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8

第十五章

 

吃完早餐,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不二索性和菊丸桃城在餐厅里聊了一会儿,然后直接去指挥中枢开会。三个人到的时候算早,中枢也只有三个人在,除了手冢以外,就是不二在参谋部的同事入江奏多和另一位面容冷厉的青年。

“呦!德川~”菊丸挥挥手跟那名青年打招呼,换来后者的点头作为回答,熟知他性格的菊丸也不觉得有什么,倒是不二觉得这个叫德川的人看上去比手冢还要不好相处,但是目光投注在入江奏多身上的时候却极为柔和,于是大概知道他应该就是入江奏多的哨兵,总领第一军团特种部队的德川和也。

 

“不二,早啊。”入江奏多注意到他们,笑着跟不二打了个招呼,不二回以一个和煦的笑容,入江奏多虽然是前辈,军衔也比他高得多,却从不摆前辈的架子,相反,因为他随军经验较多,在航程开始以来经常给不二一些指点,因此不二十分喜欢这位亚麻色头发的前辈。

突然门又被打开,陆续进来两个人,不二还没看清是谁,身边的菊丸就已经率先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飞扑向其中一个人影:“大石!!!”然后便开始义愤填膺地诉说着今天早上被桃城抢走了星鳗寿司的事情,整个人几乎挂在大石身上。

刚进来的果然是乾和大石,不二看着乾差点被菊丸挥动的手打到眼镜后默默地退到了手冢身后,大石努力安抚着愤愤不平的大猫,挑了挑眉,问身边的桃城,“我还不知道,英二和大石关系这么好?”

 

桃城摊摊手,“他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菊丸也是在大石跟随了手冢之后被带进第一军团的,基本上每天都同进同出,”说着笑了起来,“要不是他们两个人都是哨兵,我们几乎都要以为他们是恋人了。”

桃城说得随意,不二却听得心中一动,看着那边的两个人若有所思。

 

随后又陆陆续续进来一些军官,不二大多数都不太熟悉,但是对于不二周助来说,只要他愿意,让新认识的人喜欢上他是很容易的事情。

手冢坐在首位,冷眼看着不二脸上挂着温柔而谦逊的笑容,进退有度地跟第一军团的高级军官们交谈,并很快地打成一片,挑了挑眉,分明在人前是这样一副谦和有礼讨人喜欢的样子,为什么自己印象中和他的几次相处却总是争锋相对?

 

没过多久会议开始,手冢简短地说了个开头后,就让乾通报前线的最新状况,不二听了一会儿,思绪就开始神游,分出一部分的精神力来接受乾的信息,眼神就开始左右乱瞄,啊呀,大家都听得好认真呢,连一向活泼好动的菊丸都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目光直视着正在做报告的乾,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在观察他。于是不二越发大胆起来,笑眯眯地一个一个人地研究过去,嗯这个是刚才认识的山下旅团长,看上去好老哦……欸这个人不是军需官么,怎么这么瘦……嗯这个人倒是很帅呀,就是……咦?!手冢?!

不二堪堪对上手冢的眼神,才发现后者的眼神里满是不赞同,凌厉的目光让不二霎时间有点心虚,但是随后转念一想,能够发现自己没在认真听的人,肯定自己也没有认真听!于是便理直气壮地对手冢绽开一个笑容,然后继续去逡巡下一个目标。

 

手冢已经关注着不二很久了,得益于他的严格和之前的一些惩罚,第一军团的高级军官会议从来没人敢开小差,因此开始没多久后就东张西望的不二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直到对方对上他的目光,居然不是意料之中的被捉到开小差的反应,反而对自己露出一个更加愉悦的微笑,然后淡定地扭开头去。

这叫什么反应?!手冢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像以前那样当场让开小差的下属绕着外舱跑十圈,可是看了看不二因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而高翘的嘴角和眯起来的眼睛……

算了,反正乾的报告也作到最重要的部分,还是不要打断他比较好。

 

这次会议主要的内容是根据最新的军情,设定好到达前线后最初的战术布置,以及设计好一个最初的进军方略,因此能够参与这个会议的人数不多,却基本都是第一军团的实权派军官,乾的报告结束后,会议进程就直接到了讨论的环节,第一旅团长山下提出要采用围剿的方式来速战速决,松本大校却坚持要先攻占叛军所活动的恒星系上的恒星,再呈线状扩散地去攻占周遭的小星球。

两个人的方案截然不同,于是一下子便争执了起来,不二第一次真正参与军队里的战术讨论,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听着,慢慢讨论的范围扩大,别的一些人也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二却瞄了一眼窗外,仍然是光怪陆离的星空,心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一直采取这种速度在恒星间穿梭,自己会不会看不到海?

 

“不二。”突然间听到自己被点名,不二浑身一凛,回过神来,发现手冢止住了大家的讨论,看着他,“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这是变相提醒我不要开小差么,不二一边腹诽着手冢,一边挂上微笑,歪着头语出惊人,“我觉得两个方案都不是很好哦。”

 

脾气有些暴的松本大校当下就锁紧了眉头,“不二参谋,据我所知这是你第一次随军出征吧,不知道你战术上懂的有多少,但是这么贸然下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些?”

不二笑得更灿烂了,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我是懂的不太多,所以可能理解问题也片面一些,大校先生的方案听起来确实很不错,但是,先占领恒星,再处理周遭的小星球,想必会比围剿耗费更多的时间吧?”

“哼,行军打仗,哪儿能急躁。”

“确实不能急躁,”不二点了点头,“这个即使是三岁小孩都知道,但是,不知大校先生有没有考虑过军需物资的问题?”

 

松本一愣,刚要开口,就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开头,不再说话。不二知道他大概是明白了,笑了笑,“我们带的物资,是不够的长时间的战争的,而在松本大校的计划中要第一步夺取作为根据地的恒星,是一个以贸易繁荣著称的星际都市,虽然是叛军活动的中心,却缺乏基础物资,因此如果我们先占领那里,一旦物资耗尽,又得不到周围星球的补给,就很容易陷入被动的局面。”

“而至于围剿的方案,”不二看了眼手冢,见他没有制止的意思,便接着道,“如果能速战速决,自然是不错,但是那样我们必然要分散第一军团的兵力,把整个恒星系包围起来。但是,”他神色凝重了几分,“平叛和侵略战争不同,这次我们要面对的星球,都是我们帝星系的星球,而星球上的人除了叛军,大多数都是无辜的公民,这决定了我们不能够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和空投不对,所以我们帝国军团相对于叛军的一个很大的优势将不复存在。”随着不二的话慢慢推进,在场的军官们都慢慢陷入了沉思,“而叛军的起源就是这个恒星系,很多人的家就在这里,他们在那片地区的能量可能远超我们的想象,如果贸然分散兵力,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不是我们围剿成功,而是他们把我们逐个击破。”

山下抬起头,无奈地笑了笑,“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不二参谋,你说服我了。”

 

“不是你考虑的不够周全,而是你们太骄傲了。”一直没出声的手冢突然淡淡地说,听得山下和松本一僵,“人马星系的胜利使你们以为第一军团可以所向披靡,却忘记了我们能够胜利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手冢站起身来,指了指墙边挂着的一副书法,不二顺着望过去,这才注意到是用远古汉语写的四个字:知己知彼。

“两位都是跟随过我爷爷的人,这个远古时代的箴言作为我爷爷的座右铭,想必两位一定很熟悉,但是我很遗憾,两位并没有践行,山下旅团长的方案没有考虑到敌情,松本大校的方案却对我们自身估计不足。”手冢年轻的脸面无表情,语气也只是淡淡的,算不上责难,松本和山下却分明从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自己原来的上峰,当年叱咤风云的手冢国一的影子,一时之间竟然都说不出话来。

 

手冢也没有再对他们说什么,而是把悬空的光幕推向不二,“不二,光反驳别人的方案而不提出自己的方案,难以使人信服。”光幕上是一副最新的叛军活动所在恒星系的地形图。

“呐,初来乍到,就给我出难题呢。”不二嘴角上翘,眼睛却微微睁开露出了湛蓝色的瞳仁,让他显得比平常严肃许多倍,他快速地在脑海内过了一遍自己所了解的所有关于这次出征的资料,然后又打开个人终端检查了一下最后需要的信息,然后闭着眼睛想了想,再次睁开时,已经满眼是跃跃欲试的光芒,伸出手指在光幕的边缘上点了点,“我觉得,先攻这里。”

是一颗小星球,叫意坪星。

 

第十六章

 

手冢的瞳孔微缩,听到旁边的大石发出一声轻呼,“咦?”

不二以为大石是在质疑他的方案,于是解释道,“先打这里有几个好处,一是这颗星球离我们在前线的基地距离不算很远,方便来回的兵力调动,而离恒星系的其他星球较远,叛军支援不便;二是这颗星球地貌特征跟帝国中心地区相差不大,方便我们的士兵适应,作为前线根据地的话也比较容易站稳脚跟;最后就是,意坪星盛产粮食和金属,而这两样,正是军队最需要的资源。”

 

不二话音落下,指挥中枢里一时陷入沉默,大家似乎都在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直到菊丸一拍桌子,“我觉得不二这个方案很不错呀!”说完好奇地转过头去问不二,“不二不二,你的军事理论是在哪个军校学的呀?”

不二失笑,“我没有上过军校哦,英二。”开玩笑,只有经过认证的哨兵或者向导才能上军校,他避之不及,怎么会去上?

菊丸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没有上过军校,也就是说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军事理论训练,难道单纯凭借自己研究和平日里的耳濡目染就达到这个水平……他激动得一把抱住不二,“不二!你是天才喵?!”

 

“菊丸,会议还没有结束。”

听到手冢的声音,菊丸立马如同被烫了爪子的猫一般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瞥了他一眼,手冢接着说,“大石,你把不二说的方案做一下可行性评估,今天之内拿给我。”大石点了点头,“那么,今天会议暂时先到这里,大家都不要大意!”

 

大家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指挥中枢,到最后只剩下了手冢和大石,后者打开了个人终端在敲敲打打些什么,手冢离开前挑了挑眉,“不回自己房间么?”

“啊,”大石抬起头匆匆朝他笑了笑,“先不回去了,刚才那个方案的可行性评估只差一点收尾,做好了可以直接交给你。”

“……只差一点收尾?”这句话成功让手冢止住了脚步,他转过身来往回走到大石身边,讶异道,“为什么这么快?”

 

大石敲完最后一个字符,心满意足地点击了发送后关闭终端,“自从我认识你以来,但凡是你提前做好的方案,都跟最终方案相差不大吧。”手冢出任军团长以来,每次这种类似的战术讨论会议之前,手冢都会自己先做出一套方案,再在会议上听大家的讨论,他很少直接拿出自己的方案,但是在他引导下的会议,制定出来的最终方案往往跟他自己之前设计好的方案差不多,而无数次战役证明,往往手冢都是正确的。

所以当昨天手冢发了一份方案到大石的邮箱里时,大石就开始针对这个方案进行可行性评估,只是没有想到……“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不二周助居然会跟手冢你提出一模一样的方案呢。”

 

手冢脸上露出稍瞬即逝的笑意,大石低着头却没有看到,只听到自己的上司兼友人醇厚的嗓音仿佛微微带着些感叹,“确实是没有想到……”

大石收拾好资料,抬起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光怪陆离的宇宙画布已经变成了波澜壮阔的星河,他知道是因为舰队的速度已经从超光速慢了下来,抬起手看了眼表,“快要到了呢。”

“嗯,”手冢低低地应了声,然后说,“大石,拜托你一件事。”

 

交代好大石后,手冢走到窗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外面的星河,然后低下头,使用通讯器发送了两条信息。

德川和也和不二周助的个人终端同时弹出了一条消息。

十五分钟后,三艘小型飞船悄无声息地从旗舰下部飞了出去,船头的瞭望室里,手冢抱臂看着三艘飞船以比旗舰快一倍的速度划破天幕往东边飞去,只留下淡淡的轨迹,又很快淹没在空中消失不见。

 

三十分钟后,不二一头雾水地从房间里出来,往船头的瞭望室走去,手冢突然约他这个时间来瞭望室见面是怎么回事……说要给他设置临时性的精神屏障,可是那玩意儿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设置么,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到瞭望室去……?

虽然满怀疑惑,不二还是跑到了位于舰船首部最顶上的瞭望室去,一推开门,看到手冢打了个招呼后,不二的目光立刻被眼前的景色黏住,再也挪不开。

 

瞭望室巨大的玻璃窗已经满目湛蓝,洁净的天空和浩瀚的海洋在视线所能及的最远处渐渐汇为一线,不二愣在原地,没几秒后几步冲到窗边,把脸贴在玻璃上,发出一声满足又欣喜无比的喟叹。

巨大的宇宙飞船低空掠过海面,高速的螺旋气压劈开原本平静微澜的海面掀起阵阵波涛,不二趴在玻璃窗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远方,海浪被掀飞到空中溅开细碎却晶莹的小水花,映在不二碧蓝色的眸子里。

漂亮璀璨如同细碎的星辰。

 

旁边的手冢把不二的反应一点不落地收入眼底,看到湛蓝色的海洋映在不二同样颜色的瞳仁里宛如泛开一阵阵的波纹,他突然觉得,这样的人大概天生就适合海洋,于是不二对海洋的执念似乎一下子变得情有可原了起来。

大概有谁曾经对他说过,你的眼睛,跟大海一样优雅。

 

驾驶室里,一个少尉好奇地问自己长官:“为什么将军阁下会突然下令让战舰下降高度贴海面飞行啊?”

中尉敲了敲他脑袋,严肃道:“上级下命令肯定有他们的用意!不要随便揣摩将军的想法!”

“是!”

中尉望了眼前方已经若隐若现的军事基地,感叹道,“手冢将军的计谋真是变幻莫测啊!”

 

第一军团的紧急战备状态,是和抵达基地的消息同时下达的。

彼时不二还和手冢在瞭望室,手冢给他设置好临时精神屏障之后,从瞭望室的窗口望出去已经可以清楚地见到前线基地的入口,到达目的地的通知刚刚下达,就被紧急战备状态的预警所代替。

 

一时间,所有的士兵各回各位,全副武装,军官们立刻回到了所属舰队的指挥位置,对于大多数第一军团的士兵和军官来说,这次紧急战备来的太出乎意料,但是一旦看到这条命令后面缀着的最高权限标志,他们都会无条件服从。

不二微微愣了一下,抬头问,“手冢,怎么回事?”然后他感到手冢的手抓住他的,瞬间被一股力量带着到了出舰口,大石和乾也在那里,跟手冢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后者道:“通知大家,按照正常次序下船进入基地安顿,但是不能解除紧急战备状态。

“是!”

 

然后手冢抬起脚率先跨出舰舱,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装过头来,对不二交待道:“不二,从现在开始,你一步都不要离开我。”

不二知道情况紧急,点点头,随手冢跨出舰舱,登上一个小型的飞行器,乾和大石又分别登上了另外两个。

手冢登上飞行器后,立刻点出一个光幕,输入指令:非战斗编制暂时留在舰上。

不二瞄到,抿了抿嘴角,“等下,要打仗?”

“恩,”手冢点点头,“等下会有一场战役,但是都安排好了,应该没有问题。”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手冢手一顿,然后转过头来眼神莫测地看了一眼不二,犹豫道,“你可以尝试一下用精神力来攻击对方的哨兵,但是我不是向导,所以教不了你什么。”

不二眨眨眼,瞬间手冢感到一波攻击重重地击打在自己的精神屏障上,没来得及阻止银已经从精神领域中蹿出来,低吼着试图威慑刚才攻击自己主人的人,却看到不二歪着头一脸好问的表情,“比如这样么?”

“……是。”手冢默默地调动精神力量修复刚刚破损的屏障,一边说,“你刚才的攻击强度,可以对大部分的次级哨兵的精神领域造成伤害,对三级哨兵则可以造成重创。”

 

不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对普通士兵呢?”

“没有作用,因为普通人没有精神力。”因此也谈不上精神力受不受损。“但是对于没有精神力,或者精神力低于你的人,可以尝试使用精神暗示,这方面,你可以看看入江是怎么做的。”那个向导,在战场上可是使用精神暗示控制局势的一把好手。

不二看着出来后站在飞行器上威风凛凛的银,挥挥手把小仙也召出来,灵巧的雨燕绕着自己的主人上下飞了一会儿,发现了另一个同类,叽叽两声绕着银飞起来,不二抬眼问手冢,“所以,入江前辈人呢?”手冢不说他还没意识到,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他和他的绑定哨兵。

 

“和德川在一起,等会儿你会见到他们的。”手冢淡淡地说。

面前浩浩荡荡的军团舰队士兵已经踏着整齐的步伐进入基地,不二站在飞行器上,略微有点长了的头发被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吹到脑后,鼻端嗅到一丝海风的咸腥,和一丝不寻常的紧张气息。

 

TBC

中尉望了眼前方已经若隐若现的军事基地,感叹道,“手冢将军的计谋真是变幻莫测啊!”

【然而人家只是想撩汉子而已【 不


评论(18)
热度(9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