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十一至十六章)

第十一章

 

手冢很无力地叹了口气,伸手帮不二抚平了刚刚因为跑动而翘起来的头发,“直接拒绝不就好了,何必这样折腾人家?”

 

不二正色道,“你看她那个样子,拒绝的了吗?如果我不这样做,她肯定还不知道要纠缠多久。”不二说的理直气壮,还推开刚才自己吃了一口的鳗鱼茶,毫不客气地评价道,“其实做的真的一般般,不要说彩菜子阿姨了,你们家平川阿姨做的都比这个好吃很多倍,手冢你一定不会喜欢吃的,话说这个学妹……呃,她叫什么来着?”

 

“不知道。”

 

“啊?!”惊讶地往嘴里塞了一个特制芥末酱海草寿司。

 

“我说不知道。”手冢若无其事地推眼镜,想了想补充道,“她好像是学生会二年级的一个干事吧。”

 

“人家都来给你送便当了,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不二咋舌。

 

手冢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逻辑,“学生会这么多人,我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

 

不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手冢你要感谢我,如果刚才我没有让那个学妹走掉的话,等她留下来却发现你还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时候,肯定也会哭着跑下楼去。”说着说着便弯起了嘴角,眼角眉梢也染上了笑意,“连这样的情况都能这么机智的处理,我真是一个好男朋友,对吧手冢?”

 

手冢放下筷子抬头迎上他的视线,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在正午太阳的光线下晕染开来,愉悦的神情中又分明带了一丝孩子气般的洋洋自得,手冢不由得心中一动,想起刚才不二跟那女生对话时语气中几不可察的隐隐敌意,胸腔里翻涌的甜蜜驱使他捧起不二的脸把他拉向自己,细细地啄吻恋人的唇角,食指极轻柔地剐蹭着不二柔软的耳廓,然后趁着不二嘴唇微张的瞬间勾住恋人的小舌翻滚纠缠,把不二的低声惊呼连带着他嘴里的全部空气全部吸噬干净,不二嘴里芥末留下的辛辣刺激着手冢的味蕾,在激烈的亲吻中慢慢翻滚出一丝丝甘甜。

 

不二深吸一口气,索性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搂住手冢的脖子,身体略微往上抬了抬让自己在手冢怀里找到一个更为舒适的位置,抬手轻轻揪了下恋人的发梢让手冢从他口中退出,然后主动伸舌去勾舔恋人的唇角,细细扫过齿列,轻轻地剐蹭着上颚,感受到手冢顿时僵硬了的脊背,手安抚似的向下滑去,抚了抚恋人背部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紧绷的肌肉,把带着点得意的低笑湮没在唇舌相交之间。

 

良久两人分开,互相靠着彼此的额头轻喘,彼此的呼吸交融出暖意,手冢抚了抚不二的脸颊,看了眼手表,轻声道,“困的话就下去我办公室睡觉?”

 

不二点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低眉吃吃地笑了起来,手冢疑惑地看他,不二解释道:“呐手冢,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抬起头,笑眼中满是促狭,“你每次接吻之后,就会变得特别温柔,很不像平常的你哦。”然后伸手从手冢的口袋里摸出钥匙,站起身朝表情稍微僵硬了的恋人挥挥手,“我先下去午睡了。”

 

手冢视线下垂,刚准备收拾便当盒,就发现原来在不二盒子里的蔬菜沙拉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跑到了他那里,带着几分无奈地吃掉然后收拾好便当盒,也打开门向下走去。

 

周五下午对于六班的人来说应该是整个星期中最轻松的课,一节清洁课一节体育课,往往在清洁课就已经放开了性子的学生们到了体育课上更是欢脱得不得了,考虑到反正接下来就是周末了,老师们也大多带着放纵的心态让大家有更多的自由活动时间,所以往往周五的下午,青学的正选们陆续到达球场的时候,不二和菊丸已经活动得微微出汗了。

 

今天同样不例外,接下不二发过来的球然后准确地回击到球框后,菊丸做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腕,却眼尖地发现了正从广场走向网球场的两个人影,高声挥手招呼道:“哟!大石!”

 

不二顺着菊丸的目光转过身去,直到视线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笑了笑,回头准备发下一个球,却发现菊丸眼睛睁了睁,仿佛被什么事情吸引了注意——

 

其实不止菊丸,此时走在广场上密密麻麻的放学人潮都因为广场上方大显示屏的突然闪亮而停驻的脚步,顿时间无数道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新生尚还有些茫然,老生们却已经低声讨论起今年哪个社团如此动作迅捷地抢占了招新的第一波宣传时机了。

 

激昂的音乐率先响起,原本依旧脚步不变朝网球场走去的手冢猛地抬头,果不其然屏幕上出现了他已经看过一遍却依旧觉得精彩的画面,此时广场上的人群随着放学人流的增多和因为视频停驻的脚步越发密集起来,手冢索性继续往球场走去。

 

五分钟后,视频结束,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不二那个迷人又充满诱惑力的笑容上,广场上人群的低声惊叹、女生的尖叫夹杂着关于那个屏幕上的男生是哪个班的问询纷纷乱乱闯进手冢的耳朵里,他挑挑眉,继续朝不二的方向走去。

 

正选们已经陆陆续续汇集在球场,热火朝天地讨论起对他们而言也是第一次看到的完整招新视频,菊丸捅捅不二的手肘,两眼放光道,“不二不二,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好看哎!”

 

不二无奈地笑了笑,“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啦!反正在视频里最后那个镜头就是……”菊丸苦恼地挠头,怎么也找不到词语形容自己看到的感觉,“反正就是特别好看!”

 

乾推推眼镜,“根据计算,因为这个招新视频我们可多招新生人数同比去年增加约43%。”

 

手冢走过去,刚想说点什么,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手冢君有没有后悔?如果你参与拍摄的话,现在广场上大家讨论的名字可能就是手冢国光了哦。”

 

“啊,美川部长。”手冢转过头去,看到女子网球部部长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如果你是说最后那句台词的话,”顿了顿,果不其然地看到周围队友们大概是因为脑补自己说那句台词并附赠笑脸的画面而低头拼命忍笑,淡然地说道,“恐怕还是不二合适一些。”然后便放下自己的网球袋,高声安排今天的训练。

 

人群渐渐散开后,不二故意整整球袋摸摸护腕落到最后,然后走到手冢旁边,几分得意几分期待地看着他,“帅不帅?”

 

知道他意思的手冢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样子难得起了坏心,面色依旧不变,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好看。”

 

不二的笑脸瞬间僵硬了一下,明明自己多次跟这人抱怨过觉得好看是形容女生的词,却在自己分明这么期待的时候被戳中雷点,自己的恋人有时候使起坏来可以气得人牙根痒。不二翻了个白眼然后磨着牙走向训练场,却听到耳边淡淡传来一句,“帅。”明明依旧是没什么幅度的语气,不二却觉得自己仿佛能从这一个字里听出身后那人微微的笑意,于是也让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几分。

 

当初喜欢上这个人的时候就惊讶过自己一向稳定的情绪居然有朝一日会因为一个人的只言片语而轻易改变,甚至大起大落,但是,天才嘴角扬起一个微笑,这种感觉,很好呐。

 

第十二章

 

不二睁眼的时候,阳光已经洒满了小半个卧室,坐起身来伸手捋了捋微乱的头发,感受到脑海中未消的困意,翻身想要躺下继续睡,却听到楼下传来由美子的声音,“周助!还不起床吗!你今天不是要去约会么!”惊得不二一个翻身冲下楼去,看到餐桌旁只坐了由美子和裕太,送了一口气,“我什么时候说去约会了?!”

 

由美子促狭地笑,“周助不要害羞嘛,爸妈今天都不在家哦,你不是昨天晚上说了要去手冢君家里玩嘛。”

 

“笨蛋老哥,”旁边的裕太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谈恋爱之后就整天跑出去约会,不好好练球的话可是会懈怠的!”

 

是的,不二和手冢的事情,除了当事人,知情的就只剩下不二的姐姐和弟弟了,用不二的话来说,他们姐弟三个之间没有秘密,更重要的,长久以来他们姐弟关系如此和谐的原因除了毫不隐瞒以外,也有着对彼此的尊重。因此,当二年级的不二向自己姐姐和弟弟坦白和手冢的恋情时,两个人有震惊也有怀疑,但是还是选择了不干涉不二的决定并答应帮他瞒着父母,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不二不管是作为弟弟还是作为哥哥,其实都是一个很有主见又让人放心的存在。

 

以至于到了一年后的现在,从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渐渐习惯,以及与手冢几次有限的会面中对这个自己弟弟同性恋人的大概了解,也让由美子和裕太能够放下心中的隐忧,时不时也能开一下不二的玩笑,看到从小就笑咪咪的脸难得地改变。

 

“呵,等都大会的时候裕太就知道我们有没有懈怠了。”

 

忘了在哪里看到那句话,爱情,就像一个人突然有了软肋,又突然有了铠甲。由美子注视着自己弟弟说着反驳的话却明显愉悦的侧脸,暗自想道,真是有道理啊。

 

虽然不二去的路上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但是到手冢家的时候还是已经快十一点了,敲门的时候心里暗暗嘀咕,对于去拜访人家家来说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晚了……何况是手冢这么家教严谨的家庭……不二胡思乱想着,院门被打开,然后便看到手冢迎出来的身影。

 

视线相对,看到恋人有点纠结的眼神,大致猜到不二的想法,手冢竟然有点想笑,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上前去结果不二的书包,安抚似地说道,“不晚,我跟母亲说了你午饭的时候才会来。”

 

不二心里的纠结奇迹般地随着手冢的话在翻滚中化为虚无,只留下无比的熨帖与愉悦,随着手冢走进门,对着客厅里的三个人礼节性地鞠躬道,“真是打扰了!”

 

手冢国晴和手冢国一都露出了难得的微笑,朝不二点点头,对于这个能让手冢数次邀请来家里玩、显然是手冢十分看重的朋友,他们向来是欢迎的,更不用说这孩子本身也非常懂事而有礼貌。手冢彩菜子则是直接含笑迎了上去,接过不二双手递给她的一束浅黄色姜花,嗔怪道,“是国光这孩子邀请你来做客的,何必带什么东西呢。”

 

“不是什么正式的礼物啦,”不二展露出自己招牌的微笑,知道自己从小就很容易讨长辈的欢心,而如果对方是手冢的家人的话,不二周助毫不在意自己再努努力让效果更好,“国光他经常提起伯母呢,说过伯母很喜欢这种花,今天来的路上经过花店恰巧看到了,感觉这种素雅的花还真是跟伯母很相配呢,就买了一束带过来。”

 

“你这孩子,”彩菜子早已因为不二的话笑容满面,同样是说好话,从这个孩子嘴里说出来就总让人感觉分外受用,“总是这么会说话!真希望国光可以跟你学一学,不要老是绷了张脸。”说着不顾自己儿子明显不赞同的脸色把花往儿子怀里一塞,“把花插到花瓶里去,然后带周助先上去坐一坐,午饭马上就好了!”

 

手冢把花插好后,带着不二上去自己的房间,一进门不二就瞪大了双眼,比起上次他来,房间里明显多了一些东西——正对书桌的墙壁上挂了一个照片墙,上面的照片分明就是招新材料中拍摄的那些,不二对着中间自己的那张笑开,心底一片柔软。

 

这个人啊,表面上比谁都严厉,其实内心里,比谁都珍惜这些友谊吧?

 

于是不二不安分地凑过去,也不提照片的事,两只手捏了捏手冢的脸颊,调侃道,“不要老是绷了张脸嘛,国光~”

 

国光两个字配合不二故意拿捏着的语调听得手冢心中一动,他伸手把不二在他脸上作怪的双手拿下来握住,然后刻意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轻轻在他耳边问,“你不是就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不二被落在自己耳廓上的热气激得浑身一抖,不自觉地后退一步红着脸瞪视着面前表情毫无波澜一脸理所当然的人,没错,手冢的冷静、严肃和强大是他很喜欢的地方。但是!摆着一脸严肃的表情却用这种勾引人的语气说话很违和……也很羞耻的好吗!

 

手冢看着不二满脸的调戏不成被反调戏了的懊恼,掂了掂不二的书包,聪明地选择转移话题,“先做完作业吧?”

 

不二气哼哼地夺过自己的书包,然后翻了两下掏出一本本子气势汹汹地拍在桌上,颐指气使道:“帮我做数学作业!”

 

“我拒绝。”开什么玩笑,让堂堂学生会主席公然作弊蒙骗老师么?

 

“帮我做!”

 

“不做作业考试就不会做题!”

 

“你明知道我会做的!只是懒得做而已!”不二理直气壮,“口口声声说爱我,连作业都不肯帮我做。”明摆着就是不服气刚才的事情,想要没事找茬。

 

“噗,”手冢一个没忍住竟然喷笑出声,不二难得地主动抬杠,要是换了别的人肯定已经无言以对,但是手冢只是扶了扶眼镜努力恢复自己原来的表情,努力把“不二你是不是最近小说看多了”咽下去,反而继续保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做。”

 

不二还没来得及从手冢笑出声这件事的巨大冲击中反应过来,就被手冢的话深深地打击了一下,什么叫不知道?!比起自己的智商被质疑,不二更在意的是以往根本不屑于玩这种文字游戏的手冢今天居然跟他抬杠到这个地步,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嘴上却丝毫不示弱,“你出一道题,我会做的话你就帮我把剩下的作业做完!”

 

手冢挑眉看他一眼,走到书桌边想了想,然后抽出一张白纸,唰唰唰写下一道题目,不二凑过去看,很有一点复杂,不过么,一贯的笑容带上了几分挑衅,还难不倒我!

 

趁着不二把纸抽过去奋笔疾书的时候,手冢在床边坐下,捡起自己早上看到一半的原文书轻轻翻动,眼角的余光却带着一丝不明的笑意注视着在书桌前的不二。

 

五分钟后,不二赌气般地把纸塞到手冢面前,手冢不着痕迹地扫视一眼近乎完美的解题过程,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上次这个人上课不专心还给他发短信就是在数学课上吧?下课后路过他们教室黑板上的就是这个题型,那么不二还真是没听课就把一道新题只用五分钟就解了出来啊。心里微微感慨,面上却还是淡淡的,“这题可能是侥幸,再做一题。”说着把刚才自己写的另一道题推了过去。

 

不二咬牙切齿,“手冢,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然而对面恋人不为所动的表情让他只能磨着牙一把抽走第二张纸,嘀咕着“我倒想看看你玩的什么花样。”重新写写画画起来。

 

手冢靠在床头,把书反扣在膝上,看着不二,心底一片柔软。他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其实很喜欢不二卸下微笑换上其他表情的时候,不管是短暂的愣怔还是有时的害羞,亦或是偶尔的气急败坏,这些珍贵的时刻都被他妥帖地收藏在记忆中,让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恋人除了是众所周知的那个时常微笑着的天才不二,更是一个有着普通人喜怒哀乐的不二周助。当然,如果这些喜怒哀乐是因为他而展现的,就更好了。

 

“手,冢,老,师。”不二假笑着把已经写满了的第二张白纸推过去,“您还满意吗?”

 

手冢只是随意地瞟了几眼,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下,问道,“不二,你是不是根本没有看过你们老师布置下来的数学作业?”

 

“没有,怎么了?”

 

手冢轻咳了一声,强忍着笑意道,“你的数学作业已经做完了。”然后眼睛瞟向那两张现在写满了字的纸。

 

不二愣了一下,目光顺着手冢的视线看过去,定格在那两张纸上,然后突然猛地一个转身拿起书桌上自己刚刚放上去的作业本翻到最新的一页——分明就是手冢刚刚给他做的两道题!

 

手冢看着不二睁着湛蓝色的瞳仁凶狠地瞪视手上的作业本,一副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把它撕成两半的样子,轻轻从他手中抽出作业本,然后看了看刚被自己狠狠摆了一道的恋人,选择沉默。

 

不二气着气着却轻笑出声,冷静下来后想想自己刚才闹的一通也真是幼稚得可以,“口口声声说爱我,连作业都不肯帮我做。”这种话现在自己想来也觉得好笑,不过说到这个,手冢刚才居然笑出声哎……于是深深后悔起那珍贵的一幕没能用相机记录下来……

 

手冢看着不二的神色,明显在想一些有的没的事情,这才把自己手中的作业本物归原主,轻轻揉了揉蜜棕色的头发,“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下去吃饭吧。”

 

不二不爽地甩甩头摆脱开手冢的手,向门口走去。

 

第十三章

 

不二第一次来手冢家的时候,因为他们家的饭桌气氛而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能养出手冢这样孩子的家教严格的家庭,饭桌上肯定会秉持“食不言”的规矩,却没想到,吃饭的时候不仅手冢的父母会聊天讨论,就连一向寡言的手冢爷爷和手冢本人都会应和几句。后来问了手冢才知道,好像原本他们家是有这样的规矩的,但是因为爷爷发现一个一向被他视作古板酸腐的老友家里同样秉承这样的规矩,让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讽刺,加上嫁进手冢家的彩菜子也强烈反对这个规定,索性就取消了。而且,用彩菜子的话说,在饭桌这个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场合,更应该鼓励交谈,才能促进家人之间的感情啊!

 

而今天因为不二的加入,手冢家的饭桌气氛尤为热烈。彩菜子不时地询问不二和手冢在学校的事情,有时候手冢国晴和手冢国一也出声提点几句。而不二不遗余力地对菜肴的夸赞,更是让主厨的彩菜子笑意盎然,看着不二吃完了自己那份,就热情地表示要去给他添饭,手冢看到不二有点为难的脸色出声阻止道,“不用了妈妈,他平时吃的也不多。”今天已经是超常发挥了,看着不二空空的碗,暗自在心里补充道。

 

不二连忙点点头,满脸遗憾地说,“今天已经比平时吃的多多了,伯母的手艺真是太好了,可惜周助胃就这么小,不然一定努力装更多进去。”一句话说得彩菜子忍俊不禁,也不再坚持给他加饭,只是略微遗憾地说,“国光跟我提过说你喜欢吃三文鱼,我们旁边有一家店的最新鲜了,一直想着买给你尝尝,今天早上过去店主却说明天才有货,真是太可惜了。”

 

不二俏皮地吐吐舌,惶恐道,“这样真是太麻烦伯母了!本来前来拜访已经很打扰了,您千万不要再费心准备什么,不然我也会感到很不好意思的。”

 

还未等彩菜子说话,一直在一旁默默吃饭的手冢国一突然出声道,“三文鱼的话,明天海钓可以钓到。”

 

“那正好,周助干脆留到明天,尝一下爷爷钓上来的鱼吧?”彩菜子拍拍手,兴致高昂地建议道,“我们家爷爷和国光都喜欢钓鱼,但是周助一直没吃过他们钓上来的鱼吧?”然后看了看国光,“当然这只是伯母的希望,还是要看你和国光的时间安排。”

 

对于事情的发展有点反应不过来的不二愣了愣,只能客套道,“那怎么好意思,太打扰你们了。”

 

“怎么会打扰呢,”彩菜子眼里满是期待,“国光这孩子性格不好,除了亲戚家的孩子以外从小就很少有玩的很好的朋友, 唯一一个跟他比较熟的就是他爷爷老友的孙子,可惜那个真田家的小孩也是年纪轻轻性子却严肃得不得了,跟国光一样总是板着脸。所以我一直希望国光能多和周助这样的孩子在一起玩,最好能学周助这样多笑笑才好呢!”

 

不二忍住笑,点点头答应下来。在他旁边,性格不好的孩子手冢国光板着脸往嘴里塞进了最后一口饭。

 

大家都很满意,很满意。

 

“国光,”手冢国一发话道,“既然周助今晚在我们家留宿,你明天就不必跟我去真田家了,留下来好好陪同学玩。”

 

手冢颔首,然后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我本来就不想去。”

 

“啊,”手冢国一愣了愣,“也是,上次那孩子柔道比试输给了你,就一直很不服气,听说一直苦练,想要明天打败你。”

 

“都是些无聊的意气之争。”手冢下断言。

 

“恩,”手冢国一在心里一向觉得自己的孙子比真田家的优秀,“真田家的孩子还是太大意了。”说着想到不管手冢国光怎么样,自己明天还是要赴约的,于是抬头对一脸好奇的不二说,“周助,来帮我看看院子里那盘残局怎么样?”不二周助的棋艺自然比不上浸淫了数十年的他和真田弦右卫门,但是这孩子可贵在想法新颖,构思天才,对于自己和真田这种数十年老对手对垒的情况,可能一些旁观者的角度和出奇制胜的新意恰好适用。

 

“好的,国一爷爷。”不二欣然答应,随着手冢国一起身去了书房。手冢唯一让爷爷不太满意的地方就是对将棋无甚兴趣,看了一会儿他们俩的讨论之后,手冢自觉无趣,索性上楼小憩。

 

于是当不二终于从书房被放出来,留下老人家自己研究刚才讨论的成果,回到手冢的房间时,看到的是躺在床上和衣睡着的恋人。

 

睡着的手冢显得特别乖巧,不二一直这么认为。摘去了眼睛后的面部轮廓显得更为柔和,平素总是凝聚在那张英俊且棱角分明的脸上的那股威严冰冷的气息仿佛随着主人的入眠涣散开去,向来严厉冷静到让许多人不敢直接与之对视的棕色凤目紧紧闭合。

 

“他就像我心中的阿波罗神祗。”不二曾经无意间听一个仰慕手冢的女生这样说,可是,他在心里默默补充,嘴角的笑意仿佛沁入了眼角眉梢,这个平时冷峻却依然帅气到耀眼的脸庞此时却呈现出一种纯净,仿若无意识的茫然。不二轻轻地掏出手机,调好角度,连按几下快门,心满意足地保存到自己的相册里,然后把手机放回书包,轻手轻脚地爬上手冢没占满的床的空隙,手指轻轻揪住手冢的手臂,额头凑过去抵在恋人宽厚温暖的肩膀上。

 

不二在心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呐,手冢,你是我的。

 

第十四章

 

毫无睡意的不二在床上显然不可能安分地一动不动,这里挨挨那里蹭蹭,等到他饶有兴味地捉住手冢一缕发尾把玩的时候,终于被手冢一个翻身禁锢在怀里。

 

“睡午觉的时候能不能安分点?”原本清冷的声音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带着一丝沙哑低沉,性感得让不二从尾椎骨末端窜上一个激灵,他费了一点力把自己的右手从手冢的臂弯里抽出来,揪着手冢领子,笑眯眯地表示自己不困,“手冢你继续睡嘛,我不会吵你的。”

 

你是不说话,但是你在床上这样折腾我哪里还睡得着,被不二一闹,手冢的困意也去了大半分,索性撑着床越过不二在床头柜上拿起眼镜戴上,然后把枕头竖起来靠在床头,抚了抚不二的头发,问,“和爷爷说完话了?”

 

“恩,”不二舒服地躺在床上,“国一爷爷的将棋水准真的很高,比我当初的老师要高出很多,很难想象居然还有另一个人跟他不相上下,连对几十年,”说着,好奇地睁开眼,“你们说的真田家,是不是立海大那个真田……真田……”

 

“真田弦一郎。”手冢提醒道。

 

“啊!真的是他吗?可惜去年没跟他们对上,听说立海大很强。手冢,你跟他很熟哦?”

 

手冢微微蹙眉,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说不熟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爷爷的关系,两个人几乎从小就认识,也会在一些事情上有所较量,但是要说熟,两个人也从来没有那种多年好友的亲密感,甚至比不上手冢跟青学的队友们交流的多。于是他只是推了推眼镜,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真田太古板无趣了。”

 

不二一愣,然后扑哧一声,捂着被子闷笑,手冢莫名其妙地把他从被子里掀出来,他才边笑边喘道,“哈哈哈,手冢,你,你有资格说别人吗!”综合手冢一家对真田弦一郎的评价,不二打心底里觉得就是一个翻版手冢,在内心里默默脑补了一下他们见面的时候两个手冢不发一言地对坐着喝茶,顿时笑得不可自已。

 

手冢见自己恋人笑得放肆,眼睛不悦地眯了起来,他捉住不二的下颌,淡淡道,“看来你觉得我很无趣?”

 

及时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并理智且巧妙地使自己摆脱眼前的危机,是不二大部分时间懒散任性且频频恶作剧却能一直安然无恙的重要原因,在恋人面前尤其适用。于是不二轻巧地抓住手冢的手指,把他们从自己的下颌拿下来,笑得颇有几分讨好的意味,“哪有,手冢只是严肃而已。话说,真田网球厉害吗?”

 

“很厉害。”见恋人主动转移话题,手冢也不戳穿。

 

“哎?”不二好奇地睁大眼,很少听到手冢对谁做出这么高的评价呢,“你跟他打过?结果怎么样?”

 

“国小的时候打过,后来我进了青学他进了立海,就没有再交手了。”顿了顿,“国小那次的话,是我赢了。”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每次在网球场上见到自己都一副苦大仇深恨不得报仇雪恨的样子吧?手冢淡淡地思索着。

 

不二吃吃地笑了起来,促狭道,“喂喂手冢,你该不会是为了衬托自己很厉害才在开始夸真田的吧……手冢你变狡猾了哦!”说着很不安分地戳了戳手冢的脸。

 

手冢黑线,捉住他不安分的手指在手心里细细摩挲,同时冷淡地指出,“这种事情是你才会做的吧。”然后神色变得凝重了一些,“我去年看过他在立海大时候的比赛,真的很强,想必他们的训练非常严苛吧……”

 

不二仰着头看手冢目光变得悠远起来,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暗叹一口气,估计他多半在考虑全国大赛的事情,于是反扣住恋人的手,顺势扯了扯,语带不满地喊道,“手冢!”

 

“啊!”手冢反应过来,略带歉意地蹭了蹭不二的脸颊,“我刚才在想晚上吃什么。”

 

不二挑了挑眉,顺势说下去,“说到吃饭,今天怎么不是平川阿姨做饭?”

 

“啊,因为这几天公司那边不忙,父亲母亲周末让平川阿姨回家探亲了,所以这几天家里都是母亲在照料。”手冢推了推眼镜,“所以你有什么东西想吃的话,告诉母亲就好了。”

 

不二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哪有去人家家做客还要提要求的道理,我可不想让你家人觉得我是没礼貌的孩子。”说着,他从床上坐起身来,兴致勃勃道,“手冢,下午有安排吗?”

 

“……暂时没有吧,”手冢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知道不二大概心里已经有了安排。

 

“那么!我们来玩Wii吧!!!”正如大多数国中男生,不二对游戏机情有独钟,Wii出现的时候也肖想了很久,没想到第一次去手冢家做客的时候,竟然发现手冢的房间里有一台,兴奋地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才发现连手柄上都布满了灰尘。“什么嘛……手冢好像根本不怎么玩的样子。”彼时两个人还尚未在一起,关系仅限于比普通同学更亲近一点的好友,听到不二这样的抱怨,手冢只是推了推眼镜,淡然地解释道,“是亲戚送的,我对这种东西没兴趣。”不二笑着挑起眉,调侃说哪个亲戚这么不了解你,连你的喜好都不知道。当时手冢只是皱了皱眉,语气里颇有点无奈,但又分明有那么一点点纵容的意味,“他知道我不喜欢,所以才送我的。”不二扑哧一笑,一边感叹着那位亲戚的任性,一边理所当然地打开手柄让这台闲置已久的家庭游戏机发挥其应有的功能。

 

从此以后,手冢房间里的这台游戏机成为了不二每次来手冢家最钟爱的东西,而且自己玩总嚷嚷着无趣,最后往往是拉着手冢也陪着他玩,今天也毫不例外。

 

“手冢!听说最近新出了一款网球游戏!”眼含期待地望着手冢。

 

“不了,玩游戏还不如去球场打球。”意料之中的断然拒绝。

 

不二撇撇嘴,边低声嘟囔着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国中三年级的学生,怎么一点童心都没有,边打开游戏,回忆着菊丸告诉他的那款游戏的名字,下载下来,然后选中单人模式,开始游戏。

 

五分钟后。

 

手冢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欧洲通史》,从书桌几步走到不二身边坐下,拾起另一个手柄,漠然地说,“我陪你玩吧。”然后果不其然在自己恋人脸上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微笑,果然是明知道自己看书很需求安静的环境就故意大吵大叫的吧,刚才他这么快就放弃说服自己果然没有这么简单。看着恋人一脸无奈地调出双人模式,不二低头抿嘴偷笑,故意吵他看书不是手段,而是态度,其实手冢真的不想玩的话还有很多种拒绝方式的吧,只是自己表达出了很希望他陪自己玩的态度,他就答应了呢。

 

念及此,不二嘴角的弧度又微微扩大了几分,身体朝手冢那边靠过去一点,感受着熟悉身体若有若无散发的热度,转过脸去用唇轻轻触碰了下恋人的脸颊。

 

心满意足。

 

第十五章

 

结果,两位青学网球部的正选终究觉得光是打游戏不够尽兴,索性提起网球袋,跟家里说了一声,就出门转向平时手冢最常去的俱乐部,真刀真枪地对练了两个小时。

 

不二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不论如何挥拍都会飞回手冢身边的黄色小球,要破除手冢领域的话,必须得认真起来呐……试试加大旋转这么样?这样想着,不二手腕倾斜的弧度刚大了些,黄色小球完美地落在不二预设的球拍位置,正准备回击,却因为门口传来的齐声大喊而被惊得手腕略微抖了抖——

 

“景吾少爷——!”

 

于此同时,球轻轻落地。

 

不二看了看面前没过网的小球,又转向门口的方向,看到在俱乐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走进来的穿着运动装的灰发少年,微微敛了嘴角的笑。他走到网前捡起球,迎面对上手冢无奈地目光,后者仿佛不情愿地轻声道:“迹部。”

 

不二点点头表示知道,虽然去年对阵冰帝那场他因为生病在家休息,没有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冰帝网球部部长,但是进来的时候看到俱乐部显然的家族署名,和刚才那些工作人员对那位少年的称呼,也不难猜出这个人就是冰帝的部长,迹部集团的少爷。

 

迹部景吾。

 

不二轻声念叨一遍这个名字,又看向了门口处那个举手投足尽是张扬的人,不喜地皱了皱眉,不管对方网球打的怎么样,这种到哪儿都兴师动众的跋扈气息,实在不为他所喜的,更何况,还把他跟手冢的球赛破坏了。

 

手冢敏锐地感知到了恋人的不悦,莫名地低叹了一声,估摸着他也没有再打下去的兴致了,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场边的球袋,“如果不想打了,我们就去吃饭吧?”

 

不二点点头,转身就和手冢一起利索地收拾好东西,因为打的不算很激烈,所以简单了擦了擦汗,就准备一同出门。

 

然而一个声音却硬生生地止住了他们的脚步。

 

“手冢!”一个张扬,但是并不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嘴角微翘的迹部景吾。不二眯起眼睛,第一次认真地打量面前这个人,凭心而论,也许没有人比迹部更适合那些张扬的话语和浮夸的排场,因为这个人仿佛天生就带着贵气,精致面孔上的泪痣甚至显得有几分贵族般的 性感。但是这不影响不二觉得自己与迹部不是一路人的想法,迹部却在他转过头来之后带着几分惊异打量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露出一个让人看了不明就里的神情,高傲地笑着说,“啊,原来是跟青学的天才,不二周助在一起。”

 

“哎,你认识我?”不二收敛好心中所有的情绪,露出一个礼貌却疑惑的微笑,“不好意思……你是?”

 

迹部尴尬地愣了一下,然后狠狠地瞪视了一眼手冢,不满道,“手冢!他居然不知道本大爷是谁?!”

 

手冢冷静地推了推眼镜,以一种陈述的语气道:“去年我们跟你们比赛的时候他没来。”

 

迹部气结,我当然知道他没来!不然我后来也不用费那么大劲派人去调查才知道不二周助长什么样子了,然而还没等他发作,手冢先发出了疑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迹部手支着下巴,不可一世道,“听他们汇报说你来了,本大爷可怜你一个人练球无聊,允许你做我的对手一个小时。”说着举起手中的球拍指了指中间的一块场地,语带兴奋道,“好久没过招了手冢,来打一场吧。”

 

还没等手冢作答,不二稍稍往前迈了半步,笑的危险,“但是如你所见,他不是一个人练球吧?”不二双手抱胸,特地在“一个人”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罕见地呈现出一种有敌意的姿态。

 

“啊,”迹部抚了抚他的发尾,勾起嘴角,“所以本大爷勉强也允许你一起来打球好了。”

 

手冢头疼地叹了口气,迹部这样肯定会引起不二的反感吧,索性拉起不二的手,边转头对恋人说着“我们去吃晚餐吧。”边朝门口走去。

 

“等等!”迹部不可置信地瞪着手冢的背影,随后调整好表情,复又高傲地说,“算了,反正本大爷觉得跟你这种人打球也很勉为其难。”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场地。

 

手冢皱了皱眉,这是生气了?

 

不二跟在一旁,把恋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不管是手冢的反应还是迹部的态度,都明显可以感觉出他们两个绝对不是普通的竞争对手关系,特别是手冢,以前面对别的学校的挑衅,可是一向都很冷淡的。

 

不二正沉浸在心中的思绪,却听到手冢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含着一丝解释的意味,“迹部虽然性格比较自大,但是本性很善良,对朋友也很真诚。”虽然他自己绝对不会承认。“其实只是比较骄傲,有点孩子气罢了。”

 

不二淡淡的眯起眼,盯着手冢道,“你这是……在帮迹部说好话?”然而还不等手冢反应,就微微笑了笑,语气毫无波澜,“你倒是很理解他。”

 

手冢看向不二的眸子,总觉得他的语气有点不对,便谨慎道,“通过比赛总能感觉到一些什么。”

 

通过比赛能感觉到本性善良、对朋友真诚、孩子气么……不二轻笑出声,然后收回停在手冢身上的目光,把眼神凝在前面的路上,“看来你和他关系很好。”

 

手冢顿了顿,把那句“你下次跟迹部多接触接触就会了解了。”堪堪压下,总觉得不二的语气怪怪的,但是又没有觉得他生气,手冢带着点疑惑,索性选择了沉默。

 

不二看到手冢对于自己刚才的断言以一种默认的姿态对待,不禁心里愈发好奇,都不否认和迹部关系好么……那看来两人真的很熟呢,有趣。

 

第十六章

 

手冢出门前就跟彩菜子说过晚上可能不回家吃饭,于是两个人从球场出来后打算就在附近随便吃一点。考虑到不二偏好西餐,手冢本来选中了自己常去的一家牛扒味道很不错的西餐厅,不二却以身上出了汗想早点回去洗澡为由,不顾手冢对垃圾食品嫌弃的脸色,硬是拉着手冢进了汉堡店,快速地解决完了吃饭问题后直接回家洗澡。

 

不二关掉淋浴头,用浴巾把自己身上擦拭干净,然后拿起衣架上的蓝色睡衣套在身上,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那股熟悉的清爽气息所包裹,不二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个笑,正准备推门出去,却因为门外传来的声音堪堪停住。

 

“……我觉得对于我们生活方式的讨论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提了。”

“你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但是我介意。”

“即使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是你会让别人这么觉得。”

“……嘴硬到底有什么意义?”

 

熟悉的声音隔着浴室的门传进来,有些许的不分明,电话以手冢的一句低叹宣告终结,那个平素醇厚冷静的声音多了一丝歉意与无可奈何:却因为刻意压低的嗓音而显得朦胧,即使是在没有了水声的浴室里,不二也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

 

“对不起……景吾。”

 

霎时间,门内门外都悄无声息,不二在门把手上握了握,推门出去,看到自家恋人略微带着些愣怔地盯着床头的富士山照片,于是咳了咳,引起手冢的注意,“我洗好咯。”

 

手冢收回对他来说难得飘忽的思绪,把目光投注在依旧挂着和煦微笑的恋人身上,从国一到国三,部里的人都蹿高了一截,原本跟大家差不多的不二却成为了几乎最矮的,每次面对面拥抱,不二的眼睛也就堪堪够到手冢的肩膀。同样的,虽然知道自家恋人的肌肉因为长期的训练充满了力量,但是每次把他圈在怀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叹他的骨架小得不像是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国三学生。

 

“不二,你看起来好像跟班里的女生差不多大哎……”英二曾经因为这样的一句无心之谈被不二恶整了一个星期,知道恋人不喜欢别人因为他的长相和身形调侃他像女生的手冢一直很聪明地从不去触这一雷点。但此时此刻,不二穿着套在他身上略显宽大的自己的睡衣,背着手站在他面前,手冢好像终于领悟到了之前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一句话。

 

当自己的最爱在自己家沐浴后穿着自己的睡衣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没有哪个男人会不怦然心动。

 

手冢毫不犹豫地伸手把不二揽入怀中,轻轻地嗅他身上还带着水汽的沐浴后清香,还有淡淡的属于自己的味道,然后情不自禁地去吻他的发丝,一连串毫不带情色,却充满了爱意的吻。

 

不二此时却窘迫极了,因为自己穿了手冢的睡衣,所以手冢此时穿着的是一件浴袍,搂住他时过大的动作让胸襟开得松散了些,所以不二抱住手冢的时候脸颊便贴到了手冢赤裸的胸膛,眼睛稍微向下,手冢上半身紧实的肌肉就一览无余。

 

于是手冢胸腔的热度便似乎有传染性似的染上了不二的脸颊。

 

“不二,你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彩菜子的声音把不二从窘境中拯救出来,不二轻巧地离开手冢的怀抱,打开门礼貌地对彩菜子致谢:“真是麻烦伯母了。”

 

看着不二利落地收拾好东西准备去收拾好的客房,手冢第一次对于自己家房间多感到淡淡的不满,于是他出声道,“不留下来玩游戏吗?我陪你。”

 

不二转过头,笑的眉眼弯弯,却分明有一丝玩味,“开学学生会事情很多?恩?”眼光颇有暗示意味地瞟向书桌上那堆文件。

 

发现不二拿自己之前对大石说的话来堵自己,手冢挑了挑眉,却也不再坚持,知道不二一向不喜欢打扰到他处理公事,而今天玩了一天,晚上确实应该做点正事。说到学生会,他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个招新视频,拍的很好。”不二困惑地看了看突然提起这件事的手冢,歪了歪头表示疑问,手冢上前一步轻轻吻了吻恋人的眼角,继续道,“德川建议我奖励你。”

 

不二弯了弯眼镜笑起来,调侃道,“呐,手冢下一句该不会是想说刚才那个吻就是奖励了吧?”

 

“当然不是,”手冢微微低头,唇瓣触到不二的鼻尖,声音难得地轻柔,“这是你给我的奖励才对。”

 

不二扬起头蜻蜓点水般地吻了吻恋人的唇瓣,闷笑着说,“那么奖励的话,就满足我一个要求吧。”

 

耳鬓厮磨的动作顿了顿,手冢拉开两人的距离,心底传来的不好的预感让他声音里多了一丝警惕,“什么?”

 

“没想好呢。”

 

“……空头支票?”

 

不二看着面前警惕的恋人,微微绷直的肌肉让手冢看起来像一头蛰伏的豹子,优雅危险,落在不二眼中却紧张得可爱,于是他笑意盎然:“手冢难道以为我会害你吗?”说完轻轻拍了拍恋人的侧脸,“那么,早点睡,手冢。”


TBC

评论(1)
热度(5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