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一千零一夜【第四夜】圣诞夜(2015圣诞贺)

【第四夜】圣诞夜(2015圣诞贺,演员梗)

SEGAKU电视台大楼八层的演播厅里灯光璀璨,比起室外浓郁的过节气氛,演播厅里却是一派紧张和忙碌。
今晚就要播出的圣诞节特别节目,原本应该昨天就录制好,却因为其中一个主角从国外赶回来的航班被一再推迟,而迫不得已把录制节目的时间调到了圣诞节当天上午。
但是对于赶到了录制现场的粉丝们来说,昨晚的无功而返并没有打消他们来一见自己偶像的热情,毕竟,手冢国光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本身就已经是足够大的噱头,更不用说,还是久违的与圈内另一个明星不二周助合作登台。

化妆间内,手冢靠在椅子上闭眼小憩,一动不动地让化妆师给他画上一些淡妆。从昨天开始就滞留在机场,到了东京后又风尘仆仆地赶来电视台录制节目,即使是一向习惯了连轴转的手冢国光也感到分外疲惫,闭着眼上妆的时候就觉得意识有点飘离大脑,直到一个温润的声音从耳朵传进来:“——好久不见呐,手冢君。”
手冢的眼皮稍微动了动,化妆师示意他已经可以睁眼了,他才循声望过去,看到自己的化妆间门口站着一个蜜棕色头发的青年,挂着分外迷人的微笑的脸庞依旧俊朗清秀,正是他时隔三年再一次搭档的合作伙伴不二周助。
“不二君。”他点了点头,“很抱歉因为我的航班延迟耽误了节目录制的进度。”幽深眼眸里的歉意一览无余。
“啊,”不二闻言嘴角的弧度微扬,眼睛里仿佛都闪现着笑意,“没有关系呢,手冢君。”

两个人从后台走上演播厅的时候观众席爆发了一阵欢呼——各家粉丝卖力地呼唤着自己爱豆的名字,手冢国光的名字格外响亮,毕竟人气极高的实力派演员手冢不怎么爱上综艺节目是众所皆知的,因此这次节目录制名单甫一公布,大家在惊叹SEIGAKU电视台面子大之余更是开始了疯狂的抢票,最后能到录制现场的,几乎都是死忠中的死忠。
但是一部分现场粉丝手里高举的海报比现场的所有荧光棒都要夺人眼球:一张是手冢和不二打着伞在漫天大雪的东京街道执手前行,另一张是手冢和不二在一张玄色床单上拥吻的镜头——两张都是三年前同性恋题材电影《棋逢对手》的宣传海报。

而这正是本次节目另一个噱头:三年前的《棋逢对手》上映后获得巨大成功,其对于同性感情的剖析和现实困境的阐述被无数性平权主义者奉为圭臬,刚出道的圈内新人不二周助更是因为出演了这部电影中的男二角色而一炮打红,剧中手冢和不二两人饰演的同性情侣更是圈粉无数,但是让众多粉丝扼腕叹息的是,电影拍摄之后,除了必要的通告和仪式,两个主演在后来的三年中竟然再无交集,工作上的合作寥寥,更别提私人往来。
风向敏感的娱乐圈早已传出了两人不和的传闻,粉丝们也纷纷猜测是不是因为拍摄了同性恋题材的电影,看到对方会觉得尴尬,才避免碰面。
因此这一次难得两人再度同台,不管是当年的电影粉丝还是无数报纸的娱记都把这次录制节目当成最好的深挖两人关系的机会,蠢蠢欲动。

手冢和不二从后台走出来的角度正好抬眼就能看到那张两人拥吻的海报,不二笑容不变视若无睹,反倒是手冢微微皱了皱眉,很快便恢复到了自己平时的不苟言笑。
“不二!”主持人菊丸英二朝着不二露出了一个极灿烂的笑容,两个人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至交好友,原本年末不二的档期紧张的要命,据说也是菊丸出马才让他答应了这次的录制,“又要跟你一起录节目了,想想就很激动呢!”
“英二,”不二眼睛微眯弯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然后又促狭地指了指身后,“不容易啊,这次能请到这位。”
“啊,手冢君。”菊丸顺着不二的手势跟已经在事先安排的位置站好的手冢打了个招呼,然后悄悄转头对不二吐了吐舌,故作苦恼道,“那可是龙崎老太婆的面子,我还头疼hold不住手冢这么严肃的人呐。”

不二刚想作答,看到远处摄像机光线一闪,才意识到已经开始录制了,于是给菊丸递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以我跟手冢君合作的经验,他人确实严肃了点,但是敬业程度绝对可以打满分哟。”
菊丸点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手冢冷静严肃的声音插了进来:“我似乎听到了我的名字。”
菊丸故作惶恐道,“啊咧咧,这可怎么办呐,不二君刚才跟我说手冢你的坏话,被发现了呐。”
“哦?”手冢微一挑眉,“是说我面部神经坏死么?”

此言一出,观众席微微哗然,明星之间的言谈本就容易引起关注,不二这不知善意还是恶意的调侃对于跟他并不熟的手冢来说似乎有些过了,特别是联系到之前两人不和的传闻,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台上的三位主角却丝毫不受下面的影响,菊丸夸张地做了一个喷水的表情,随后捂着嘴乐不可支,“哈哈哈哈,不二他,不二他真的这样说过你吗?”
“恩,之前拍戏的时候我说过的,”不二抿了一口水,眼睛里笑意盎然,“我觉得我只是把大家心里想的说出来罢了,是吧手冢?”随后分外无辜地望着端坐在对面的男人。
“啊,确实长这么大,除了父亲母亲,也就不二君这么直白又有趣地嫌弃我表情太少了,”手冢眼神稍微柔和,甚至嘴角微有了一丝弧度,让坐的近的粉丝手里的相机快门连闪,“第一次被他这样说我还愣住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手冢显而易见的善意让刚刚有些微妙的气氛一下子恢复正常,而随着手冢和不二的配合,菊丸也越发能够放开来主持,三个人有来有往地以超高的效率完成了第一个环节。
然后工作人员拿上来一盘苹果,底下部分死忠粉立刻发出会意的笑声,苹果这个梗同样来源于《棋逢对手》,里面有一段男二生病了,男一削平果给男二吃的场景,因为这个场景呼应结尾又要展现主角的内心活动,所以主办方很是重视,但背后的故事还是在一次通告中从不二的口中揭晓:手冢原来不会削平果,为了拍出来的效果好看苦练了好几天的技术,还一度了划伤被粉丝们公认很漂亮的手指,让经纪人很是心疼了一段时间。

手冢看着桌上的苹果挑了挑眉,难得地开了个玩笑,“菊丸,是要我表演削苹果吗?”
菊丸忍俊不禁,“手冢君的削平果技术显然是有目共睹的好了现在,不过我想问一句,手冢昨天平安夜一直奔波在外面,一定还没吃苹果吧?”
手冢莫名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皱了皱眉,却还是坦承道,“是没有,但是无大碍,我并没有平安夜吃苹果的习惯。”

“NONONO!”菊丸摇了摇手指,“平安夜吃苹果的寓意可是很好的呐,手冢君昨天没吃到,今天我们节目组当然要补给你,只不过呢,方式可能不会那么的轻松~”说着拿起盘子最顶上的苹果,手冢才发现这个苹果上面捆着一圈线。菊丸揪住线头把苹果挂到刚好是自己下巴的高度,然后拍了拍手转过身拿出一张纸卡,故作严肃地宣读起了游戏规则:“其实这个游戏简单,手冢君和不二君合作吃掉这个苹果,只能用嘴咬不能用手,要是三十秒内吃不完,两个人都要接受惩罚哟~”
底下爆发出一阵尖叫与口哨,手冢脸一黑,往不二的方向看过去,后者无奈地笑着,却说,“既然是节目组的要求,作为嘉宾的我们似乎也没法拒绝呢。”然后率先走到了苹果旁边,定定地看着他。
手冢暗叹一口气,也走过去站好。

计时开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迅速地拉近,不二出席的活动较多,但是参加这样的游戏对于手冢而言确实是少有的,底下粉丝的手机早就闪成一片。
但是令许多人惊讶的是,第一次配合做这类的游戏的两个人都异常聪明,小幅度啃咬苹果的时候尽力保持被悬在中间的苹果没有大规模的晃动,于是被悬在中间的苹果的体积以一种缓慢却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了下去。

不二小口小口地咬着苹果,边分心去看站在对面的人,却看到手冢一丝不苟地垂着眼啃苹果,仿佛对底下闪瞎了眼的快门毫无反应,对自己这个搭档更仿佛视若无睹,于是眨了眨眼,嘴角微勾。
手冢眼光往下瞥,却控制不了自己清晰地感觉到对面那人温热的呼吸,随着苹果体积的变小两人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似乎只要微一抬眼不二长长的眼睫就能清晰可见。等到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到了极限,手冢准备咬下最后一口就抬起头来让不二吃完最后的部分时,却感到不二头稍稍一偏找到了背对摄像机的位置,然后一个温热却柔软的东西就轻轻从自己右边的嘴角舔舐而过。

手冢浑身都僵住,再抬起头来,不二已经吃完了苹果,带着一脸和煦的微笑望向不甘不愿的菊丸要求他宣布结果,丝毫没有朝他的方向看上一眼,仿佛刚才那个轻柔而缥缈的吻只是不小心的触碰。

节目录制完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点,SEIGAKU的台长龙崎堇菜本来想邀请手冢和不二两个人共进午餐以作为答谢,却在看到了手冢脸上显而易见的疲惫后挥了挥手放人先回去休息,于是在好不容易安抚完粉丝和记者后,手冢终于能回到后台,在跟经纪人交代了几句后往电视台的地下车库走去。
五分钟后,无数娱记追着手冢和不二的保姆车从地下车库开出分头奔赴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又过了一会儿,一辆并不起眼的银灰色宝马才又悄然从地下车库驶出,追着不二的车的方向而去。

手冢住的地方离处在市中心的电视台稍微有点远,但胜在环境清幽,安保强大,许多东京的政要名流都首选的一个社区。回到因为一个月没人居住而显得有些清冷的家后手冢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就离开卧室推开书房的门,南面本该是墙壁的地方却被打通成为一道走廊,手冢伸手过去扭开走廊末端的门。
——锁了?!

他早该想到的,手冢略微懊恼地揉了揉额头,放弃了开门的打算,返身走到书房在宽大的沙发椅上坐下,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了一串号码,响了几声后提示接通。
还好没有连电话都不接。手冢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后放软了声音,“周助,给我开门。”
“不管是按照你的工作安排,还是我们的约定,你都应该在三天前回来吧?”录制节目的时候听了一早上的声音此刻又响在耳边,手冢只觉得再也忍不住内心深处想要拥抱自己恋人的渴望,一个月没见的人就在咫尺,录制节目的时候他可以忍,但是既然已经回家了……“周助,我跟你解释过了,那边出了一下小状况让拍摄延期了,昨天飞机又晚点,我也非常抱歉。”电话两端一时之间陷入沉默,见不二没有说话的意思,手冢接着道,“周助,我很想你,开门吧。”

下一秒,手冢听到啪嗒一声,连廊的门应声打开,不二穿着家居服站在门口,背后他家里柔和的灯光顺着连廊倾泻而出,让背光处的手冢看不清恋人脸上的表情。
不二很有些懊恼,又有些微微的喜悦,先是回来的时间推迟了两天,又以为起码能一起过一个平安夜,却没想到一直到了今天的上午才见到他,昨晚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平安夜看电视的时候分明气得不行,默默脑补了一万种惩罚手冢的方式,却还是在手冢那一句“我很想你”中全都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他觉得自己爱极了手冢平时一脸严肃又冰冷的样子,可是手冢一旦温柔起来他就拿他毫无办法。
所以当他感受到那双熟悉的手捧住他的脸,他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遵从自己内心般地伸手环住恋人的脖颈,回应着手冢对他的亲吻和爱抚。

两人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从单面落地窗往外望去可以见到整个灯火通明的东京,仿佛在进行着圣诞最后的狂欢,当手冢睡了一觉之后终于能把自己的眼睛从一个月不见的恋人身上挪开,他才发现不二的家里充满了符合主人风格温馨和俏皮的圣诞装饰,还有之前经过餐厅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的草莓蛋糕。
——可以想象,不二大概十分期待昨天两个人一起共度的平安夜,并为此做了许多的准备。
看着不二略微还有点睁不开眼的迷蒙样子,手冢仿佛能够感受到昨晚不二一个人伴随着这些装饰度过平安夜的落寞,心里仿佛被细密的针扎着一样难受,他俯额吻了吻恋人的眼角,然后轻声道,“抱歉,不二,还有,Merry Christmas.”
不二强撑着困意眨了眨眼,撑着手冢的胸膛凑过去跟抵着手冢的嘴唇厮磨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几不可闻地说了句,“圣诞快乐手冢,我爱你。”然后嘴角挂着笑容,沉沉睡去。
“我也爱你,不二。”手冢把不二更紧密地收进怀里,扯了扯被子把两人裹住。

卧室外开着的电播放着SEIGAKU电视台的晚间节目,12月25日24点的一瞬,画面定格在两人《棋逢对手》中拥吻的那张海报,平和安静,一如既往。

END
啊啊啊啊我终于在圣诞节结束之前把贺文撸了出来!!!
其实本来真的没想写了因为复习太紧张惹QAQ不过看到大家在文下面回帖给我送上的祝福真的是好感动,感觉无以为报,只能献上自己不算好的文字聊表心意了!
希望大家都要开开心心~冢不二天长地久!
小天使们,群MUA~

评论(6)
热度(7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