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一千零一夜(第二夜)哨兵向导AU END

天哪谢谢窗窗的帮助QAQ我终于能注册不老歌然后发上来了! 


【第二夜】星辰(哨兵向导AU,R18有,慎入)

一向平静的U2星系早在两日前就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喧嚣之中,一道道交错的光影在浩瀚的深色天幕上划出五颜六色的炫目效果,仿佛是在无边无际的浩瀚宇宙中一朵朵绚丽绽开的烟花色彩,但是那些静静漂浮在宇宙空间中的残骸、战舰却在激烈的冲击下显得分外寂静,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U2星系成为战场的那一刻,也注定了要成为墓地。

从阿尔法星系和帝星系两队军舰爆发冲突的时候开始,U2星系的原住民能撤走的早已全部离开了,两个高级文明之间的战争,对于一个尚处在一级文明的小灾难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甚至让人根本不能生出一丝一毫抗争的想法,只能落荒而逃。

 

越前在指挥舰中沉着目光看战阵图上的绿点越来越少,而红点却呈片状以一种包围之势席卷而来,本来的短交锋发展成这样的混战,他们陷入了敌人的某种阴谋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可是,突然派出一支军队来围剿他们巡逻的部队,到底目的何在?

这样想着,他手下的动作也一点不慢,在光幕上虚点几下然后伸手一抓,原本被打得四散逃逸的战舰就向着越前所在的旗舰渐渐聚拢了起来,他打开通讯器,沉声说道,“各部听令,以库尔阵型跟在旗舰后面,等会儿下达总攻指令,就把火力开启到4S级,朝旗舰瞄准的方向全力进攻,打开缺口后全速驶离,不要恋战。”

然后他把通讯器关闭,靠在指挥室的座椅上,微微皱了皱眉头,努力压下因为连续长时间作战而过于杂乱的、蠢蠢欲动的感官神经。第一次出来带队巡航就遇到这样的战斗,许多一起训练的下属、兄弟已经永远在无边的宇宙长眠,越前只能充分运用自己哨兵的能力,努力摆脱重围,可是战斗甫一发生就被切断了星际通讯的信号,即使逃出去了,他们的燃料还够不够回到帝星……

揉了揉额角,越前不得不调动一部分精力来抑制自己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感官神游,想到自己导师的话,也许自己是该找一个向导了。

突围比想象中来的艰难,阿尔法星系的军队一看到越前的军队集合就收缩了包围圈,更严丝合缝地聚在了一起,越前眼中闪现几丝焦虑,如果再这样的话——

 

越前正要去按控制台红色按钮的手被震得狠狠一抖,然后他讶异地抬起头看传来剧烈冲击波的源头——原本紧紧聚拢在一起的阿尔法舰队已经被打开了一个豁口,底下零落地飘着一堆大小不一数量却巨大的红色碎片——阿尔法旗舰的颜色。然后从豁口处往外看,一丝银光快速地闪掠而来,身后跟随着的大批蓝色战舰如狼入羊群般冲入阿尔法的舰队中,刹那间没有安静几秒的U2星系又爆发出剧烈的冲斗。

副官如释重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帝星号请求通讯,是手冢将军带人来救援了!”

越前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按下通讯按钮,手冢冷峻的面容出现在光幕上,遮挡了舰船外火光冲天的战斗,神情一如既往的冷静淡然。

 

“导师。”越前打招呼。

手冢低头看了看自己学生黝黑有神的眼睛,低下头似乎在银色旗舰的面板上滑动了几下,然后看着自己这边光幕上出现的数据,紧皱了眉头:“你刚才想要旗舰自爆?”

“……是,不然实在无法突围。”

手冢心中一紧,难以想象自己要是稍微晚来一点的后果,他薄怒道:“太大意了!爆发冲突前看到情况不对为什么不向军部汇报?!如果不二没有感知到你们的通讯被切断了,今天在这里的人一个也都不出去!”

越前恍然,终于明白手冢能前来救援的原因,他低声道:“开始以为只是小规模冲突,我能解决。”说着调出形势图,“但是,从对方出动的兵力来看,不像是只为了消灭我们这拨巡逻舰……”

 

手冢点点头,表情严峻,“通知你麾下所有分舰,十分钟内结束战斗,然后全速驶回蔚蓝要塞。”

越前一惊,失声道:“他们的目标是蔚蓝要塞?!”

“围攻你们引我来救援,然后趁着蔚蓝要塞兵力空虚派大军进攻,他们的计划大概是这样的。”

 

越前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阿尔法星系沉寂这么久居然突然用这样的计划猛烈进攻,他猛地一拍桌子,“那你为什么还来救我!蔚蓝要塞多重要你应该比我清楚多了吧!”蔚蓝要塞一旦失守,整个贝塔星系的防线就全盘崩溃,在他看来哪怕自己牺牲了也应该守住蔚蓝星系。

“冷静一点!”手冢喝道,“不二在那里留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快速结束战斗,然后及早回去救援。”说着手冢转头看了眼外面的战况,然后道:“阿尔法这支舰队的少将已经被我杀死了,给你留下五十艘战舰足矣,我带着另外十艘先返回蔚蓝要塞。

越前一滞,看到手冢不急不缓的样子,也慢慢冷静下来,可是不二在蔚蓝要塞……真的不需要更担心吗,“不二前辈……你没有把他带在身边?!”最后拔高了的尾音显示了他的震惊,不二毕竟是一个向导,作为哨兵的职责难道不是保护向导吗。

手冢眼神一暗,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冷意,“如果不二不留下,今天你就死在这里了!而且不二的能力,我有信心。”关掉通讯前,他看了眼还想说些什么的越前,一字一句道:“不管自己的向导想要去做怎么样的事情,都有自信保护好他,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自信,那么你就不配被称为一个强大的哨兵,越前。”

越前看着黑了的屏幕怔怔失神,脑海中还停留着手冢最后意味深长的话,和一向严峻的眼神中那一抹柔情,他摇了摇头,算了,反正那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从来也不懂,他抬头往舰外看去,激烈的战场已经只余远方几点零星的火光,深沉的宇宙寂静一如往常,一个银色的光点往他们家乡的方向飞掠而去。

 

与U2星系爆发的大规模战斗相比,蔚蓝要塞寂静得如同大战前的黎明。

诺顿上校忐忑不安地走进中控室,朝着中间那个蜜棕色头发的人影微鞠一躬,道,“阁下,除了一个月前出征人马星系的舰队外,要塞里所有剩下的军队都已经集合完毕了,请问您还需要什么?”

一直静默站立的人影动了动,转过头来,嘴角一弯勾出一个醉人的笑容,礼貌颔首:“辛苦了,现在,请把我带上要塞最高的地方吧。”

诺顿震惊地抬头,“这绝对不行!那太危险了!您只是一个向导而已!”

不二眨了眨眼,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国光把我送过来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

上校顿了顿,不再言语。

 

不管是作为帝星系军队领袖的手冢,还是作为帝星最强大首席哨兵的手冢,都不是他一个上校兼次席哨兵所能抗拒的,前方巡航队出事的消息还是面前这位向导率先发现,其能力毋庸置疑,而且手冢将军临走时嘱咐自己如果遇见突发情况就完全服从这位向导,从两个人的互动来看这个笑的很好看的年轻人应该就是手冢将军一直很神秘的绑定向导无疑了……可是这样的话才更要保证他的安全不是吗?!

似乎看出了诺顿的忧虑,不二笑了笑,安抚道,“不会有事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他蹲下身,轻柔地拍了拍一直趴在他身边的一个白色动物的头,“银也会保护我的,对吗?”

白色的动物感受到拍抚,抖了抖毛 ,慢条斯理地站起来,尾巴一扬,赫然是一匹白狼, 只是白色皮毛上布满着的银色纹路给它增添了几许神秘感,它懒洋洋地踱到诺顿面前,黑黝黝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他,明明只到他的膝盖,却给诺顿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他的感觉,一如手冢给人的感觉一样。

上校知道,这是手冢的精神体,整个星际都赫赫有名的战狼——银。只是,他努力平息着因为看到银的出现而震惊又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心情,手冢将军的能力居然已经强大到可以把精神体释放在这么遥远的地方,不愧是整个星际都闻名的哨兵!

感受到银身上散发出威压的上校点点头,“既然是阁下的意思,那么请跟我来。”说完把不二领出中控室,带到要塞中央最高的灯塔之上。

 

站在露天的最高处,一抬头已经可以看到漫天覆日的阿尔法军队,黑压压地几乎盖住了整个要塞的上空,把几乎能笼罩整个要塞中枢的阴影投射在每一位守军的心上。要塞上空的一个玻璃幕墙上面一次又一次绽放出剧烈碰撞引发的火花,已经可见隐隐的裂痕。

上校心中一沉,要塞的防护罩估计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二满意地点点头,“太谢谢您了,现在请您回到中控室,等下先按兵不动,如果敌方舰队冲入了要塞上空一百米处,立刻组织全面进攻。”

诺顿手一抖,震惊道:“什么,什么叫先按兵不动?”难道等着人来打吗?

不二的脸上已经没了笑意,他定定地看着上校,一字一句道:“就算我们现在就出动全部舰队,能够对抗这种数量的舰队吗?”

“……不是一合之将。”诺顿实话实说,嘴里满是苦涩,且不说对方几近倾巢出动,阿尔法星系的首席哨兵更是亲自前来,在要塞里的哨兵,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抗首席哨兵的威力。

“所以嘛,”不二复又扯开嘴角,露出一个安抚人心的笑容,“交给我好了。”

上校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并不强壮的向导,感受到一股柔和的精神力量毫无阻碍地冲破了自己的精神壁垒,轻柔地抚慰了自己因为紧张、焦灼而不安的内心,他深深吸了口气,鞠了一躬,“请阁下务必保重。”

 

玻璃幕墙破碎的那一刻,清楚的裂响在寂静的空中清晰可闻。

尽管已经被提前下达了不要轻举妄动的命令,所有守军还是心中一沉,准备好迎接敌人的滔天大军。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敌军舰队依旧不动,甚至连原本的攻击也不再投放,只静静地停留在空中,一片寂静。

正当大家惊疑不定之际,军队里的一些向导突然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精神威压,下意识放出精神力探查的一些人,却看到了令人惊骇至极的景象。

那些细细密密的金色细线裹挟着强大的精神力紧紧地缠绕着阿尔法战舰,细密的触角沿着最紧密的缝隙钻进去。

而所有精神力细线的源头,来自于灯塔上的那位少年。

 

与此同时,阿尔法旗舰上的主帅,也是阿尔法星系的首席哨兵西斯尔感受到精神领域一震,睁眼后,看到自己的向导担忧地看着他。

醒来后立刻想起来自己处境的西斯尔震惊地问道:“我刚才……睡着了?!”

向导艾维斯叹了口气,“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刚才不是睡着了……是被精神控制了。”然后他不顾自家哨兵彻底黑下去的脸色,继续解释,“要塞里出现了一个特别强大的向导……用精神控制,把所有人都控制住了……”

西斯尔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这么强大的向导,为什么之前情报部门完全没有消息?!他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艾维斯,你能唤醒我,能不能把其他人也唤醒。”

向导颓然地低下头,“我早就尝试过了……但是很抱歉,我的精神力根本做不到这么大范围的控制……”

西斯尔看到艾维斯颓丧的样子,搂过来,安抚道,“不是你的错,你能唤醒我已经很棒了。”说完脸上浮现一丝戾气,从精神领域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

“不管你多么强大,我就不信你在控制这么大范围的战舰的情况下,还能对抗一个首席哨兵!”

 

不二闭目站在灯塔上,安静地仿佛在睡觉,只有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显示了他的压力与负担。

突然,他睁开双眼,看向空中跃出的一只黑豹,在自己的视线中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身边一只静静站立的银也毛发怒竖,一如被侵犯了领地的猛兽般发出阵阵低吼。

“一只精神体么……”不二略微讶异道,随后恍然,想必是那位首席哨兵离不开舰船,就驱使精神体来攻击自己,办法倒是不错,只不过……他笑了笑,西斯尔的能力,根本比不上手冢的麟毛一角。

还没等黑豹靠近不二所在的灯塔,银早已狠狠跃出迎了上去,身上的花纹闪烁了一下奇异的光芒,几下撕咬,黑豹的身体已经渐趋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不二微微一笑,继续闭上眼睛,静下心感受自己的每一丝精神纹路,一分一毫地维持着控制。

 

等西斯尔再度醒来的时候,时间过去得比想象的更久。

“精神体被破坏对你的伤害太大了,我花了两个小时才重新唤醒你。”艾维斯伸手轻轻蹭了蹭他的眉骨,解释道。

西斯尔皱了皱眉头,“现在……就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吗?那个向导还在保持控制吗?”

艾维斯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说不出是惊骇还是喜悦,低声呢喃,“百腕巨人之守护……”

 

“什么?”西斯尔没听清。

“我说,”他吸了口气,“那个向导施展的技能是……百腕巨人之守护。我曾经在首都星的密库里看过……是一个向导的传说级技能。”

“既然密库里有,就不会没有施展办法啊?”

“是有些方法……可是已经很久没有人能用出来了。”艾维斯苦涩道,“百腕巨人之守护对于顶级向导来说,都不是秘密,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拥有如此庞大又精密的精神力控制……把这个技能发挥到这样的水平。”

西斯尔面色一沉,“这么厉害的向导,今天一定不能让他活着走出要塞。”他转动了一下眼珠,“这个招式,一定会对精神力有很大的消耗吧?”

“没错……虽然还在保持控制,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精神触角已经不那么细密了。”

“好,”西斯尔脸上涌上一抹喜色,“只要二军团那边能够拖住手冢,我们就能耗死这个向导,我就不信他能坚持到天黑。”

 

话音刚落,西斯尔突然感受浑身传来一股冷意,哨兵强于他人的五感让他几乎是一瞬间抱住艾维斯移动到了舰舱尾部,然后猛然抬头,惊骇地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白色巨狼。

“你刚才说,”巨狼张口,声音冷然,“要耗死谁?”

这个声音……西斯尔瞳孔一缩,眼睛转向舰舱的玻璃之外,看到舰队前面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只庞然的银色旗舰。

“手冢……”西斯尔声音苦涩道,两个人交手次数不少,但是手冢比他年轻,每次见面的成长都让他心惊,每次听到星际对他的评价,都让西斯尔内心暗暗恼恨当初第一次见面手冢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时候就该把他杀死,但是无论如何不可否认,手冢现在的气息哪怕是他,也觉得有点心惊,“我们现在马上撤退。”

 

“既然来了就不用走了,”手冢瞥了一眼窗外乌压压的一片大军,目光又冷了几分,“难得阿尔法给我们送上这样一份大礼,不收下,就显得我们失礼了。”

听出手冢语气中决然的意思,西斯尔目光渐渐狠厉,“手冢国光!你不要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到无人可敌了!如果今天非要鱼死网破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话音刚落,西斯尔就感到眼前一花,一道白影朝自己扑过来,下一秒已经失去了意识,在他人生最后的影像里,他不可置信地瞪视着那个破开船舱跳进来的人影,模糊的视线里只有白色军服勾勒出来的身体轮廓,他努力想要看清自己宿敌此刻的表情,却看不分明,只能听到自己破碎的声音说:“你……你……你已经,已经踏足了那个层次吗?”不然没有可能……这么轻易地将自己虐杀……

然后西斯尔倒在地上,眼神失去了最后的光芒。

 

“在你的精神体被银直接杀死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我们的能力已经不再是一个层次的了。”

手冢唤回银,淡淡地瞥了一眼艾维斯,失去了绑定哨兵的向导也会很快陷入精神衰竭,根本不用他出手,已经相当于是必死之人,

他踩上飞行器,一边用通讯器安排舰队把那些群龙无首的阿尔法舰队一一解决,一边驱动飞行器,直接冲上灯塔。

 

不二如释重负地收回精神力,看着皱着眉头朝自己走过来的恋人,眨了眨眼,“你回来啦?”

根本不用看不二的脸色,光凭两个人的精神联系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向导有多累,手冢黑着脸把不二带入怀中,通过哨兵的能力,努力地给自己的向导注入柔和的精神力。

感受到恋人的爱惜,不二笑了笑,在手冢胸口蹭了蹭,轻叹道,“好累。”

“睡吧。”手冢轻轻啄吻了下恋人的额头,随后感受到怀里重重一沉,不二已经不省人事了。

 

越前回到要塞的时候,只赶上了这场注定载入史册的战斗的末尾。

无论如何,首席哨兵被杀,连带其向导的死亡,让庞大的舰队一下子失去了指挥,群龙无首的舰队,根本不是手冢带来的训练有素的帝国舰队的对手。

尽管诺顿上校向越前描述过程时眼神狂热、对那个向导崇拜得五体投地,但是越前在听到不二使用精神力过度乃至失去意识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浑身抖了一下。

自己要不要晚点去跟手冢报道……要是不二前辈还没醒,导师会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不对……好像本来就是因为自己进入了敌人的陷阱才有这一堆事情的……

越前犹豫再三,直到诺顿终于结束了眉飞色舞的战况描述,清了清嗓子转达了手冢让他回来后立刻去见他的意思,越前才咬咬牙,顺着诺顿的指引朝自己导师的临时下榻处走去。

 

扣了扣门,越前垂眸等在门外,右手不自觉地揪着军服上的袖扣,直到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才微微松了口气。

不是手冢清冷的声音,而是不二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

越前推门进去,果不其然看到不二虽然还躺在床上,但是目光柔和却有力,显然状态已经好了不少,手冢正在屋子的另一头倒水,朝越前这边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越前。”不二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你这次巡逻任务,感官神游多少次了?”

越前一愣,然后垂眸道:“七、八次。”

手冢皱了皱眉,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学生精神力有些紊乱,可是如此频繁的感官神游,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二叹了口气,朝越前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手冢端着水杯走到床边,看向不二,满脸的不赞同,“你才刚刚恢复。”

“做一次精神清扫,用不了多大力气的。”不二笑笑,然后不发一言地看着手冢,直到后者终于在他坚持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点头表示同意,才微眯了双眼,把手轻轻放到越前的脖颈后面,控制自己的精神力小心翼翼地钻过越前的精神壁垒,仔细地清理着精神领域里对于哨兵来说无用的、杂乱的精神垃圾。

 

不二能力强大,清理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越前睁开眼后,感觉到许久没有的神清气爽,不由得精神一振,“多谢不二前辈。”

不二却没有接话,反而面色严肃,越前体内的精神力紊乱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失控,“你还没有找到适合的向导?”

“没有。”越前撇撇嘴,偷眼看了看手冢,嘴硬道,“反正老师不也是二十多岁才跟不二前辈结合的吗,我现在才19岁。”

不二忍俊不禁,“可是我遇到手冢的时候,他的情况可比你好得多,毕竟,你跟他比起来能力还是太弱哦。”

手冢无奈,自己恋人总是喜欢逗弄这个后辈,果不其然越前脸上浮现出不服气,“那不过是因为他比我大,再过几年,我一定会把帝星支柱的位置从他手里抢过来。”帝星最年轻的首席哨兵尊严不容侵犯。

“是这样吗?”不二饶有兴趣地接口道,却不再解释什么,只在越前临出门前嘱咐道:“在找到向导之前,每个月来我这里做一次精神梳理。”然后转头从床头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抛给越前,“参谋部的通行证。”

 

越前下意识地接过那个小铭牌,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震惊地游离在刚才不二因为转头拿东西而暴露出来的脊椎最上端的一块肌肤上,一股凉意夹杂着兴奋的战栗从脚底一直传遍头皮,他不会看错……那种深沉到近乎黑色的墨色……

关上门前的最后一眼,他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导师,目光复杂。

你真的要踏足那个层面了吗?

好强,手冢国光。

 

送走越前,手冢看向已经躺回床上的恋人,后者安静地蜷在被窝里,眼睛却带着笑意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让原本就极好看的眸色更显得动人,手冢原本想要责怪他的话一下子就全都说不出来了,叹了口气,坐上床把不二搂进怀里,“好好休息。”

不二弯了弯嘴角,意有所指道,“明明你把越前这么急匆匆地叫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给他做精神疏导,结果做好了你又不乐意。”

“我当时没有想到你精神力的消耗这么严重。”手冢黑着脸,“越前的情况再等等也无妨,我只想你好好休息。”

“我刚才睡了一觉,又有你在身边,现在感觉好多啦。”不二饶有兴味地坐起身来,目光炯炯地盯着手冢,“你说,如果你像越前那样,一直遇不到合适的向导,你肯定也不会随便找一个向导结合,那你会不会比现在更早地踏足到那个层次?”

“不会。”手冢笃定道,“因为有了你我才会变得更强大,如果没有你,我永远都不会踏足那个层次。”然后他轻轻地撩开恋人的留海,轻吻了一下眼角,“赶快睡觉吧。”

(肉在这里: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1907&tid=3123099#Content


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于我而言,你就是我的全部星辰,璀璨浩瀚。

 

【第二夜】END


评论(7)
热度(11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