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二十八、九章)

第二十八章

 

晚饭期间,因为不二和迹部的存在,让气氛变得稍稍有些微妙了起来,当然这种微妙感可能只在三个小辈心中得以察觉,毕竟在长辈面前,就连一向嚣张肆意的迹部都表现得毕恭毕敬尤为乖觉,但是迹部少爷估计是不太喜欢这种拘束感,于是晚饭后的消食场景变成不二饶有兴致地拉着手冢让他带自己去看他们家后院养的一池金鱼,而迹部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百无聊赖。

 

不二蹲下身轻轻拂了拂水面,眯着眼睛看池子里的金鱼追逐着鱼食,又瞥了一眼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的迹部,出声道,“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我迹部是你表弟?”

 

手冢喂鱼的手一顿,悉悉索索漏下去许多鱼食,看到池子里的鱼争抢着比平时分量要多的鱼食,手冢头疼地放弃了伸手去捞的动作,扶了扶眼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觉得有点丢人。”

 

不二一愣,下意识转头去看坐在一旁的迹部,果然见到那张脸上不可一世的表情完全皲裂了,迹部怒气冲冲地瞪视着手冢,目光之凛冽仿佛可以在后者身上戳出一个洞来。

 

“我希望你能接受每一个我身边的亲人,”手冢认真地解释道,“我知道你和迹部的性格相差太多了,对你来说他的个性和处世之道可能都非常地不能让人认同,但是我说过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而且对我来说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亲人,如果你跟他合不来的话……我也会感觉非常困扰的。”

 

不二看着恋人认真看着自己,甚至微微带了点紧张的眼神,忍不住扑哧一笑,伸手捏了捏手冢的脸颊,“如果真的是你看重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介意的,因为我相信你的眼光啊。不过,”他顿了顿,斜斜瞥了迹部一眼,嘴角勾起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你表弟真有意思,把自己哥哥的手打得要去德国治疗呢,这样的弟弟我也好想要。”

 

手冢无言,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因为他对不二说的话脸色稍稍转好的迹部被不二的一番话挤兑得扭头进了屋,无奈地叹口气,但内心分明知道恋人是因为迹部弄伤了自己一事而耿耿于怀,心底又忍不住涌上一股暖烘烘的热意,如果不是因为还在家里,差点忍不住伸手把不二搂进怀里。

 

其实手冢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知道手冢和迹部的关系之后,不二心中对迹部的接受度高了不少,但是手冢受伤一事一直是梗在他心中的一根刺,即使明白迹部是作为冰帝部长做出的这样的选择,也很难释怀。但是当时的不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迹部再次碰面的时刻,会这么快到来。

 

在做出了决定之后,手冢飞去德国的时间比大家想的要来得快得多。不二微笑着在机场送走了手冢,本以为短短几个月的分离没有什么关系,思念却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每天都会跟手冢在固定的时间通电话,网络更是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不二原本以为分离已经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却总是在下意识把水壶递给身旁的一团空气的时候愣怔一下,在看比赛想说上两句而扭头的时候怅然若失。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不二淡淡地笑,披上外套走到合宿别墅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刚才的枕头大战搅得他睡意全无,菊丸对于这次合宿居然要睡大通铺的长吁短叹更是勾起了他对之前一次合宿的回忆。

 

结果就是他百无聊赖地半夜跑出来,给远在德国的恋人挂了个电话。

 

看到自己的教练示意有人找,手冢国光从器材上下来,接过手机,却在看到上面名字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走出训练室接起电话,语气里有淡淡的疑惑和不满,“不二?这个点你怎么还没睡觉,明天不是还有训练吗?”

 

不二一直觉得手冢的声音很好听,醇厚而有磁性,但是在手冢离开了这么久后的这个晚上,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手冢带着点关切的声音,不二突然感觉仿佛要溺死在这样的声音里,连答话的语气都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笑意,“刚才大家枕头大战,错过了睡觉的点了。”

 

“……肯定是菊丸那家伙挑起来的。”

 

“是啊,”不二闷笑几声,几乎可以想见电话那头的手冢一脸不赞同的表情,“你还记得上次合宿吗?菊丸想组织枕头大战被你制止了之后一直耿耿于怀呢。”

 

“合宿本来就是最高强度的训练,晚上自然应当好好休息。”

 

“虽然很累,但是一直觉得合宿很快乐呢,”不二寻了一个座椅靠着,微微闭上眼睛,“能够全天全天地跟网球部的大家呆在一起,虽然训练有点累,也还是觉得异常满足。”话筒那边没有传来声音,只有滋滋的信号声和彼此浅淡的呼吸在静谧的夜里清晰可闻,不二勾了勾嘴角,“呐手冢,上次合宿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也是睡不着……你记得吗?”

 

“……记得。”岂止是记得,当时不二抱着枕头敲开他的门,对自己说他睡不着的时候脸上无辜又分外讨喜的表情至今在他脑海里栩栩如生。

 

“然后我在想……”手冢不确定不二是不是叹了一口气,他只听到恋人一向清朗的声线顺着电波传过来带上一点粗糙的杂音和隐约的失真,“要是你在该多好呀,手冢。”

 

手冢下意识的就剥离出不二蕴含在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这让他心中一热,握了握话筒,道,“不二,我也很想你。”

 

不二轻笑出声,恋人在这方面向来坦承而直白,鲜少那些语言上的弯弯绕绕,但是现在如此坦白地回应自己对他的思念……真是让人觉得分外满足和愉悦,不二微咬着下唇,只觉得心里的快乐已经要满溢出来,却又因为手冢现在跟他隔着天涯海角而生出一些微微的不豫,直到手冢比平常多了一份温和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过来,“早点睡吧,周助。”

 

“恩,晚安,国光。”


第二十九章

 

跟手冢通完电话后那晚不二睡得分外安稳,第二天早上醒来被教练告知有一场交流比赛的消息,做了好几天基础训练的少年们一下子欢呼雀跃起来,随后便看到了龙崎老师身后、陆续从大巴上下来的冰帝一行人。

 

被忍足和向日一唱一和地挑剔完青学的合宿别墅后,菊丸已经难言怒气,但是碍于龙崎老师的存在,只能不屑地嘀咕道:“切,手下败将还这么嚣张,让我会会那个迹部!替部长报仇好了!”

 

不二置之一笑,看向站在冰帝一群人中间的迹部,后者下意识地顺着被注视的感觉望过来,正对上不二的目光,顿了顿,不自然地扭开。

 

不二嘴角的弧度更大,呐,迹部,还真是为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呢。不过,他握了握手中的球拍,恋人远在德国,也还真是操心这里的事情啊,既然这样,自己也不能落后呢。

 

“英二,不要跟我抢对手哦。”

 

菊丸讶异地看了一眼友人,刚想说些什么,大石就宣布了抽签决定对手的比赛方式,大猫垂头丧气地去抽走了桦地,不二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签,虽然不是迹部,不过,他眨了眨眼,看向那个刚刚还在吐槽青学合宿别墅的深蓝色头发的少年,忍足侑士么?似乎是双打选手?

 

“忍足侑士,在与我们对战的时候作为双打与向日岳人搭档出战,但是其实是一位优秀的单打选手,被誉为冰帝的天才。”不二闻声转过头去,看到乾翻着手中的笔记本,扶了扶眼镜,饶有趣味道,“双天才之战呢,能收集到好的资料了。”

 

不二弯了弯嘴角,冰帝的天才吗?有点意思。

 

天才之名,大多出自他人之口。不二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被唤作青学的天才的,但是根据乾的分析,大概是外校的人流传开来的,看到了他华丽、出色的技巧,却不像部里的人可以看到他跟所有正选一起每天的训练,又出于心里的敬佩或者是畏惧,给他冠上了这样的称号。

 

不二本人倒无甚所谓,他知道自己或者确实是有那么一些天赋,使得他可以创造出一些华丽而技巧性的东西,使得他即使偶尔偷偷懒也能傲视大多数同龄人,但是,正如他的恋人第一次得知他这个称号的时候说的那样,“任何以为网球靠天赋多于靠勤奋的人,都必然不会在这条路上走很远。”不二记得自己当时看了恋人一眼,这个同样从小就光芒环绕的人,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那些感叹他实力的人又有多少知道呢?

 

“爱迪生说过,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国二热情的夏日,手冢国光认真地为他们关于天才的谈话下结论。

 

“呐,可是不是有人说,其实这句话还漏了一句,那1%的灵感比99%的汗水更重要吗?”不二说完,笑着挽过一脸不赞同的恋人,往家里走去。

 

而现在,即将面对关东大会决赛的国三的不二周助,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莫测的同样号称天才的对手,眨了眨眼,突然发现——这人撇去头发的颜色不看,忍足侑士的眉眼,很有一点像手冢呢。

 

这个认知让不二越发觉得有趣了起来,在一旁观战的菊丸突然犹豫地戳了戳乾的肩膀,“不二他……为什么露出一种想要整人的笑容?”

 

而在另一边,向日也挑了挑眉,对凤说:“诶诶诶,侑士一副要戏弄人的样子呢。”

 

所以说天才么,在某些方面很是有一些共通之处。

 

不过这场比赛比不二想象的要来得艰难一些,习惯性地不使出全力,却敏锐地感觉到对手似乎同样在以一种玩耍猎物的姿态对待这场比赛。不二歪了歪头,这种感觉果然很莫名其妙呢……算是顺利,却又总觉得哪里有点怪异,自己之前的对手,也都是这种感觉吗?

 

于是青学的天才微微一笑,快跑几步,直接上网。

 

忍足眸光一闪,手腕轻抖打出一个追身球,不二一下子匆忙应对,被忍足一个截击得了分。

 

咦,不二倒没有因为失了这一分而感到不豫,只是掂了掂球拍,这种莫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从不二上网以来,比赛节奏渐渐加快,直到忍足打出一个巨熊回击,不二捕捉到对手嘴角那抹玩味的微笑,方才恍然大悟——这个人,分明是在模仿他对慈郎那场比赛的球路。

 

他眯了眯眼,然后睁开,忍足侑士,很挑衅呢。

 

在旁观战的越前凭借卓越的视力看到了不二一瞬间的眼神,凌厉得让他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自己跟这位前辈那场没有结束的比赛,不二前辈也是露出了如此的一个眼神之后,自己的比分便再也没有超过他。

 

自己曾经在训练间隙问过号称青学资料大全的乾学长,不二前辈在跟他的那场比赛中认真了吗?

 

乾甚至没有去翻手里的数据,而是直视着这个优秀的后辈,意味深长道,“我从来没有收集到不二完整的数据,也摸不到他实力的边界,”他顿了顿,“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不二在跟你的那场比赛中,哦不,或者说在不二上国中以来的所有比赛中,他从来没有使出过全力。”

 

所以相比起一向严肃的部长,对于越前龙马来说,他反而最害怕的前辈是经常挂着微笑不二周助,说不出为什么,只是本能的敬畏,因此不敢直接问本人到底有没有认真比赛的问题。

 

而彼时对父亲感叹青学有两个怪物的少年,看到不二的眼神,压了压帽檐,习惯性地说了一句,“不二前辈还差得远呢。”

 

“是啊是啊!”菊丸焦躁地看着场中陷入劣势的不二,“忍足已经领先了,还使出了巨熊回击!不二不会输吧!”

 

“不会的。”越前抬起头,骄傲地一笑,“不二前辈要输的话,也是输给我。”

 

随后被菊丸前辈很重地打了一下头。

 

然而正如越前所说,在不二破解了忍足的巨熊回击后,忍足便再也没有挽回过自己的颓势。比赛结束后,倒还是一脸自然地跟不二握了握手,“青学的天才,果然是名不虚传。”声音带着点关西腔,甚至微微显得有点轻佻,脸上的笑意却比开场前真诚得多。

 

倒不是输不起的人,于是不二也报之一笑,“如果比赛再持续久一点,结果还未定。”

 

忍足了然,“哈哈,不用安慰我,”说着他轻笑了下,“你应该,也还是没有使出全部实力吧?不二周助的三重回击,今天只看到了一种呢。”

 

不二眯起眼笑了笑,意有所指道,“说到这个的话,你似乎也没有指责我的立场吧。”

 

忍足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挥挥手,走出球场。

 

不二转身去收球拍,真的打过了才知道,这个人的球风跟狼一样,狡诈而暗藏杀机

 

“虽然长的有点像,但是球风跟手冢你完全不一样呢。”在晚上跟恋人的固定通话中,不二这样描述道,“不二,长相跟球风没有必然关系吧。”似乎感觉电话对面恋人的无奈,不二轻笑出声,却听到手冢继续说,“不过听乾说今天你打了一场很精彩的比赛,从他的数据来看,你的比赛也体现出了合宿的成果,祝贺你。”

 

“噗,”不二苦笑了一下,“手冢,每天跟我打电话,大石、乾还要跟你汇报训练情况,部长大人真是日理万机啊。”

 

“作为部长的我在这样的时候要离开大家,本来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既然有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要去做。”

 

“嗯?所以是在了解了大家的情况后,发现我们对上立海大胜算不大,才拜托迹部来帮忙训练的吗?”嘴角微微上翘,青学的部长大人倒是考虑得很周全,今天练习赛结束后,大家很好地把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也基本掌握了合宿期间获得了新的力量,不过,如果不是手冢,又有谁这么轻易请得动迹部那个大少爷。“你对立海大的实力似乎也很了解?”大概是他那个叫做真田的朋友的关系吧。

 

今天练习赛将近尾声的时候已经自认跟冰帝众人比较熟的菊丸目瞪口呆地看着女佣走过来给迹部换上一杯新的饮料,随手戳了戳恰好在他旁边的向日岳人,“你们部长……一直都这样,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向日岳人像炸毛的猫一样唬了一跳,而后才看到戳自己的是青学那个跟他一样喜欢在空中跳来跳去的红发球员,怀着对同类选手的夹杂着破强敌意的微妙的惺惺相惜,他叹了口气,“习惯了。”

 

“说到这个,”手冢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线那端传来,打断不二的思绪,“迹部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你今天对他说了什么,他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啊?”不二无辜地眨了眨眼,想起手冢看不到,就没有再故作什么别的表情,“我就走过去问他:迹部,你是不是因为内疚自己打伤了手冢的手,才答应来跟我们训练赛的?然后他扭头就走了。”声音很是无辜,但如果有人经过,却可以看到不二的脸上分明挂着恶质的笑,“手冢,你表弟没有礼貌哦~”

 

这回手冢是实实在在地叹息了,“不二……”

 

“决赛快开始了,大石最近很紧张呢。”不二淡淡地转移了话题,“立海大附中,真的很强吗?”

 

“很强,”手冢斩钉截铁,“如果是之前的我们,对上他们几乎没有胜算,但是可喜的是,这一届正选们都有超乎寻常的自我提高能力,所以我把赌注压在了这次合宿上。”他皱了皱眉,“不过不二,你明明可以帮大石的吧?”

 

“呐,可是还是想看一下大石烦恼的样子……很有趣呢。”

 

“……”

 

不二听到睡觉的房间里正选们嬉闹的声音渐渐小了,飞快地瞥了一眼闹钟,手冢竟然在这时仿佛心有灵犀般地说,“不二,你们那边,该到时间休息了吧?”

 

不二嘴角慢慢上翘,“嗯。”这一声竟然带出一点尾音,听得手冢心一软,电话两边都陷入了沉默,却都没有挂断,最后不二低低地说,“手冢,你走了之后,大家都非常努力,低年级的队员们开始努力学着帮前辈承担责任,正选们的训练即使你不在也从没有一刻松懈,所以,”他手指缠了缠电话线又松开,“你从来没有对不起大家,你是青学网球部的精神支柱才对。”也是我的,语气里,分明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笑意,然后没等手冢说话,便道,“那么手冢,晚安~”然后挂断了电话。

 

手冢也挂了电话,转过头来,看到自己的训练师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随后这位金发女子的尖叫在整个大厅响彻:“手冢国光?!!!你刚才是笑了吗?!!!”

 

手冢掉头就走,训练师连忙追上,坏笑着拦住他,“年轻人,刚才是不是在给秘密情人打电话呢?”认识手冢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这个国中生哪里都好就是一点都不像年轻人,平常都板着一张脸笑都不笑,一副优等生的姿态,刚才却在他打电话回国的时候捕捉到他那样深情而含着笑意与温暖的神情,当即下定决心一定要知道他打电话的对象是谁。

 

“……是。”随后手冢又认真地纠正道,“不对,是恋人。”

 

TBC

 

手冢国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哼!

不,其实是:即使人在德国!也要刷一波存在感!


评论(7)
热度(4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