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10

麻溜地滚过来参加活动刷TAG了www【捂脸,各种求推荐求喜欢=3=谢谢大家么么!

第十九章

 

出乎不二意料的是,手冢说的“我和德川直接去议会大楼”,就几乎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他和德川直接去议会大楼。

不二跟着手冢跳上飞行器后,菊丸也一脸兴奋地跳上来,与他们并驾齐驱的另一架飞行器上站着的是德川、入江和另一个特种部队里的首席哨兵,两边分别一个向导两个哨兵,倒是书上说的单兵小组的最佳配置,不二突然这样想到,但是……

“就这六个人?”

“如果你的情报没错,大石和乾会牵引住大部分的火力,斩首行动,”手冢作了一个手势,德川会意地点头,下一秒,飞行器已经飞速翱翔在空中,“要的就是快和干净利落。”

“那为什么英二也跟来了?”

手冢眉峰几不可察地动了动,往菊丸的方向瞥了一眼,这两人什么时候关系好得称呼名字了,“因为他够快。”

 

飞行器的速度开到最大,脚下的建筑模糊得快要连影子都看不清,不二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雨燕的身影在空中闪烁几下后消失不见,没过一分钟又蹿回来,停在不二肩头的一瞬间,不二抬起头,急声提醒道,“手冢,小仙说议会大楼有雷达监控。”

几乎在不二话音刚落的瞬间,手冢狠狠地一手拍上了一个按钮,飞行器急停下来,旁边德川他们发现后也瞬间回转停到他们身边,对手冢抛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二的精神体说议会大楼有雷达监控。”

入江奏多一愣,然后目光停在不二肩膀上的雨燕身上,释然一笑,“尖尾雨燕么,真不愧是宇宙间速度最快的生物。”

 

“飞行器会被检测到,那现在怎么办?”

“不二,现在离议会大楼有多远?”

不二转头看了眼自己精神体,然后道:“我们现在大概是在大楼的斜上方,距离大楼的楼顶……直线距离两百米左右。”

不二说完,突然感觉自己腰间突然有双手的温热,然后微微一用力自己就被带入了一个怀抱,手冢的清冽气息扑面而来,不二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喂你干嘛……啊——!”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不二尚未说完的话语变成尖叫从口中逸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宛如自由落体般地下坠,唯一的依靠就是那个带着一点熟悉气息的怀抱,于是推拒的手不自觉地揪住手冢的军服,整个人下意识地抱紧了手冢。

 

其实下落只有几秒,但是对于不二来说却仿佛有好几分钟般漫长,再次睁眼的时候他们已经落在议会大楼的楼顶,脚边躺着一个守卫。

手冢松开手让不二自己站稳,不二心跳的飞快,偷眼看手冢,后者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空中德川和菊丸他们一一落下来,仿佛刚才两个人之间算得上是亲密的动作从未发生过,或是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于是不二心中莫名涌上些不豫的情绪,以至于手冢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什么?”

“麻烦你的精神体去探查一下这栋建筑的布局。”

“小仙,他叫小仙。”不二召唤出雨燕,对手冢扬起一个微笑。

“……小仙。”

 

“手冢不觉得这个名字很可爱吗?”不二嘴角翘得更高,看到手冢有点窘然的神色,就禁不住地想逗弄一下。

“……”

入江在旁边看着,眨了眨眼,然后兀自抿嘴笑起来,轻咳了一下,替手冢解围,“不二,小仙回来了。”

“诶,”不二第一次对自己精神体的速度感到些许懊恼,但是知道孰轻孰重,不二还是把雨燕传递给他的信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手冢。

 

“既然敌人分散在两个地方,那么我们分成两组,德川你们从底楼网上清剿,我们从顶层向下,最后在中控室汇合。”

话音刚落,一声巨大的炮响带动震动的音波从几百公里外向这边扩散,德川眼神一凝,带着入江和另一个哨兵从顶层的边缘消失,手冢打开天台的门,不二下去前往天台看了最后一眼。

不远处的炮火把一半的天空染得如同落日红霞。

 

有小仙的探查和两位强大的哨兵,手冢他们这组进行得十分顺利,一路下到中控室所在的七楼,不二终于明白手冢为什么不选择多带一些人过来。

凭借手冢和菊丸的速度和能力,几乎是在被别人发现之前已经干掉了敌人,偶尔有一两处人数较多的地方,也有不二先对敌人进行干扰防止他们发出预警,这样的行动效率和战损比,比起带一大群人冲进楼然后激烈交火来得好多了。

 

到了中控室门口,菊丸率先冲进去,却在门口堪堪止住了脚步,不二下意识觉得不好,就察觉自己被手冢用力一拉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砰砰两下,不二瞳孔微缩,刚才自己所处位置的墙壁上多了两个弹孔。

“不二,菊丸他——”

“我知道!”庞大的精神力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呼啸着包裹住面前双眼失去了神采拿枪口对准自己的友人,干净利落地切断了刚才控制住菊丸的那一股精神力量,然后手冢恰到好处地把菊丸拉回自己身边。

 

伴随着神智一起回来的,是巨大的内疚感,菊丸瘪了瘪嘴,“对不起……不二……”

不二递给他一个宽心的微笑:“不怪你,里面有向导。”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刚才被自己切断的那股精神力量直扑自己而来,冷哼一声,“当我们这里没向导么。”

手冢眉头微微一动,按住不二的肩膀,“不二!你想干什么!”

不二笑得一脸无辜,“不撤除精神屏障的话,会限制我施展精神力量的。”

“那也不行,这是战场,要是没有精神屏障的话你的精神领域会崩溃的!”

 

不二实在不想一边与对面向导的精神力量交战一边还在跟手冢争辩,只好努力压榨着自己能够调动的所有精神力量,在面前形成一个精神屏障抵御来自中控室里的进攻。

下一秒,手冢神色一松,轻拍不二的肩膀,低语道,“他们来了。”

与此同时不二也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精神力量靠近,没过多久德川带着入江冲上来,被不二缠住的向导再面对入江的攻击根本毫无抵抗能力,等手冢他们冲进中控室时,发现除了刚才那个向导,再无一人。

 

于此同时大石和乾那边也传来捷报,顺利拿下了两处军事基地,中控室的气氛骤然放松下来,不二觉得空气有些闷,手冢在安排第一军团进驻意坪星,还有德川入江交谈的声音,菊丸绕着他道谢的声音,都似乎在耳朵里嗡嗡作响,让脑海昏昏沉沉,于是他走了几步,靠近那个向导,随后轻咦一声,“呐,好像有很大的收获呢。”

大家靠拢过来,入江拿出个人终端进行了面部特征扫描后,“没错!是叛军的二号首领甲斐裕次郎——”

“不二!”手冢第一个发现不二的异样,哨兵的速度让他得以在不二倒下的时候刚好把人接在怀里,表情却不复之前的淡然,眼里也全是紧张和担忧。

入江把手覆在不二额头上,释放出精神力探了探,“没什么大碍,因为有临时精神屏障的存在,刚才为了对抗那个向导把可以用的精神力都耗尽了。”然后拍拍手站起身,“好好睡一觉就好,手冢你不必那么紧张。”最后一句明显带了些笑意。

 

“……德川,特种部队安排在顶楼。”手冢直接无视了入江的调侃,转头对德川说道。

“恩。”沉默寡言的特种部队头子拉起自己向导准备去跟部下会和,菊丸担心地伸出手,“手冢,我把他扶回去吧!”

手冢既没有把人交给菊丸也没有表示要自己来,一时之间菊丸伸出的双手显得有些尴尬。入江扑哧一笑,在出门前拉走红发的年轻哨兵,“诶,听说大石他们好像到楼底了。”

菊丸下一秒消失在楼梯口,入江饶有兴味地挑起嘴角,跟着自己哨兵消失在门口前轻飘飘地留下一句,“真是一个又可爱又强大的向导啊,想要下手可要抓紧呐。”

 

第二十章

 

在意坪星重新建立基地的事情占据了手冢一整天的时间,连续两场战斗下来士兵已经极其疲惫,所幸正如不二之前计划好的那样,意坪星上有大量可以供他们使用的资源,而如果有什么能够算是意外之喜——

“入江他们在议会大厦的地下室发现了昏迷着的意坪星议长和其他的原政府高层。”乾带着喜意跟手冢汇报,“他们对我们感激涕零,并且表示愿意帮助我们完成意坪星上居民的身份排查。”

手冢眉头一松,在非主场作战,最麻烦的就是怕敌人潜伏在普通的民众中,或者说不上潜伏,这里也确实就是他们的家乡,为了防止不知道哪个角落来的袭击,在彻底的排查之前手冢严格地限制了第一军团的活动范围——毕竟,在已经占领了的地方突然遭到原住民的攻击在战争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很好,拜托给他们吧,但是之前一定要确保他们对帝国的忠诚。”

 

手冢走到桌边拿起乾过来的时候捎来的两个茶壶中的一个,往杯子里倒了些,啜饮一口。

乾汇报的声音被“砰”的一声杯子撞击桌面的打断,他一愣,然后听到手冢隐忍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为什么是乾汁……”

乾推了推眼镜,暗爽地在笔记本上飞写:“又收集到好数据了……”扶了扶眼镜正色道,“首先我有必要纠正,这是惩罚茶不是乾汁——好吧随你,”乾被手冢投过来的冰冷的眼神激得打了一个寒战,“其次,梅子茶在另一壶里,这壶我是给不二的。”

手冢皱着眉头把被子里剩下的液体倒入洗手池,然后给自己重新倒了一大杯梅子茶,待馥郁又带着微酸涩的味道充满自己口腔把之前恶心的味道洗刷殆尽后才放下杯子,“那你拿过来干嘛,不二又不在这里。”

 

“咦?”乾一愣,“菊丸不是说不二晕倒了之后就交给你了吗?”

“我把他送到医务室了。”

乾不赞同地摇着头,“手冢,你这个样子,是勾搭不上向导的,你看过电视剧吗?你就像电视剧里面那种,女主角穿着内衣毫无防备躺在床上都会一脸正直地把她叫醒然后让对方穿上衣服的愚蠢男主角一样,说真的,你从来没有想过找一个向导绑定吗,我觉得——”

“够了,”手冢脸冷硬得跟寒冰一样,毫不客气地打断乾的吐槽,“还有什么事情要说么?没有的话我要睡了。”

“哦还有一件事,因为大石负伤了的事情,菊丸好像在跟他闹情绪——”

“好了你可以走了,早点休息。”已经开始扯到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估计乾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了,手冢干净利落地送客,乾走的时候不忘拿上茶壶,却在出门前被手冢堪堪扣下,“不二本来就精神不好,不要再让他喝这种刺激性的东西了。”

乾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嗤笑一声,转身出门:

“管得真宽。”

 

对于这几个跟他走的比较近的人,手冢从未当下属看待过,也就导致他一贯的怒意和冷漠大多数私底下相处的时候阻止不了好友做一些无伤大雅却忤逆自己意思的事情,正如刚刚。

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找一个向导绑定吗?

——怎么可能。

没有绑定向导,就要在40岁接受基因改造,从此失去纵横的天资与卓越的能力,乃至失去至高的地位。

手冢自认不是一个贪恋权位的人,但不代表他会对权力和地位无动于衷。

因为他的优秀与从小成长的环境,他立足的地方越高,他肩上的责任就越重,这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他因为上天赐予而享受到的一切优渥的先天条件,就注定了他必然要付出比常人更多,而他恰好又是一个极其有责任感以至于他的导师经常批评他给自己的担子过大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手冢国一能够在退休之际直接把毕生的事业交给这个孙子的原因。

而力量,权力和地位,是他要实现自己身上所肩负着责任所必须的。

 

所以怎么可能真的不找向导呢?这件事不要说自己,他的家族也不可能容忍。

但是要找向导的话,要找什么样的呢?

不是没有见过那些帝国高层家境匹配又十分优秀的向导,但是手冢对他们的感觉不过尔尔。哨兵和向导之间的感情和联系,堪称奇迹,甚至紧密到一种残酷的地步,几乎凌驾于现有人类所有情感之上——毕竟除了哨兵和向导,没有任何一种关系有会因为其中一方的死亡而导致另一方死亡,这种真正生命血肉关联的感觉了。

所以手冢在知道必然自己会与一个向导绑定的同时,心里又对这件事存在着他自己羞于、但不得不承认的恐惧——与向导绑定会发生什么,是一件他无法预料,更谈不上掌控的事情。

 

毕竟与向导绑定了之后,如果发现不合适,可绝对不是像退货那么简单。

但是真的能遇到符合自己心意,乃至于想要与他或她绑定,心甘情愿把自己性命托付的那个人吗?

与手冢家一直以为的不同,手冢并不是对这件事毫不在意,相反,他想过很多。

 

真田跟向导绑定了的时候,手冢不是不惊讶的。

但是当手冢看到这个一直作为自己宿敌却同时又是自己挚友的、比自己还要冷硬而难以接近的人,看向他绑定向导的眼神中那一抹难以忽视的柔情与爱意时,这种惊讶转变成彻底的好奇。

“你和幸村是因为相爱而绑定,还是因为绑定而相爱?”

手冢曾经有一次问过真田这个问题。

当时黑发男人一愣,随后给出的答案让人大跌眼镜,“我不知道。”

“哨兵跟向导之间的感情很复杂也很奇妙,”真田坦诚,“即使是在已经跟精市绑定后,我还是搞不太懂,但是我知道我爱他就足够了。”

 

然后他提议,“或者你可以问问精市?他总是有很多特别的想法。”

手冢脑海里浮现出上次军团间演习自己友人的绑定向导柔柔笑开然后冻结住十个哨兵五感的样子,轻咳了一声,“算了。”

 

而即使真的能遇到一个真心相爱且能全心托付的人,自己又凭什么,把自己背负着的沉重的压力,要求自己深爱着的人一起承担呢?

这些问题十年前就对手冢国光产生了困扰,十年后,虽然很遗憾,但不得不说,他仍然没能理出头绪。

 

“主人。”

在手冢难得抛开军队的事情,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来自精神体的呼唤把他从思绪中唤醒,他抬起头,银已经从精神领域里跑出来站在他床上,战狼甩了甩尾巴,“主人,最近您都让我保护那个向导,我已经很久没有参与战斗了。”高傲的猛兽战意汹汹却不得抒发,要保护一个人毕竟束手束脚。

手冢沉声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二毕竟是未绑定的向导,在战场上太危险了!”

银无意识地伸出前爪扒拉床单,“可是之前您不是说让他留在船上吗!我都听到了,为什么后来还是答应他跟过来了。”

“他强烈要求,我也没有办法。”

“您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别人改变已经做好的决定了……”战狼压在床铺上兀自不满地嘟囔,徒留自己主人沉浸在居然的震惊中。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别人改变已经做好的决定了……

TBC


评论(15)
热度(14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