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二十七章)

迹部的身份get√

第二十七章

 

还来不及等不二惊讶完毕,彩菜子第一个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眼里满是担忧与凝重,却还是先礼貌地招呼着不二:“周助来了啊,抱歉因为临时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晚饭还没有准备好,可能要麻烦你再多等一会儿了。”

不二笑了笑,“伯母哪里的话,您按照您的时间安排就好,我还不怎么饿呢。”

 

彩菜子挤出一个笑容,“那就好,你先坐一下用一些茶点吧,这个是国光的表弟,叫迹部景吾,在冰帝上学,你应该也认识的吧?”

 

不二一个不慎差点把茶水喷出来,表,表弟?!他费了好大劲才面不改色地把刚刚喝进去的一口热茶咽下去,然后满眼不可置信地瞪视着两个人,目光在迹部和手冢身上逡巡来去,可惜前者一直微微低垂着头没有迎上他的目光,后者则是故意地避而不见。

 

不二觉得自己的人生里暂时想不到比手冢和迹部是表兄弟这件事更超出他想象力的事情了,完全陷入失神状态下的他只能下意识接口道:“是认识,今天比赛还见过。”

 

话音刚落,客厅里的气氛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手冢微微垂眸,不二捧着茶杯默默啜饮了一口,在心里发誓他不是故意造成这样的局面的。

 

“国光,事情我们都听景吾说了,你去把你的所有病历单拿下来给我们。”最后手冢爷爷发话了,手冢点点头,走上楼把自己放在书柜里的病历单拿下来,放在茶几上。彩菜子抢先拿过来翻了一遍,病历本上的“严重”、“网球肘”之类的字眼宛如刀子般刺入她的眼睛,让她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低声质问道:“国光,这就是你说的……手上一点小伤吗?”彩菜子看着这些早该去医院彻底治疗的伤势,对儿子的心疼混杂着挫败感涌上来,“为什么一直都瞒着我们,爸爸妈妈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母亲,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手冢有些慌乱地解释道,他原本做好了应付家里人怒火的心理准备,母亲的眼泪却让他猝不及防,“我只是不希望让你们担心,而且之前手肘上的伤的确已经治好了,就没有告诉你们。”

 

不二默然看着手冢,估计不想让家人担心是一个原因,害怕因为手伤的事情被家人禁止打网球……是另一层原因吧?

 

果然,一直没有说话的手冢国晴安慰了妻子几句,然后对手冢道:“不管怎么样,你现在的伤势加重了是事实,你应该立刻停止训练,先把手臂治好。”

 

一直沉默着的迹部适时插话道:“姑父,刚才比赛后我已经拜托父亲帮忙,在德国找到了一个专门的网球选手治疗恢复中心,联系好了之后表哥随时都可以过去。”.

 

“对不起。”手冢还没等父母回应,就沉声拒绝,“我们青学正在最关键的时期,我作为部长绝对不能在全国大赛夺冠前离开。”闻言不二感到心中一阵酸涩,默默抿茶的间隙偷眼去瞄他,看到恋人微微抬头,眼神充满坚定地与手冢国一对视,嘴角的肌肉因为抿着嘴唇而微微绷紧,眸子闪亮如星。看着手冢这样的神情,不二却心中一疼,要是他们的关系可以被世人认可,那么在手冢最艰难的时刻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与他共同承担,而不是只能坐在这里仿若置身事外。

 

而此时的手冢,却根本没有心情揣度恋人的心思,他一动不动地端坐在那里与自己的爷爷对视,眼神中的坚定一丝一毫都不退却,心里却因为少有的跟家人这般对立的姿态而烦乱如麻,从小他就在爷爷和父亲的教导下独立自主,家人很少干涉他的决定,因此第一次在这种大事上产生分歧,手冢心里没底,能否争取到家人的同意,但是……他定了定神,青学的夺冠,绝不容任何意外。

 

在手冢暗暗思索的时候,手冢国一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自己的孙子,比起国晴,国光更像自己,那种认准了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到底的执着,以及不被别人动摇自己决心的气度,都跟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所以他也知道,国光露出这种表情的话,多半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国光,你将来想打职业网球吗?”

 

听到爷爷的问题,手冢微微一愣,却马上毫不犹豫道:“想。”

 

“那么,你实话告诉我,如果你不彻底治好手上的伤,会不会影响到你的职业网球生涯。”

 

“……会。”明白了爷爷的意思,手冢垂眸,却丝毫没有松口。

 

“所以你想清楚,是不是哪怕牺牲未来的职业网球为代价,也要坚持打完全国大赛,如果这是你最后的决定的话,我不会反对。”

 

“……是。”

手冢国一叹了口气,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回身道:“不管怎样,你受伤这件事情瞒着我们都太不应该,吃晚饭前你到静室反省。”

 

不二一愣,看着手冢毫不犹豫地起身向静室走去,思索了下,也跟着起身道:“抱歉,我可以跟手冢谈谈吗?”

 

手冢坐在静室里,面对唯一一面不是空白的墙壁上的那件装饰物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那幅出自于手冢国一的四个大字“敌乃己身”思索着什么。随后他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那个脚步声顿了顿,然后拉开门,走进来,手冢略微有些讶异,猜到不二应该是有话要说,便没有出声。

 

不二轻轻地在手冢身边坐下,顺着手冢的目光望向那幅笔力刚劲的字迹,笑了笑,“这是国一爷爷写的字吗?”语气平淡自然,一如往昔。

 

“恩。”

 

“敌乃己身……真是有道理呢。”不二垂眸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看着手冢深邃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敌人也是自己呢,能战胜自己的缺点的话,一定会进步很多吧?”

 

手冢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出言道:“不二,你想说什么?”

 

不二伸出手指轻轻抓住手冢修长有力的指节摩挲着,手冢略微低了眉眼,任不二动作而不置一词,直到不二伸手扣住他的手腕,说:“手冢,现在只是关东大赛吧?。”

 

“……是。”

 

不二抬起头,和手冢视线相接,看着恋人眼眸的感觉令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微笑,然后他一字一句地说,“手冢,请去德国治疗吧。”

 

手冢略微一震,反手捉住不二的手指跟他的十指相缠,知道不二还有话要说,生生抑制住想要揽他入怀的欲望。果然,不二发出了几声意义不明的轻笑,然后却带着点执拗道:“我们在一起以来,除了我爱你,我是不是还没有给过你别的承诺?”

 

只一瞬间的愣怔,手冢就感到恋人挣开自己的手站到自己对面,堪堪挡在了自己与那幅字之间,然后以一种俯视的高度看着坐在地上的手冢,“我会带领青学以关东大赛冠军的身份进入全国大赛,所以请你现在去德国,然后全国大赛完好无伤地回来,跟我们并肩作战。”

 

他的语气淡然如常,从窗外滑进来的夕阳使得他整个人仿佛笼罩在阴影下,那双总是含笑的眸子却亮如晨星,又坚定如同出鞘的利刃。然后手冢看到自己的恋人面容肃然,嘴唇轻启,目光里似乎有自信又有恳求,“国光,请你相信我,我承诺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夕阳渐渐地要沉下去,把屋里一站一坐两个人的身影拉的斜长,不二略微紧张地看着眼前似乎有点讶然的手冢,比起目光中的自信和语气里的坚定,不二的内心其实从没有停止过关于手冢到底会不会愿意把这个重担交给他的思索,他微微僵硬地攥着自己的手指,直到他感到恋人熟悉的、温凉的手指轻轻握住他攥紧的双手,然后轻轻地翻开他的手掌纳入自己的掌中,然后他听到手冢说:“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宛如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凡人忽闻仙乐,不二控制不住地绽开笑容,眼神里也带上了抑制不住的喜悦,手冢伸手把他拉到自己怀里,轻叹了口气道:“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只要你愿意,什么目标都可以达成。”

 

所以他愿意把这个一直以来自己肩负着的重担稍微地放在不二肩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恋人是个无比强大的存在,不管他平时如何内敛低调,但是光芒绽放的一瞬,足以让自己为之倾倒。

 

不二笑意盎然,解决了一直担心的问题后,忍不住生出些俏皮的心思,伸出小拇指轻轻地勾了勾恋人的小指,然后在手冢温和目光的注视下勾了勾唇角道:“那么,这是我们的约定。”


评论(6)
热度(42)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