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12

甜甜的一章送上~

为什么我待百度如初恋……百度还要虐我千百遍……每年的三月份都想跟她分手……

第二十二章

 

从不二动作的方向清晰地判断出不二的意图是把自己推出去后,手冢脸上浮现一层难以抑制的怒意,和一丝难以察觉的柔软。

不二不甘地咬了咬唇,“你出去,然后再带人来救我。”

“你知道我刚才把五感开启到我可以到达的最大程度,却探测不到任何除了我们以外活人的气息。”手冢拽着不二稍稍走离那个出口,棕褐色的深邃瞳仁凝视着后者,一字一句地说,“我的五感可以探查到最大的范围,是十公里,而这个出口,是一个空间传送点。”

不二的湛蓝色瞳仁黯了黯。

 

手冢果然是天赋卓绝的哨兵,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十公里探查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意味着他们在深不可测的地底,而这里甚至可能不是议会大厦的垂直地下,而是意坪星上的任何一处的地下。

这意味着,留在这里的人,除非能够被找到,否则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不二突然扬起一个微笑,一如平日里的和煦,“那更应该你出去了,帝国的首席哨兵,第一军团军团长,手冢家未来的继承人,想想你肩负着的责任,怎么看,都比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重要吧?”

手冢眸子里的所有怒意在那瞬间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深邃的瞳孔重新变成以往的毫无波澜,如果细看还有一点点的暖意,不二静静地跟他对视,心里的恐惧与慌乱神奇般地一点点被平复。

怎么可能不怕死呢?有谁会愿意自己被掩埋在这样深不可测的地底,永无天日,直至孤单的死去呢?

意识到他们处境的时候,不二几乎是苦涩又绝望地想,这种死法,真是太憋屈了。

 

只是不二不得不正视自己心底的声音——比起自己死去,他更不愿意看到手冢遭受这些。

说手冢比他重要什么的,其实实话只是,在生死之际的这一刻,他突然发现手冢在自己心中原来这么重要,甚至比他自己,还要重要。

于是不二近乎着迷地跟手冢对视,目光描摹对面男人英俊挺拔的脸部轮廓,和幽深却又似乎蕴含了千言万语的瞳仁,突然意识到——

手冢国光,真的是一个很让人着迷的人啊。

 

只是自己,好像意识得有点晚呢。不二微微带着点遗憾想到,然后听到手冢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所以,你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出去?”

不二坚决地点了点头。

然后手冢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意,他朝不二伸出自己的右手,翻过来掌心朝上,然后他的手心发出几道淡淡的微光。

不二一愣,然后脑海里电光火石般反应过来手冢行为的含义,惊声道:“手冢国光——!”

你这样做我会恨死你。

 

但是他的话已经来不及说完了。

下一秒他的躯体脱离了他意识的掌控,被源于他自身却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精神力量把控住——是那个精神力誓言。

手冢看着自己手心里属于不二的几道淡淡符文,喃喃道:“你当初这样胡闹的时候……我们一定怎么也想不到会在今天用上。”

然后他抬起头重新找到不二的眼睛,那双他曾经不自觉沉浸其中的海洋般浩瀚广阔的蓝色瞳孔中,满是绝望和痛苦,于是他犹豫了下,却还是安抚般地伸手碰了一下不二的脸颊。

仅仅是很轻很轻地一碰,却如同羽毛落到水面,晕开阵阵涟漪。

 

“不二,”手冢低沉的声音在不二耳边轻轻响起,震荡到不二的四肢百骸,直至引起心灵的战栗。

不二大概是手冢身边最不会对手冢提起责任两个字的人了,但是……不二很了解他。

所以手冢释然地叹息,接下来的话宛如情人间的絮絮低语,却又带有属于手冢独一份的果决和坚定,“今天请让我任性一次吧。”

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吧,军人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保护,保护帝国的山河星云,保护帝国的万家灯火,在最危险的前线殊死拼杀。

“其实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本身就是军人铁血般的生命中最柔软也最美好的一件事了。”

年轻的少将记得,他的奶奶这样跟他说过。

所以今天,他把那些责任都放到一边,只是想保护一个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大家应该,不会怪他的吧。

 

不二觉得自己如果能说话,一定会笑着调侃手冢“居然会说出让自己任性一次这样任性的话呢”,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看着手冢,然后突然感觉,一颗湿凉的小水珠划过顺着眼角划过自己的脸颊,然后滴落在地,在地上洇出个小小的圆点。

手冢一怔,然后无奈道,“不二……”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几不可闻,却像在他心里狠狠戳了一下,他闭上眼睛,低声说:“不二周助与我立下精神誓言,答应为我做一件事,现在他履行誓言,我需要他,”手冢倏尔睁开双眼,深棕色的瞳孔里已经恢复了平静冷冽,一如平常,淡然吐出两个字,“出去。”

 

不二甚至来不及再看手冢一眼,身体就转向了出口,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不二,”他再次听到手冢的声音,与他平日说话的冷静清冽全然不同,磁性的声线甚至算得上温柔,他想转过头去看,但是动不了,“你大概无法理解,我对于你能找到我并救出我这件事情,怀抱着多大的信心,甚至可以说,这份信心连我自己都难以理解。”

 

如果不二现在能回头,他便可以看到手冢国光难得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但下一秒,他被推进了电子光圈,堕入光怪陆离的空间间隙中,几乎是在他进入光圈的同一刻,他就掌控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立刻转过头去,但只来得及看到光影交错中手冢的模糊身影,瞬息之后,他从空间通道被丢到干枯的地面。

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得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不二翻过身来把脸朝下压在自己的手臂上,眼睫上未干的泪珠全都挤到了小臂上然后再淌下来,他努力忽视心底被掏空了般的痛楚,驱赶脑海内那些混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抬起眼打量了一下周围。

 

荒漠化的地貌,不远处却有一个村落。

不二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显然跟他们驻扎的地方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叹一口气,由衷地感谢自己的精神体是非攻击型的,唤出小仙,叮嘱道,“最快的速度,找到乾和大石,让他们带我回去。”

尖尾雨燕扇了扇翅膀,转瞬就消失在天际。

 

不二找到一个隐蔽的树丛栖身,旁边的村落不知道底细,他不敢冒险。

咬了咬牙,还是撤掉了手冢留在自己身上的精神屏障,撤去精神屏障的瞬间,那种熟悉的压抑感朝他袭来,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去过滤那些复杂的情绪的侵蚀,然后定定神,开始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去探查。

自从不用刻意隐瞒自己的向导身份后,不二好久没有这么大范围地释放过精神力了,但他仍努力地压榨着自己的精神力,让探查的范围尽可能的变得更大更大。

 

十分钟后,他微微喘息着收回精神力,眼里是掩不住的失望。

刚才他在这里地底他能触及到的最大范围逡巡了一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会这么容易找到,但是发现一无所获的时候,心里的失落和伤心还是止不住地涌上来。

翻过身让自己平摊在干燥的地上,不二捂住双眼。

果然,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单薄了。

 

小仙的速度,只要他的位置还是在意坪星上,现在无论如何应该都能够找到乾他们了。

就看这里离议会大厦到底有多远……乾和大石他们又有多快了……

 

不二闭上眼睛,开始静默地在脑海里回忆刚才那个地牢里每一个画面,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努力在记忆里逡巡着每一个能找到地牢方位的线索。

结果每一个他脑海里的画面变化,每一丝精神力量的延伸,最后都不受控制地凝在记忆中地牢里手冢的身上。

手冢刚毅挺拔如同北方森林里冰霜覆盖的松柏的样子,手冢用他独有清冽磁性的嗓音叫自己名字的样子,手冢微微柔和了一向凛然不可侵犯侧脸的样子,手冢刚劲有力的手臂挡住他动作的样子……还有手冢用他从未听过的柔和声音,跟他说“我相信你”时候的样子。

真是要疯了。

 

年轻的向导死死地握紧了双拳。

手冢,我一定会找到你。

 

不远处的天际,大批飞行器破空而来。

 

TBC


评论(30)
热度(9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