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兵向导AU,私设有)1

第一章

 

值班室里的人头一点一点,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堀尾左手撑着头,努力抵抗着因为值夜班而不自觉产生的睡意,周遭除了信息处理中枢机器发出的微弱响动再无动静,玻璃幕墙之外的无边宇宙更让人心生寂寞感。

其实……稍微打一下盹也没关系的吧?堀尾这样想着,根据战报,远航军要两天后才回来呢。

所以说,给自己找借口往往是放纵的第一步。

 

而堀尾正刚刚阖上双眼,就被值班室里突如其来的一声信息提示音惊醒了,他猛然抬起头下意识地往外望去,原本乌压压延伸过去似乎没有尽头的宇宙中出现了一丝光亮,从要塞A13星球和A14星球中间的轨道中渗透过来。

堀尾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按向警报的手却因为耳边复又传来的冰冷提示音而堪堪停住。

“征服号请求通讯。”

“身份验证已通过,S级权限。”

“通讯自动开启。”

 

于是还没等堀尾反应过来,光幕已经在他面前自动展开 ,密密麻麻的光点逐渐勾勒出一个清晰的人影,面容英俊清冷,长时间的征战让他神色看起来有几分疲惫,但是茶色的发丝丝毫不显凌乱,白色的军装上衣服帖地裹在身上,肩章上的一颗将星闪闪发光,英挺如同凛冽寒风中屹立的松柏。

堀尾激动得几乎发抖,没想到自己调来通讯中心刚三个星期就能跟这位帝国里传说级别的人物直接对话。

“手冢少将!”努力压抑住自己心头的激动,堀尾“唰——”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欢迎您得胜凯旋!”

 

“中士。”光幕那头的人微微颔首,清冷的声音平静地解释道,“因为比预想的早结束了战斗,所以归期也提前了,麻烦跟首都那边通报一下吧。至于军队交接的事情,我等下会直接和诺顿中校联系。”

“好!好的!”堀尾马上转身往中控室跑去,出门时终究没忍住,转身激动地吼了一句:“少将阁下!您这次出征能够征服人马星系,我们全帝国的人都为您感到非常的骄傲!”

光幕上逐渐消失的人影似乎是顿了一下,疲惫的脸庞上隐约似乎露出一丝笑意,却又看不分明,“谢谢你,中士。”

堀尾精神一振,动力满满地往中控室,终于没忍住嚎了一声:“远航军提前凯旋啦!”

 

“远航军提前凯旋!”

这个消息裹挟着每一个人的喜悦,很快传遍了如湖水一般平静了很久的帝国。

跟往常的日子一样,快速完成了本职工作的不二给自己倒了杯水,歪着头听后座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讨论帝国最年轻少将手冢国光的军功章到底能不能挂满一面墙,其中一个女孩似乎是手冢的超级粉丝,掰着手指把手冢从16岁正式服役以来大小战斗输得清清楚楚,不二也跟着听得兴致盎然。

 

“但是,即使这次征服人马星系是大功一件,少将阁下也不可能再升了。”久美话锋一转,语气骤然低落下来,“帝国法律规定,如果是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少将已经是可以授予的最高军衔了。”

成美看到自己妹妹一副为偶像忧心忡忡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哨兵本来就是一种五感超于常人的异能者,自身能力越强大,就越难控制。一个没有绑定向导梳理和抚慰的哨兵,会在能力越强的时候受到越严格的管控,直到40岁强制送去基因改造,成为一个普通人。

然而一直让帝国头疼的是,向导人数一直比哨兵人数要少,因此许多戎马半生的哨兵,为了社会的安定,都终究逃不脱最终被改造成普通人的命运。

 

想到自己最崇拜的英雄,帝国最负盛名的首席哨兵手冢国光将来可能要成为一个毫无能力的普通人,久美闷闷地嘟囔着:“手冢少将怎么不找一个绑定向导呢……应该很多人求着跟他绑定才对啊……”

“放心吧,手冢家肯定不会不管这件事情的。”拍拍妹妹的肩膀,成美安慰道。

没有绑定向导的首席哨兵么,居然没有发生过大的精神暴动?有点意思。不二笑得若有所思,直到手上的通讯器响了几下,弹出一道光幕,上面赫然是自己上司的脸。

“不二,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

 

“你来了信息处理部后,表现一直都很不错。”田中满意地看着面前脸带和煦微笑的年轻人,“让你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不二微微颔首,没有说话,内心却有一丝不安的预感。

“因为你的优秀表现,上头决定,你将调任到军部参谋部。”

……就是那个遍地都是哨兵向导的军部吗?!

“我拒绝。”不二睁开双眼,拒绝地坚定果断。

田中因为对面青年意想不到的回应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要知道参谋部可是每一个帝国军人都向往的地方,在那里可以接触到帝国军队里最顶尖的人才,还不乏那些数一数二的将才,虽然你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但是因为你的杰出能力获得了这个机会,我希望你能够珍惜。”

 

很好,很好。不二深吸了一口气,意思说那还是一个动不动就能碰到高阶哨兵的地方。如果不是现在田中还在,他几乎要扶额哀叹一声。“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调令已经下来了,”田中耸耸肩,“现在应该已经在你的通讯器里。”看着眼前这个他一点都不想放过走的年轻人点开通讯器看到那张调令,田中意味深远道,“希望你能在参谋部绽放出光彩。”

“……谢谢。”不二咬牙切齿道。

 

既然以后也不在这里工作了,不二索性提前下班,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本来就不多的东西,就准备离开,久美和成美倒是对这个虽然相处不久但是人很好的哥哥依依不舍,不二笑着点了点手上的通讯器,“想我的时候常联络就好啦。”

两个女孩子齐刷刷地点点头,然后终于想起来问一句不二的去向。

“参谋部。”不二心里的小人在狂暴地怒吼。

“哇塞!”双胞胎异口同声道,然后久美率先反应过来,“我的天哪如如如如果你见到手冢少将会帮我要签名的吧会吧会吧?!”

……说好的依依不舍呢,不二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却还是点头答应。成美在一旁担忧地注视他,说话考虑俨然有了姐姐的样子,“听说参谋部是个精英云集的地方,大部分人都是哨兵或者向导,你一个普通人过去,可能会被他们排斥。”

“放心,”不二眯起眼笑了笑,“你觉得我会被他们欺负吗?”

“……”默默回想起不二施加过的恶作剧,成美心里为参谋部捏一把冷汗,“当我什么都没说。”

 

回到暂住的公寓,不二直奔房间里的床头柜,拿起里面的一个白色的小盒子,打开来,赫然是三支药剂,他皱了皱眉,明天就要去参谋部报道的话,今天就只能住在自己的公寓,看来只有周末回父母家再补充药剂了。

他头痛地叹了口气,只能希望不要遇到太强大的哨兵吧。

 

第二章

 

帝国军部的最高级会议室里,按照庆功宴的标准布置得精致华美,里面的气氛却仿佛凝重得能滴出水来。

 

手冢端坐在会议室的一端,坐姿标准得一丝不苟,眼神却是少有的冷厉和不耐,面对这眼前这个滔滔不绝地发表着“应该通过杀俘来达到让人马星系彻底臣服的目的”观点的人,手冢和真田对视一眼,都在双方眼底看出了深深的嫌恶。

“抱歉,黑本上将。”最终手冢出言打断了那个中年男人的长篇大论,“无论如何,我不同意杀俘。”

被称为黑本上将的人眼里流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挑着嘴角微微有些轻蔑地笑道,“可是我作为帝国现在唯一的上将下达的指令,手冢少将,怎么违抗呢?”很刻意地在少将两个字上下了重音。

 

手冢脸色丝毫不动,语气却比平常更冷冽了几分,“首先,我会保留向议会提起抗议的权利。其次,”手冢毫无畏惧地直视面前这个高他两个级别的男人,浑身上下突然爆发出无比强烈的哨兵压迫感,竟是要稳稳压黑本一头,“上将不要忘了,帝国三大军团各自分权,第一军团如何处理战俘,即使您现在是帝国唯一的上将,好像也无权干涉。”说完起身,拿起桌上的军帽戴好,端正得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地朝黑本中田敬了个礼,“那么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失陪了。”

看了眼手冢离去的背影,真田转头问道,“正主已经走了,庆功宴也没必要开了吧?那么我也先失陪了。”

两个后辈先后离去,黑本中田眼里闪过强烈的怒意,在一旁的副手愤然道:“将军,手冢上将和真田上将退休后,三大军团的碰头会已经不是第一次不欢而散了!之前那两个老家伙尚且不敢跟将军公然叫板,这两个后辈居然……”

黑本抬抬手打断了副手的话,冷然垂眸,“年轻总是气盛嘛……将来多吃点苦头,也就懂得要谦虚了。”

 

原本等在外面的乾和大石看到手冢冷着脸从会议室快步踱出,都迎过去,乾边走边在一本笔记本上飞速地写字,嘴里念叨着:“果然,之前预测的此次庆功宴会不欢而散的概率是70%,从手冢的脸色看来确实闹了不愉快的概率是98%。”说罢“啪”的一声合上本子,“那么手冢,由头呢?”

“战俘。”

……乾恍然大悟,随后皱了皱眉头,“这个老家伙居然想在战俘身上下手脚……心真是黑透了。”

“战俘投降是为了活命不是为了来被虐杀,”手冢对自己最信任的两个次席哨兵助手解释道,“放心,这个问题上我不会让步的。”

接下来三个人简短地交换了一下自己获得的信息,战俘的安置和军队的休整交给乾和大石他很放心,依照惯例自己会享有一个月的休假,但是军团的训练同样不可以懈怠……

慢慢把思绪条理梳理清楚,手冢感觉自己原本纷乱繁杂的精神领域开阔清明了不少,因为长时间征战而微微引发的精神紊乱的迹象也再度被压制住,他接过乾递给他的文件袋,“接下来只要把人马星系星云图送去参谋部,今天的日程就结束了是吧。”

他伸手揉了揉额头,也许自己需要快点回家,让祖母给自己做一次精神疏导。

 

一向井然有序的参谋部,今天似乎意外的骚动。

手冢三人在进入参谋部的一瞬间就发现了这点。

哨兵超于常人的五感让他很快从参谋部的嘈杂声中捕捉到频繁出现的几个关键词,“不二周助”、“普通人”、“破格提拔”……手冢微微皱眉,在确认了这些信息与自己不甚相关后便将之抛到脑后,反而是乾,在跟参谋部负责人完成了星云图的交接后,好奇地八卦了起来:“你们今天来了新人?”

“岂止是新人,还是个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听说是从信息处理部破格提拔。”负责人也是一脸促狭的笑意,在优秀的哨兵向导云集的参谋部,突然出现了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甚至看上去也不甚强壮的人,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但是在参谋部光长得好看也没什么用。”

 

“不二……难道不是那个有名的向导世家?”回想起刚才听到的名字,乾若有所思。

负责人一脸“不愧是乾上校啊连这个都知道得这么清楚”的表情钦佩地望着他,“我们也是听说要来新人才去调查了一下,不二家这一辈三个孩子里唯一的一个普通人,姐姐和弟弟都是优秀的向导,唯独不二周助从小到大没有一丝一毫觉醒的迹象,听说在家里,并不受宠。”

乾恍然大悟似的点头,不二的父母都是帝国最出色的医生和研究员,一般哨兵和向导结合生出来的孩子不觉醒的概率少之又少,却也不是不可能,他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却感到参谋部的人轻扯他的衣袖,“看他正好出来了!”

 

即使一直对乾探听的消息稍感不耐的手冢,在听到参谋部负责人低语的时候也转头往指着的方向瞥了一眼,却正好与从房间里出来的人双目相对,手冢居然心中一颤,说实话,对面人给他第一眼的惊讶,可不是“挺”好看能够概括的。

对于男性来说稍长的棕色发丝柔和地垂到肩上,却丝毫不显得女气而让人感觉分外温和亲近,嘴角仿佛习惯性地勾着一抹微笑,原本微眯的双眼在对上他的一刻稍稍睁开,露出那双湛蓝如同大海般的眼睛,仿佛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席卷过心潮,让人情不自禁地被吸引进去。

手冢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不二的眼神,只觉得对面的人嘴角总带着让人愉悦的笑意,温柔平和得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想情不自禁地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就在这时,一个狠狠的冷战传遍全身,把他激得浑身一震,从刚才的放松状态中瞬间脱离出来,五感开启到最大化。

 

那是精神领域里面,自己精神体给自己的警告。

手冢再也顾不得去看那个参谋部的新人,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加固最坚实的精神屏障,却震惊地发现,自己作为一个首席哨兵原本严丝合缝的精神屏障,不知何时已经被悄悄撕裂了一个小口,一个难以察觉的精神触角从小缝隙中轻轻探进他的身体。

这给手冢带来的震惊更甚于每一次出征遇到的最可怕场景,过强的哨兵本能几乎是一瞬间如同饿狼扑食一样湮灭了那个小小的精神触角,然后顺着精神触角遗留下来的痕迹循过去——

不二周助。

 

对面的少年看到手冢投来的充满敌意的目光,似是微微叹了口气,回望他的眼神不复之前给人感觉的温柔细腻,而是充满了恶作剧式的俏皮和一点点的无奈的遗憾。

没有感觉到对面的人有丝毫恶意,手冢渐渐冷静下来,却下意识一遍又一遍地加固着自己的精神屏障,而随着自己的五感全开,他的嗅觉突然不自觉地充斥了一股极为香甜的气味……虽然现在还极淡极淡,但是那种足以让每一个哨兵都察觉并追随的气味——

向导信息素!

 

手冢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周围,绑定过的哨兵、没绑定的哨兵、还有一些向导,大家都若无其事仿若刚才,身后的乾和大石还时不时交换两句“真的是普通人呢”“不二家的基因在他身上都没有体现欸”的对话……仿佛只有自己猜察觉到了眼前这个笑的一脸和煦的少年——

其实是个向导。

TBC

哨兵向导设定——欧美圈三大设定之一
哨兵:觉醒者,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爆发力和敏捷度,五感发达,攻击性强
向导:觉醒者,拥有较强的情绪感染力和控制力,可以引导、辅助哨兵作战
精神体: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各自的精神体,一般为某种动物,精神体的强大与否跟本身实力相关

精神屏障:哨兵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构建的一道屏障,一方面保护自己不受精神攻击,另一方面由于哨兵五感太过强大,平日里正常的生活可能对他们来说充斥太多无用的信息造成负荷,此时精神屏障也能起到一定屏蔽无用信息的作用


评论(13)
热度(148)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