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7

咦!从湾湾回来能更文啦!【然而马上就要过年了_(:з」∠)_


第十三章

不二轻笑了声,“啊,手冢看出来了呢。”

手冢这才重新往前走,“这么积极地想要来当随军参谋,又提出要调到第一军团,意图很明显吧。”他抬手给迎面跟他敬礼的属下回了个礼,然后说,“参谋部同样是军队的一部分,参谋,同样是军人。”他瞥了一眼不二的军衔。

不二悠悠叹了一口气,“手冢,都是男人,想要走上战场浴血奋战的心情,你不会不懂,而文职部门和真正上战场的部队差距有多大,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手冢深深地望他一眼,“对这个问题,我保留意见,至于你的提议,我建议你在这次出征之后,再重新考虑,因为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现在做出决定是不理智的。更何况,”他打开作战室的门,“一个未绑定的向导,是禁止长期呆在一线作战部队的。”

不二脸上仍然是微笑,眼睛却微微睁开,显得有几分凌厉,“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个未绑定的向导,只要我想,去哪个部队都可以的吧。”言下之意,还需要问你手冢国光?“战场对于向导的影响问题,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解决的。”

“那你这次要求成为随军参谋,参与平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是一方面,”不二走到作战室的窗口,遥望窗外已经是深邃颜色的无垠宇宙,“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转过头来对手冢勾起一个笑容,“我想看海。”

 

不二笑得很好看,手冢一时无言,干脆低头阅读公文,不二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转身到一台个人终端上敲敲打打着什么,手冢没有去问他在干什么,也没有赶他走,两个人就这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过了一会,手冢的通讯器提示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不二周助的邮件,他抬头看了一眼关闭了个人终端准备离开的不二,问,“这是什么?”

“乾跟我交代了巡视战舰的时候需要记些什么,”不二指了指终端上的文件,“这是刚才巡视的时候,一个基本的情况总结,不算太详细,但是该有的都有,具体哪一块你需要了解再问我就好。”

手冢挑了挑眉,“你都记得?”刚才巡视战舰的时候不二没有记录他是清楚看见了的,巡视需要专人记录情况,所以他一般会带上乾,但是不二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工作,不知道情有可原,因此他也没有要求什么。

 

不二拉开指挥室的门把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俏皮道,“呐手冢,记忆力,可是向导的强项啊。”

手冢眯着眼看他轻巧地出去然后关上门,没错,记忆力是向导的强项,但是能记得这么准这么久的,不多。

如果不二周助说他能够解决战场对于未绑定向导的问题,手冢有点相信,他或许真的能做到。

 

上个世纪帝星系出现过一任领导能力惊才绝艳的首相,在他的带领下,帝国国力大幅提升,短短几百年内便将疆土扩充了好几倍,也让原本只是二级文明的帝星系一下子跨越到三级文明的高度,而且帝国境内不设空间跳跃点,因此从首都星到东部地区即使再怎么全速前进都要三四天。

即使他们一驶出首都范围就进入了光速飞行模式。

 

光是宇宙中最快的事物,一旦与光比肩,那么时间的脚步被拖慢,浩瀚的宇宙星球被模糊成泛着美丽光晕的星轨一闪而过,在与光并肩的人眼中看来宛如最光怪陆离的梦境里荒诞不经的杂乱画面,很多吟游诗人歌颂过这样场景下宇宙别样的魅力,不二却对此兴趣缺缺。

他依然最欣赏宁静的宇宙,可以看见离得近的星球上斑驳却别样美丽的地貌,恒星炫目的光芒,星环边缘淡然柔和的光晕,还有更远的地方这些各异的星体都无限缩小为一个个闪烁着的光点,错落却繁密地洒落在广阔的寰宇幕布上,看久了让人觉得心里平和悠远,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下来。

 

所以不二现在捧着个人终端躺在床上,继续看之前没看完的关于这次平叛的内部资料,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清楚地显示现在已经是深夜,不二却还没有困意。

在不二与普通人无异的大学生活里,晚睡是他养成的坏习惯之一,晚起是与之而来的附带品,并让他在刚开始上班的很长一段时间早上犯迷糊,后来勉强能够做到准时起床然后神采奕奕地度过上午,晚睡的习惯却依旧没有改变。

 

不过听说军队里作息都特别规律呢,不二的思维突然就从文件中漫无目的地发散开去,那现在这个时间是不是整个舰船上除了自己和值班的人,全都睡着了呢?

他瞅了瞅墙壁,包括隔壁那位?

不二心里突然泛出些俏皮的坏心思,心念一动精神触角从他的精神领域发出慢慢地爬过床脚,毫无阻隔地钻过墙壁,不二闭上眼睛,完全凭靠精神领域给他带来新的视野,他可以感受到手冢的书桌……衣柜……床……还有床上沉睡着的哨兵……

不二嘴角勾起一个笑,要是有人看到他的笑容,一定会颠覆心中对于不二周助的印象,因为这笑容比不上平日里的温和,甚至称得上有点恶质,不二的精神触角顺着床沿往上爬,正当他期待地思索怎么捉弄一下少将大人时,突然一道影子闪过,然后不二眼前一黑,释放出去的那丝精神触角瞬间湮灭。

 

不二猛然睁开眼,精神触角消失前最后一个画面是一个血盆大口。

所有者应该是现在立在他床上的猛兽。

 

有趣的是这只猛兽却没有任何攻击他的行为,只是静静地压着他的被子盯着他。

不二仔细端详着这只刚刚窜到他床上的雪地狼,体态优美,雪白的毛色上刻满了银色的神秘花纹,没有一般狼类的嗜血与残忍,这头狼的眼眸幽深,即使仰视着不二也似乎凛然不可一世,目光仿佛可以化作实质的刀剑般锐利,让人恍惚间似乎可以看到了这只狼王带着他的子民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狂奔卷起漫天雪浪,然后在冰寒的雪山之巅仰天长啸碧染晴空。

 

不二一下子了悟了自己面前的这匹狼是什么,于是他低低地笑出声,喟叹道,“真是一只强大的精神体啊。”

任何一个帝星系狂热崇拜着手冢将军的人都知道,手冢国光的精神体是一匹战狼。

银。

 

精神体与哨兵向导的精神领域相伴相存,是一个哨兵或者向导能力的反应,也是内心情感、性格最直接的体现。

所以银的存在,仿佛就是隐藏在手冢冷静自持的外表下更深一步内心人格的浓缩,外在冷静,内心却坚定如同悬崖边黑棱棱的磐石,看上去沉稳,实际上傲然如同一匹不会像任何人屈服的战狼。

 

不二伸手想去摸一摸银,却出乎意料地没有遭受到反抗,于是他的手很轻易地触碰到狼的后颈,暖烘烘地散发着热气,成色极好质地却微微有些硬的狼鬃有点扎手,不二好奇地附身过去看它身上银色的花纹,原本只是以为是皮毛的颜色,现在近看了才知道不对——银色的花纹分明生自它的肌肉,进而泛出毛色。

就在这个时候银不耐烦地抖了抖身体,喉咙深处发出猛兽那种低沉的咕哝声,然后他甩开不二的手,向后蹿了几尺,黑黝黝的瞳仁瞪视着不二,仿佛对一个它不熟悉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它可以忍耐的最大的限度。

 

不二被银的眼神逗得莫名有点想笑,但是正如他看到银的第一眼就不知为什么从内心笃定了这个看似勇猛的精神体不会伤害自己一般,他丝毫没有因为狼冷厉的眼神而退缩,反而笑着凑过去举起狼爪子,于此同时伸出一只精神触角,带着善意去触碰银。

几乎是在触碰到狼的一瞬间,不二就接收到了大量的讯息——看来这只猛兽之所以耐心地等在这里,就是等着自己用精神领域跟他交流的那一刻。

——你为什么窥探我主人的精神领域?
    ——好玩^_^

——……这很危险,如果不是因为我察觉到你是我主人的认识的人,我很可能立刻发起攻击。

 

不二撇撇嘴,谁能想到手冢这个人这么狡猾,睡着了还把精神体释放出来替他守夜。

——不是主人狡猾,军队里随时可能有紧急状况,睡觉的时候释放精神体出来守夜,那么自己就可以拥有比较高质量的睡眠而不用分心注意周边的情况,这是在军队服役的哨兵向导的惯例。

真是忠心护主啊……不二眨了眨眼,不就是说了句手冢的坏话么。

——那么,今晚的事情既然你也知道我没有恶意,那么你就不必告诉你主人啦,不二笑得和蔼可亲,不然打扰了手冢休息多不好。

——可是他已经知道了。

 

第十四章

啥?!

不二一个激灵,扭头往门口看去——果不其然,手冢穿着深棕色的睡衣,靠在吧台旁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他的脸隐藏在廊灯下,整个人一动不动,若明若暗间宛如一座大理石塑像。

不二把视线从手冢那里收回来,然后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精神体。

——你这个狼怎么这样?!这么点事有必要叫醒他吗?!

白狼稍微歪了歪头,却依然气势不减地盯着他。

——你刚才没有解释,私自窥探一个哨兵的精神领域是很严重的事情,我当然要向主人发出警示。

不二看着眼前的白狼,眼眸幽深严肃,恍然间仿佛看到手冢站在面前,一脸正直严肃地说着些气死人的话,只能愤愤地瞪着银。

 

手冢敛着神色看不二和自己的精神体趴在床上大眼瞪小眼,淡淡地唤了句:“银,回来。”几乎是话音刚落的一刻,白狼已经把爪子从不二手里抽出来出现在了手冢身边。

不二看到精神体消失在眼前,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先发制人:“不敲门就进来是不礼貌的!哨兵能力是这样用的吗?!”

手冢挑了挑眉毛,丝毫不为所动,“不经过别人同意趁着别人睡觉的时候偷偷窥探别人的精神领域是不礼貌的,向导能力是这样用的吗?”

 

不二倒吸一口气,手冢这么一说居然怎么听怎么觉得是自己没道理,于是他扯起一抹分外无辜的笑,“手冢说什么呢,我只是在锻炼自己的精神力量,没有想到精神触丝一不小心溜进了你的房间,真是抱歉呢。”说罢往床上一倒扯过被子蒙住头,背对着手冢说,“既然是个误会那就不要介意啦~赶快回去早点睡觉吧晚安晚安!”

手冢看着床上鼓鼓囊囊的一个包只在顶端露出一点蜜棕色的头发,推了推眼镜,“随你。”然后带着银走出了房间。

 

直到听到门喀拉一声被关上,不二这才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笑了笑,想想自己也真是有点过分了,莫名其妙地去窥探别人的精神领域, 换做任何一个哨兵都会不高兴的吧,难道是自己对手冢好几次无意的冒犯都没有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反而纵容了自己去一再挑战手冢的底线?

不过手冢这个人真是莫名地令人感到好奇呢……不二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说起来用精神体守夜这件事感觉很酷啊,何况自己也算半个军人了吧……想到这里,他心念一动,小巧的尖尾雨燕出现在他面前,扑扇着翅膀,不二伸出手指去蹭了蹭它的脑袋,“小仙,今晚我睡觉的时候你要帮我守着哦,有什么异常情况就在精神领域警示我,像手冢的精神体一样。”

雨燕点点头,不二这才感觉到困意涌上来,于是倒下头去陷入了睡眠。

 

而另一边的房间里,手冢靠坐在床上,眼睛注视着趴在自己脚边的银,仿佛透过银在看着什么别的东西一样。

感受到主人的目光,银站起来跳到床上用鼻子拱了拱手冢的脊背,然后又蹭了蹭,手冢转过身去,看着自己的精神体,“我以为你会攻击他。”他的精神体他了解,勇猛强大而忠心耿耿,曾经有过不少敢对他不利的宵小之辈死在银的攻击之下,所以当他接到了银的警示后立马赶过去不二的房间——不是担心银,是担心不二会出什么危险。

却看到了自己的精神体被不二握着一只爪子,后者笑得一脸开心正在跟银交流着些什么。当然精神体和主人的精神领域是共通的,因此他立刻得知了不二和银的交流内容,包括后来发现他在的时候不二愤愤的指控。

 

于是心里仅有的一点怒意也被奇妙地抚平了——实际上本身也没有多生气,仅是有一些因为被警示却发现只是不二周助的玩笑后一瞬间从紧张到放松的起落,让他微微有些不豫。

——我差点就那么做了,但虽然这段时间你没怎么把我从精神领域里放出来,但我知道你认识他,而且我感觉如果我伤害了他你会很生气,所以我没有那么做。银舔了舔爪子,又蹭了蹭被子,接着道,而且他用精神领域跟我交流的时候我才发现,即使我真的要伤害他,可能打不过他。

白狼似乎因为承认这个事实而有些不高兴,两只前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被子,但还是诚实地告诉了他主人:他是个很强大的向导。

 

手冢没有再问什么,把灯关上,重新躺倒床上,入睡前他没有再想能让银觉得落于下风的不二精神力量有多强大,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是银的另一句话。

——我感觉如果我伤害了他你会很生气。

精神体反应的内心,最做不得假。

 

第二天不二醒来的时候,小仙黑白的尾羽赫然映入眼帘,雨燕的小身体伏在他的枕头旁边微微起伏,睡得正香,不二失笑,指望自己的精神体果然没什么用。

后来不二把这个当做趣事告诉手冢的时候被后者一语道破天机,“物随主人形。”中将阁下淡定地把最后一份文件签好名,然后评价道。

 

不过这时候的不二只是无所谓地把自己的精神体收回精神领域,让小仙能得到更好的消息,然后跳下床准备去餐厅享用难得的早餐。

平时起的太晚,经常早午餐混在一起吃,不过今天是抵达前线基地的日子,也要召开第一次旗舰的高级军官会议,不二作为参谋部的代表同样需要列席,因此为了自己身体的血糖浓度能够支撑着自己清醒地开完这次会议,他毅然决然地爬出了被窝奔向餐厅。

 

……眼前的景象却很有趣,原来早上的餐厅是这么热闹的吗?

军官人数本就偏少,因此军官餐厅里的人一向寥寥,料理倒是做的很有水平,不二选好餐走向大呼小叫争抢着食物的两个人,朝其中一个明显带着困意却依然斗志昂扬的红发友人打招呼,“早啊,英二。”

“啊不二!你居然来吃早餐了!”菊丸闻声转头,不可置信地叫出了声,曾经邀请过不二吃早餐的他可是清楚不二赖床的功力。

“没办法,不能耽误正事嘛。”不二耸耸肩。

 

“——诶?!桃城武!!!”只一段对话的功夫,方才的争抢已经尘埃落定,被唤作桃城武的少年吃下最后一个星鳗寿司满足地拍拍肚子,“菊丸前辈,大意可是不行的哟,不行的~”

不二循着菊丸愤怒的目光看过去,眼前的少尉稚气未脱,头发极富特色地根根直立,倒是显得很精神,菊丸心不甘情不愿地介绍,“桃城武,手冢的警卫队长。”说着撇了撇嘴,“不过一般到了战场上跑得比谁都快,根本没有认真在保护手冢。”

桃城瞬间炸毛,“你不要说得好像我擅离职守一样啊!手冢前辈的战斗值并不需要什么保护好吗!反而是他常常把我当突击队用我才离开指挥中枢的!”

 

不二看着两个人又吵起来,情不自禁地弯了弯嘴角,估计也就他们两个这样心机单纯能为了这种事情争来争去,不过他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作为军官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像什么样子!”

看吧,不二低眉敛目,夹起一块寿司塞进嘴里,掩住嘴角的笑意。

菊丸和桃城在刚才声音响起之时已经浑身一僵,倒是默契十足地松开了扯住对方的手,然后菊丸抬起脸讪笑,“切磋,切磋。”

手冢已经走到他们桌旁,双手抱胸看着菊丸和桃城,“既然这么有精神想要切磋,今天开完会你们俩在演武室待两个小时,就这样。”然后转过头看向不二,淡淡地招呼了一句,“早,不二。”

“早啊,手冢~”

 

不二仿佛看到对面两只小动物耷拉了尾巴,直到手冢取了自己的食物在不远处坐下才稍稍恢复精神,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曾经养过的一只分外活泼的短耳猫。

这次菊丸注意到了他掩藏不住的笑意,手一指,控诉道:“不二!我们被手冢教训了你还幸灾乐祸?!”

“没有!”不二一脸正直,往手冢的方向一指,“我是在笑他!”

两人循着手指望过去,随即相识了然一笑,“哈哈哈今天早上果然又是梅子茶吗?!”

“真是跟我爷爷一样哈哈哈!”

 

不二悄悄吐了吐舌头,自己不过随便一指,不过……他看了眼手冢一脸严肃地捻起一颗梅子塞进嘴里,又啜了一口茶的画面,一个没忍住,跟对面的两只笑成一团。

TBC

评论(29)
热度(115)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