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2

第三章

 

与他脸上一贯挂着的微笑表情不同,不二现在的心情百味陈杂。

他现在觉得昨天计划的好好的先按照原计划对付到周末,等回家了再问父母要补充药剂的自己宛如一个自导自演的小丑。

是是是,更容易遇上高阶哨兵……所以就要让他来的第一天遇上帝国少将!首席哨兵!手冢国光吗?!

自己难得这么用心地施展精神控制……居然还是被识破了。不二有点懊丧地咬了咬下唇,却没有注意到对面那个强大的哨兵脸色已经逐渐暗沉下来,等他反应过来一股破人的气势靠近时,也只能感觉到眼前闪过一丝光亮,随后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力量扯着狠狠一歪,眨眼间的功夫,就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没有人的楼梯拐角。

 

默默感叹了一下哨兵能力的强大之后,不二觉得自己的处境颇有些尴尬,手冢以一种禁锢的姿势把他逼在墙角,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哨兵超强的压迫力,虽然对于不二来说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上的精神伤害,但是总归是让他有点疑惑——手冢对他这么大的敌意是从哪儿来的?

“那个,少将阁下,”不二轻咳一声,“很高兴见到你。”然后眨了眨眼期待地看着前面这个面容冷峻却英挺的男人,手冢国光你只要是一个绅士就应该礼貌地回应我的问好对不对!

然而手冢对不二刚才的话置若罔闻,“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向导的身份?潜入参谋部到底有何居心?”

这种审讯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不二皱了皱眉头,嘴里却发出一声含义不明的轻笑,“少将阁下这是怀疑我可能是间谍?”说罢慢条斯理地捋了捋衣袖,看着手冢的眼睛道,“我父亲是帝国科研所的高级研究员,母亲是帝国军医院院长,你觉得我会是间谍?”然后伸手轻轻把手冢推离自己,“又或者,我真的是间谍,我还用得着潜入参谋部窃取情报?恐怕家里就是个最好的办公地点吧。”

 

说到后来,不二已经带上了点微微的恼意,被莫名其妙地调来参谋部已经够烦的了,现在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少将居然怀疑自己是奸细,是不是军人都这样多疑?心里腹诽着手冢,不二突然灵光一闪,抬头激动道:“既然怀疑我是间谍,那把我放在参谋部确实不安全!干脆你跟军部说把我调回信息处理部吧!”

“既然怀疑你是间谍,就该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不二一梗,看着手冢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终于难得地失去了淡定,庞大的精神力倾巢而出地去攻击眼前这个哨兵的精神屏障,不带什么明显的恶意,却很恶质地骚扰攻击着原本严丝合缝的精神屏障,趁着手冢分心维持的时候一溜身从墙角钻出去。

 

手冢再度修整好精神领域,压制下自己精神体跃跃欲试的战意,作为一个首席哨兵,他的骄傲决不允许自己在对方没有释放出精神体的时候自己先释放,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向导。不过长期的征战生涯带给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这个一脸气愤的青年应该确实不是间谍,甚至确实不带有任何恶意,但是他为什么……

想到这里,手冢猛然抬头,回忆起自己最初对上这人目光时那种精神游离的感觉,心底隐隐浮起的可能让他难得地背后渗出冷汗,“你……你是用精神力控制了身边的所有人,让他们都坚信自己闻不到你的信息素?”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做到……

 

听到手冢的问题,不二冷哼一声,神色阴晴不定地指了指楼下,“去楼下的咖啡馆,我们在那里可以好,好,说,话。”

 

低头轻啜了一口咖啡,手冢的目光却丝毫不离坐在对面的不二。

军部的咖啡厅一向很受各类文职人员的欢迎,下午茶时间总有交错的人影和浓郁的咖啡香,混杂着回荡在室内轻柔舒缓的音乐,气氛安详宁和地仿佛两个人之前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争锋相对。

就在刚才的十分钟,不二用寥寥数语向他阐述了一件在手冢的世界观看来过于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在我能力还未稳定的时候,母亲给我提供药物掩盖身上的信息素,等我能力稳定了,就在家人的教导下学习如何精神控制,然后没错,”他迎着手冢百味陈杂的目光耸耸肩,“我开始用精神力控制周边每一个可能察觉到我信息素的哨兵和向导,让他们以为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看到手冢一脸深深质疑“这真的可能做到吗”的眼神,不二叹了口气,继续解释道,“我从小上的就是普通学校,几乎没有哨兵向导,后来到了信息处理部,也是普通人居多,得知被调来参谋部我也很惊讶,本来想着这周末去问母亲再要一些信息素掩盖剂……没想到就遇到了你。”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朝手冢翻了个白眼,就是这个人,让他十几年来的辛苦努力付之一炬!

这就是为什么他讨厌来参谋部……这种精英如云的地方,要瞒住自己的身份需要费得力气比在信息处理部多得多了啊!他也会累的好吗!想到这里,不二愤恨地戳了戳碗里的冰淇淋。

 

“……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向导的身份?帝国给向导的待遇是最好的。”

不二抬眼瞅着手冢,笑得仿佛他问了一个多么傻的问题,语带讽刺,“少将阁下指的是在十几岁刚觉醒的年纪就被送去向导学校与家人分离,进入成年期后被纳入帝国的严密监控,最终在中介人的指引下与一个自己素未谋面的所谓相配哨兵结合么?”

手冢无言以对,帝国确实会对向导施加最严密的保护,因为向导的重要性和稀缺性,但是严密的保护往往意味着自由的牺牲。

他眼神复杂地望了一眼皱着眉头仍旧闷闷不乐的不二,这个人,这么大费周折,就是为了得到自由而已吗?

 

“你是个很强的向导。”

不二抬眼,“啊,需要我说谢谢夸奖吗?”

“但是我还是不能完全对你消除怀疑。”不理会不二,手冢自顾自地说,“所以我会安排我的副手对你保持关注,在参谋部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小动作。”

不二僵在当场,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一丝不苟的男人,他都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了,居然换来一句“保持关注”?!

什么最年轻英俊的少将!根本就是一个冷酷、多疑、变态的面瘫!

 

正在不二腹诽的时候,冷酷多疑变态的面瘫已经起身离开了咖啡厅。回过神来,不二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挥手叫服务员过来正准备付账,却听到服务员说:“不好意思,刚才少将阁下离开的时候说这桌的单算他的。”

“欸?”不二一愣,随后冷笑一声,还挺有风度的么?心念一转便叫住正要转身离开的服务员,“麻烦把菜单拿过来。”

 

第四章

 

宛如置身于汪洋。

一股又一股温和的海浪裹挟住他的全身,让人分外舒服,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

手冢顺着那股海浪般柔和的力量慢慢消弭掉自己的精神屏障,仍凭一股柔和的精神力涌入自己的精神领域,开始轻车熟路地清扫着那些隐藏于哨兵过于庞大的精神领域中的杂质与垃圾,尤其是那些思维黑点中潜藏的隐患。

 

精神清扫完成后,手冢长舒一口气,微闭着眼调动起精神领域的力量重新构筑起自己的精神屏障,才神清气爽地睁开眼,对面前的人难得地露出了微笑,“辛苦奶奶。”

每次出战回来后做一次精神清扫是惯例,也是手冢难得能够全身心放松的时刻,帝国曾经三大上将之一给他护法,还有一个实力极强的向导帮他梳理精神领域,短短的十几分钟却是手冢难得能够撤去所有防御好好防备的一段时间。

看到孙子睁开眼,手冢国一收敛起刚才投注于手冢国光身上宽慰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看到对方投来的一个放心的眼神,点了点头,对手冢道:“你这次去人马星系,好像能力增强了不少。”然后不等手冢答话,接着道,“现在思维黑点有多少了?”

手冢抬起头迎上爷爷有点严厉的眼神,想到旁边还有一个刚刚把自己整个精神领域逡巡过一遍的奶奶,不得不实话实说,“十四个。”

手冢国一皱紧了眉头,随着哨兵能力的增强和精神领域的扩大,光靠哨兵自己偏攻击性而不是控制性的精神力量已经不可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精神领域,因此会出现越来越多哨兵自己无法掌控的思维黑点,哨兵能力越强,思维黑点就越多,也就越容易引起感官神游,乃至……精神暴动。

“你还不打算找个向导吗?”手冢国一沉着脸看着自己孙子,手冢国光越优秀,他也就越担心。

“没有遇到合适的。”

“合适的?帝国里跟你可能有相容性的向导统共就那么些,让你去见你什么时候去过?”手冢国一干脆利落地戳破自己孙子的借口,哨兵的能力和向导的能力往往是相对应的,如果哨兵能力过于强大,甚至远远超过了绑定向导的能力时,很可能会对向导造成伤害。手冢天赋异禀,帝国里的那几个家里有向导的老家伙早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聊天中各种提及自家 的子孙多么优秀,也有几个确实是和手冢的条件特别符合,可惜自己孙子连番在外征战,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拎出一堆借口推脱没时间,想想真田家的臭小子跟那个叫幸村的向导结合后都升了中将了,自家孙子还被拘在少将的位置上,哼!手冢国一越想越气,大手一挥,“还想跟黑本那老家伙斗,臭小子毛都没长齐!”

 

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狠狠一震,抬起头,“爷爷,您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了?”

手冢国一狠狠瞪他一眼,满脸的 “不要以为这个话题就这样过去了”,道,“废话,你以为我和真田退了,就真的不管事了?要是真的放手让你和真田家的那个小子跟黑本去斗,早就被渣都不剩了!”随后中气十足地下结论,“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太嫩!”

面对手冢上将的训话,即使是手冢少将也只能乖乖低头听着,好不容易等到手冢国一结束了题为“你们现在就想学着勾心斗角还太早当务之急是先勾搭一个向导”的演讲然后离开房间后,即使是一向面无表情的手冢也忍不住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他抬手解下军服外套的扣字,顺便查看通讯器里的未读消息,基本都是一些琐事……唔……嗯?!

手冢挑了挑眉,看着通讯器上显示军部咖啡厅给他传来的一长串账单神色莫名。

倒不是消费不起,只是……那个看起来清清瘦瘦的向导居然这么能吃?

今天遇到的那个不二周助顿时重新占据他的脑海,手冢沉思一会儿点开通讯器,没过多久他面前闪现一个光幕,上面的灰发人影抚着眼角的一颗泪痣,饶有兴致道:“手冢你居然主动联系本大爷,真是难得,无事不登三宝殿?”

“迹部,”手冢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的确是有事情拜托你,麻烦帮我查点东西。”

 

迹部笑了笑,“我们情报的价格可不便宜。”

“我以为为帝国军团提供情报是你们部门的职责。”

“那你何必走私人渠道?今晚下达公务,明天你要的资料就会出现在你的桌面。”迹部勾起嘴角,讽刺道。

手冢皱眉,不二的事情的确不适合走公务渠道,结果未出之前,作为被不二告知了内情的自己出于道德应该是有为他保密的义务的,“一年没见你依然改不了奸商嘴脸。”不愧是财团少爷的出身,难道是家族耳濡目染么?

“等价交换是本大爷的人生信条,而不吃亏,”迹部冷笑一声,“则是人生底线。”

 

手冢沉吟一会儿,他倒是知道什么能够打动对方,而且对他而言也不算是太大的付出,“第一军团押解的人马星系的俘虏,你们会有优先审查权。”

“成交!”迹部双眼一亮,笑容更是张扬了几分,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俨然一副生意人的样子,“那么,你想要查什么?”

“不二周助。”

“一个人?”有点意思啊,迹部眼里多了一丝好奇,“你看上他了?”

 

“哟?听说手冢看上了别人?”一个带着几分疏懒的声音传过来,然后屏幕上赫然出现了另一张脸,那人深蓝色的头发因为探得过近而拂到了迹部的脸上,让后者不耐烦地把他推开一些,“你早说嘛,要是听说手冢少将有了喜欢的人,不用你说我们全部门都会夜以继日地把那个人祖宗八辈子的事情都搞清楚的。”

“……没有的事情。”手冢揉了揉眉心,“忍足,你怎么也在?”

忍足侑士耸耸肩,挥了挥手上的文件,“如你所见,加班。”

“……总之,把不二周助的资料给我,其他的事情你们就不必问了。”

 

“放心放心,明天我去第一军团的时候一定把资料给你带过去。”忍足摆摆手,一脸“你放心”的表情。

“明天是你去?”手冢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盯着面前看上去玩世不恭骨子里狠得像狼一样的男人,“记住我们的规定,我们不干涉你们的审讯,但是不准对俘虏的身体状况造成实质性伤害。”

“没问题,”忍足打了个响指,潇洒道,“明天我带上岳人,只要能攻破他们的精神屏障,还愁问不出来吗。”

TBC

评论(20)
热度(7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