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打败了圣鲁道夫与山吹中学后,关东大会如期而至,周三的下午,部活结束后,不一脚踏出校门口,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手冢,笑了笑,卸下肩上背着两个包中的一个递给手冢,便和手冢一起向路的另一头走去。

 

“呐,我听说了,第一轮就对上冰帝了吗?”不二看到手冢脸紧绷着,眉目间似有忧虑,便主动打破沉默。

 

“嗯。”手冢沉重地点了点头,“确实没想过会在第一轮就碰上冰帝,他们的确是一块不好啃的硬骨头。”说着皱了皱眉,道,“我和迹部都太了解彼此有多少斤两了,跟他比赛是一件并不会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如果再过几轮的话,我会考虑把越前放到第一单打对阵迹部,但是现在就遇到的话,越前还远远不够格。”

 

不二眨了眨眼,忍俊道:“哎?第一次见手冢这么回避跟一个人的比赛呐,不过手冢如果自己不想对迹部的话,没有考虑过让我做第一单打吗?”

 

“想过。”手冢迎着不二讶异的目光点点头,诚实道,“诚然,如果是你的话,确实是与迹部处在同一水平的选手,但是我更希望你去保证迹部之前一场比赛的胜利,”说着转过头,面带笑意,“如果是你的话,冰帝除了迹部,应该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吧。”

 

不二轻笑出声,佯作不满道:“嗯,这么说手冢认为我可能打不过迹部呢,是不是有点太小瞧我了?”

 

“不是,”手冢停下脚步严肃道,“你和迹部对上的话,胜负难料,”他伸手拂开不二头上一缕被风吹开的额发,低声道,“不是小瞧你,是不敢小瞧迹部。”他叹了口气,“迹部看穿人的本领太厉害了,而且,如果被逼到绝境,为了冰帝的胜利他同样会拼尽一切的。”

 

不二看到恋人的目光里满是严峻深邃,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话。

 

比赛当天早上,手冢和不二去交对阵表,却在回来的路上出乎意料地遇到了迹部。看着对面的两个人,迹部挑了挑眉,一字一句道:“手冢,对上你的话,我是丝毫不会手下留情的。”

 

“彼此彼此,我们都全力以赴吧,迹部。”手冢肃然道。

 

“那么,”迹部挑起嘴角,抚了抚头发,目光投向在一旁静立微笑着的不二,“这次不二也会上场吧,我倒是很期待,第一次看青学的天才全力以赴地打比赛,手冢的眼光到底怎么样?”看到不二似乎面露疑惑,迹部抚着下巴,玩味道:“怎么?如果网球打的太差的话,我可不相信手冢会选择这样的人交往哦。”

 

不二瞳孔一缩,心脏仿佛一下子顺着肺部被挤压到了嗓子眼,他下意识扭过头去看身边的恋人,看到手冢依然面无波澜,情绪才稍稍安定,可是脑海仍被刚刚意识到的事实震得嗡嗡作响,几乎无法运转。

 

迹部景吾,知道他跟手冢在交往的事情。

 

这是除了他家人以外,唯一一个知道他们俩在交往的人了吧……以至于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不二下意识就陷入了慌乱,以为自己和手冢哪一次亲密的举动被这个人看到了,或者更坏的情况,被别人看到了传到了迹部的耳中?直到看到恋人一如往常的淡然,才稍稍放下心,这说明,起码迹部知道他们俩交往这件事,手冢也是知情的,而且手冢并不在意。

 

那么应该就没有大碍了,不二这样想着,刚刚稍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但是,迹部是怎么知道的?手冢又为什么不在意呢?难道是手冢告诉他的……

 

“想多了迹部,不二对付你们冰帝的人,并不需要使出全力。”手冢清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把不二从思绪中拉回来,他暂时抛开刚才脑海中杂乱无章的问题,细细地打量面前这个骄傲的部长,看到那张面庞上因为手冢刚才的话而有一瞬间的崩裂,笑着接口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迹部。”然后索性拉起手冢往回走去,不顾身后迹部的脸色。

 

手冢叹了口气,跟迹部挥了挥手,随着不二走过去,没走多久,就发现身边的恋人吃吃地笑了起来,转过脸,朝他很无辜的眨了眨眼,可是眼底恶质的笑意终究出卖了他,“迹部好像很生气呢,你说我对他们并不需要使出全力什么的。”

 

手冢皱了皱眉,是因为这个么?他扶了扶眼镜,冷静道:“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好好好,”不二笑意直直地蔓延到眉梢眼角,刚才迹部因为手冢的话被气得跳脚的样子真是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搞恶作剧,不过,恋人对他的认可和信任让他心情充满了愉悦,他轻轻勾了勾手冢的拇指,眉眼弯弯,故作神秘道:“等一下比赛的时候,有个好玩的东西给你看哦~”

 

看着不二故作神秘的表情都掩盖不了的得意,带着点小骄傲的眼神和微微翘起的嘴角让手冢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上去,但是,他看了眼周围渐渐聚集起来的人流,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触碰了下恋人的脸颊,沉声道,“那么我拭目以待。”

 

三个小时后,手冢站在场边,深吸一口气,心底控制不住地翻上来惊讶与欣喜,他看着场上那个依旧波澜不惊,似乎对自己在场边引起的轰动视若无物的人,心里暗叹道:不二,这个惊喜,真是太大了些。

 

三重回击他是知道的,也想过大概这场比赛不二会使出来,但是甫一开场,不二发球的时候那个眼神,让他身体深处不自觉地传来一种遇到强敌的兴奋的战栗。

 

那个球,消失了。

 

他深吸一口气,虽然操作起来不一定太困难,但是这个想法,真是只有天才般的不二周助才能够想到的念头啊。

 

不二站在场中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种从一开始就认真较量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了呢,他低头看了一眼黄色的球拍,底部刻着小小的字母,河村负伤下场的时候,那个人眼底的焦灼与担忧他比谁都看得清楚,于是他伸手,问河村要来了惯用的球拍。

 

“……偶尔也挑下重担么……”不二低声重复着龙崎老师走之前对他说的话,想起前日放学后在办公室跟龙崎老师的几句闲聊:

“不二,最近练习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了嘛。”

 

“嗯,因为感觉自己有了努力奋斗的目标。”

 

哪怕我自己对胜负无欲无求,但是如果为了你,为了身边的这群队友的话,全力争胜,也是我的目标呢,对吧,手冢。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向那个人的方向望去,他知道那个人的目光必定是追随着他的,正如以往的无数次比赛一样,那种令人安心却又催人上进的目光总是凝结在他身上,他感觉得到。于是不二露出一个微笑,希望刚才因为队友的负伤而焦灼担忧的眼神,能够被自己的微笑抚慰,能够因为自己的表现而安心。

 

于是他看到那个人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波动,甚至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面孔也微微柔和了下来。太远了,有点看不清,他的嘴角是有微微的弧度吗?不二想着,但是不管多远,他都明白手冢对他投注过来的这个眼神的含义。

 

我相信你。

 

不二有点骄傲又有点兴奋地笑了起来,转头看对面那个似乎还不清醒的对手,声音平澜无波,却又似乎隐藏着丝丝的蛊惑和挑衅:“那么,再来一球。”

 

接下来的比赛,几乎变成不二的个人秀。除了开场第二局慈郎凭借绝佳的上网技术取得一局外,不二就再也没有让慈郎从他手中夺得过一分。燕回闪、巨熊回击连番出现,乃至于最后连青学众人都没有见过的惊才绝艳的白鲸,一路将比分直接拉到了5-1。手冢在场边看着自己意气风发的恋人,虽然知道这场不二一定会赢,但是也确实没想到会是这么压倒性的优势,想到这里,他转过头去看迹部,把后者眼里的震惊与凝重收入眼中后,才满意地重新把目光放到场中那人的身上。

 

赛末点的最后一球,对面的慈郎已经气喘吁吁,略带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清秀的褐发少年,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不二的一个动作止住了所有的声音。

 

“嘘!”不二伸手轻轻抵住自己的唇瓣,然后微微勾起嘴角,伸展手臂做出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目光湛湛地看着慈郎,轻声道:“听,有风声。”

 

一球落地,比赛结束。

 

手冢知道不二会让自己为拥有这样的恋人而骄傲的,正如现在场上的不二周助,那么自信强大,那么帅气迷人。不二转过头来,手冢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看了看计分板,然后示意越前和自己去热身。

 

热身么……不二眯着眼看着手冢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两胜一败的记分牌,手冢超乎寻常的认真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有隐隐的忧虑,不重,却像一层纱一样裹着他的心,若有若无的压力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TBC

评论
热度(35)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