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11

最最亲爱的不二子生日快乐!
先把更新送上……毕竟不二子四年一度的生日必须要发点什么!

第二十一章

不二这一觉睡了个饱,甚至还因为过度饱和的睡眠带来一点微妙的疲乏感,他努力撑开眼皮,菊丸的一头红发映入眼帘。
哨兵的知觉十分敏感,几乎是在不二头抬起来的瞬间就跳起来,声音比平时上扬了一个八度。“不二!你醒了!你直接睡到了早上呢。感觉好点了吗!”
不二被菊丸连珠炮似的问题问的一愣,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眨了眨眼,“这里是哪里?”
“哦这是你的房间!我们现在暂时把议会大厦作为基地,手冢那家伙真是的,”菊丸胡乱解释了几句就突然抱怨起来,“居然把你放在医务室交给军医就不管了!还是我知道了之后去医务室把你搬回来的!”
忽略心底淡淡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不二失笑道,“放在医务室还要怎么样,军医已经是最好的照顾了,手冢估计也很忙吧。”跳下床,“去吃早餐吧。”

昨天的事情发生后,菊丸一心要把不二当成救命恩人,一路上拉着不二不停地表达自己的崇拜,两个人踏进餐厅的一刻刚好菊丸双掌一合,兴起道:“不二你那么厉害!干脆跟我绑定吧!”
话音刚落,整个军官餐厅都静了一瞬。
乾的反应最快,唰地一声掏出笔记本,瞅了瞅手冢,又瞅了瞅大石,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了些什么。
“恩?”不二打量了一下菊丸,脸上笑容更甚,“可以考虑呀。”

“啪——”大家的注意力转瞬移到了大石身上,年轻的上校手忙脚乱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餐具,“抱歉抱歉,不小心。”
乾好心拉好友一把,扶了扶眼镜,对菊丸和不二说道,“你们被对方诱发低热了吗?”
“什么?”菊丸一脸茫然。
“没有哦。”不二笑得一脸无辜。

“菊丸,你不知道哨兵和向导之间要被彼此诱发结合热才能顺利完成绑定吗?”
“……啊听起来好麻烦。”
不二忍笑拍拍有点沮丧的大猫,安慰道,“没事,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

椅子被推开的声音掩盖了不二的尾音,手冢结束了用餐面无表情地向出口走去,路过不二身边的时候后者轻咦一声,伸手轻轻拽了一下手冢的袖口,“手冢,要不要帮你做一下精神清扫?”
“不必了。”
“接受吧手冢,”乾皱了皱眉头,“昨天你都感官神游了一次,指挥官这样的失误应当越少越好。”
手冢微微抬手,却发现不二拽住他的袖口没有松手,顺着向上看去,正对上不二那双微眯却带着一丝不容反对坚决的眸子,叹了口气,“来我房间。”

不二看着手冢躺到床上阖上双眼,脑海里突然萌生一种任人宰割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地轻笑出声,手冢听到不二在笑,睁开双眼,瞥了他一眼,随口问道,“你之前做过精神清扫吗?”
“没有哦。”
“……”

看到手冢认命般地重新阖上双眼,不二连眉梢都带上了笑意,做精神清扫意味着一个哨兵要完全撤除精神屏障,把自己的整个精神领域——哨兵最脆弱的地方全然暴露在向导面前。
——精神触角缓缓从手冢的太阳穴探进去,果然与之前几次跟手冢的精神碰撞时不同,面对自己的不再是厚实严密的精神屏障,而是一览无余的精神领域。
所以不得不承认,手冢愿意让自己为他做精神清扫这件事,极大地取悦了不二。
——精神触角继续往里延伸,即使是自身精神力量非常强大的不二也不仅感叹手冢精神领域的宽广,要知道一个哨兵或者向导的精神领域大小跟他们的精神力量的强弱直接相关,像手冢这样广阔的精神领域,在战斗的时候能够调动的力量固然庞大,但是相应的,难以发现的思维黑点和杂志也就越多,不二仔细地探寻每一个角落,把那些赘余的、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杂志从手冢的精神领域剔除。
想起之前自己几次想去攻击手冢的精神屏障都被弹回来,不二觉得现在自己在手冢精神领域里的畅通无阻真是令人感到分外舒爽。
——然后探寻到一个区域,与别的区域不同,封闭而充满灵性,不二挑了挑眉,恶作剧般地用精神触丝抽了一下那块区域,几乎是瞬间就被一声兽吼震开。
吐了吐舌,果然是银的地盘啊,感受到战狼遭受到骚扰而爆发的敌意和被困在精神领域中的憋屈,不二微笑着又戳了一下,然后收回触丝往另一个角落扫去。

对于不二来说漫长而耗神的精神清扫,对于手冢来说更像是一次舒适的深层次睡眠,比睡了一觉舒服百倍,却不似睡眠那般完全失去意识,比如——
“你对银做了什么?”手冢睁开眼第一句。
“有么?大概是做清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
手冢扫到不二脸上清晰笑意掩盖不住的一丝疲惫,皱了皱眉没再说话,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精神体的躁动压制下去。

“手冢,”不二突然正色道,“你的思维黑点有点多呐。”
“啊,”手冢从床上翻身下来,重新把自己的军服理得一丝不苟,“无妨。”然后朝门口走去。
无妨?不二挑了挑眉,从他精神领域的思维黑点数看来,这次出征的过程中应该不像乾所说的只有一次感官神游,“你去哪里?”
“审问那个向导。”
“我也去。”不二快走一步跟上手冢。
“……恩。”

在走向地下室的路上,两个人之间安静得诡异无比,手冢向来少言,不二也不说话,往常最习以为常的沉默今天在手冢看来却有几分难以忍受的尴尬,过了一会儿,手冢略微有点挫败地意识到,与其说是尴尬,不如说是自己无法忍受不二这样在自己旁边。
他感受到身体深处的莫名感觉,几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白色药片,塞入嘴中。
哨兵的动作太快,旁边的向导除了感觉手冢的肩膀动了动以外几乎一无所觉,跟着手冢踏进地下室后,轻咦了一声。
那个向导呢?

手冢几乎在瞬间拽住他想要往外退去,“小心——”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地牢的大门砰然关上,下一秒,整个地牢的地板开始塌陷,不二下意识地顺着手冢拽着自己的手揪紧了后者的袖子,然后被纳入了一个心跳微促却令人感觉厚实温暖的怀抱。
然后安全着地。

“是不是想不到,这个地下室下面还有东西?”
声音从两人背后响起,下意识地转过头的同时都释放出各自的精神体,而对面站着的人,果然是甲斐。
手冢皱了皱眉,乾给他注射的药剂理应使他失去了向导的一切能力才是,他是如何逃脱的,“抑制剂对你无效?”

甲斐脸上露出一个难以说是邪恶还是愤恨的笑容,喃喃道:“有效……当然有效……只是,还是被我逃出来了。”话音刚落他身形一动就要跑,却在要到达出口前的一瞬间被战狼猛然扑倒。
银把甲斐拖回到手冢面前,手冢把冰冷的枪管抵在他的额际,漠然道,“你是怎么从地牢逃出来的。”
甲斐愤恨地瞪他一眼,然后忽然又咬着牙笑了,“手冢国光是么……果然还是低估了你的速度,呵呵,”然后他嘲讽道,“这是我们比嘉军最大的秘密,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么?”

下一秒,甲斐莫名觉得浑身一冷,虽然已经暂时失去了向导的能力,但多年实战潜藏在身体里的本能还是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对。他抬起头,瞳孔微缩,气息锁定在刚才一直在手冢身后默然而立的向导身上,恍然冷笑,“想要精神干扰我……?”
不二惊觉自己伸进甲斐体内的精神触丝突然被湮没似的失去了联系,他抬起头,看到甲斐咧开了一个幸灾乐祸的邪恶微笑:“拿我一个废人……换你们中间的一个人……哈哈哈,很好,很好。”然后阖上眼睑。
手冢目光幽深,把枪收回腰间,站起身来,“自杀了。”
不二默然,为了不被他套出情报……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么。

“但是,”不二走到出口前眨了眨眼,“什么叫他一个人换我们中的一个。”
手冢也走到出口前,伸手轻轻碰了碰在幽暗的地牢中散发着淡淡幽光的电子光圈,随机露出一种似是恍然,又复杂无比的神情,“单向出口。”
出的去,进不来。
不二眨了眨眼。
手冢的手垂到身侧,脸在背光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设置了,一人通过后永久关闭。”

这大概是甲斐原本计划好的逃生手段,自己离开后把他们两个人留在这里,只是低估了手冢的速度。
一时间,幽暗的地下室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只剩下电子光圈出口跃动的微光在轻轻跳动。

突然间不二猛然伸出手,但手冢比他更快,一把挡住不二的小臂,怒道,“不二!你干什么!”


TBC
手冢在餐厅拦住不二,伸手把后者禁锢在角落,“今天的事务结束后,来我房间。”
不二犹豫道,“你的……卧室吗?”
“嗯。”手冢微微勾了勾嘴角,“不然呢?”
不二:总感觉要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呢⁄(⁄ ⁄•⁄ω⁄•⁄ ⁄)⁄
【不这是什么!这不是我写的!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是word先动的手】

评论(9)
热度(8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