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A thousand years (一千零一夜第五夜)END

【第五夜】A thousand years(《回声》世界观设定,异能梗)

啊新年贺第一弹~昨晚终于写出来了www~
先说明一下~这篇文的大体世界观架构来自于一篇小说叫《回声》,作者是蒲宫音,其实原小说的世界观还要更大一些,势力背景除了人类、异能者还是血族啥的,非常好的一本小说~不过因为毕竟是冢不二的同人文嘛,剧情走向和时代设定啥的都会跟原著完全不同,如果对这个背景有点兴趣的亲推荐去看看这本小说!非常不错~


以下正文:

不二周助第一次见到手冢国光的时候,是在高校二年级的时候。

 

目所能及处是铺天盖地的绿意,仿佛带着无尽的生命力向他涌来,母亲一般的温柔和祥。不二躺在这片绿意中惬意地眯眼,直到天地尽头隐隐传来喧嚣,连带着这个世界也震荡不安,仿佛马上要崩塌。

下一秒,不二从课间的小憩中惊醒,下意识地望向窗外,流风正驱赶着浮云翻涌,露出大片大片的阳光,和清澈的琉璃似的天空,一切安然。

于是刚睡醒的不二迟滞了一两秒,才意识到把自己从美梦中惊醒的响动来源于班上女生的窃窃私语,还有时不时一两句抑制不住兴奋地低声尖叫。

 

他略微有点困惑地眨了眨眼,轻拍了一下前座的女生,“那个抱歉问一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啊啊啊是新来的转学生!!!”女生努力压低的声音激动得变了调,头也不回地伸手一指,“刚刚班导带进来的!好好好好帅啊!!!”仿佛不用四个好字不足以说尽她们的憧憬,但下一秒兴奋过度的她意识到了刚才问他问题的的人是谁,猛然回过头来红了脸,结巴道,“不,不二同学,当然你也是非常,非常帅的。”尾音羞怯似的收了回去。

不二礼貌地笑着道了谢,目光却顺着女生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在前于自己两排的位置确实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背影,茶色的头发看上去一丝不苟,穿着紫色T恤的身姿显得十分挺拔,整个人坐在那里似乎就莫名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不二刚眯了眯眼遗憾地想真可惜看不到正脸呢,不过女生们反应这么大估计很帅吧。下一秒,被他注视着的人就似乎若有所察地转过头来。

 

一瞬间眼神相对,那个男生仅仅是极为淡漠地一瞥,墨绿色的凤眸却意外地摄人,不二一时之间似乎要被这样的眼神吸进去,只能愣愣地看着,等到他反应过来想要露出一个微笑的时候,那人已经转回去,若无其事地继续整理桌面。

……光瞪着发呆了,结果还是没看清正脸啊……不二悻悻然想着。

 

不过毕竟是一个班的,很快不二就或主动或被动地从各方信息来源基本掌握了转学生的信息:手冢国光,年龄17,男,据说因为父亲工作调动而转来这个学校,相貌么……根据整个学校闻风而来在班级外走廊窥探的女生的反应,估计是帅到惨绝人寰的类型?

不二饶有兴趣地转了转手上的笔,看着前座每天见了自己就脸红的女生下了课支支吾吾地去跟手冢搭讪,心情很是有些微妙。

前座女生一向算是比较大胆的类型,但是不知道她走过去跟手冢说了些什么,手冢又答了些什么,再坐回来的时候,脸上很是有些尴尬。

不二挑了挑眉,在心里啧啧有声,感觉很严肃呢,手冢国光。

遗憾的是,直到放学,手冢都再也没有转过头来。

 

不二走到球场换好队服,跟网球部的队友们打好招呼,在球场站定,都仍然在心中微微怨念着至今没有看到那个新来的据说非常帅气的转学生的侧脸,于是当他看到那个自己有事没事盯着看了一下午的背影出现在球场上的时候,不是不惊讶的。

手冢国光手里居然也拿着网球拍,跟他们的部长交谈了几句后,往球场逡巡了一圈后,突然锁定了不二的方向,一步一步朝他所在的球场走来。

 

等距离近到一定程度,足够不二仔细端详手冢的时候,不二这才注意到,比起他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更引人注目的,其实是他身上那股严肃冰冷却又莫名高贵的气质,虽然面无表情,周身的气场却足够吸引周围人的注意,要不二凭心而论,要说帅也是真帅,但是能够达到他的颜值水平的也不是没有,但是能引起学校里女生这么大反应的,估计也就是那种一脸严肃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意外可靠的感觉了吧,依稀听姐姐提起过,现在的女生好像都喜欢这种类型的?

不二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颠着球,直到一丝凉意触碰到自己的皮肤才缓过神来,抬起头,手冢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好神奇,这个人身上的气场已经强大到冷气实体化了么?站在他的面前,夏日炎热的空气都似乎凉下少许。想到这个,不二微微眯眼笑起来,歪过头主动打了个招呼,“你好啊,手冢同学,你也加入网球部了么?”

“恩,”这是不二第一次听到手冢的声音,意外地清冽性感,尾音却又极短促,一字一句都仿佛很有力度,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要不二形容的话,大概像是富士山巅上的终年不化的冰壁,“因为我对部长说有一定的网球基础,所以部长说要打几球看看水平再决定怎么安排,所以麻烦不二同学了。”

“啊,没问题。”是很合情合理地请求呢,把手中的球递过去,然后走到场的另一边,“既然是部长要看你,那么你先发球吧。”

 

不二在中线摆好接球的姿势,眼神却心不在焉地乱瞄,唔,发球的姿势还是蛮专业的,倒是有点期待他的网球水平呢,说不定——

下一秒,小黄球呼啸着从他耳旁穿过,落在底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被刚才又急又快的球风带起来的额发重新落下来,遮住不二睁大的双眼。

一旁观看的部长副部长急急地跑过来,把手冢围住重新开始新一轮的盘问。

刚才那个发球的球速,已经不是“有一定网球基础”的人能够打出来的球了。

不二慢慢翘起嘴角,终于笑起来,难得地像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手冢国光,真有趣呐。

 

但是彼时的不二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

之前从未跟他说过话的手冢,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最终手冢破格被录取进正选队伍,一下子从陌生人升格成与不二朝夕相处的队友,两人又是一个班的,熟悉起来似乎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而一向敏感的天才也意识到,一向跟学校里的人保持距离的手冢,似乎对自己青眼有加,不二其实不是那种很容易跟别人熟稔起来的人,但是几个月后的某一天不二躺在自己床上突然发现手冢跟自己的关系已经在自己不长的17年人生中升格成为算是极为亲密的挚友级别的时候,他才在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两个人的关系能够越来越近,自己没有特别做什么,所以是,那个总是一脸严肃,却又总是会出现在自己旁边的手冢,在有意无意地拉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么?

 

不二闭着眼在床上翻了个身,一只手支着下巴趴在床上,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戳了戳放在床头柜上的仙人掌,“呐,小仙,你说,手冢国光为什么想要接近我呢?”

在不二手下的青绿色仙人掌绒毛处似乎发出一些微光,轻轻动了下,仿佛在对不二的问话做出回应。

不二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仙人掌上面,脑海里突然闪现今天中午在走道听到的两个女生的窃窃私语。

“小秋……你觉不觉得手冢前辈和不二前辈关系好好啊?”

“有!不二前辈还好,但是手冢前辈对谁都很冷淡,唯独跟不二前辈关系很好。”

“天哪……他们俩不会是那个……”

“不会吧……”女生哀叹一声,“两个帅哥的资源就这样消失了吗?”

 

不二还想再听,拿了便当过来的手冢却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报以一笑,跟着手冢走到天台上去享用午餐。

再正常不过的相处模式,不二的心跳却有些快。

盛夏真热啊。

 

紧接而来的就是网球部全体正选最期待的暑期合宿,今年直接拉到了一个深山里,每天自己搭帐篷生火做饭,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学生们抱怨不迭,唯有不二微笑站在一边。

不仅不讨厌,不二其实是异常喜悦。

从小就对植物动物具有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在森林这样的地方更是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愉悦,每踏在林间的一步都仿佛感到无数的声音想要向他诉说着什么,这种感觉吸引不二一步一步走向林间深处,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离合宿的驻扎地太远太远。

 

密林中大片大片的树叶遮挡了阳光,站在地面只觉得分外阴暗,很不妙地,不二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更不妙的是,自己面前站着的,似乎是一只棕熊。

下一秒,不二转身就跑,被激怒了的猛兽却发出阵阵嘶吼扑过来,不行,根本跑不过,不二只觉得双腿越来越重,直到面前自己的影子完全被笼罩在另一个更大更凶猛的影子之下,他踉跄着跪倒在地,内心第一次被真正绝望的恐惧攫住。

——要死了么。

 

霎时间,眼前似乎有无数翠绿色拔地而起,四面八方地在他身体周围织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网,但是这保护罩似乎并不坚韧,不二紧紧闭着眼睛蜷缩在地上,感受到外面怒吼着的猛兽一下又一下地撕扯着现在保护着自己的东西,刚刚松下来一点的心又猛然提起,所幸那个保护罩似乎还在源源不断地自我修复,猛兽撕扯的声音和东西从地底窜起来的咻咻声不断地冲进不二的脑海,他渐渐冷静下来。

现在……到底要怎么办。

不二努力把自己翻过来,因为保护罩太密,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因此不二面对的是全然一片黑暗,他不怕黑暗,但是视觉的失去,会让人听觉变得异常敏锐。

 

比如说他现在就听到,一个从容不迫的脚步声在渐渐靠近。

是人的脚步声。

不二松了一口气。

然后再近一点,连那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来干什么?!不二一下子站起来,失声叫道:“手冢!你快——”

下一秒,猛兽的嘶吼声和撕扯声同时消失。

又过了一瞬,一丝亮光闪进不二所处的狭小空间里,轻柔却锋利地从上滑到下,然后拨开自己划开的缝隙,不二终于再次见到光亮,和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手冢,眼含担忧,身边却似萦绕着实质性的寒霜,手里握着一个晶莹剔透闪着寒光的冰刃,身后是轰然倒地的棕熊。

不二宛如溺水者抓到浮木般呼了口气,紧紧握住手冢朝他伸过来的手。

 

被手冢拉出来之后,不二抱膝坐在地上,定定看着刚才保护了自己的性命的东西良久,终于恍然,轻讽似地笑了声。

什么保护罩……分明是无数巨型的草叶,层层叠叠地包裹了起来,但奇怪的是,刚才还在源源不断生长围拢过来的草叶,现在已经静止宛如一座奇怪的雕塑。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不二开口,指了指面前翠绿色的庞然大物,“这个,怎么让他恢复原状?”

“不知道。”

“啊?”

手冢瞥他一眼,“是你让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要让他们恢复原状,你不应该问我。”

 

可是,不二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啊。

似是看出了不二的想法,手冢闭眼抬手,不二尚还觉得面前的植物体没什么不同,除了微微饱满一点以外——

然后不二以为自己仿佛见到了神迹。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翠绿晶体纷纷扬扬落下来占据了整个眼帘,耳朵听起来却只有一声极干脆利落的碎声,没过多久刚刚还在眼前的翠绿色罩子已经变成地上铺满着的青翠齑粉。

手冢又动了动手指,地上的细碎晶体仿佛融化了一般,土地顿时因为大量水分的浸润变成了深褐色,上面却又覆盖着一层翠绿色的薄膜,显得分外怪异。

 

“……”

“……”不二眨了眨眼。

“以我的能力,最多只能做到这样了。”手冢推了推眼镜,语气一贯的严肃,不二却能从眼神看出一丝窘迫和不满意,但是此时的不二并没有玩笑的心情,他默默站起身来,指了指地上的巨兽尸体,“手冢,他是怎么死的?”

 

手冢用手里的冰刃划开了棕熊的腹部,没有想象中的血液喷溅,反而发出一种利刃划在固体上的刺耳声音,几刀下去后,手冢让开位置,不二走到棕熊的尸体旁边,深深吸了口气。

被冻成寒冰的棕熊血管和内脏接触到夏日温热的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不二看了手冢一眼,后者无动于衷看着眼前的景象,很快棕熊的血液慢慢流下来,内脏因为细胞被冰刺破而瘪了下去,再无一丝生命的气息。

不二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手冢微微握了握手,原本握在手中的冰刃就悄然消失。

 

后来的《灵纪》里面,是这样记录的:

“东京背面的一处密林里,因为被过度抽取灵力而荒芜了的一片草地和驭冰者,一起见证了赋灵者在17岁时候的第一次能力爆发。”

 

但是彼时的不二,还不知道《灵纪》为何物,更不会知道“赋灵者”这个伴随了他一生的称号。

彼时的不二不过是一个帅气而讨人喜欢的17岁少年,因为在一些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被称为天才,人生过得还算顺风顺水,未来估计可以任性地挑选一个自己钟爱的事业然后为之奋斗一生。

但他的人生规划里不包括遇到一个貌似具有异能的人,并且这个人成为了自己的挚友与绯闻对象,又救了自己一命这件事情。

更不包括被这个人告知,自己也怀有异能这件事情。

 

但是天才的强大,同样体现在他们对于一些突发状况出人意料的接受性上,所以在他静静地听完手冢难得的很长一段话后,他皱了皱眉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其实是由明暗物质所组成的,很多时候人类可以看到的一些灵异怪谈和超自然现象,其实是因为明暗物质的失衡导致的,而你所在的灵桥组织主要的工作,就是运用自己的能力平衡世界上的明暗物质,而你,就是一名具有这样能力的灵桥。”

手冢眸光幽深,点了点头。

“而我……也是一名具有这样能力的灵桥?”

 

“不。”手冢否认,“你只是一个有灵力的人,但是如果你还没有加入灵桥,你就不能算灵桥,组织去年探测到这里有灵力波动出现,调查了很久后才锁定到你身上。”他顿了顿,“但是你的能力还很不稳定,主要是因为你没有掌握使用自己灵力的方式,除了像刚才那样的危急情况出现了能力爆发以外,你应该之前还没有遇到过很明显的自己使用能力的迹象吧?”

不二下意识点点头。

“但是其实在很多你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你能力体现得很明显,”手冢指了指不二扶靠在树干上的手掌,不二顺着往自己手看去,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刚才还是只有斑驳树皮的棕色树干,此时从他的手指缝隙里钻出一片小小的绿叶。

“如果你加入灵桥,组织会教会你使用和控制自己的能力。”

“当然,这只是一种邀约,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加入。”

 

不二用脚尖在地上画圈,低着头让手冢看不清表情,“如果不加入,会怎么样?”

“可能继续作为一个普通人过一辈子,也可能被别的组织招揽。”

不二惊讶抬头,“还有别的组织?”

手冢的声音瞬间低了一个八度,“有。”

 

“那我干嘛非要加入灵桥。”不二挑起一个微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等我再好好考虑一下,说不定加入另一个组织呢。”

不二话音刚落,手冢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下来,他抬起头,锐利的凤眸仿佛能化作实质的利剑刺到人心里,一字一句都带着冰冷的气息,“现在有规模的人类异能组织,只有两个,如果你加入了那个,以后我们就是敌人。”

 

那是不二第一次主观感觉到手冢的能力,不再是让人舒适的凉意,而是凛冽的寒气无孔不入地要钻进自己体内,即使手冢没有真的对不二使用能力,但是由于情绪激荡造成的灵力外放已经让不二宛如处在冰寒的峭壁之上,又似乎被无数尖锐的利刃包裹,动弹不得。

 

想到这里,不二在街道上驻足,身边的社区里万家灯火温暖明亮,黑丝绒般的夜幕上时不时划过一簇又一簇的烟花,璀璨绚丽。

来这个中国小镇执行任务的时候似乎恰好是中国的春节,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来说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不二很喜欢这个中国小镇上的热情大方的路人,会抱着他的腿用中文叫他“好看的哥哥”的小孩子,还有会扯着他聊一些家长里短的老人,于是坚决要求留下见识一下春节。

手冢一向不喜欢在执行任务的地方和不相关的人有过多接触,但是拗不过他,便答应了。

 

随着除夕夜的临近,小镇果然变得越发热闹了起来,许多之前没见过却能说着一口流利当地方言的人陆陆续续出现在小镇上,在他们临时住处门口的大爷用教外国人说中文一般十足的耐心告诉他:这些人,是归客。

于是小镇里一家一户的灯火更亮,不二感受到这个小镇上浓浓的节日气氛,又看不懂电视里好几个台都在同时播放的晚会,便拉着手冢出来游荡。

街道上几乎没人,但是丝毫不影响不二的好心情。

 

只是刚才突然从记忆缝隙里扒拉出来的一些回忆让他心中百感交集,脸上的微笑灿烂了几分,蹲下身,招招手,一只在旁捡食剩饭的流浪狗就乖乖走过来,不二笑着摸了摸它的头又指了指手冢的方向,然后露出一个安静地微笑。

“咬他。”

流浪狗嗷呜一声扑过来,却被一块冰墙堪堪挡住,无辜地转过头去看不二,呜咽了几声。

 

手冢满脸黑线又无奈地看过去,“不二……”自己怎么又惹到恋人了么?

“手冢,”不二脸上依旧是很好看的微笑,语气却听上去不太愉快,“我刚才想起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的事情,有点不爽呢。”他动了动手指,眼睛微微睁开,“要不我们打一架,看看现在谁比较厉害吧?”

手冢眸光一闪,看到不二身后绿化带的植物已经蠢蠢欲动,赶忙上前一步阻止,把恋人收拢到自己怀里,沉声道,“别闹,不二。”即使现在街道上人少,这里好歹还是一个小镇,要是被人看到了,“幸村正在放假,如果现在去增加他的工作量,他一定会很生气的。”

 

“好吧。”不二撇撇嘴,身后的植物悄无声息地已经回归到最自然的状态。即使再后来一起度过的漫长岁月中,手冢再也没有给过他那样的压迫感,但是当时的感觉宛如烙印在心底,挥之不去,想起来总归有些不爽。

手冢感受到怀里恋人的不豫,稍稍分开一点两人的距离,抬起不二的下巴凑近自己的脸,跟自己的恋人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不二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他的脖颈。

 

把折叠起来的记忆呼啦啦翻回不二17岁的那个下午,手冢终于控制好自己的气息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都有些尴尬。

然后不二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抬起头,“所以,你之所以转学过来,跟我认识,无非是因为灵桥组织派给你的任务?”

“恩?”手冢看到不二毫无笑意的脸,和睁开的了的双眼,蓝眸深处满是愤怒和……失落?手冢心里微微有些刺痛,却终究不明白不二的愤怒和失落从何而来,只得实话实说道,“是的。”

 

不二垂眸半响,然后抬头,眼里有一些彼时的手冢还看不懂的幽深的火焰,还有脸颊一丝苦涩的笑意,“我加入。”

他凝视着他的墨绿色瞳仁,一字一句仿佛绝决般地说:

“手冢,我加入灵桥组织。”

 

宛如清晨青绿叶尖的一粒滚圆露珠落到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又像两条淙淙流动的平行河水终于在某个时刻汇集成一条,薄得接近透明的蝶翼微微扇动掀起一阵风。

 

驭冰者与赋灵者为爱侣,相携一生。

——《灵纪·灵桥纪事》。



评论(5)
热度(7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