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临界点(哨向AU,私设有) 31

久违的更新~


第五十一章 

 

一个孤零零的光速飞舰从第一军团的旗舰中驶出来,停泊在星海间。

它身后是飞速撤离的第一军团舰队,一道道舰船燃料留下的光火尾翼宛如漆黑幕布上被一刀刀划破后露出的白痕;它身前是匀速缓缓压进的第三军团舰队。

——因为它而减速,最终停了下来。

 

第三军团的旗舰从列阵里缓缓驶出,原本莹莹漂浮在这片星域中的唯一微芒也随着一个行星公转的遮挡而湮没于黑暗之中,这片空间被笼罩于彻底的暗色中,像戏剧开始前尚未揭开的大幕。

然后一束光打在星空中央,恢弘大气的旗舰投射出一个人影——是黑本。在他那已经被岁月刻下了不可磨灭的沧桑感的脸上显出了他少有的一种激动到战栗的表情:他身后有一个军队,而手冢国一只有一艘孤零零的小船了。

这个跟他纠缠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终于也到了英雄末路的时候,而今天第三军团,哦不,或者应该说未来的第一军团则可以高奏凯歌,庆祝被打压多年后的第一个漂亮又果断的翻身战。

 

那艘因为面对庞然舰队而显得过于渺小的旗舰终于有所反应,一束光线也投射出来,映出一个比起黑本显得略微小了一些的人影。

已经切断通讯、成为敌对势力的两个军团,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沟通。而如果现在有人站在两个人影的中点位置俯瞰下空,就会发现左侧那艘孤零零的小舰和因此显得单薄的人影在右侧铺天盖地的衬托中有种奇妙的不平衡美感与悲壮。

黑本看到手冢国一的人影后彻底放下心来,他再开口时带上了胜券在握的不屑和轻蔑,“牺牲自己也要保全部下,倒像是你这个老家伙的作风。”

“不过,你想错了,我的目标从来不是第一军团那些人,我对杀戮和性命没有兴趣,只要你今天一死,首都星那边大局一定,第一军团自然而然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手冢国一一声不吭。

 

黑本丝毫不以他的沉默为忤,又或是已经习惯了,“手冢国一,我很好奇,”他反而饶有兴趣地接着发问,面对老对手的死局,他毫不吝啬地愿意给他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这是他对这位将军的尊重,“在牺牲自己的部下与把自己的军队拱手送给一个将来要为非作歹的人这两者间,你会选择哪边?”

手冢国一稍微动了动嘴唇,像是在思索,然后诚实地说:“不知道。”

“不知道?”黑本轻哼了声,被这个十分不像手冢国一的回答逗笑了,他终于开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站在面前的人,发现今天的手冢国一好像有哪里一点跟往常不太一样的地方。

 

是哪里呢?

 

行星缓缓地拖着脚步挪开,重新露出恒星炽热的光芒,这光芒满满洒在他们的主战场上,就像一个大幕终于被揭开,演员终于可以登场。

而在这片光幕中,黑本也终于发现了今天的手冢国一哪里不一样了——他周身不再有那种恢弘正大的气魄,那种对敌人冰冷而所向披靡,对部下肃然而令人起敬的,那种不管外面雷霆万钧都不急不缓仿佛总能冷静如一—

的那种独属于手冢家的气度。

黑本无数次恨透了手冢国一和手冢国光穿着军装沐浴在阳光下的样子,看似没有表情的眉眼间处处是那种仿佛自己就代表了这世间所有公平和真理的不可一世的隐藏极深的骄傲,这家人光明宛如正义神祗的样子每每都能在他心上狠狠戳个口子。

他坚决否认自己内心深处是嫉妒的,他不能忍受这个世界上有人活得比他磊落还能过得比他更好。

 

所以看到手冢国一现在的样子,他开心极了,声音里都染上胜利者的喜悦:“不知道?手冢,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活像个失败者,毫无魄力。”

面前的人影闪动了一下,手冢国一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而后突然低头看了眼时间,这才如释重负了舒了口气。“这下子……时间总该够了吧。”他用手冢国一绝不可能有的轻松语调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黑本没听清。

“我说,”手冢国一的身影渐渐消散开来,他慢条斯理地说:“我根本不是手冢国一将军,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在那样的情况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手冢国一的身影终究彻底消散开,转而露出一个年轻许多,银白色头发扎成一个小辫的军装人影。

黑本一愣,暴怒瞬间控制了他的大脑,他狠狠地一拍控制台,以至于他投射在外的人影都明晃晃地波动了下,“仁王!!!”他咬牙切齿地喊,第二军团有个易容术出神入化的能力者,这份情报他当然知道,可他没想到竟然有天会因为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把戏功亏一篑,“你们第二军团是要彻底地跟我宣战的意思吗?”

仁王恢复了本貌之后,显得跳脱了许多,他不屑地撇撇嘴,摊开双手表示无奈,“奇怪,我说过我是手冢国一吗?我想找手冢国一老将军练习一下易容术,就带着我的人过来了一趟,谁知道刚离开第一军团就被你包围了,还对我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别给我扣什么宣战的帽子,我只是个小军官,可受不起。”

“你难道不知道手冢国一已经被首都星下令通缉了吗!”

“诶?还真不知道,”仁王不无讽刺地说,“第三军团消息倒是知道得比谁都快。”

 

黑本知道多说无益,狠狠瞪了仁王一眼的功夫,第三军团的枪炮已经瞄准了那艘孤零零的旗舰。仁王眉头一挑,“我劝你不要动我,还是你想在今天和第二军团宣战?”

“我暂时还不会对你下手,”他冷哼一声,“但是你今天也别指望可以在这样戏耍了我之后全身而退,请你到第三舰队的旗舰上作客吧,你的飞船太慢了,我的人会把你好好地送回第二军团。”

仁王眼珠转了转,竟然欣然应允,“可以。”于是在无数枪炮的注目下小舰慢慢向第三军团靠拢,仁王把全息影像关掉,给真田发送了最后一条信息之后关闭自动导航系统,愤恨地哼了一声:“老家伙说我没魄力,这仇我记下了。”

 

帝国首都星的地牢里,近几日动用了最高级别的守卫力量。十名最顶级的首席哨兵与向导亲自坐镇,密切监视着那两个人的一切动向,只要稍有异动,整个首都星的国民警备队都会倾巢而来。

在地牢正上方的,就是守卫们驻守的地方,现在轮到值守的四位哨兵向导已经是第五次换班了,大家都显得有些疲惫和不耐,尤其是向导——他们要不间断地用精神力监控周围的情况。

任务没那么繁重的哨兵自然有些懈怠,他们训练有素,不至于偷奸耍滑喝酒玩乐,但本就相熟的几个人聚到一起难免插科打诨。

“我真是不明白这个任务的意义在哪儿,手冢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要这么多人来看着他吧,外面还有警备队,这还不够吗?”

“那可不一定,”另一个哨兵反驳他,“还在学校的时候手冢就一直压我们一头,后来他成为首席的时候我们还是次席,现在我们总算是首席了,但传说他已经突破到了黑暗哨兵,黑暗哨兵究竟是个什么层次你接触过?”

第一个人看上去不太服气,嘀咕道:“没接触过是没接触过……但再怎么样也是个人,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一个人影一字不落地听完他们的对话,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随后从空气中悄然消失。

 

地牢里最深处的一个牢房,本应该是最潮湿阴冷让犯人受尽折磨的地方,现在却被布置得尽量柔软舒适,像是要让里面的两位犯人即使在牢房里都不失其身份应有的体面一样。

手冢和不二就安然地待在这个牢房里,在一个外人看起来死局里淡然度日,没有丝毫反抗或者挣扎的意思也不吵不闹,正常地作息与睡觉,会用看书稍微打发一下闲暇时光,甚至两个人有时候还会半练习半认真性质地过过招,惊来一群哨兵向导却让后者无趣地发现好像只是情侣间的无聊消遣后虚惊一场地离去。

除了进来的第二天不二向典狱长提出了饭食不太合口味以外,这两个人几乎是这个地牢关押过的最听话的犯人了。

 

这天下午不二本来也一如往常地靠在手冢怀里看书,不管后续是如何的打算,在监狱的这几天他们无法与外界交流,竟然反倒获得了两个人绑定以来从未有过的安静与闲适,他昨晚窝在绑定哨兵的怀里睡着的时候惊觉两人几乎把这几天过成了蜜月,于是偷偷笑了一下。

所以在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的时候竟然轻轻叹了口气,带着一种“这样的时间果然还是过得很快”的叹惋释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光辉炽热的凤凰火焰瞬间把整个牢房照耀的如同日昼,也不动声色地用细密无缝的精神力把这间小小的牢房从上面那几位向导的监测中隔绝开去——年轻人做事终究不够周全,还是要他出手处理一下瑕疵。

手冢站起身来,不二对他点点头:“他来了。”

 

下一秒,越前龙马的身影凭空在牢房里显现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导师和他的绑定向导,见两人都状态不错的样子,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才故作轻松地打招呼:“好久不见,老师,不二前辈。你们看起来过得不错,竟然还能被安排在一间牢房,这样很好,省得我跑两趟。”

“因为进来之前我很严肃地威胁他们,”不二翘了翘嘴角,“手冢刚晋入黑暗哨兵,如果我不在旁边,他很可能失控,很可怕哦。”

手冢却没有理会这段近乎闲聊的对话,而是直接了当地问:“第一军团什么情况了?”

越前龙马带着一种近乎邀功似的得意表情,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如何从第二军团借人、又赶去第一军团通风报信、最后手冢国一他们带着第一军团的人是如何安置的给手冢和不二讲了一遍。听完他的布置,即使是严格如手冢,也不得不满怀欣慰地觉得他做的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预计他做到的最好状况。

只是迎着导师的眼光,少年人的喜悦突然萎靡了下来,低声道:“只是……当时负责拖住叛军的田中上校和带领的先锋队已经全部牺牲了……”

 

不用精神力去感知自己伴侣的情况不二都能从手冢的神情中感受到他的愤怒,他安抚性地握住他的手,允诺道:“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

面前的少年也认真地点点头,“一定会报。”

“我明白,”越前进来之后,手冢第一次开口,嗓音有一些沙哑,估计在牢房的几天虽然说不上煎熬,也绝不好过,但他的声音依然坚定而充满力量:“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越前。”

年轻的首席哨兵得到导师难得的表扬,墨色的眼瞳都明亮了几分,带着几分骄傲与意气扬起脸,信誓旦旦地说,“我还能做得更好,等我把你们救出去,跟第一军团合到一处,再跟真田前辈他们联系上,就可以彻底摧毁黑本的阴谋了。”

 

手冢和不二对视一眼,后者温和地开口,“你能想到用缩地法进来,这很好,我也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让我们出去,但是你是见识过黑暗哨兵的力量的,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和手冢没有想过自救?”

越前一愣。

“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出去,也没有必要出去。”


TBC

评论(39)
热度(107)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