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一局终了,本来以为可以挽回败势的削球,最终因为分毫之差没有过网。

 

不二看到手冢如释重负般地松开一直紧握着的球拍,闭上眼睛微微仰头,静静地伫立在那里,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部轮廓滑落下来滚进领子里,不二一时间觉得阳光下的手冢微微有些晃眼,让人看不清晰。他拿起手冢的毛巾递过去,一眼不发地看着后者安然淡定地擦拭干脸上的汗水,不二知道手冢应该是不会为了这样一场用尽全力却还是输掉的比赛遗憾的,与大多数人因为手冢的全胜战绩而对他产生的误解相悖,手冢其实并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青学的队员们全都陆陆续续围过来,七嘴八舌地关切着自家部长,手冢不禁被突如其来的絮絮话语扰得有些心乱,却又不可避免地感到温暖,直到他听到大石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手冢,赶快去医院吧。”

 

“不用了,”他沉声拒绝道,“我的身体自己清楚,不用去医院了,还是留下来看比赛吧。”

 

不二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句看似安抚的话在他心中如同电光火石般闪现出另一层意思,凭借自己对手冢的了解判断出这多半就是恋人的潜台词后,不二心重重一沉,拨开人群,强笑道:“那么,去给手臂冷敷一下总可以吧?”

 

手冢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二眼中的严肃和伤痛让他心为之重重一颤,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地点了点头,站起身跟着不二向公园里的洗手台走去。

 

“手冢。”两人之间的沉默被打破,不二略微讶异地循声看去,拐角处迹部正向他们走过来,神情凝重,微微凌乱的灰发像折了毛的骄傲孔雀,让他一贯的不可一世中显出些许的颓唐,“你怎么还不去医院?”

 

“没必要,东京的医院已经无法根治了。”手冢的声音平淡如昨,脸色分毫不动,仿佛急诊室的医生面无表情地宣布没有人愿意接受的结果,却因为这个结果的承受者是他自己而伸出一种冷决的残忍。

 

不二的心几乎与迹部的脸色同时沉了下去,果然,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感觉自己从未有哪一刻像憎恨面前的少年一般对其他人产生如此的恶感,但是脾气再好的天才在这一刻都控制不住自己怒意——面对这个亲手把他的恋人推入深渊的对手。

 

“开什么玩笑!”迹部不可置信地朝前迈了一步,“这么严重的伤,你刚才在场上到底还在坚持什么?!”他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因为得知手冢的伤势比他想象中更严重而纷乱的心情,伸手想要抓住手冢的手臂来查看,却在还没碰到目标的时候被“啪”地一声打下。

 

“不二……”手冢略微讶异地看着刚才突然前迈一步挡掉了迹部伸过来的手的恋人,平常温和的蓝色眼睛罕见地闪烁着分外冷冽的光,嘴唇微动吐出几个字:“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再碰他。”

 

迹部眉梢一扬,就要发怒,却在对上不二那双此刻显得凛冽非常的眼睛时生生噎住,明明身高略高一线,却让人隐隐有种不二在俯视他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令人不爽了,迹部甩了甩头,理清思绪刚要开口,就感觉前面有温和的声线把一句再清冷不过的话送到他耳朵里:“你根本就不了解他,迹部。”

 

等他回过神来,看到的已经是不二拉着手冢离去的背影。迹部分外沉重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手指因为等待接通的焦灼而禁不住轻轻扣着自己的额骨。

 

“父亲……是这样的,出了一点事……”

 

手冢任由不二拉着自己走到了一个周围没有人的地方,才微微用力拽住恋人,把对方轻轻拉到自己怀里,微微放松地靠在不二身上,轻柔地用嘴唇蹭了蹭不二的鬓角。

 

不二就着拥抱的姿势伸出手安抚似的顺着手冢的脊背滑动,离这里有一定距离的赛场上传来的加油助威声清晰可闻,与这里小小一隅的安静仿若两个世界,“手冢……你将来想打职网的吧?”

 

“我一定会好好治疗的,让你担心了,抱歉。”

 

不二轻哼一声,手冢偶尔耍的一点小把戏跟文字游戏,在他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一定会好好治疗的,而不是现在就去治疗,“你以为你的伤还能拖多久?”

 

手冢面对恋人湛然的目光颇有些无力,“不二……”

 

“我管不了你,但我很好奇你今天回去打算怎么和伯父伯母交代。”不二脱出他的怀抱,双手抱臂,明明白白地显示自己的不满,却看到手冢神色一动,犹豫道:“不二,你千万不要向我父母提起……今天的伤是因为迹部。”

 

不二只觉得蹭的一下心头涌上一股无名火,他睁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盯着手冢纠结的眉目,“你至于这样维护他吗?”对于手冢和迹部的关系,不二感觉到手冢有意不想让他知道,无所谓,他尊重恋人的隐私,但是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手冢还这样维护迹部,让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气愤都特别的无力可笑。

 

感觉到恋人显而易见的怒意,手冢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解释道:“不是维护……而是如果我父母知道了的话,事情会变的更乱……”他在心里哀叹一声,而我已经不想再花费心思处理更乱的局面了。

 

手冢难得地露出烦恼的神色,让不二心蓦地一软,轻叹了声,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拉着手冢去做了简单的冷敷后便回到赛场,彼时越前的比赛已经开始,不知道是不是被手冢的表现激发了斗志,越前的水平更胜往昔,看完他干脆利落地结束比赛拿下了青学最终的胜利,连不二都不禁感叹这位学弟的过人天赋。

 

比赛结束后,不二依约跟手冢回家,一路上气氛却无比沉重。本来比完赛刚好是周末,彩菜子为了犒劳儿子特意下厨做了擅长的餐点,难为她还记得上次不二没有吃到三文鱼的遗憾,特意让手冢叫上不二一起过来,却没有想到本来应该是很愉快的一次作客,却因为今天赛场上发生的事情而横生波折……一路上两个人都各自想着各自的,一言不发。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手冢家门口,不二感觉到手冢的脚步重重一顿,便抬起头来顺着手冢的目光看去,赫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轿车,他莫名其妙地看向手冢,却发现恋人满脸的无可奈何与那张脸上少有的烦躁。

 

手冢和不二踏进家门的时候,就立马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劲,在玄关换好鞋刚准备喊一声:“我们回来了!”却发现三位长辈已经端坐在客厅里,似乎正在跟另一个人交谈着什么,不二歪了歪头想要回避,却被手冢直接拽进了客厅,等到他看清坐着的那个客人,一下子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迹部景吾。

TBC

评论
热度(3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