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十七至二十二章)

第十七章

 

经过周一一天的统一报名,国一新生在周二这天正式开始参加各个社团的社团活动,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的青学似乎比往常都更热闹些。

 

周一的友谊赛很顺利地结束了,青学的正选们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取得了胜利,当然也注意了打出来的比分不要太让对方难堪,然后在友校网球社敬佩的目光中离开了英华,因为结束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手冢索性让大家直接解散回家。

 

于是周二一大早来学校的正选们,才会突然有一种“校园里冒出来好多新生”的感觉,但是,对于在门口偶遇的不二、菊丸等人,他们谈论的重点不由自主地聚集在那个网球部的新生上。

 

“越前龙马么……听阿桃说似乎很了不得呢。”不二支着下巴,想到昨晚在论坛上桃城仿佛激动得能够穿透屏幕的一长段话,里面的描述要是属实的话,青学今年还真是来了一个了不得的新生呢。

 

“那不是最好吗。”大石笑了笑,语气倒是充满期待。不二随着弯了弯嘴角,也是,不知道这个越前龙马,能天才成什么样子呢,然后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估计半个小时前已经到学校了的人,你也很期待吧,手冢?

 

事实证明,越前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当然现在的他们也还不清楚,在将来这个墨蓝色头发喜欢带着帽子的少年,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惊喜。

 

不过此时,不二只是和其他正选一样,略带一丝讶异地看着那个嚣张而傲气的少年离开了他本来应该捡球的场地,挥拍,然后击球入框。

 

“哎哎,有两下子嘛,这个小不点。”菊丸吐了吐舌,笑着说。

 

“真可爱。”不二嘴角微扬,这股子倔强又高傲的样子,真有点像裕太小时候呢,让他不自觉地心生亲近。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过于张扬的少年触怒了一些学长,当越前毫不收敛地对抗到和荒井一人站在球场一边的时候,正选们终于发现自己无法专注于今天的训练了。

 

大石叹了口气,准备上前制止,却被不二轻轻扯了扯衣摆,他停下来,困惑道:“不二,他们这样闹下去会出事的。”

 

不二安抚般地笑了笑,“放心吧,部长会有分寸的。”说着抬起头看向不远处三楼的学生会办公室。大石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窗户后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隐约注视着球场的方向,虽然看的并不清楚却仿佛让人感觉到那人的坚定与成竹在胸,于是大石放心地走回去,与不二他们一起静观这场不公平对决的开始。

 

乾扶了扶眼镜,断言道,“手冢等他们打完再出现,然后罚他们跑圈的概率是99.8%。”

 

不二索性收起了自己的球拍,好整以暇地寻了一个座位坐下来,饶有兴致地打量越前握在手中松了线的破烂球拍,笑得眉眼弯弯,“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菊丸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一球触网,一球落地。拿着破烂网球拍的越前似乎明明白白地处于劣势,整个网球场正选们专注的眼神、其他人训练中时不时投注过来的探究的目光,球场中的少年低垂着头,帽檐一直挡到他的鼻尖,让人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哎哎,这样真的很不公平啊,小不点要输了!”菊丸在一旁气恼地嚷嚷着,颇有点为越前打抱不平的意思。要说起熟悉度,今天才见到甚至没搭过话的越前肯定比不上已经相处了一年的荒井,但是菊丸就是不由自主地对他心生好感,哪怕他表现得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菊丸也不自觉地站在他的一边。

 

也许这就是高手间的惺惺相惜?不二饶有趣味地想起手冢说过的一句话:不怕一个人骄傲,只怕一个人无能。

 

稚嫩却坚定的脸庞似乎还在眼前,冷静而沉稳的声音似乎还回响在耳边,那个人嘴一张一合地说出这句自信傲然的话的样子似乎就在昨天。

 

突然,场上的少年抬起头,不二就坐在他对面,借着夕阳的余晖,他看清了那个人眼底的光芒。

 

“不会输的。”不二笑了。

 

“啊?”菊丸讶异地看着自己的好友。

 

“他……”不二眼神略微深邃了些,语气意味深长,“很像国一时候的手冢呢……”

 

菊丸瞪大眼,重新把目光投注在场中并不高的少年身上,旁边的大石、乾和河村也都认真地盯着越前,只有跟手冢一起从国一成长起来的这些人才知道,刚才不二给出的是一句多么高的评价,也只有他们才知道,不二刚才的语气是,认真的。

 

不二只是略带着些回味的看着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真的很像啊……手冢。

 

一样的坚定,一样的执着,一样的对胜利充满渴望,还有一样的,已然入骨的傲气。这种傲气,来源于一个人天生的强大,与后天经历带来的自信。不同的只是,他把这股傲气表现得淋漓尽致,你却把这股傲气敛在你那双深邃的眸子和冷漠的表情后面。

 

你们一样的强大。

 

不二知道,自己也是有一股傲气的。可是自己的这种骄傲,和手冢的那种骄傲又不一样,如果非要描述的话,手冢的骄傲大概属于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带领团队取得胜利,并有能力让周围的人都对此深信不疑。而自己的呢……不二想着,自己的骄傲大概更像是一种游戏人生的任性,并且自己和周围的人都认为自己有这样恣意的资本吧。他站起身,捡起自己的包走向部活室,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就是在这间小房子里他第一次遇到了手冢国光,这个跟他纠缠了三年可能还会一直纠缠下去的人。在一群一年级的新生中,两人有了第一次眼神的对视,然后那天不二的眼睛就追随着这个人没有离开过,或许是同类相吸,不二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个少年,看上去努力、平淡、勤奋,但是他们是一样的。

 

手冢国光,一定是一个天才。

 

但是一个傲气凌然地天才却低调地做着一切新生该做的事情,明明打败了好多学长,却从不向部长要求要破例给他参加校内排名赛的机会,平时的部活时间,捡球打扫卫生也从不落下。那段时间,不二也收敛了自己天才的光芒,静静地观察着这个让他充满了好奇却又有点看不懂的人。

 

直到有一天,因为值日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离校的不二路过自己平常放学路上不会经过的图书馆,才在拐角处见到了正在自己练习的手冢,然后就震惊地立在了原地,随着熟练的挥拍动作,不二记忆中这个人无数的画面串联在一起,那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丝丝不和谐感随着眼前手冢的动作一下子爆发出来,终于恍然大悟——

 

他是左撇子啊。

 

随后不二释然地笑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见到手冢国光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想要观察他,想要探究他,想要了解他。因为他觉得这个人比自己强大。因为这个人啊……明明是个天才,可是他自己却从来不这么觉得呢。彼时的不二这样感叹着,手冢,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所以之后的三年里,不二在手冢身旁,从未落下,却也从未超越。手冢进入正选队伍后一个月,不二进入;手冢是第一单打,不二就做第二单打;手冢在国中网球界渐渐声名鹊起,天才不二周助也随之引起关注……

 

不二的三年追随,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队友情深,也不是他们之间渐渐萌芽的爱情,其实只是源于一个天才对于一个他认为比自己更强大的人的敬重与信任。

 

手冢,总觉得只要和你一起,不管多高的地方都能到达。

 

想起国二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手冢眼里微微的惊异和动容,后来没过多久,他们俩就在一起了。

 

沉浸在往事中的不二,脸上的笑容没有平时那么明显,可是手冢却分明从推门而入的恋人脸上看到了分外愉悦和满足的神情,于是他朝球场看了最后一眼,关上了学生会办公室的窗户,皱着眉头道,“训练偷懒?”

 

“只是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鱼罢了。”不二笑意盎然地应对。手冢肯定欣赏越前的才华,但是荒井作为一个学长挑衅的举动,无疑让不能容忍高年级欺负低年级的手冢心情不会太好。

 

手冢默然,因为不二预测得很准,在他进来之前,带着手冢“全体罚跑包括正选”指示的大石刚刚走进网球场。

 

感觉到手冢的纵容,不二踱到手冢旁边,跟他一起从窗户往下看网球场里因为大石带过去的消息造成的哀鸿遍野,突然出声道,“那个新生这么狂傲,很多学长会不喜欢的吧。”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再发生在青学网球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坚定与冷静,手冢抬头看了一眼不二,意有所指道,“你很关心他?”

 

不二弯起嘴角,目光垂到窗沿上,满是怀念与温情,“他会很优秀的,而且,他很像一年级时候的你啊……”

 

手冢略带一丝惊异地看着不二,却听到后者继续说,“但是你们不一样,他有一个会好好保护他的部长,和一群宽容的学长,但是你国一的时候……”

 

手冢看到不二的眉头微皱,目光逡巡在他的左臂上,不由得心中一紧,接过话头,“但是我国一的时候有你。”

 

虽然遭受学长们的苛责与为难,但是一年级的手冢从没有真正想要离开过青学网球部,因为他有一群默默支持他的队友,还有一个以自己的方式跟随着他、陪伴着他的天才。其实对于经常停留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手冢一直以一种沉默的方式回应着,他知道那个人叫不二周助,他知道那个并不高大的身躯里隐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他知道平时最是低调的那个人可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天才,他知道那个人常常以一种探究、好奇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所以向来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走的太近的手冢会带着点庆幸地享受着这样的注视,向来不追求别人关注的手冢会在意不二周助的目光。

 

其实当时的他只是觉得,不二周助,一定是一个不管他到达多高的地方都会在他身边的人,甚至于,稍有不慎就会被迎头赶上。

 

所以他们最后走到了一起。

 

听到手冢的话,不二略带一丝惊讶地抬起头,却迎上了那一刻恋人的目光,棕色瞳孔里的温柔如同一张网裹织得密密麻麻,把他笼罩得差点透不过气来,不二怕极了手冢这样的目光,每次被这样的目光包裹着,不二都会觉得四肢百骸都涌现出紧张的战栗,却又幸福得只能丢盔弃甲,全无抵抗。

 

于是他情不自禁地伸手覆上恋人的眼睑,轻轻把他拉过来扣在自己肩膀上,压着声音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手冢啊……”

 

第十八章

事实证明,越前并没有辜负手冢对他的期望,更是超出绝大多数人意料地,以全胜战绩杀进了青学的正选队伍。而校内排名赛结束后,没有给青学的正选们多少休息的时间,地区预赛的第一场便如期而至。

 

“啊!是手冢国光!!!”看到因为手冢的入场而抱成一团又叫又跳的两个女孩子和周围或多或少投注于此的火热目光,乾扶了扶眼镜,颇为严肃道:“手冢受欢迎指数又上升了8%。”

 

知道是乾的调侃,手冢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不要记这些无聊的数字。”就从包里抽出报名表交给组委会,不二在旁边瞥过一眼,嘴角弯了弯,因为首场比赛要五场比完,因此在他和大石的合力要求下手冢这场休息,因此名单上没有手冢的名字他一点都不奇怪,不过……

 

“越前和桃城双打?”带着一脸发现了有趣事物的表情,不二问道。

 

“是,听说是他们自己要求的。”手冢点点头,“磨了龙崎老师很久,最后同意了。”

 

“两个典型的单打选手提出这个要求太可疑了,”乾翻了翻笔记本,“听说,他们前几天去了一趟街头网球场,不知道是不是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不二眨眨眼,无所谓地笑了笑,反正即使第二双打输了,也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而且……“总觉得他们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呢,越前和桃城的双打。”

 

不过,桃城和越前创造的开合战术还是出乎了不二的意料,当他自己从场上下来,看到刚刚被叫起来却还在被龙崎老师训斥的两个人,笑的幸灾乐祸,嘴里却说着,“罚跪了这么久,老师也该消气了吧。”

 

“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太乱来了,老师也是想不能让他们太骄傲。”手冢一脸“违反纪律的人不可饶恕”的表情,拉住了正准备走过去给桃城和越前补个刀的不二,道,“去吃饭吧。”

 

不二挑了挑眉,看到手冢一脸不赞同的表情,最终放弃了去落井下石的打算,跟着手冢走向公园里的餐厅,其余队员也两两三三地散去,各自解决午餐,迎接下午的比赛。

 

两人走了一会儿,在经过另一个比赛场地的时候,手冢突然出声道,“不二。”

 

“怎么了?”不二随口应到,眼睛瞟向场地内的比赛,似乎是他们下午的对手。不过地区级别的队伍,好像连乾也没有侦查的兴趣呢,这是青学作为头号种子队伍的骄傲吧。这样想着,不二只是随意瞟了几眼,就继续向前走去。

 

“决赛的时候……我跟龙崎老师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你从第二单打换到第二双打跟河村组队。”不二听到那个熟悉的清冷的声音这样说道,顿了顿,停住脚步,转过头看向手冢,“是老师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见到恋人停住脚步,手冢也跟着站定,推了推眼镜,“考虑到文川和小野子两位学长升上高中部后,本来有着固定组合的双打二就空置了下来,所以只能拜托你和河村了。”

 

“啊……”不二恍然,却似有一瞬间的茫然,让他只能机械地应和着手冢,思绪却不自觉地飘到了之前的日子……不二已经记不清,手冢是什么时候彻底打败了所有的学长,奠定了第一单打的地位,但是不二却清清楚楚地知道,在手冢成为第一单打之后,自己也随之展现出天才的实力,取代了山本学长成为了第二单打,从此手冢第一单打,自己第二单打的组合也就基本固定了下来。甚至……在那段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自己却怀着隐秘的心情默默注视着他的那段时间,单打二的位置给他心底带来了一分安定与甜蜜,总感觉他在自己触手能及的地方,总感觉自己也能给予他默默的守护,总感觉他迟早有一天能感觉到自己一直在他身边……以至于突然被告知离开了这个位置,很有一点不适应。

 

胡思乱想着,不二突然捕捉到自己思绪中一闪而过的关键点,抬头问道,“那么单打二是谁?”

 

“越前。”

 

不二睁大了双眼,这个答案实在有点出乎意料,“才一年级就上单打二么……”他复又阖上双眼,弯起嘴角,“手冢,你果然对他期望很大。”

 

手冢淡淡地应道,“我总觉得他身上有无限的潜力,所以也很想他快点成长。”他看了眼眯起眼睛笑的不二,却莫名察觉恋人似乎周身萦绕着一丝低落的情绪,便微微蹙了眉,解释道,“这个对阵不是固定的,龙崎老师的意思是在发掘到有潜力的固定组合之前,先让大家都试试看双打二的位置……”

 

“手冢,”不二摇摇头甩开脑海里那些有点忸怩的情思,却又忍不住打断手冢的话,总觉得手冢要跟他解释这些,反而有些不自然的感觉,“你是部长,你决定就好。”顿了顿,似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沉默,便指了指面前的场地,“这好像是我们下午的对手。”

 

还没等手冢回答,突如其来的一个陌生声音就插了进来,“青学的手冢和不二……是来侦查敌情的么,有什么收获吗?”

 

不二转过头去,看到来人穿着柿木中学的校服,脸上却挂着挑衅而不友好的笑意,索性无视。手冢也一脸的冷然,并不屑于与那人搭话。许是二人这种不屑的态度激怒了九鬼,他直接转头对着手冢,十分恶意地嘲笑道:“听说上场比赛手冢没有上场……依我看,是上不了场吧?”

 

感觉到恋人身上散发的怒气,手冢及时出声道,“不二,我们走吧。”望向海蓝色瞳孔的视线清楚地传达了“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的信息。感受到手冢的目光,不二眉峰微蹙,却还是松开了掩藏在袖口下攥紧的拳头,点点头,随着手冢离开。

 

没想到,九鬼居然一把抓住手冢左手的肘部,还充满恶意地用力捏住,不二瞳孔一缩,几乎就要伸手把九鬼的手打开,手冢却在他之前先甩开了九鬼的手。心里清楚从小跟着爷爷练习空手道的手冢的力道,不二毫无怜悯地斜睨吃痛捂住手的九鬼,心里却宛如掀起惊涛骇浪——他怎么知道的?!

 

直到两人走到原本计划用餐的地方,不二在轻轻碰触了下手冢刚才被九鬼抓住的地方,皱着眉头问,“疼吗?”

 

手冢看了看左右无人,便伸手过去揉开他的眉心,递给不二一个宽慰的眼神,“我没事。”

 

“柿木中学,我们多半会在决赛遇上他们吧。”不二冷声道,“真可惜,我多半没有对上九鬼的机会了。”

 

手冢眼底涌上一抹暖意,有些头疼地看着犹自生气的恋人,最后只得勾了勾不二手,带着他往餐厅走去。

 

下午的赛况却再次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除了一号种子青春学园干脆利落地拿下三场晋级决赛外,一支黑马队伍不动峰竟然打败了二号种子柿木中学,同样杀进了决赛。与不动峰在决赛相遇虽然有点出乎正选们的意料,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卫冕的脚步,不二抓住河村的手宣布弃权,是内疚,也是对后面上场队友的信任。手冢看着不二缓步走下场放好球拍,心中略微疑惑,不二在比赛中不使出全力是常态,但是却鲜有像刚才那场那样,有些略微的心不在焉,虽然他的发挥一如既往的优秀,但是作为恋人的自己却可以感觉到他仿佛在被什么事情困扰着。

 

然而还没等手冢发问,不二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跟大家招呼了一声表示他要去活动一下,离开了比赛场地。

 

不二颇有些心神不定地走在公园里的路上,刚才比赛时感受到河村的伤势,他便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手冢的手伤,那一瞬间的心疼驱使着他阻止了河村的动作,不希望再有认识的人承受手冢那样的伤痛,但是下场之后,他却对自己一直纠结着的问题更加在意起来,九鬼到底是怎么知道手冢的伤的?

 

不二清楚,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被对手利用的影响有多大,从刚才九鬼不怀好意的笑容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他真的和手冢对上,绝对会不择手段地打击这个弱点。因此哪怕是在青学,知情人也仅限自己、大石和老师而已,更何况以手冢的性格,也从不会对不亲密的人说起自己的事情……这样想着,不二加快脚步,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柿木中学的休息处。

 

此时还是下午,阳光浅浅淡淡地照射在草坪上,柿木中学的人却如同败兵一般垂头丧气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不二淡淡地瞥了几眼,开口道,“九鬼。”

 

九鬼应声抬起头,看到不二,脸色难看了许多,却也还是从人群中走到不二站着的那片树荫底下,“不二周助,真是稀客。”

 

“你怎么知道手冢的伤势?”不二根本不打算和他废话,单刀直入,海蓝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九鬼。

 

被不二的气势骇到,九鬼愣了一下,不自觉地想要避开那双凛然蓝眸的注视,回答道:“我是在去冰帝学院侦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迹部说起的。”

 

迹部?!不二讶异地咀嚼着这个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考虑到手冢和迹部关系似乎很好,迹部知道似乎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可是冰帝和青学毕竟是竞争对手的关系,这一个弱点可能就会对结果有很大的影响,对于一向严谨的手冢来说这应该是不会犯的错误。

 

看着不二微微思索的表情与不再注视着他的眼睛,九鬼感到浑身一松,便又嚣张起来:“怎么了?你以为这还是个秘密吗!哈哈哈,青学的手冢,不过如此。”

 

不二微微抬了抬眼皮,似乎是连给他一个白眼都欠奉,只冷淡地丢下一句:“你连让他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便头也不回地走开。

 

九鬼看着不二离去的背影,愣了愣,才狠狠地呸了一口,愤恨地想,青学双壁……果然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第十九章

 

随后的比赛中,越前的负伤让众人稍稍混乱了一下,却没有阻碍青学夺冠的脚步,手冢还未上场,便已经奠定了青学的胜利。

 

走在去河村寿司店的路上,乾若有所思地翻动着笔记本,喃喃自语:“总感觉那个橘……在哪里见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手冢突然道,“应该是前段时间隐退的九州双雄之一。”

 

“九州双雄?!”乾一愣,随后狂翻笔记本,翻到一张照片,“啊……”

 

手冢瞥一眼,解释道,“好像是换了发型。”随后便不管在笔记本上写着东西的乾,转过头去看着从一路都没有说话的不二,略微思索了一下,问道,“不二,你在想比赛的事情吗?”

 

“啊?”不二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听到手冢的话,自嘲般地笑了笑,“没有,但是那一球,确实应该是我去接的。”

 

手冢感觉到恋人的不豫,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他知道以不二的水平,应该是可以接的下那个波动球的,因此当时在赛场上看到恋人面色不改成竹在胸的样子,压根没有想过要去阻止他,但是……

 

“手冢,你说,我总是这样不自觉地隐藏自己的实力,是不是有时候会害了我的队友……”不二的声音低低地传进手冢的耳朵里,让他心中一紧,皱着眉头道,“别多想,不是你的错。”

 

不二默然,似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过了一会儿抬头眨了眨眼睛,问道,“手冢,你手伤的事情,告诉迹部了吗?”手冢眼里有一丝困惑,似乎惊讶于不二怎会突然有这样的问题,却还是如实答道:“没有。”

 

不二困惑地歪了歪头,喃喃道:“那为什么九鬼会从迹部那里听说……”

 

手冢听清了不二的话,联系到他赛后奇怪的举动,一下明白过来他在纠结着什么事情,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因为不二对自己伤势的在乎而感到丝丝暖意,面上却还是淡淡地,无奈道,“你去找九鬼了?”

 

“恩……他说他是不小心从冰帝的人那里听说你手伤的事情。”

 

“如果迹部知道的话,那不奇怪。”迎着不二困惑的目光,手冢解释道,“迹部有着非常敏锐的观察力,不管是比赛还是平时,不管是网球还是其他的事情上,他都能很准确地发现别人的弱点甚至是细微的差别,国二时候我对冰帝部长的那场比赛之后,他就知道我手臂受伤了。”

 

不二恍然,原来迹部是有这样能力的人啊……不愧是冰帝的部长,这样想着,他掀开帘子走进河村寿司屋,也因此看不到背后手冢思索的眼神。

 

第二天的训练,正选们因为新版乾汁整得叫苦不迭,部活室很快就走剩下手冢和不二两个人。不二笑眯眯地默默收拾自己东西的手冢,调侃道,“今天手冢好凶,上来就削球。”

 

手冢瞥他一眼,淡淡地指摘道:“明明是你不认真。”不二无奈地耸耸肩,吐了吐舌,“乾的新产品,总想尝试一下呐。”随后便笑得促狭,“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手冢喝掉了呢,真是失策。”想起自家恋人明明脸绷得都快僵了,却还死要面子地强撑着面无表情的样子,不二笑得更欢,“还没问你,新版乾汁好喝吗?”

 

手冢脸色黑了一层,把球袋拉链拉上,转过身看着旁边的不二,挑了挑眉,好整以暇道:“没喝到,你很遗憾?”

 

不二一下正对上手冢的俊颜,温热的呼吸就直直扑到他脸上,看到手冢的表情刚刚感觉不好,却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手冢扣住后脑勺拉向自己,两唇相触,手冢干脆利落地撬开不二的齿关,伸出自己的舌头勾过不二的小舌狠狠地纠缠了一番,又意犹未尽地含吮了一会儿不二的唇瓣,才把人放开,看着努力平复呼吸的恋人,正色道:“尝到了吗?味道怎么样?”

 

不二又羞又恼,刚才突如其来的亲吻让他全无准备,被手冢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于是他恨恨道:“没尝到!再试一次吧!”,伸手捉住手冢的下巴拉向自己,吻了上去。

 

两个人缠吻许久后才分开,手冢轻轻抚了抚不二柔软的发丝,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跟老师说。”

 

不二有点讶异,却还是点头应了,两个人在部活门口分开。不二走到校门口时,却猛然发现手冢的护腕还在自己这里,想到手冢晚上有练球的习惯,略微思索了下,还是决定走回去还给手冢,却在办公室的门口因为门内的声音停住了脚步。

 

“……为了越前的成长,就要牺牲你自己的手吗?!手冢,你怎么变得这么鲁莽!”龙崎老师呵斥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从门内传来,如同响鼓一般一字一句地敲在不二的心上。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我会有分寸的。”手冢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冽低沉,说完这句话后,屋内沉默了几秒,不二猜想是龙崎老师表达了同意,因为随后他听到手冢说,“那么,我和越前比赛的事情,请老师不要告诉队里的其他人。”

 

听完这句话,不二下意识地跑到隔壁的教室关上门,直到自己熟悉的脚步声从走廊里消失,他缓步踱到窗边,看着手冢走出楼,到操场边跟越前说了些什么,才默默从窗边走开。

 

不要告诉队里的其他人么……不二扯了扯嘴角,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吧。明明知道自己会担心,会心疼,明明知道自己有多在意他手上的伤,手冢,你还是选择这样做么……

 

第二十章

 

接下来的几天,青学网球部都笼罩在一股怪异的氛围中,越前训练时稍微的心不在焉,手冢的高强度肌肉训练,还有不二与手冢之间若有若无的疏离,即使是不明内情的人,都感觉到有些许的不适。

 

不二不知道,也无意去问他们比赛的时期,既然手冢不想让他知道,那么他便装作不知道,但是当三天后龙崎老师给出了手冢、越前和大石三个人奇怪的请假理由后,不二心重重一沉……这么快就比了么……

 

第二天早间训练时,越前果然没有出现,不二并不好奇,他多少能猜出一点手冢非要跟越前进行比试的原因,越前很优秀,但是手冢比他强得多,但他也毫不怀疑,那个眼神倔强的少年一定能从打击中蜕变。因此,他更在意的是,手冢也缺席了训练。

 

心神不定地收拾好东西,不二准备回课室上课,却看到许多人面带兴奋地往三年级一班的教室涌去,本无意理会,却在刚要进门的时候被刚出门的菊丸一把拉住,后者兴奋地大吼:“不二!你知道吗!上周刚评选出来的新晋校花要公开高调向手冢表白!”然后二话不说就拉着不二往人群的方向跑去,全然一副看热闹的神态。

 

多亏了菊丸的速度,虽然不在前排,他们赶过去的时间却正好是事件的高潮,“手冢前辈,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但是当时你刚刚被评选为校草……如此平凡的我怎么配得上你。”女孩子的声音清脆动听,饱含爱意与深深的孺慕,“所以为了配得上手冢前辈,我努力了两年,是喜欢手冢前辈的心情,支撑着我一直变得更加更加优秀。所以,”她抬起头,满是希冀与憧憬,“成为了校花的我,终于敢站出来表达对前辈的这种心情,手冢前辈,请和我交往吧!”

 

人群哗然,菊丸啧啧有声道:“真是情深似海啊。”说罢踮着脚试图往人群中间看,却不得其法,只能遗憾道:“啊啊啊看不到妹子的样子,听说特别特别美呢!”旁边一个人随机抛来一个白眼,“废话,校花能不美么?”菊丸撇撇嘴,戳了戳站在一旁脸色莫测的不二,“不二,你觉得部长会答应吗?”

 

“不会。”

 

“我也觉得!”菊丸得意扬扬道,“这个女生还是太不了解部长了,就贸贸然告白,手冢哪是那种会答应陌生人告白的人呐!”

 

“对不起。”菊丸的话音刚落,窃窃私语的人群就因为中间传出来的手冢的声音而归于寂静,不二垂着脸,听着那熟悉的清冷声音传入耳中,“我不喜欢你。”

 

手冢看着前面脸色一下子变了的女生,皱了皱眉,他向来不喜人多的场合,这女生却引来了这么多的人群,更不用说自家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总是跑得不见人影,更没有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本来应该一起回家,也找各种理由提前溜掉,让自己也跟着心烦意乱了好几天,于是嘴上说出来的话也多了几分不客气:“你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是为了自己,而不应该是为了我,有目标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把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一个目标上,会很容易迷失自己。”说到后来,已经带了几分训斥的语气,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一脸惨白要哭不哭的表情,手冢暗恼自己一时多言,微微叹了口气,就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人群带着唏嘘散去,留下几个闺蜜安慰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不二和菊丸也默默回到了课室。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教室里的同学都在热烈地讨论着刚才那场轰轰烈烈却无疾而终的表白,不少女生略带惋惜地讨论着手冢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不二默默地翻着书,却阻挡不了班里女生的讨论传进自己耳朵里。

 

“好奇怪呐……手冢会长这么多人追,却一直没谈恋爱,他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啊。”

 

“会不会是喜欢温柔型的!很大姐姐的那种!”

 

“可是手冢会长自己就很冰山哎……配一个活泼一点的女孩子感觉更不错啊。”

 

“你们看这里!”一个女生努力地翻出一本略显陈旧的杂志,“这里有手冢会长刚上二年级时校报对他做的采访哦!他喜欢的类型是凡事尽力而为的人!本人亲口说的!”

 

凡事尽力而为的人……么……不二的心重重一沉,从刚才听完手冢对那个女生表白的回应之后就纷乱的思绪更是成了一团乱麻,脑海里不断地回响着手冢和班里女生的话:

 

“你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是为了自己,而不应该是为了我。”

 

“他喜欢的类型是凡事尽力而为的人!”

 

……

 

原来……是这样啊,手冢。不二垂下头,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这天的午休,手冢向学生会那边请了假,特意去六班的教室找不二,却被告知不二已经和菊丸一起走了,他皱了皱眉,决定不再等下去,转头走向学校的草坪,在一片树荫底下发现了刚用完餐的不二和菊丸。

 

“菊丸,”手冢直接出声道,“我和不二有些事情要谈,你吃完了就去午休吧。”

 

菊丸被突然出现的手冢吓了一跳,偷偷看了眼不二僵硬的脸色,应了一声,果断的收起东西就走,这几天不二天天中午找他吃午饭,部活结束后拉着他去买东西,也不怎么跟手冢说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如果有矛盾了,就摊开来说嘛,如果是部长和不二的话,肯定能解决的吧。菊丸这样想着,心安理得地跑回了教室。

 

“不二,为什么躲着我?”手冢的声音里带着点愠怒,让不二心中一苦,确实,无缘无故躲了他好几天,即使是手冢也会生气的吧,可是……自己确实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念及此,不二抿了抿嘴角,抬头扬起一个招牌微笑,“手冢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手冢看着恋人明摆着是躲避的态度,脸色冷了冷,墨棕色的眸子里乌沉沉地翻滚着不悦的情绪,强自压下心中的烦闷和愠怒,循循善诱,“有什么事情,最好是说出来,”然后皱了皱眉,抚了抚恋人的脸,“不要自己憋在心里,你有心事而我帮不上忙的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不二听到手冢的话,眼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嘲讽,随后却变成了更深的失落,他伸手覆住手冢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双漂亮的手上分明的骨节,淡淡道,“等明天的比赛完了再说吧。”

 

手冢胸口仿佛积了口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但是看到不二的神情,他还是叹了口气,应了句,“好。”随后他转过头,正欲起身,就听到不二低低的声音传过来。

 

“明天还是把我和隆排在第二双打吧。”

 

“……好。”

 

TBC

评论
热度(49)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