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一千零一夜 (暮色+第一夜)

脑洞集散地,各种AU,私设有,慎入。

 

【暮色】

       不知道算是短篇集还是算是脑洞集散地。

 

       其实冢不二在我心中本身就是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一对CP,情不自禁地想象他们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身份下相遇的故事,但是因为是他们两个,所以都是他们的故事。

       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一千零一夜,送给属于他们的故事集。

 

       短歌可咏,长夜无荒。

 

【第一夜】永生前夜(中世纪AU)

 

       夜幕将落。

       风裹挟着入秋的寒意在街道上翻卷,还不凛冽,却足以让每一个匆忙赶路回家的人不自觉地紧了紧大衣的领口,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丝忒妮匆匆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推开门前微微顿了顿,放下手中的袋子,就着门口玻璃的反光理了理自己被压乱的裙摆,然后嘴角情不自禁地微扬,在脸颊漾出一抹红晕,轻轻叩了叩门,才推门进去。

       “啊……手冢先生。”穿过繁重森然的书架她能隐约看到站在柜台里那人的发色,不是希望中的深蓝色头发而是浅淡的茶色,丝忒妮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穿过错落摆放的书架来到柜台,从包里抽出一本被精心保管的书,解释道:“这是前几天问忍足先生借的书……”

       “他跟我交代过了,你放在那里就好。”书店的老板朝着面前的少女礼貌地颔首,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书架,丝忒妮顺着他指的方向把书搁置好,然后又拐回了柜台,拾起一本书佯装认真地翻阅起来,眼角的余光却不住地打量着站在柜台边一丝不苟地写写画画的男人:茶色的发丝在油灯的微弱的光下显得有些暗沉,椭圆形眼镜下的凤目却一如既往的明亮,挺拔的脸部轮廓因为拥有者的冰冷气息而显出一丝锐利,抚着书页的手指修长而完美如果上好的玉石,在书页的映衬下白皙得让一向自诩会保养的丝忒妮都有些惭愧。

 

       “丝忒妮小姐,”丝忒妮第一次在那个冰冷的声线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但她因为手冢能记住她的名字的喜悦还未萌生,就被后者随之而来的话语重重地打了回去,“很抱歉,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今天书店可能要提早闭店。”

       “啊,哦,哦没什么,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丝忒妮反应过来手冢语气中逐客的意思,脸一红,提起袋子往门外走去,“很抱歉打扰您。”

       “没有关系,是我抱歉才对。”丝忒妮走出门,被迎面而来的秋风激得一颤,伸手合上门,把手冢清冷的话语统统掩在温暖的屋内,她莫名地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她更喜欢另一个老板忍足……手冢固然英俊,可是给人感觉冷的像冰,让自己每次跟他对话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丝忒妮掖了掖领口,抬脚往家的方向走去。

 

       冬天快要到了呢。

 

       目送丝忒妮远去,极好的视力把她的所有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手冢挥挥手熄灭了于他而言根本不需要的灯光,在黑暗中精准地收拾好东西然后关门落锁,然后转身折回里屋,从衣柜里抽出一套高贵精致的丝质礼服换上,面对巨大的落地镜仔细地整理衣服上的每一个褶皱。

       “今晚是你进食日?”在屋里闷睡了半天的忍足懒洋洋地走出来,看到手冢难得地认真打理着自己衣衫,便出声问道,虽然他对于手冢所谓要给予成为食物的人充分尊重的理论嗤之以鼻,但是遵循两人互不干涉的原则,他也从来不多加评论。

       手冢淡淡地“嗯”了一声,边走向窗户边交代道:“你的书丝忒妮小姐还回来了,放在右边的架子上。”

       “哇哦~”忍足吹了个口哨,促狭道,“是那个住在三街区的美丽小姐吗?手冢你觉得怎么样,要是喜欢我可以让给你?”

       “我不想再重复了,我对人类女性没有兴趣。”

       “啧,也没见你对哪个我们的同类产生过兴趣啊,冷冰冰的手冢阁下。”忍足耸耸肩,目送自己的多年好友在窗外遁入夜色中的身影,也不在意对方没有听到自己最后一句的调侃,恶质地戳了戳一直在窗边倒挂着的活物:“哎你说,你主人是不是不行啊?”

       蝙蝠啪地一声拍开忍足的手,抖了抖翅膀背对着他蜷成一团。

       忍足摸了摸鼻子,看着面前这只黑色蝙蝠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摊了摊手,自言自语道:“算了,随主人一个性子。”

 

       在城南的郊区,伫立着一座古堡,从古至今就是这座城市实际统治者的住处,丝毫没有金碧辉煌的浮华,在夜色中静谧如一座重峦,隐隐透出年代感而带出的古朴大气。

       然而近几个月,一向宁静的古堡突然人来人往,每个成员脸上都能看出焦灼与忧心。

 

       手冢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等待者,他静静地把自己隐匿于夜色中,漠然地看着古堡东侧的一个主卧里仆人来来往往,家族成员进出走动,直到一个气质高贵的妇人走进来,把躺在床上的少年哄睡着后,房间终于陷入黑暗,寂静无声。

       几乎与此同时,手冢身形微微一动,就从窗户穿过悄无声息地落到房间柔软的地毯上,他走到床边,仔细地端详着睡着了的少年——蜜棕色的发丝和尚显稚嫩的脸颊,粉色的唇瓣却残留着棕褐色的没来得及拭去的药渍,还有现在虽然阖上了,手冢却清楚知道是一双睁开时好看得多么惊心动魄的蓝色眸子。

       看着眼前睡得一脸安详、嘴角还微微翘起的少年,手冢不得不承认这是他活这么久以来见过少有的、人类中能这么好看的少年。

       ——即使这是他观察了几个星期的对象,近期传得满城风雨的城主家病重将去的小儿子,不二周助。

 

       “吸血鬼先生是察觉到我快要死掉了,来吃掉我的吗?”

       温和的声音在手冢脑海中宛如惊雷般炸响,他垂眸循着声音的方向往床上看去,却看到少年精致的脸庞上的弧度似乎又大了几分,似乎忍不住了,少年倏地把头埋在枕头里低低地闷笑起来,复又觉得憋闷似的坐起身来捂着嘴乐不可支。

       虽然很是好奇,但是对于将死之人,手冢并不介意自己的身份被戳穿,他皱着眉头看着刚才还假装安睡的少年此刻高兴活泼得不像是一个重病缠身的少年,忍不住出声问道:“你笑什么?”

       “吸血鬼先生,刚才一瞬间的表情,很有趣呢。”不二轻轻靠在床铺上,微微喘了喘气,总算停下了笑,手冢这才发现他脸颊变得苍白了些,仿佛刚才的放声大笑耗费了他过多的力气,“所以,先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你是来取走我的灵魂然后吃掉吗?”

 

       看着面前这个轻松得仿佛在谈论一件与己无关事情的少年,手冢却觉得给出肯定的回答有点过于残忍,他淡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吸血鬼的?”

       不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故事上说的嘛。”

       “故事?”

       “对啊!故事!”不二仿佛被激起了极大的热情,从床上跪坐起来,“吸血鬼先生也想听故事吗?我可以给你讲很多有趣的故事,你先不要吃掉我,每天晚上过来听一个故事,等我故事讲完了,你就可以取走我的灵魂。”

       手冢看着眼前的少年眼睛中出现了一丝光芒,亮如晨星,仿佛带着蛊惑的意味让他几乎开不了口对这个近乎荒诞的提议说不,但是……“如果你了解我是吸血鬼,还能知道我是以灵魂为食,你就应该知道你生命的长短不取决于我,我只是在知道你将死之际前来取走你的灵魂而已,所以不管我态度如何,你迟早有一天会……”

       “我知道我知道!”不二出声打断手冢,不让他把最后那个字说出来,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年轻英俊的吸血鬼,坚定道:“那么我们试试看,看我能支撑多久,你就能听到多少个精彩的故事。”

 

       手冢默不作声,说实话他找不到这个交易中丝毫合理的地方,可是他舍不得拒绝。永生的时光太漫长了,长到哪怕是沧海桑田在他眼中不过一瞬,可是眼前这个少年眼中的光芒让他感到新鲜无比,情不自禁地想要去探寻。

       不二直接把他的默然当做肯定,高兴地重新钻回被子里,“那么吸血鬼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

       “啊,手冢先生。”不二笑得更加愉悦,他往大床的一侧蹭了蹭,让出一边的空位,拍了拍,“请坐上来!”

       “……”

       “快点,难道你要站在那里一晚上吗?那样一点讲故事的氛围都没有!”

 

       手冢最终屈服在少年执着的目光下,他心中充满怪异地开始了漫长吸血鬼生涯中第一次和人类的同床共枕,看着身边的少年目光放空,温和的声线讲述起一个又一个故事,月光下发丝柔软,面容温和如同一只夜的精灵,突然有一种久违的安心感向他袭来,于是他也难得地微微放松,闭上眼睛,任凭自己随着少年清澈的声音走进故事里面的世界。

 

       不二周助……他低声念叨这个名字。

(第一夜 END)

(一千零一夜 TBC)

评论(5)
热度(6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