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冢不二】比肩(第六至十章)

第六章

 

这次招新进行的进度比手冢想象得要快得多,因为三天后他就在学生会的邮箱里看到了网球社给学生会社团部送审的招新材料,以及来自社团部部长的审批通过通知。看来今年的招新应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了,手冢心里暗忖,同时点了点鼠标,把招新材料下载了一份到自己的电脑上,看完大致的文案部分后直接点开了照片。

 

都是那些他最熟悉的身影,最常见的姿势,却以一种最不平常的姿态呈现在仅方寸大小的照片上:不二的巨熊回击优雅凌厉,跳跃着击球的菊丸尽显青春活力,球拍划地的大石冷静沉着,大力击球的隆仿佛真的燃烧了起来,乾亮闪闪的镜片让人觉得他仿佛能够看穿一切,还有桃城的入樽式扣杀、海堂的蛇球……手冢不禁默默感叹了一下摄影的魅力,回头洗出来,给大家一人发一张吧,这样想着,手冢又点开了旁边的视频,开头就是一段快镜头的十六位正选动作混剪,接下来的比赛片段、日常训练同样吸引人,整个视频并不长,但是却把他们想要传达的那种感觉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因为看完之后让人感觉——

 

“看完之后让人感觉,打网球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呢。”社团部部长德川野夫感慨道,刚才路过手冢的座位看到手冢正在看自己今天上午审核过的东西,便停下了脚步,看到视频已经放完了主体部分,到了后面的片尾感谢幕后人员的字幕,及时阻拦了手冢想要关掉视频的动作,出声提醒道:“别急着关,后面还有呢!”

 

“恩,不是已经到了最后片尾字幕了?”手冢疑惑,屏幕上已经连图片都没有了,只是单纯的一些主演人员和幕后工作人员的名单在滚动。

 

“你看呗。”德川勾了勾唇角,“后面有彩蛋哦,手冢君。”

 

名单滚动到最后,全屏黑暗,然后屏幕中央突然重新出现一个清秀的脸庞,湛蓝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镜头,让看视频的每一个人都会觉得如此柔和而动人的目光注视着的是自己,然后他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和煦动人的微笑,唇齿微启——

 

“我们在网球部等你们哦!”不二周助这样说道。

 

德川啧啧有声,止不住地夸赞道:“怎么样,是不是大彩蛋?这个人是六班那个‘天才’不二周助吧?最后这个笑容,真是,真是太好看了!是吧手冢?”德川随便问了一句,却并没有指望得到手冢的回答,毕竟手冢这个人一向冷清冷性的,共事两年了也没几次见他真正赞扬一件事物,所以当他听到身后低低的声音的时候,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

 

“是啊,很好看。”德川听到手冢这样说,他猛地转过头盯着手冢的脸,结果失望地发现他表情还是跟刚才一模一样。什么嘛,还以为可以看到手冢不一样的表情呢。德川偷偷撇了撇嘴,不过手冢对这个的认可似乎显而易见,所以他也大着胆子偶尔开一开自家会长的玩笑:“我感觉最后这个笑容起码可以给你们多招百分之五十的新人,手冢部长,你可要好好奖励不二君。”

 

手冢看了眼德川起身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最后眼光回到电脑屏幕定格着的那个微笑上。在德川身后看不到的地方,手冢微微抬了抬唇角,“是该好好奖励。”

 

*

 

社团部活室里,先到的正选们聚在一起,都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所以,手冢让大石通知我们在部活室集中,但是自己又没来,到底是要干嘛~”菊丸不解地问,手里转拍子的动作却一直没停。

 

“手冢没说,不过他既然让我们留一下,肯定就有他的道理吧。”大石笑了笑,对于手冢,他向来是无条件信任的。

 

“那么,不二,你也不知道手冢去哪儿吗?”随着乾的疑问,大家把目光投向了一般会和手冢一起来社团活动的不二,却见到后者耸耸肩,表示不知情。

 

“这么说的话,放学之后我感觉部长朝着摄影社的方向走去了……”桃城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还没等到青学正选们讨论手冢去干什么,部活室的门就被轻轻推开,然后传来他们熟悉的声音,“啊,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没关系没关系!呐,手冢!你叫我们来干什么啊!”菊丸蹦了起来,太好了,总算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手冢叫他们集中在部活室而不是球场的时候真是太难得了!

 

“是要把这个给大家。”手冢打开了书中的小包装袋,轻轻把里面的东西抖落在部活室的长椅上,大家立马围了上去。

 

“咦,这是……”

“今天在学生会邮箱里收到了美川发过来的招新材料,照片拍的还不错,就拜托摄影社的人帮忙洗出来了。”手冢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几句后,部活室里立马充满了大呼小叫。

 

“哇哦!!!这是我的我的!”菊丸眼尖地一把抓过自己的照片,紧紧地攥在手里,陶醉道:“我真的好帅好帅!”

 

“好神奇!拍照的同学只对我们说像平常那样训练就可以了,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拍出了这么好看的照片!”

 

“我要回去拿给妈妈看,让他看看自己儿子打网球的时候多么帅气唷!”

 

不二找出了自己的照片,轻轻地捏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然后笑着看向手冢,“手冢,大家好像都很开心呢。”

 

“嗯。”

 

“呐,手冢,”不二坏心眼地把自己的照片送到手冢眼前晃了晃,压低声音问,“这个,要不要送给手冢收藏。”

 

“不必了。”推了推眼镜,手冢拒绝道。

 

“哎?”不二失望地叹了口气,太冷淡了吧。

 

手冢看了眼不二的眼神,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这张……我已经有了。”然后看着不二弯起来的眉眼,略微提高音量,一句“开始训练!”成功地让还在兴奋地挑选照片的正选们跑向网球场,不二那句“咦手冢偷偷存我的照片要不要给我交版权费呢”在舌尖转了几转被咽下去,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手冢突然喊训练就是为了堵住自己接下来的话啊……算了,不二眨了眨眼,依然心情很好地走向了球场。

 

 

第七章

 

阳光下的球场人影晃动,随着社团招新的临近,球场周围已经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想要在报名之前四处看看的新生,让本来就热闹的网球场显得更为喧闹,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球员们的动作。就在刚才,手冢宣布了下周一对英华中学友谊赛的出场名单,除了黄金搭档的双打一号保持不变外,桃城和乾组成了二号双打,海堂单打三号,隆单打二号,不二单打一号,手冢替补。虽然大家都觉得手冢不在一场简单的友谊赛里出场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禁不住菊丸抓住机会就不要命地想调侃手冢,在休息的间隙凑到大石耳边吃吃地笑:“下周一的比赛,部长偷懒哦~”大石无奈地笑了笑,“英华中学并不是什么强队,又只是友谊赛,要是他上场反而才奇怪吧。”毕竟,大石在心里带着几分骄傲想着,我们青学的部长可不是什么时候都随便出赛的啊。

 

听到了菊丸的调侃和大石的解释,在一旁的不二却稍稍敛了嘴角的笑容,他知道手冢必然不会因为觉得自己很厉害而对手水平低就不屑于上场,更没可能偷懒,他甚至一度怀疑这个词是不是根本没有出现在手冢的生命中,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不二。”不二的思绪被手冢的唤声打断,他应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到手冢已经站在球场的一端,便自然而然地向那个球场走去,站到另一端,然后发球。

 

两组连续对打练习过后,不二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却看到对面的手冢分明还站在开始的位置,从刚才到现在似乎根本没怎么挪动,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便很不服气地撇撇嘴:第一次看到手冢领域,心里第一反应是很恶质地怀疑手冢是不是为了偷懒才创造这招的,毕竟嘛,天才在心里期待地笑笑,可以自己一动不动然后看着对手疲于奔命的感觉真是又有趣又轻松呐!

 

抱着想要体验一把这种感觉的想法,不二偷偷找了菊丸来当他的陪练,想要试试看手冢领域,结果——当不二最终破了功跑着去接一个角球后终于懊丧地发觉,确实手冢领域可以不用大幅度地奔跑,可是,每一次挥拍都要看清对方的球然后算计自己用什么样的力度和角度回球才能让对方不得不打回自己的方向,再通过自己精准的控球把这样的想法实施出来——这种感觉分明更累好吗!彼时还跟手冢是普通同学关系的不二不仅心里暗暗念叨:手冢国光,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简直太会给自己找麻烦了!

 

思绪混乱地想着事情,不二一愣神发现自己走到网前想要捡起的球被一个熟悉的蓝框球拍挡住,他疑惑地抬头,看到手冢正皱着眉头盯着自己,便眨了眨眼,挪走球拍捡起地上的球,笑着朝手冢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不二,你刚才不认真。”不是疑问,手冢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语气里听不出喜怒,“你在想什么?”不二虽然看上去懒散,但是在练习和比赛的时候,一般都会很专注,所以他刚才长时间的走神让手冢感到分外在意。

 

果然是太了解了么,不二颇带几分不甘地想着,刚才练习时,球场外隐约传来的新生直呼精彩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接球发球也跟平常一模一样,怎么眼前这个人偏偏就看出自己不认真,他伸手把球递给手冢,却在手冢接球的时候顺势伸手轻轻拽住了他的手腕,然后轻声问,“你的手肘……又疼了么?”

 

手冢愣了愣,然后坦然道,“啊,前几天帮爷爷搬东西进门的时候,是有一点疼了,所以才没有参加友谊赛。”联系前刚宣布完比赛名单,不二就开始走神,再加上突然问起自己的手肘,上下一联系,手冢已经大概明白自己恋人在想什么。

 

此时不二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不见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瞪着手冢,以一种近乎质问的语气说,“医生不是说不能用左手承受重力吗?为什么还要去搬太重的东西。”

 

手冢表情不变,语气却难得地带上几分无奈,“我以为已经好了,而且当时只有我和爷爷在家,总不可能坐视长辈劳动吧。”顿了顿,又补充道:“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不参加友谊赛也只是保险而已,放心吧。”说完他便转身回到发球位置,清清楚楚传达给不二“我不想再谈论这件事”的信息。

 

不二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手冢走到发球位置,然后转过头,绕过球网朝门口走去,朝大家挥挥手,说道:“今天家里有点事,部活时间也差不多快结束了,我就先回去了。”然后也不看手冢一眼,走出了网球场。

 

第八章

 

“不二走后,手冢回球力度降低20%,控球度降低5%,由此可见训练专注度下降10%,……”站在场边的乾一边低声念叨一边疯狂地往笔记本上记些什么。“不愧是乾哎!在我看来手冢分明没什么不同嘛!”菊丸很感兴趣地凑过来想看,却被乾“啪——”的一声合上本子差点刮到鼻子,小猫同学很不高兴地皱了皱鼻子,嘟囔道,“什么嘛……乾好小气!不过话说回来,”疑惑地看了眼在一旁的手冢,“不二不是家里有事才出去的吗,手冢在烦恼什么呢……”

 

乾推了推眼镜,嘴角扯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根据不二和手冢说话时候的表情,以及刚才走之前跟我们打招呼的语气,家里有事是瞎编的概率为——95%!”

 

“哎?!”菊丸瞪大了眼镜,“不二骗我们!为什么!”

 

手冢可以隐隐约约听见那边的惊呼,却懒得去听清内容,他不得不承认不二早退这件事情影响到了他的心情,更何况精明的恋人还算准了自己不会也随便编个理由提前结束部活,才能大摇大摆地走掉。瞄了一眼离网球场不远的钟楼,离六点只差五分钟,于是拍子微微一斜直直地把来球击入球筐,然后收起球拍,摘下护腕,走到自己的网球包旁边收拾着东西。

 

等六点的钟声响彻整个校园的上空,手冢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今天的部活就到这里!一年级的按照值班表留下捡球和打扫,其余人解散!”说完,就背上自己的东西率先走出了球场。

 

“是!”

 

手冢出了球场后,径直往校门口走去,直到看见门口的树下站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有些纷乱的思绪才慢慢沉淀下来,步履重复往常的沉稳,朝着不二走去。

 

不二其实本来已经半只脚跨出了校门,但是想想又觉得为了这样的事情丢下手冢自己回家会不会有点小题大做,毕竟这件事算不上是手冢的错,但是听到他承认那一瞬间心底涌上来的担心和怒意密密麻麻地缠满了他的脑海,让他极不理智地冲了出去,但是等走到门口冷静下来想想,似乎因为这个就生气到要丢下恋人走掉总感觉说不过去,于是躺倒到因为两人并不能永远行动一致而约定的放学前集合地点的树下,慢慢理清自己的思绪。而部活结束的钟声一打响,他才慢吞吞地站起来,心里略带一点赌气地想着,要是手冢十分钟内没有出线在自己面前,就真的一个人先走了!

 

结果没想到站起来没多久,就看到自家恋人朝这边走来,步履不复平时的沉稳,一般会在部活之后简单擦身然后换回校服的手冢也仍然穿着刚才打球时候的短袖正选运动服,不二嘴角微微露出一个笑容,等到那人走到自己面前开口时,心里的怒意已经奇妙地低到了一个近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值。

 

“不二。”简单地唤了声。

 

“干嘛不换衣服?”

 

“不知道你会不会等我,所以就急着出来。”手冢坦然道,而且以他对不二的了解,如果不二刚才真的生气了的话,不等他是另一回事,但要是等他,自家恋人八成会在心里默默想一些类似于五分钟不过来就自己走的奇怪想法,所以部活一结束衣服也没换就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部活日志呢?”

 

“拜托大石写了。”

 

“那走吧。”

 

走在熟悉的回家路上,两个人之间却是长久而尴尬的沉默。手冢平常话也不多,在不二面前已经算是特例,但是在两人的相处中手冢也仍然是更多地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然而现在,手冢才觉得自己在跟不二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办法做到像在别的时候那样安于沉默的气氛,尤其是像今天这种搞不清不二心情的时候,他少有地觉得沉默是一件令人尴尬而苦恼的事情,于是手冢主动开口,“不二,刚才你生气了吗?”

 

不二失笑,一如既往地直白呢,手冢,“是有一点。”他低着头,让手冢看不清表情。

 

“抱歉。”手冢的声音中带了一起歉意,“我也不想让你为我担心。”虽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搬东西真的错了,但是因为自己手伤而让恋人担心,却真的非他本意。

 

不二顿了顿,抬头看着手冢,发现手冢的眼睛正专注地注视着自己,于是湛蓝色的瞳孔里也带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然后他摇了摇头,“你没什么可道歉的……”然后他定定地说,想要将自己沉思那十几分钟后的想法传达给手冢,“我只是希望,你能多关心自己的身体,当时医生说了的吧?手伤其实很容易复发的,想要继续打网球就要时时刻刻注意,”说着说着,不二的语气不自觉地变得急促,“我知道你有时候不是故意为之,有时候是不得不做,但是,”他顿了顿,眼睛里闪烁着严肃的光芒,“不管是为了你自己,为了大家,还是为了大和部长的嘱托,你一定,要有一个能跟我们走完全程的身体,”不二轻轻拽住手冢的手腕,微微用力握了一下,“没有你,全国大赛我们是赢不了的,你可是,我们大家的支柱啊。”

 

手冢微微讶异地看着不二执住自己的手,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不二的脚步停了下来,于是他也停住了脚步,看到不二转过身来,却震惊地发现那双总是带着他最喜欢的笑容的眼睛里充满了难过和悲伤,明明看着他的方向,却像是透过他在看一件别的事情,然后他看到不二的手轻轻沿着他的手臂滑到他的手肘处,轻柔地碰触着,听到不二轻声说,“你知道吗,一年级我们比赛时你捂着手臂跪倒在我面前的瞬间,是我心里的一道伤疤。”

 

第九章

 

“一年级我们比赛时你捂着手臂跪倒在我面前的瞬间,是我心里的一道伤疤。”手冢心里因为这句话重重一震,他没想到,这件事情会给不二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在人多的大街上,他一定会轻轻地吻过不二的唇和眼睛,仿佛只要对面这个人不要再用那种忧伤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他只是轻轻地把手从不二的腰间穿过,然后把对方收入自己怀里,给他一个轻柔的拥抱。

 

不二的头刚好靠着手冢的肩膀,他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道,“所以,手冢,以后手肘有什么事情,疼了还是别的什么的,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好吗?”

 

“好。”手冢简单却承诺般地应了一声,轻轻放开不二,迟疑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不二身后橱窗倒映出来的景象吸引了注意。

 

不二看到手冢原本温柔的表情仿佛一下子裂开,那张英俊的脸庞就因为一瞬间充满的震惊和担忧而显得微微有些扭曲,他颇为不解地朝手冢身后看去,然后几乎是在手冢喊出那个名字之后不到一秒也惊呼出声:

 

“桃城——!”

 

手冢动作比他更快,看见的一瞬间就转身想要冲出去,然而——

 

“来不及了……”不二怔怔道,他们站的地方离对面马路太远了,桃城离那辆车又太近了……

 

但是手冢仿若未闻,仍然执着地朝那里跑去,只那一瞬,桃城大喝一声,双脚用力一蹬自行车就高高地跳了起来,迎着货车司机惊骇的目光险险地擦过车顶一个跟斗翻过去然后摔在地上,总算是避免了跟自己的那辆已经被撞飞的自行车一样的命运。

 

又惊又累地跪坐在地上,桃城大口地喘着粗气,可恶,腿好疼!突然间,感觉自己手臂被两股劲往上一抬,整个人便顺势站了起来,然后才惊讶地发现,手冢和不二正一左一右地搀着他。

 

“桃城!你太大意了!”手冢脸黑得堪比锅底,眉头皱得死紧,眼神也冷的吓人, 下定决心要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员兼队友在自己面前差点发生车祸的那种可怕的感觉,找个机会狠狠地在桃城身上惩罚回去,好让他下次不再那么大意!

 

桃城被手冢盯得身上凉意阵阵,连忙把求救的眼神抛向他的不二前辈,希望不二前辈能够像以前有几次部长真正生气的时候那样稍微安抚一下……哪怕是稍微灭灭火也好啊……部长看起来真的好生气!

 

“阿桃……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不二带了几分怒意的叹息彻底将桃城的希望湮灭,低下头灰溜溜地被两位前辈提溜到医院。

 

一堆检查做完之后,不二陪桃城在休息室坐着,手冢去取结果。桃城没精打采地戳了戳敷在脚踝处的冰袋,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问道,“不二前辈……手冢部长他……真的很生气了吗?”

 

不二揉了揉眉心,什么叫手冢部长真的很生气了吗?别说手冢,他也被吓到了好吗,“阿桃,你到底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被不二的话问得没了勇气,撇撇嘴把那句“不过我脚伤了部长应该罚不了我跑圈吧”悄悄咽了回去,转而很没底气地说,“平常都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今天运气太差了,运气太差了啊。”

 

“狡辩!”手冢不知道何时站到他们身后,“啪——”地一声把诊断书摔倒桃城座位旁边,脸色依然冰冷,“骑车不专心看路就算了,有人骑车骑到马路正中间的吗?!”一字一句地从嘴中蹦出来,“你学习过交通规则吗?!真是太大意了!”手冢确确实实是生气了,不然也不至于连着这么好几句地把桃城一顿训斥,他瞥了耷拉着头的桃城一眼后转头迎上不二询问的目光,语气总算稍稍柔和一些,道:“医生说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就是脚扭到了,要好好休息一阵子。”

 

“什么?!”桃城一下子抬起头,讶异道:“那下周一的友谊赛……”

 

“你不能参加。”手冢直接下结论。

 

“那就意味着……”不二睁大了双眼,看向手冢,见到后者点点头,“我代替他上场。”

 

*

 

夕阳燃尽自己最后一丝余晖,缓缓没入夜幕,送完桃城回家,手冢和不二两个人重新走在回去的路上。

 

“重新排对阵表吧,手冢。”不二突然说道,“你单打一,我保证你不会有上场的机会。”他抬起头,无比认真地对手冢说,湛蓝色的眸子直直看向自己恋人的侧脸,坚韧而俊逸,然后他看到手冢嘴唇动了动,“不二,这次友谊赛是强制五场全比的……”

 

不二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那么……”他思虑着说道,“我们双打好不好?”

 

这次手冢的语气里终于有了显而易感的无奈,他安抚似的压了压不二的掌心,望着不二的眼神里有着浓浓的爱意,语气比起刚才轻柔了许多,“没事的,一场友谊赛而已,不会很激烈的。”

 

其实自己也知道已经发过去的对阵表临时大改不太好吧,不二无力地想,可是本来可以休息到校内赛的手冢现在又要面对比赛,总是让他心里觉得有个疙瘩。思绪正乱成一团,不二感觉手冢轻轻拽了拽他的手,“不二,你家到了。”于是他从纷乱的思绪中抽身出来,正准备跨进家门,突然想起来啥什么似的回过头,“手冢,你下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桃城出事前自己恋人那个分明有话要说的表情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啊!”被桃城的事情一闹,手冢倒是真的一时之间忘记了这件事,“我当时是想问,周末,你要不要来我家?”

 

不二愣了愣,然后绽放出一个分外愉悦的笑容,“好啊。又要麻烦彩菜子阿姨了呢。”街边昏黄路灯投射下的光芒映照着他的眼瞳,显得分外好看,更显得不二脸上的笑容仿佛会发光似的,手冢感受到他明显高昂了一些的情绪,嘴角也难得地扯出了一丝细微的弧度,“多做一人份的饭罢了,何况妈妈她也很喜欢你。”

 

有谁会不喜欢你呢,手冢望着恋人脸上在他看来分外迷人的微笑,在心里补充道。

 

 

第十章

 

“所以,这道题的做法应该是黑板上……”手冢看了眼黑板,思索了下,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了些什么,刚要收笔,桌面便狠狠一震,还没来及离开纸面的笔触在笔记本上狠狠地画出一道黑线,手冢蹙眉,在上课期间发短信,太不可原谅了!但考虑到自己是向学生会和网球部的人都严肃声明过自己上课是绝对不会看短信或者回短信的,那么想必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吧,于是他盖上笔盖打开抽屉正准备抽出老师要求拿的练习册,眼角一瞥,不经意地看到手机屏上闪亮亮的“不二”两个字,动作僵了一瞬,合上抽屉把练习册放在桌面上,然后又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带着几分恶狠狠的意味打开抽屉拿出手机,点开那条短信。

 

“手冢,中午一起吃便当好不好,今天由美子姐姐做了金枪鱼饭团^_^”

 

手冢带着几分无力扣字,“好。”点击发送。然后看了黑板一会儿又拿出手机在收件人那里选中“不二”,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上课不要发短信。”不二掏出裤袋里微震的手机,看到手冢的信息,不禁失笑,他几乎可以想象自家恋人板着脸严肃又带着几分无奈地发这条短信的样子。分明二年级跟大家声明上课从不看短信的时候脸上表情严肃认真到不行,呐,手冢,是为我破例了吗?

 

菊丸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转笔,眼角却瞥到自己同桌唇角勾着大大的弧度,连脸颊都微微带上些粉色,笑得让人看到感觉跟泡在蜜糖里一样,“什么嘛不二,数学课这么有趣吗……”他好奇地嘟囔道,然后眼尖地发现了不二手里的手机,“什么什么!是收到了什么有趣地短信吗?!”说着就凑过去想看。

 

不二手指轻轻一动把手机盖上,塞回裤袋,然后把笑脸转向菊丸,慢条斯理道,“菊丸。”

 

“恩?”

 

“老师要点你了哦。”

 

“纳尼?!”

 

“菊丸同学,你上来解一下这道题目!”

 

不二看着菊丸视死如归走上讲台的背影,笑得如沐春风。

 

*

 

一如往常,数学课的老师拖堂了十分钟,在菊丸的抱怨声中,不二提起包里的便当盒往学生会办公室走去,却没有停留,径直上了学生会办公室上一层的天台。因为这个天台门一般是锁上的,钥匙只有学生会会长和学校保安处有,因此有时候两个人如果中午一起吃饭休息的话,都会上来这里。

 

但是今天的天台,却不复之前的安静,听到天台传来的动静,不二在门口停住脚步。

 

“手,手冢学长,这是我自己做的便当,如果您不嫌弃的话请收下!”很清脆的女声,不难听出语气中的紧张和羞涩。

 

唔,不二玩味地笑,都找到这里来了,看来功夫做的很足嘛。

 

“……我自己已经带了便当了。”声音一如手冢平常那样,冷淡严肃而让人感到不容拒绝。

 

许是没想到这样的情况,天台上的女生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不二暗叹一口气,都能发现手冢平时用餐的地方在这里,可见不是不用心,但是却不懂挑一个合适的时机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要是真的在手冢没带便当的时候送过来,哪怕手冢依然不会接受也不至于被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却又不容反驳了吧。

 

在不二评头论足的时候,里面的气氛已经凝重地要滴下水来,手冢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他都不太熟悉的女生要哭不哭的样子,实在是对处理这样的情况感到很苦恼。

 

“有什么关系嘛,手冢就收下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对里面的两个人来说犹如天籁,“既然人家都做了拿过来了,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也不好,而且便当这种东西,不吃可是会坏掉的哦。”不二脸上笑意盈盈,接过女生提着的便当,“不介意的话,这位小姐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吧?我们两个都自己带了便当,恐怕是吃不完呢,是吧手冢?”

 

天台上的女生感激地看了一眼来人,蜜棕色的头发,俊秀的面容,脸上一直保持着的微笑让看到他的人就能感觉到温润的暖意,一直默默喜欢着手冢国光的她当然知道来人是经常和手冢走在一起的挚友不二周助,看到对于不二的建议手冢以一种默认的姿态表示了同意,心里更是高兴得无以复加,连声对不二道谢,心里感叹着怪不得大家都说追人要先搞定喜欢对象身边的朋友呢!而且不二君看起来很友善很好相处的样子,自己是不是要考虑从他身上入手呢……

 

在女生胡思乱想之际,不二已经在手冢身边坐下,打开自己的便当盒,又看了眼手冢的,嘟囔着,“为什么每次你的便当看起来都这么丰盛。”顺手就把牛肉玉子烧挟进自己碗里。手冢随口道,“不知道,反正是阿姨准备的。”然后眼疾手快地用自己的筷子抵住了不二想要把自己的蔬菜沙拉拨给他的筷子,低声道,“不能不吃蔬菜。”

 

不二撇撇嘴,放弃了刚才的举动,转而期待地看着旁边的女生,“那么,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啊,”女生这才从自己的遐想脱离出来,手忙脚乱地摆好自己准备的饭盒,“是鳗鱼茶,茶是我下课后才倒进去的,所以底料不会泡过头,请放心地吃吧!”说着献宝似的捧过去,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自己喜欢的人做一次便当,当然要做他最喜欢的食物!

 

不二顺手接过,一边赞道,“真是用心呢!为了保持口感还把茶和鳗鱼饭分开带过来学校么?”吃了一口,更是赞不绝口,“真的好棒!”然后递过去自己的便当,“我今天也自己做了一份海草寿司,不知道好不好吃,学妹要试一下么?”

 

女生愣在原地,刚到嘴边那句“不二君,这是我给手冢君准备的食物啊……”在舌尖上滚了几转被咽回去,她看着不二极具诱惑力地诚恳笑容,不自觉地就伸手从面前的便当盒中挑出了一块绿油油的海草寿司,往嘴里送去。手冢看到她的举动,手指一抖,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些什么,转头看了眼不二脸上灿烂的笑容,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去吃自己的便当。

 

下一秒,凄厉的惨叫响彻了天台,女生慌不择路地冲下楼往洗手间跑去,等到她人影已经消失不见,楼梯间还隐约传来撕心裂肺地咳呛声,不二追到天台的门口,大声朝楼下喊道:“学妹,你怎么了?”没有得到回音,只能耸了耸肩回身把门锁上,然后走回手冢的身边一脸无辜地说,“不见了。”

TBC

评论
热度(46)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