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6

立完五门法学的感觉真好……仿佛干了一发他娘的意大利炮!


第十一章

帝星系作为宇宙中的三级文明之一,幅员辽阔,南部是帝国中心,星球云集人口繁密,西部是上个世纪征服的兽人星系,因为和帝星系人生活习性的差异太大故两边往来较少,北部天寒地冻地广人稀,而东部有大片大片茂密的森林,和帝国里最美最辽阔的海洋。

而不二没有看过海。

 

所以他现在兴奋地趴在征服号的甲板上,眺望东方,仿佛波澜壮阔的大海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的脚下,训练有素的第一军团有条不紊地在长官的指挥下分批进入舰船,上万人同时整齐的步子仿佛让整个太空港都要震颤起来。

不管是信息资源部,还是参谋部,不二之前所在的部门都是信息密集型的,早知道第一军团以作风严谨素质优良闻名,综合实力隐隐高出其他两个军团一线,但是今天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这种万人军团的气势,才不得不感叹一句果然名不虚传。

 

“不二少校。”

“恩?乾上校,你好。”不二转过头去给了来人一个微笑。

乾扶了扶眼镜,道,“你不用对我施加精神暗示了,我已经知道你是向导了。”

不二闻言笑的更欢,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精神触手收回来,“不愧是从情报部出来的呐,信息捕捉能力很强嘛。”

乾不置可否,“能瞒过我的人不多,能让手冢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不二周助,你是个很有趣的研究对象。”

 

不二摊了摊手,“我很荣幸。第一次跟着军团出战,还请多多指教。”

乾跟他握了握手,然后带着他走下甲板回到舰舱,带他到舰舱顶层的一个房间,“这是你的房间,不二君,基础设施是按照高级军官的房间来配置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添置的物品告诉军需官就好,此外还有别的任何问题,直接来问我或者已经跟你熟识的菊丸就行,我的房间就在旁边。”

不二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征服号本身就是帝国最高级的一批舰船的原因,比起上次跟着第一军团去人马星系,房间要大了不少,还有最先进的防震荡系统,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问道,“能问一下,住在我旁边的是谁吗?”

 

乾指了指不二右手边的一个房间,“手冢。”

不二脸一垮,“为什么?!他不是军团长么!”

“不二,你现在是驻军参谋,对于第一军团来说,也是军事长官之一,待遇类比第一军团的高阶军官,而高阶军官,”乾指了指这层并不多的房间,“都住在顶层。”

“……”不二没有再说什么,推开房门,身后的乾却出声道,“如果你是担心手冢作为一个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对你做什么的话,那你大可不必担心,手冢的自控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说着哗啦哗啦开始翻手中的本子,“我跟了他三年,他关注某个向导的数量是0,出现低热反应的次数是0,还有……”

 

“停停停!”不二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这是什么跟什么,他抬起头看向乾,真诚道,“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住在他旁边,要是每天开门关门都看到他那张无趣又没有表情的脸,可能会被冻僵。还有,”他顿了顿,随后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乾你收集数据有误差哦,从没有出现过低热反应,可能是自控力好,也有可能是,性无能嘛。”

乾扑哧一声失笑,在笔记本上疯狂记录的手差点握不住笔,他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却在看向不二的一瞬间愣住,然后拼命敛住笑容,努力肃容道,“手冢,你来了。”

 

这次轮到不二浑身一僵,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扬起一个微笑,“啊手冢,好久不见。”

手冢面若冰霜,眼眸深邃,越过不二看着乾道,“既然他不习惯,那么你跟他换一下房间吧。”

乾一愣,想起自己房间里一堆的仪器和装置,刚想反抗,就看到了手冢不容置疑的眼神,只得撇撇嘴答应下来,“好吧,那么要来个人帮我搬东西。”

“找菊丸。”甩下这一句后,手冢关上自己的房门,留下不二和乾面面相觑。

 

气氛有点尴尬,乾推了推眼镜,试图缓和一下,“手冢因为你说他不举而生气的可能性是3%。”

不二朝他翻了个白眼,心底却涌上些无力,手冢刚才……是生气了吧?不过也难怪……任何人听到别人嫌弃自己的话都会不高兴的吧。他微微有些懊丧地转身回房间,手压下门把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乾似乎略微有些疑惑地问道:“不二……你……很讨厌手冢吗?”

不二立马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情。”

“那你为何这么介意跟他有更进一步的接触?”看到不二一愣,乾继续解释道,“说是怕冻僵,其实只是觉得住隔壁的话经常能遇见,想要避免吧?”

 

不二沉默了两秒,没有接腔,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乾在原地露出一个饶有兴致的笑容,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呀……又有新的研究目标了呢。

 

这个小插曲发生后不久,第一军团的的五十艘战舰正式启航,不二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东西,走到穿衣镜前看了眼自己,却被镜面上突然出现的手冢吓得一跳,由于离得太近,手冢的俊颜似乎放大了无数倍地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微微有点发愣,直到光幕上弹出一条提示:“全军广播,高级军官权限可选择屏蔽,是否选择屏蔽?”

不二犹豫了一下,点了“否。”

下一秒,光幕上手冢的影像便生动了起来,镜子里也传出了手冢清冷而有磁性的声音,不二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默默地听着,讲话的内容大概就是再次强调出征目标、部队纪律和战前动员,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或者夸张激动的句子,时间短短的讲话一如手冢本人般干练简洁,等手冢说完最后一句,“不要大意地上吧!”光幕消失,重新恢复光滑的镜面。

 

不二在床上翻了个面,刚才手冢冷淡低沉的声音还回荡在脑海,心里却微微有些烦躁,他对手冢这个人说不上讨厌,却也没多喜欢,但是刚才听到手冢用冷冷的语气命令乾跟他换房间,心里竟有些懊恼,从刚才到现在都在纠结着要不要去跟手冢道歉,可是能怎么道歉呢……对不起,我不该嫌弃睡在你旁边的房间的?

不对不对……

要不解释一下好了?手冢,其实我不是嫌弃睡在你旁边的房间,我很乐意。

……更加觉得哪里不对了。

 

不二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为了这么件事而想东想西有点奇怪,但又控制不住去想……算了,睡觉!

 

第二天清晨,手冢身着整齐的军装坐在办公桌前,脸色却不豫地看着手上的通讯器,按照计划十分钟前乾就该到他这里报道,然后跟着他去巡视旗舰,但是十分钟过去了,所有发过去给乾的通讯都如同石沉大海般毫无回应。

终于他站起身来,直接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敲了敲,没有回应,又加大力度敲了敲。

乾睡觉不是很浅吗?手冢皱着眉头,直接在门上的密码锁上划了几道,随后一束光线扫过他的瞳孔,冰冷的电子音提示:“征服号最高权限,准许进入。”

 

手冢打开房门看到床上鼓着一个包,显然睡意正酣,眼神一冷,想到一向靠谱的副手今天居然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本就不算佳的心情又坏了几分,快步走过去要把床上睡着的人叫醒,却在离床一尺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对于男性来说显得有些微长的蜜棕色发丝散落在枕头上,床上的人睡得一脸安详,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一只手拽着枕头另一只手放在脸颊旁边,嘴唇微启,这张脸剥去了平日里或狡黠或微笑的神情,竟显得分外柔和和无辜。

手冢控制不住地把自己的目光落在床上的人脸上,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不论是以谁的眼光看来,这都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

 

可这分明是不二周助,而不是他想象中的乾贞治。

等他意识到这点,立刻把目光从不二身上挪开,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点尴尬,扭头想走,却因为背后传来的一声不确定的轻呼停住了脚步:“手……冢?”

 

第十二章

 

他转过头去,看到不二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刚醒而显得有点迷蒙,还在不可置信地揉着眼睛,困惑地皱着眉头叫他名字的样子一如昨天那些不愉快都没有发生过。

“抱歉打扰了,本来是要找乾的。”手冢解释道。

 

“找乾……?”不二重复了一遍,然后下意识地嘀咕:“找乾需要直接进房间来找么……”

耳力极好的哨兵把不二的嘀咕一字不落地收了进去,莫名地觉得不二的重点有些不对,于是主动问道,“你们没有换房间?”

“啊,”不二终于清醒了点,看着手冢面无表情的脸挤出一个笑,“没有,昨天乾跟我换房间的时候我拒绝了。”

 

不二说完,房间里陷入沉默,于是不二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手冢,我其实没有介意房间在哪里的意思,当时只是有些惊讶……”

“恩。”手冢应了一声,便再无表示,他背对着不二让不二看不到他的表情,然后便几步走到不二隔壁的房间,准备叫醒乾。

 

不二挠了挠头,慢吞吞地走下床准备去关手冢因为走得太急没有关上的房门,却在要合上门的一瞬间感受隔壁传来一股剧烈的精神波动,然后是手冢焦急的声音,“——乾!”

不二一愣,立马飞奔到隔壁房间推开房门,刚好看到手冢扛着昏迷了的乾冲出来,哨兵的速度极快,不二却还是在门口拦住他,伸出手,“让我试试看。”

 

手冢看他一眼,刚才检查过乾身上并无伤痕,那么昏迷的原因一定来源于身体内部,但是到底是被下毒还是精神受损,或者别的情况也有可能,确实不二使用精神触丝踏入的话说不定可以更快地找到原因,于是他点点头,放下乾,“交给你了,我去把军医带上来。”

不二点点头,看着手冢身影几个闪落消失在楼梯口,然后蹲下身慢慢地把柔和的精神力释放进乾的脑海里,搜寻着失去意识前的记忆。

 

没过多久,不二面色复杂地把精神触丝收回来,抬起头略微有点讶异地看到手冢带着军医中岛已经站到了门口,中岛拍拍胸口心有余悸道,“军团长,您跑的太快了,我有点缓不过劲来。”

“抱歉,可是事情紧急。”手冢眉梢全是忧虑,不二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啼笑皆非道,“好像是乾昨晚自己在研制什么饮料,然后喝了成品之后食物中毒晕了过去,不过放心,不严重。”

 

手冢神色一松,随后脸忽然崩得更紧,“乾汁?!”

“对!就是这个名字!”不二一拍手掌,却看到中岛脸色一变,后退一步,挣扎道,“军团长,我可以不治疗他吗……让他昏着吧,全船的士兵们都会感谢您的。”

手冢揉了揉眉心,“快去治。”

 

中岛平日性格有些脱线,到了工作的时候却不含糊,乾的问题本来也不严重,没过多久就可以感受到熟悉的哨兵的精神力在复苏。

乾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脸色不善的手冢,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乾,我应该跟你说明过,你有自己的研究兴趣我不反对,但是保证安全是我可以容忍的底线。”手冢脸若冰霜,语气里暗含警告。

“手冢!昨天只是一个很小的失误!”乾努力翻着笔记本,“我看看,应该是我不小心把毛虫胆当成菜花心放进去了……唔……”

 

刚走到门口的中岛一个趔趄差点要绊倒,下一秒却被手冢稳稳地扶住了手臂,他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又用惊恐地眼神看了眼乾,然后怒道:“乾!你在搞什么鬼!毛虫胆是人类能吃的食物吗?!我以军医的身份正式警告你——”

“冷静冷静,”乾摆摆手,目光却看向手冢,“我保证乾汁里都是人类能够食用的东西,昨天那个真的只是失误!不过话说回来,毛虫胆经过处理,是绝佳的补充蛋白质的食物,其实……”

中岛转身摔门走了,不二捂着嘴轻笑一声,“有趣呐。”

 

手冢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乾却眼神一亮,“不二!你还没有尝过乾汁吧,有没有兴趣?”说着还未等不二回答,就翻身下床,从自己房间桌子上的水壶里倒出一杯青绿色的液体,不顾手冢警告的眼神直直地递给不二,“经过我专门的配方研究,绝对对人体有益无害!”

不二眨了眨眼,嘴角弯了弯,伸手接过,就要喝下,身旁的哨兵却比他更快。劈手躲下不二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回桌子上,然后手冢抱臂瞪着乾,“绕着一层跑三十圈!”

乾垮下脸,“手冢,我好歹是个上校,这样影响不好吧……”一层可都是士兵活动的地方。

 

“违反纪律的人不可饶恕!”

“我还是个病号!”

“四十圈。”

 

“好了好了,”不二笑着打圆场,“手冢,你不是本来要去巡视军舰吗?乾好好养病,我跟你去好了。”

手冢和乾同时看向他,这才惊骇地发现不二刚才趁着他们对话已经悄悄拿起了被手冢放在桌上的乾汁,一口一口地啜饮了起来。顺着手冢和乾的眼神看向自己手中的杯子,不二眼睛一眯笑起来,“刚尝了一口,很好喝呢!没忍住就喝完了,这个饮料很棒,我推荐呀。”

 

乾呆滞地扶了扶眼镜,“不二……呃你不用这么顾虑我的感受,有什么想说的说就好了。”

不二捕捉到手冢眼中一丝隐晦的惊骇,心中一乐,重新倒了一杯乾汁,笑得一脸无害地递过去,“乾说什么呢,真的很好喝,手冢,要不要来一杯?”

手冢立马把头扭开,“免了,谢谢。”

 

不二偷笑几声,然后咕咚咕咚自己喝了下去,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乾,我下次再来拜访你,请一定要拿这个饮料来招待我。”

乾的眼睛早已亮了起来,一脸看到了知己的表情看着不二,一边在笔记本里唰唰唰记着什么,“完全没有问题,不二请你以后务必——”

 

“不二,走吧。”手冢忍无可忍,打断了这段在他看来简直匪夷所思的对话,率先走出了乾的房间,不二跟上,临走时跟乾挥挥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乾把他们送出房间,看向不二的眼神里充满了喜悦,然后一本满足地倒回了床上。

 

征服号是第一军团的旗舰,人数不多,却大多都是精锐,很大一部分是手冢国一一手带出来的老部下,也是手冢的嫡系,应该对手冢极为熟悉,甚至有一些年纪较长的人还算是看着手冢长大的前辈,却在见到手冢的时候依然十分恭敬,丝毫不放肆,不二看得暗暗咋舌,年轻军官上任,老兵凭借资历和年纪妄自尊大的例子不是没有,手冢以如此轻的年纪接管第一军团,却能把军团里的高级军官全都管好,还屡立战功,想必治军有方。

“手冢,”下楼梯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不二突然问道,“你跟乾很熟?”

 

手冢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转过脸去看不二,眼里满是疑惑。

“因为刚才乾晕倒的时候,手冢很焦急呢,”不二笑了笑,“第一次见一直冷着脸的手冢露出焦急的表情,所以有些好奇。而且,感觉乾平时跟你说话,也并不像是对上级的态度呢。”

“啊,”手冢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顿了顿,一板一眼道,“我平时并没有冷着脸。”

不二扑哧一声笑了,“呐,手冢你的重点好奇怪,可能有点夸张,但是你确实一直都面无表情不是吗?”

 

手冢瞥了不二一眼,到底再没接他的话,反而解释道,“我和乾、大石,都是军校时候认识的同学,当时我跟他们一个宿舍,彼此很熟悉,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我接管第一军团后,很需要优秀的人才,因此邀请了乾和大石,他们两个愿意放下自己当时的工作岗位来帮助我,我很感谢。”说着他眼神稍稍柔和,“尤其是乾,情报部是他非常向往的部门,也是很适合他发挥才能的部门,但是当时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来了第一军团,不管是他还是大石,在我接受第一军团的初期,都帮了我非常大的忙。”

“原来是这样,”不二点点头,微微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问道,“你说你很需要优秀的人才?”

 

手冢坚定地点点头,“任何时候,求之不得。”

不二停下脚步,“你看我怎么样?”

手冢一顿,转过身来看他,不二眼睛笑眯眯地让人看不出想法,手冢抿着嘴,两人之间一时沉默,然后手冢突然问道,“不二,你很想参军?”

TBC

评论(12)
热度(11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