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 3

第五章 

 

第二天手冢到军部的时候,忍足和向日已经等在了他的办公室,情报部对于这批俘虏表现出来的兴趣远超他的想象,不过手冢并没有说什么,接过忍足手上的文件夹后就把两个人带出军部大楼。

“嗯?俘虏没有押解到军部?”车离地升空后,忍足若有所思道。

“在第一军团驻地。”

忍足意味深长地看了手冢一眼,从外面带回来的俘虏留在军团驻地而没有押解至军部?不要跟他说是手冢忘记了章程,他宁愿相信迹部会三天不洗澡都不相信学生时代就把帝国法规背得滚瓜烂熟的手冢国光会忘记自己要做什么。

 

不过这样的话……联想起最近黑本和第二军团那边的动向,似乎很有一点情报可挖啊,忍足支着下巴笑了起来,朝手冢那边瞥了一眼,看到后者正在翻阅刚拿到的文件夹,便凑过去勾着手冢的肩膀道,“喂我说,你眼光不错。”

“?”很不客气地甩掉忍足的手。

“这个不二周助啊。”忍足点点第一页上面那张照片,不二正眯着眼睛笑的一脸纯良无害,“长得很好看,还是个向导,能力也不错。”说罢点点头,啧啧有声,“手冢看不出来啊,平时冷冷淡淡的,结果眼光很准嘛。”

 

手冢已经完全不想在自己看没看上这件事上跟忍足再纠缠,但让他在意的是……“你们可以调查出他的向导身份?”

“开什么玩笑,我们可是情报部!”忍足吹了声口哨,“不二家瞒的不错,你好像也确实是正面识破他精神伪装的第一个人。不过要骗过我们情报部,”他挑起嘴角,“还是早了点。”

“那你们为什么不告知向导协会?”手冢一脸地不赞成,掩藏一个向导的身份,不在向导协会登记注册,虽然说不上违法,但是始终不合章程。

“我们为什么管这些闲事?”忍足摊了摊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手冢无言以对,情报部这批人的行事风格一向不羁,在一些他们看来无关紧要的问题上,从不插手,但是在真正威胁到帝国安全或者军队利益的时候也毫不含糊。

起码经过情报部的筛选,和忍足现在毫不在意的反应来看,不二是恶意潜入的可能性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

 

忍足看手冢思索的表情,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反倒是你手冢,不二是向导的这件事情你不也没有报告给向导协会么?”要不是见到真人,他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手冢国光。

手冢抬手扶了扶眼镜,“我只是觉得,在无碍帝国安全的前提下,无需干涉他人的决定。”

“哦~是这样啊。”忍足笑了笑,伸手点点那份文件夹,“这里的资料,还不是全部。你要是想知道他的爱好啊习惯啊还有他家庭成员的信息什么的,可以用我们想知道的情报跟我们换哟~”

手冢伸手推开忍足,“不需要,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真的不考虑一下嘛?都是老朋友了,听我一句没错的。”

手冢按下一个按钮,车缓缓降到地上,随后车门自动打开,“你们可以下车了。”说罢朝门外的乾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被无情地赶下车的忍足望着手冢绝尘而去的方向,翻出了通讯器里今天早上传来的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哨兵向导能力匹配度测试结果,哼了一声,“迟早有一天你会求着我要。”

“求着你要什么?”

“没什么。”忍足转过身去,热情洋溢地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太久没见了,乾,你从情报部离开之后我们简直像少了一条臂膀。“

乾不着痕迹地闪躲开忍足的拥抱,扶了扶眼镜,“你还是这么夸张。客套就免了,跟我走吧。“

“我当然没变,倒是你,被手冢挖走了之后怎么变得严肃了这么多。”忍足无奈地耸耸肩,跟上乾走进第一军团驻地。

 

“我带了中央区最好吃的那家蛋糕回来!”

看到不二周助出现在家里的时候,由美子和淑子都愣了一下。

“周助?不用上班吗?回家也没有提前说一声,”不二淑子迎上去接过儿子手上的食盒,嗔怪道。

“妈,姐姐。”不二一一打过招呼,然后坐到沙发上叹一口气,苦闷道,“今天我请假了……前天,我被调到参谋部了。”

 

“噗——”不二由美子一口水喷了出来,“调职了?还是到参谋部?!”

不二扶额,“所以回家来问妈妈再要一些向导信息素掩盖剂……”

不二淑子了然地拍了拍儿子的头,“给你是没所谓,但是你应该知道,即使是现在最好的掩盖剂也不能完全消除你身上的向导信息素,对于比你要强大的向导来说,应该是不难发现的。”

“而恰巧,军部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向导。”不二由美子幸灾乐祸地接口。

 

不二十分不满,“姐姐,你能不能为你弟弟考虑一下,如果现在我的向导身份被暴露了,那会很麻烦的好吗!”

由美子耸耸肩,“你都这么大了,向导学校肯定不收你,向导这么稀缺,帝国也舍不得惩罚你,大不了就是向导协会通报批评,然后派几个人把你洗干净打包送给一个配对的哨兵罢了。”

“……”不二咬牙切齿。

“其实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你找个哨兵绑定,一劳永逸。”

“才不!”不二的抗拒出奇地激烈,“一个人自由自在地多好!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乃至生命都跟另一个人捆绑在一起?!”

 

“好了好了,”淑子收拾好东西走到不二身边坐下,安抚性地轻拍儿子的肩,“没有那么夸张,我对你的能力有信心,只要你精神控制用得好,虽然可能累很多,但是应该还是能瞒过一段时间的。”

不二望天道,“妈妈,你们还没有研究出能够完全消除信息素的掩盖剂吗?”

“……你以为这种东西是这么好研究出来的吗,”不二淑子失笑,“就算你真的可以让别人察觉不到你的信息素,但是作为向导的许多特征还是无法掩盖,比如你偶尔散发出来的精神波动,还有你能看见别的哨兵向导的精神体,再怎么说,想要隐瞒向导身份一辈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其实……”不二撇撇嘴,“昨天已经有个哨兵发现了。”

 

“唉?!”

“不过他答应我不上报给向导协会。”

不二由美子长舒一口气,“恭喜你遇到了一个好人。”

“……”

“所以之前就告诉你,不能老是保留实力,一大意就容易出错。”

“我没有大意……”不二顿了顿,淡然道,“我尽全力了,可是还是被他发现了。”

 

不二淑子和不二由美子对视一眼,后者问道,“那个哨兵是谁?”

“手冢国光。”不二愤愤道。

由美子扑哧一笑,“居然是他,刚去参谋部就遇到首席哨兵,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说罢看着自家弟弟,正色道,“周助。”

“恩?”不二下意识地抬头,看到姐姐无比严肃的脸色,连忙认真坐好准备听下文。

“你知道吧,我们家族的传统?”

“啊?”

“最先识破向导身份的那个哨兵,要把这个向导娶回家哦!”

 

然后不二由美子在自己弟弟愤怒的目光下挥挥手,大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二甩过去一个精神攻击,被由美子在进房门之前轻而易举地接下,还摆摆手道,“我说周助你啊,怎么越长大越开不起玩笑了。”

“根本毫无笑点好吗!”

不二淑子看着自己儿子难得气急败坏的样子,若有所思。

 

第六章

 

不二回归工作岗位后,在参谋部很是平静地过了几天,毕竟刚来的人都会有一段适应期,工作量不大,跟同事们也还不熟,倒也是难得清静,现在的顶头上司龙崎是一个中年女人,对他算不上热络,但也从不为难,昨天跟父母聊了一会儿参谋部的工作,父亲在研究所跟参谋部的人打过交道,对龙崎印象很不错,总的来说有龙崎在参谋部就不会发生欺负新人的现象,于是不二心安理得地悠哉了几天,直到三天后他接到了第一个正式任务。

 

“出差?”不二看着手上的授权书,眨眨眼,自己第一趟任务就要出远门吗?

“没错。”龙崎堇菜点点头,解释道,“人马星系刚刚成为我们的附属星系,但是我们对于哪里的地形、空间和战术布置都还是一片空白,所以派你去先对那边的情况进行初步的了解,等你把情况汇总发回来后,我们再具体安排人手过去调查。”

不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概要去多久?”

“放心,”龙崎笑了笑,“不会很久的,人马星系臣服后,已经跟蔚蓝要塞之间建立了空间跳跃点,你去一趟最多也就半个月,而且刚好有军团的人去人马星系交换俘虏,你跟着他们一起过去,也能保证安全。”

“好的,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

“……”

 

第二天和在舰港和不二接洽的第一军团负责人是个有着一头红发的叫做菊丸英二的少校,分外的热情爽朗,还时不时的蹦蹦跳跳,说是少校不如说更像少年,把不二送到他的房间后还留下的联系方式嘱咐不二有问题找他就可以,在舰船上无聊了也可以找他聊天,不二笑着点点头,心里想起之前遇到同样是第一军团的乾和大石,尤其是他们的军团长手冢,边感叹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这么大,一边送走了菊丸。

躺在自己床上,不二感受到舰船微微的震动,知道大概要启航了,这次自己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尤其是在还没到达目的地的航程中几乎无所事事,于是干脆带上几本书,把这次星际航行当成一次旅途好好的享受。

然而只看了一会儿书,不二就感受到通讯器微微的震动,点开一看是菊丸问自己要不要一起用午餐,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午餐的点,便回复了同意,与菊丸在房间门口会和后,一起向下面的餐车走去。

 

“这艘深空号一共有四层!最上面一层是指挥室,下一层是卧室和各类活动室,再下一层是餐厅和各类工作室,最下面就全是和战斗有关的东西啦~”从第二层的卧室下到第三层餐厅的路上,菊丸很是热心地给不二讲解起了舰船的构造,不二却无暇去听,只感觉到从往下走以来就有的一种不适感越来越强,自己一向平和的精神领域仿佛被越来越多的负面情感与信息冲撞攻击,难受得几乎让人发疯,却完全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能一边努力地维持着精神领域的稳定一边对菊丸的话恩恩哦哦地回应。

“每个房间都会配一张舰船构造图,所以你记住大概位置,下次饿了就自己过来,完全没问题!”菊丸兴致勃勃地下结论,却没有再听到意想之中应该有的回应,于是奇怪地转过头去找一直跟在身后的同伴,“不二?——不二!”

菊丸的身后,不二倒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

 

即使在黑暗中,不二仍然感到自己的精神领域在时时刻刻地受到那些负面信息的影响,他一边努力想要挣扎着摆脱意识的混沌,另一边却又不得不忍受这样的痛苦,直到感到一股柔和的精神力量注入自己的精神领域,他才感受到那种痛苦有了稍微的减轻,才终于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既不是在餐厅,也不是在自己的房间,不二眨了眨眼睛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干净整洁得像是没有住人的痕迹,墙上的各种星云图和沙盘图却显示了这个房间必然是有主人的,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不二翻个身准备下床,却在翻身的一瞬间被映入视线中的人影吓得一个趔趄。

手冢国光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你醒了?”

 

不二本能觉得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妙,手冢作为这支舰队的最高统帅,本来应该与只是负责参谋部随行任务的自己根本扯不上关系,哪怕同在一艘舰船上两人也绝无因公见面的需要和可能,而自己失去意识后再睁开眼就看到了手冢……这期间显然发生了什么超出控制的事情,因此他只是无辜地笑,“又见面了呢,少将阁下。”

手冢没有接话,只是瞄他一眼,建议道,“修复一下你的精神领域。”

不二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精神领域已经出现了算是很严重的损伤,不然醒来的时候也不至于发现不了手冢这个大活人,吐了吐舌头,不二闭上眼睛开始动用精神力量慢慢修复自己的精神领域,却听到手冢又淡淡地说了句,“我想你大概不清楚,餐厅的正下方,是关押战俘的地方。”

 

“……这种事情,怎么没有人早告诉我……”不二一瞬间只想骂人,向导的精神力量固然强大,却很容易遭受外界负面情绪的影响,而这种负面情绪的影响,只有通过哨兵的精神屏障才能够隔绝。当负面情绪的影响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对向导的精神领域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因此在帝国内,没有绑定哨兵的向导,一般都会受到严格保护,尤其是让他们远离战场或者战俘营之类的地方。

“那是因为不管是派遣你执行这个任务的你的上司,还是我们军团负责接洽你们任务的负责人,都不知道你是个未绑定的向导,你难道没有发现,这艘舰船上除了你以外没有别的向导吗?”手冢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个让不二无言以对的事实,然后用一种在不二看来完全可以解读成“你这是在自作自受”的表情看着他,后者叹一口气,“好吧,确实不能怪别人。不过我说过了,为了隐瞒向导的身份,做出必要的牺牲我完全能够接受。”更何况,以他的能力,只要不再靠近餐厅,再做好防护,应付这样的情况基本不算什么问题。

 

“那么很抱歉告诉你,现在起码又有两个人知道了你是个向导。”手冢无奈道,然后在不二震惊的目光中解释:“你在晕倒后被菊丸送到的医务室,然后军医诊断你是因为精神领域受损才导致的昏迷,然后根绝规定,没有登记注册的向导出现在军队中均被判断为可疑人员,所以你被直接送到了我的指挥室。”

不二周助只觉得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珠转了转,对手冢勾起一个笑,“少将阁下,你作为他们的上司,肯定有权力命令他们听你的话,对吧?”

手冢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隐瞒?”

不二笑得波澜不惊,摊了摊手,“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要是必要的话,我可以接受你要求等价交换。”

 

“你身上没有我需要的东西,我也没有需要你去做的事情。”手冢直接了当道,让不二的笑容僵在脸上,后者皱着眉衡量了一下这件事情传出去可能造成的后果,跳下床走到手冢面前,拉过手冢的右手,伸出手指在手冢的掌心勾勒出几道符文,然后看着手冢有些愣怔的眼睛道,“我不二周助愿意为手冢国光做一件事情,只要这件事情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违背法律和道德,我已经会尽力为之达成。”

手冢看到自己的手心上有淡淡的痕迹一闪而过,随即不可置信道:“你居然为了这个订立精神力誓言?!”

不二一脸得逞的笑容,虽然他和手冢不熟,但是后者的人品全帝国的人都知道一定可以信赖,所以即使提出精神力誓言,他也不会要求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而同时不二更是在通过这种显得有些极端的方式逼责任心极强的手冢答应他的要求,而且他莫名觉得,一定会成功。“呐,我觉得我的诚意已经表达得很够了,少将阁下真的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手冢眉头皱的几乎要打结,这个向导实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居然为了保密自己的身份,甘愿定下这种不可抗拒的誓言,不过……他顿了顿,坦承道,“其实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向军医和菊丸传达了不要泄露你身份的意思。”

 

什么?!

所以自己刚才的花招都白玩了?!不二顿时感觉心塞得不行,咬牙切齿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对自己部下下达的指令应该没有必要向你汇报。”

“呵,那真是谢谢你啊,少,将,阁,下。”

“不用谢,”手冢仿若没有听出不二语气中的怒意与讽刺,点了点头,然后探出手在不二的脊柱上端轻轻触碰了下,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顿时包围住了不二,仿佛原本喧嚣复杂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纯净起来,过滤掉负面情感后的精神领域充满了更加蓬勃的朝气和力量。

“这是精神屏障,临时性的,”手冢解释道,“能够暂时帮你抵挡舰船底部俘虏关押处对你造成的影响。那么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你可以回到自己房间了。”

 

在跨出主指挥室的时候,不二在心里暗暗发誓,一旦结束这个任务,对于手冢国光这个人,他一定要有多远离多远。

反正自从遇上他,他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TBC

评论(15)
热度(12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