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5

第九章

 

不二一觉醒来,觉得精神好多了,到医务室探望了一下刚醒来的龙崎樱乃,然后正准备约菊丸去吃晚餐,却收到了菊丸愁眉苦脸的一条消息,“不二!抱歉今晚不能陪你去吃饭了!手冢和我们都在二层的指挥室审讯那个抓回来的哨兵,但是他怎么都不肯开口,我们估计一时半会儿都走不开,你自己去吃吧!”说话的时候一脸的郁闷,连平日里微翘的头发都有点耷拉下来。

不二关掉通讯界面,挣扎了一下,还是微叹一口气,推开门走出去。

 

二层的指挥室里,以为今天都不会再见到不二的手冢看到推门进来的人时,惊讶了一下。不二却丝毫没有跟他打招呼的意思,径直走到人群中间那个他们无论怎么威逼利诱甚至动用了帝国准许的刑罚都宁死不开口的哨兵面前,指了指,“就是他吗?”

手冢一个“是”字刚要出口却堪堪止住,看到不二的眼神分明不是问他,而是看向了在一旁的菊丸。

菊丸点点头,不二这才征询般地问手冢,“可以让我试试看吗?”

 

手冢一脸的不赞同,“你今天精神领域本来就受创,即使刚才恢复了一些,也不应该再劳累。”

听完手冢的话,不二本来还微带着怒意的心情奇迹般地平复了一些,原本讽刺的话出口却变成淡淡的一句,“但是总在这里耗着也不是办法,我现在状态好多了,让我试试看吧。”然后便定定地看着手冢,直到后者眼中露出点妥协的意思,才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了一步,释放出范围庞大的精神触丝,把躺在地上的哨兵包裹起来。

 

是一个次席哨兵。

不二在精神触丝接触到那位哨兵精神屏障的一刹那就作出了这个判断,远不如自己之前接触过的首席哨兵来的强大,更比不上曾经恶作剧般地攻击过的手冢,这让他送了一口气,但是出于绝境下仍然负隅顽抗的哨兵意志力尤其的强大,这让想要通过施加精神暗示来获取情报变得尤为困难。

而另一边,不二专心开始攻克哨兵的精神屏障之后,一直愣怔着的众人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不二是向导?!”随即就被手冢厉声一句“安静点!不要打扰他!”给喝止住了,只偷偷交换着惊讶的眼神。

手冢重新看回不二身上,不住地打量着这个愿意为了自由而掩盖身份大费周章,又愿意为了帮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惜暴露自己身份的向导,觉得不二在他心里越来越像是一个谜,却充满了奇异的吸引力。

 

不二已经找寻到了他精神屏障里的缝隙钻了进去,但是一个经过训练的次席哨兵对抗性远比他想象的要强烈,甚至于哨兵的精神领域会主动反抗甚至攻击他试图施加精神暗示的触丝,感受到精神力快速地消耗着,不二额头上渗出一些细密的汗珠。

“不要勉强自己。”突然耳边传来了手冢的声音。

不二笑了笑,“放心吧。”

看到不二还有精力搭话,想必情况还算乐观,手冢稍微放下心,看向躺在地上那个眼神已经从警觉变得迷茫了的哨兵,突然神色一动,一股磅礴的哨兵气势就从他体内窜出来直扑那人而去,还在对他施加精神暗示的不二顿时感觉到自己遭遇到的反抗如雪遇沸水般急速消弭下去,压力大减后,水到渠成地给哨兵施加了无数个重重叠叠的复杂的暗示,让对方坚信自己在跟自己的上级报备任务完成情况,一分钟后,不二睁开眼睛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扭过脸对手冢挑了挑眉,“其实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也能搞定。”

 

在精神力早已损耗大半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么?手冢不苟同地想,却只是冷静地解释道,“速战速决,我们没有很多时间。”

不二点点头,“好,那么,赛巴斯是谁?”

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但是手冢还是讶异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他是给这个哨兵安排偷袭任务的人,任务的内容就是趁着克里斯的晚宴伏击你和其他舰船成员,目的是为了挑起人马星系和帝星系的矛盾,重开战争。”

手冢和菊丸对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转身到通讯系统上发送讯息,手冢对不二解释道,“赛巴斯是帝星系主战派的首脑。”

 

“原来如此。”不二了然,“真是不死心呢,主战派。”

“既然是这样,那就是人马星系的内部矛盾了,交给克里斯自己解决吧。”手冢示意下属掏出禁锢环扣在那个哨兵身上,然后转头对不二说,“快回去休息。”

不二挑了挑眉,“手冢,鉴于我刚才帮你解决了一个难题,你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我之前的提议?”

“我仔细想了想。”手冢冷静道,“我要为之前说你是出于玩心上战场而道歉。”不二神色一松,心里熨帖了许多,却听到手冢接着道,“但对于不同意你随军上前线这件事情,我的意见没有丝毫改变。”

“手冢,你真是我见过最固执的人。”不二目瞪口呆,看着手冢丝毫不为所动的脸,气得冷笑两声,甩门而去,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人。

 

“他刚才是叫少将阁下……的名字了?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相安无事,准确来说,是手冢和不二都在各忙各的事情,而在两人少有的几次照面中,不二都只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扼断了所有深入交流的可能。在第一军团完成了俘虏交接事宜的三天中,不二和樱乃也在克里斯出于歉意而特意拨给的巨大办公楼里重新建立起了参谋部的工作室,并与几光年外的总部取得了联系,接下来的时间,几乎全部用于搜集人马星系相关资料并完成总部交代的任务,只有两个人的临时参谋部忙得足不沾地,一晃神过去,已经到了回程的日子。

不二下了舰船就直奔总部,交待清楚工作后便直奔自己的小公寓,收拾好之后终于如释重负地瘫在床上,从繁重工作中解脱出来躺在柔软的床上带来的舒适感让他情不自禁地发出几声满足的喟叹,正准备闭上眼睛怒睡到自然醒,却在半梦半醒之际被通讯器传来的提示音所惊醒——一条来自佐伯虎次郎的消息:对他回来表示欢迎,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聚一下,顺便问候一下那个惹他生气了的哨兵。

 

“……除此之外,周助,那个上次遭惹你的哨兵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不二看着明显是玩笑的语气陷入了沉思,之前一直被别的事情所掩埋的思绪被勾起来之后却蔓延得越来越长。对啊,自己为什么不用自己以前的那些恶作剧手段来报复一下手冢呢?不二懊恼地想,在饮食里稍微加一点芥末……以他们哨兵敏感的味觉也会痛苦得受不了吧,或者悄悄地对他施加一个自己要去跳脱衣舞的精神暗示?

好像并不可行呐,不二有了这个认知后,越发懊恼起来,只要刻意回避,不对,其实根本不用刻意回避,只要不刻意关注,其实两个人之间并无多少交集吧,毕竟一个是参谋部的小参谋,一个是军团的军团长,而手冢又拒绝了自己想要一起跟着出征的请求……那么这个任务结束后两个人是不是能够见面的次数也就寥寥可数了。

好啊你个手冢国光!老子没整够你居然就被你给跑了!意识到手冢国光以后跟自己可能再无交集后,不二把内心涌上的苦闷与失落归结为没好好报复手冢的后悔,他愤然戳了几下通讯器,然后从手腕上摘下来丢到一边,倒头回到床上,很快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佐伯虎次郎带着笑意点开新收到的通讯,却感到一股强大的怨念和失落隔着屏幕扑面而来:“还活着,活蹦乱跳。”

他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赶忙在通讯器上敲下几个字,点击发送:

“天哪周助你一定爱上他了!不然你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还是说你其实是个抖M?”

不不不,佐伯刚发完就后悔了,他的竹马竹马完全有可能因为这条短讯把他追杀到贝塔星系,想到这里,他赶忙按下“撤回”,心里暗暗祈祷这短短的几秒不二来不及看到他刚才发送的信息。

 

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不二是略微疑惑的,通讯器上明明白白写着“佐伯虎次郎撤回一条消息”,发信息过去问,对方却一直三缄其口,无奈地摊了摊手,不二决定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好好享受自己的假期。

宅在家里过了两天无比闲适的日子后,假期的第三天不二回了本家,淑子在准备晚饭的时候特意做了好几道他最爱的菜肴,让跟着第一军团吃了差不多半个月的不二吃得一本满足,饱餐一顿后惬意地窝在沙发上,一边登上参谋部的内网准备看看近期的工作安排,一边听妈妈和姐姐闲聊些生活中的琐事,虽然成年后搬出来住十分自由,但是他同样渴慕这种琐屑但温暖的家庭氛围。

 

“人马星系分部建构及该星系阵地建构……”这不是我刚刚交的报告内容么,内网效率真高。

“高阶军官学校德尔塔战术系统培训……”唔培训组的工作报告么……

“第三军团最新战术布置研讨……”黑本那老家伙能想出什么好东西么?

“第一军团东部平叛随军人员名单……”唔,入江奏多,不二周助,哼,果然是……恩?!

 

不二周助?!

不二猛然睁开眼,又从头到尾把发布在内网上公示的文件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又确认了那个红字印戳旁边白纸黑字写着的是自己的名字,才极欣喜地发出一声轻呼,“棒。”

 

在一旁和由美子闲聊的淑子事实上从没有把精神力的关注点从自己许久不见分外思念的大儿子身上挪走,所以不二情绪甫一发生变化就被她察觉到了,于是关切道,“周助,怎么了?”

“我被选为随第一军团去东部平叛的参谋了!”不二抬起头,一向温润如玉的脸庞上挂着确实充满着喜悦的笑容,连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都显得分外明亮。但他很快就为一时的失言而后悔了,不二淑子和不二由美子显然没法与他分享这份喜悦,而是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两人的目光凝在了不二通讯器投影出来的文件上,确认了上面的名字确实是不二周助后,不二由美子急道,“周助,快去跟你的上司说你是个未绑定的向导,不能去战场,两天后才出发,现在说清楚还来得及。”看到不二面露不豫,由美子更为担忧,“周助,我知道你不想暴露自己向导的身份,可是现在这个任务很可能会危及你的生命,没有亲身经历过战场的向导,永远不会知道那种地方对自己的精神领域会有多大的破坏。”

 

不二敛去了微笑,却仍然垂着头不说话,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的不二淑子打破了沉默,“去东部这件事,是周助你自己要求的吧?”

她怎么会不知道,只要不二周助不愿意,没有任何人能勉强他做什么事情,更何况不二在参谋部还算新人,正常情况下,这种高级别的任务显然不可能会派给他,所以说不定这份文件背后就有不二的推波助澜。“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不二无辜地眨眨眼,“我不知道啊。”他没有撒谎,得到任命后固然喜悦,但是背后发生了什么其实他也是一头雾水,唯一的希望之前已经因为手冢的拒绝而破灭了,现在他也很想当面问问龙崎堇菜为什么会选他。

不二淑子皱了皱眉,“周助,你不要逼我对你用精神暗示。”

“我承认,是我主动想去的,”听到母亲显然有了怒意,不二悄悄吐了吐舌,“但是我原本计划好的能让自己入选的方法已经失败了,今天突然看到通知,我也很惊讶。”然后他认真道,“我也是一名军人,想要上战场为帝国战斗、而不是只呆在后方出谋划策的这种心情,每一个男人都会有的吧,而且正因为我没有绑定哨兵,这种机会更加难得,请你们原谅,我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这次任务。”

不管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一个向导,不二淑子看得出自己的大儿子确实没说谎,但是即便如此,这件事也完全不可行,她稍微和缓了语气,“周助,我知道你是一个能力强大的向导,但是负面情绪对于向导精神领域的损害,不是能力的强大所能抗衡的,而且由美子说的对,没有亲身经历过战场的人,永远不可能想象到那是一个怎样的人间炼狱。”

 

“可以请哨兵给我设置临时精神屏障。”

不二淑子叹了口气,嗔道,“凡事不要想当然,要是哨兵的临时精神屏障能这么轻易地解决这个问题,帝国又何必对未绑定的向导作出诸多限制。”临时精神屏障只有还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可以设置,足以对负面情绪起到抗衡作用而保护向导的精神屏障则需要哨兵的能力强大到一定程度,而帝国哪怕是小孩子都知道,哨兵能力越强大就意味着越容易失控,也就越需要向导的辅助,直白地说,强大而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本身就寥寥无几。

显然明白淑子的顾虑,不二信誓旦旦地说,“放心吧,我这次去人马星系就感受过哨兵的临时精神屏障,对于负面情绪的隔离作用非常好。”甚至不需要他自己再消耗什么精神力。

 

“谁?”

“……手冢国光。”

 

不二由美子看着弟弟一脸坚决的样子,虽然还是担忧,却饶有兴致地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从周助口中听到不认识的哨兵的名字两次,便笑得不怀好意,“恩?在人马星系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要给你设置临时精神屏障?”

不二心下微窘,在舰船上晕倒过的这种糗事是绝对不能拿出来说的,但脸上却挂着招牌微笑,极自然地说,“不过是跟他有点交情,恰好碰上了一起出任务,人马星系上有些乱,他说这样比较安全。”

 

由美子勾起嘴角,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自己弟弟的脸颊,“周助啊,你每次挂着这种假笑又用这种自然到不正常的语气对我说话的时候,”她顿了顿,笑得更为灿烂,“我就知道你在对我撒谎了。”

 

即使淑子和由美子对于这件事仍然持坚定的反对态度,但看到不二意见坚定而不可动摇,她们都清楚估计没有人能改变他做出的决定,于是只能暗叹一口气,尽力为不二准备着到了东部可以保障他安全的东西。

夜里不二已经睡下后,客厅里由美子对着散落在桌面上的塔罗牌怔怔发呆,收拾明天不二要带走的药剂包的淑子轻轻揉了揉由美子的头,打趣道,“大占卜师,有什么结果吗?”

 

由美子转过头对自己的母亲露出一个微笑,“没什么啦,反正母亲也一直说这些都是不可信的东西嘛~”

“知道就好,你玩玩可以,但是不要太迷信这个。”

不二淑子走后,由美子静静地发了一会儿呆,随后皱了皱眉,转头进去了自己的房间。客厅的桌面上的牌错落凌乱,只有被单独挑出来的那张孤独地在一旁,上面分明写着两个字:

大凶。

 

假期结束的第一天早上,不二带着母亲和姐姐给他准备的行李回到了参谋部。一进门就意料之中地迎来了大家对他或好奇或探寻的眼神,不二却如常地微笑着,迎着种种不一的目光淡定地打过招呼后直奔龙崎堇菜的办公室,询问选自己的原因。

 

“你应该知道,这次的名额是第一军团那边决定的吧?”面对不二的问题,龙崎反而疑惑地皱了皱眉。

不二一下子因为龙崎话里蕴含着的信息量而心里不自觉地雀跃起来,他嗯嗯啊啊地应付完龙崎对他交代的任务内容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低下头看着通讯器发呆。

 

第一军团……第一军团选的人啊。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在通讯器上敲下了几个字,正要点击发送,手一僵,然后自嘲般笑了起来。

果然自己跟手冢没什么交集呐,想问件事情连联系方式都没有。

 

辗转从菊丸那里拿到了手冢的联系方式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不二把消息发过去之后却意料之外地很及时地收到了回复。

“手冢吗?我是不二。我看到随军平叛的参谋名单了,是你选的我吗?”

“啊,是的。”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分外符合说这句话的人的风格,不二仿佛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手冢站在自己面前回应自己的问题。不过他倒是很好奇,是什么改变了手冢的想法,于是他在回复框敲下几个字,点击发送:

“谢谢O(∩_∩)O,为了表达感谢,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抱歉,我最近没时间,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吧。”

 

客气得恰到好处,不二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却荡然无存,一种“本少爷主动约你你居然还敢拒绝”的怒气张牙舞爪地占据了他整个内心,愤然回复了一条“呵呵,没下次了呢^_^”,然后关掉通讯器,埋首工作。

 

另一边,手冢看着刚收到的信息,分明是一个愉快的表情,却怎么看都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在里面,难道自己又惹不二生气了?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把通讯器关掉,忽略掉心里因为拒绝了不二的邀约而产生的那一丝遗憾和不豫,毕竟刚从人马星系回来没多久就要前往东部,大大小小的准备事务即使有乾和大石操持着也还是不得空闲,就连军部最近对于第一军团一系列过于频繁出派的原因手冢都尚来不及好好思考,到底是自己爷爷的手笔,还是黑本的计划。

更何况,他看了一眼端坐在眼前的妇人,因为答应了不二的随军出征的要求,似乎麻烦不止一个地来了。

TBC

评论(21)
热度(8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