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二十五章)[这章高苏大家慎点!

前方高苏!前方高苏!前方部长高苏!


第二十五章

“冰帝!冰帝!冰帝!冰帝!……”第二单打和第一单打两场比赛之间的时间间隔并不远,不二稍事休息后手冢就已经回来,伴随着冰帝声势浩大的加油声步履沉稳地走进场内。

不二轻轻把擦脸的毛巾放下,逡巡了一圈赛场,嘴角微抿:立海大、六角中、山吹……甚至还有职业星探,真是热闹啊。他听到不远处乾似乎在说这些什么,但是本来就响彻整个球场的助威声随着场上主角的一个又一个手势被一波波推向高潮,让周边人说话的声音都被震散成空气中的余波,不二不喜地皱了皱眉,看向场中仿佛置身在一个浮夸秀场里的迹部,后者一个响指,霎时间归于寂静。

“玩够了吧?”突然寂静下来的球场,让手冢沉稳坚定的声音对于场边的不二来说清晰可闻。看着手冢对面那个满脸傲气的少年颇为满足地应道“嗯,已经满足了。”,不二不自觉地托着下巴好奇,手冢和迹部……真是两个极端呢,这两个人关系居然会这么好……

迹部迅猛的开球,很快让众人的关注点集中到比赛上,不二专注地看着场上来回滚动的小球,心中对于迹部的实力很是好奇,然而几球过去却心生疑惑,迹部所展现出来的水平,并没有达到能让手冢推崇备至的地步,甚至……让人感觉没有在主动进攻。

即便如此,局势仍然十分胶着,双方几乎都不会让对方连胜两球。就在不二的身边,立海大几个人的谈话不时传过来,包括对于迹部不使用扣杀绝招的质疑。不二的眼睛眯起来,若有所思地把目光从球上收回来,投注于手冢身上。手冢茶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笼罩下被镀上一层近乎金色的微芒,偶尔几滴细密的汗珠从他眉峰滑落到下巴,勾勒出他清朗的面部轮廓,眉梢眼角尽是一如往常的淡然,气定神闲地回击着每一个来球,脚步分毫不动,挺拔如同夏日里萧疏的白杨。

不二微微松一口气,只要开启了手冢领域,基本这场比赛的主动权就可以被手冢掌握了。“咦?”耳边乾的一声惊呼让他莫名心里一紧,转过头去看到自己的队友面色沉凝,霎时间手冢刚才无数次的动作在脑海中连贯成线,仿若电光石火般地凝聚出一个焦点,不二瞪大了眼睛看手冢机械式的动作,目光凝结在后者的左臂之上,直到场上传来迹部一声似有若无的轻笑,让他的心重重一坠。

“没想到啊手冢……带着那样的手臂,居然还能打出这样的网球,恩?”

是了……是了……手冢说过的,迹部最擅长的就是看透人的弱点……他一开始就瞄准了这个!湛蓝色的瞳孔分毫不差地把迹部脸上玩味的笑容尽收眼底,不二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尽管这样的手段在网球比赛中并不少见,但是他却无法忍受有人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来赢得对手冢的比赛。

他们的部长永远以一种王者的姿态站立于球场之上,任何不堂堂正正的手段都是对手冢的侮辱!

菊丸和桃城焦急询问手冢伤势的声音似乎被不二的听觉隔在另一个世界,此刻他专注地盯着仍然面色不改的手冢,修长的指节紧紧握住球拍,一下又一下地击球,坚定有力,没有丝毫犹豫。手冢一定知道迹部的目的……而不二知道手冢的选择。

不二裕太在听到迹部说出手冢手臂上有伤后就不自觉地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哥哥,把后者眼里的震惊、焦灼与伤痛看得清清楚楚,心里忍不住一叹,却听到乾沉声推断道:“为了不导致手伤的爆发,手冢一定会比迹部更想要速战速决,而一旦焦急快攻,就一定会露出破绽,迹部或许就是看准了这点。”然后他看到自己哥哥低下头,稍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双眼,只能隐约看到他嘴唇微动,声音却轻得直到裕太凑近了才能勉强听清:“要是他会的话……就好了。”

不论场下的人是何心情,场上的比赛仍在继续。迹部的目的昭然若揭,他一直等待着的对手的破绽却迟迟未出现。“他的眼神告诉我们,他有一定要达成的事情去做。”迹部听到场边不知是谁的声音,做出了这样的断言,他猛然把能看透人的目光从手冢的肩膀收回,对上后者的眼神,一瞬间心底传来的惊惧让他猛然一颤。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啊,正因为迹部看得透彻,所以才会被那样的眼神所震慑,这么多年,他与手冢从未有过赛场上正式的比赛,也许是因为这个,所以他从未见过手冢这样的眼神,一往无前,锋锐无比,凌厉地带出隐隐的锋芒,摄住人的时候仿佛猎豹的利爪紧紧攫住猎物,又像高耸的岩壁无所畏惧地迎接任何滔天的巨浪。

迹部不禁有点痛恨自己过于犀利和透彻的目光,与手冢眼神相对的一瞬间,他就明白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全盛状态下的手冢,那么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咬紧牙关,握了握手上的球拍,为了冰帝,他不能输。

不二竭力收敛了心神继续观战,他紧紧盯着手冢的脸,那张脸上的坚定从开始至今一分未变,他努力地用手冢脸上淡然的神情来抚慰自己焦躁不安的心灵,周围的呐喊声早就归于寂静,大家都仿佛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两个部长的每一个动作,没有什么多余的花样,每一下的击打似乎都用尽全力,每一次动作都仿佛带着击穿一切的决心。但是他没法欺骗自己,没法佯装看不到那舒缓开来分外挺拔此刻却紧皱在一起的眉峰 ,隐藏在挺拔俊朗的面容下紧绷着的肌肉,骨骼分明的指节有着隐隐的颤抖,他知道自己的恋人此刻正经历着难以言喻的煎熬,而那个时刻……终将会来到。

手冢捂着肩膀颤抖着跪下的一瞬,每一个青学成员心中仿佛有一个山巅轰然倒塌,让所有人停下动作的那一声喝止却依旧有力而充满威严,不二看着他缓然却坚定地起身站直,暗叹一声,终于回到看台,然后淡淡地瞥了一眼站在对面满脸凝重不快的迹部,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冷冷道:“手冢,已经赢了。”

你已经输了,迹部,你也明白的吧,所以才会露出这么不快的神情。你看看站在你对面的这个男人,你看看周围的人的眼神,你看看真田,看看千石,再看看你们学校的人看手冢的表情。

“手冢已经赢了。”他又低低地重复了一遍。

“老哥……”不二突然听到裕太小心翼翼的声音,后者正轻轻地握住他的手,“你能不能松松手……快要流血了。”不二仿佛触电般地松开自己下意识紧握的拳头,浅浅的掌纹上显现几道被指甲挤压出来的淡淡红痕,他出神地凝视这几道几近出血的压痕,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赛场上……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但是又明明知道这是手冢必然的选择,自己只能看着却无力阻止,明明下定了决心要帮他分担压力,但是在他最痛苦的时候,自己仍旧只能站在场边,这才是最难受的吧?

手冢重新回到赛场上时,已经没有任何一个青学的球员再提出让部长放弃比赛,从一年级的新生到三年级的正选,他们都只是沉默着,注视着场上那个他们心中不败的神话,以一种近乎决绝的方式,迎接可能是他们进入青学以来看到的这个人的第一场失败。甚至直到很多年后,一些人回忆往事,今天这个伫立在球场上的身影仍然不时地从他们内心深处闪现,其实对于这一届大多数青学网球部的成员来说,这是手冢国光教导他们不是唯一、却是最深刻的一课,他们都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已经几乎没有胜算的赛场上,也许是青学成立以来最伟大的一届部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什么是青学传承多年的网球精神,而为什么手冢国光能够成为青学的支柱。

于是很多年后,手冢国光在红土场上声名鹊起,乃至于在世界网坛横绝登顶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人在或远或近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影像上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挺括背影,心里默默地送上祝福,并且清楚明白地知道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不论多高的地方都能够到达。
TBC
谁都不要拦我,不让部长好好地苏一把不足以慰藉我看双部之战被深深伤害了的心!
本来还很担心地问吃吃,我把部长写的这么苏万一OOC了怎么办要不要先发给你看看?但是后来我觉得吃吃说的很对!!!部长那种人多么厉害都不算OOC!哼╭(╯^╰)╮!
以及看双部之战深深感受到XF强大的洗白能力……迹部出场完完全全感觉是反派的感觉……到后来居然快要洗白成一个主角!然后又想想发现XF根本就是把所有当过青学对手的学校都先当反派写然后再一个一个洗白过去的hhhhhhh也是蛮拼的!

评论(8)
热度(3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