝(づ。◕‿‿◕。)づ

评论(34)
热度(95)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