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人不如故(1029贺) 4

*我从复联带给我的痛苦中冷静下来了……


无论之前说的有多轻松,走进法庭的那一刻,记者们疯狂闪动的相机还是让不二心里一紧,稍稍有些不适。他下意识地想扭过头去,就看到面前的手冢身形一歪,自然而然地替他挡住了大部分镜头。

但还是有一道目光,越过大半个法庭锁定在他身上。

不二抬起头,顺着这道目光看向坐在原告席上眼露寒意的本藤进一,不在意地笑了笑,便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然后专注地看着手冢站在他面前的背影。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在被告席上,不二百感交集地想,但是感觉如果是和这个人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好怕的。这种感觉在他和手冢的相处中根深蒂固,从他们幼时结识,一起进入网球社,到后来两个人成为青学双璧,共同代表青学征战全国。……以至于哪怕到现在两个人分道扬镳,但只要一站在同一个立场,这种安心的感觉就从心底涌出,挥之不去。

不二心里思绪翻滚的时候,书记员已经进来核对完双方身份,确认原告不变更诉讼请求。等他重新把思绪放在庭审上,庭审已经开始了。

 

本藤进一请的律师也算是东京有名的一位知产律师,只是这位律师打从看到手冢跟不二一起走进来之后脸色就变得不算太好。

“武田君,是文件有什么问题吗?”

武田律师摆了摆手,“不是,一切先按照我们原来说好的那样进行。只是,”他皱了皱眉,“这个人怎么回来了……”他转过头,严肃地对本藤进一说:“本藤先生,等下如果对方同意调解,我建议我们也同意。”

本藤进一愣了一下,旋即怒道:“这我怎么能同意!我打这个官司就是为了借不二周助的名字炒自己的知名度,现在要是同意调解岂不是摆明了我自己理亏!”

揉了揉眉心,武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已经到了原告简述诉讼理由的环节,他只好先对本藤递过去一个稍后再说的眼神,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开始陈述。

 

虽然开庭之前两个人都已经把该确认的东西都确认完了,接下去的庭审过程交给手冢就好,但不二还是竖着耳朵认真听完了武田准备的内容,惊讶地发现跟手冢之前预估的几乎差不多。他偷眼瞄了瞄周围,编辑已然面露喜色,但在文件上写写画画的手冢却依旧一脸严肃,没有半分因此而动容。

“下面请被告方简述答辩理由。”

大家都知道重头戏到了,媒体的摄像头纷纷对准了不急不缓站起来的手冢,后者把一份文件

递交给书记员,然后扶了扶眼镜,严肃道:“首先是对于原告提出证据的检查质证。”

“我特意咨询了在摄影鉴别领域的专家,虽然每一张拍摄的照片在其信息中都会包含拍摄的具体时间,但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这种时间是可以造假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专家证明,刚刚已经提交给法官。”

“不二周助的那组摄影作品,拍摄于三年前,当时也发表在了他所供职的杂志,因此不二周助的摄影作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晚于三年前拍摄的。”

 

“所以本次诉讼的关键就在于,本藤进一的那组人物摄影作品究竟是比不二周助的那组拍摄得更早,还是更晚。”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本藤,“在收集调查证据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按照原告的诉讼理由,那组作品拍摄于五年前的五月,因为个人原因一直没有发表出来,而在当年的六月份,本藤先生就因为供稿作品不足跟其原来供职的《东京晨报》解约了。”

“我很好奇,出于什么个人原因,才让本藤先生宁愿牺牲自己的职业生涯,都不舍得把当时拍摄的这组照片发表呢?”

本藤进一脸色一白。

 

这时候,手冢又把一份资料递给了书记员,无数双眼睛盯着那份文件袋被交到法官的手里。

按照正常的庭审流程,现在已经不应该再提交证据了。

武田律师脸色一变,喃喃道:“不会是……应该不可能……”

 

手冢接下来的话告诉他,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出于维护名誉,整肃圈内风气的考虑,我和我的当事人决定对于此案提起反诉,请求判决本藤进一对不二周助的合法摄影作品侵犯著作权成立,并要求被告方提交摄影作品作为证据进行拍摄时间上的鉴证。”

全场哗然。

 

法官敲了敲槌,“被告提请反诉,本次庭审暂停,休庭!”

 

提起反诉相当于要重新走一遍立案庭,手冢去把这些事情处理完回到法院门口的时候发现不二和他的编辑似乎在争执些什么,后者余光一闪率先看到了手冢,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手冢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刚刚法院的人过来跟我们说对方已经请求庭外和解了,问我们是否也同意。”

“我们杂志社这边的意见是不同意,我们已经几乎是稳赢的局面了,应该借着这个机会给本藤那家伙一点教训看看,也让别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编辑拼命地对手冢使眼色,“只是周助他……似乎不太情愿。”

手冢看了一眼抱胸站在一边面有愠色的棕发青年,叹了口气。

“跟法院说我们不同意,继续走反诉的程序,”他温柔但强硬地面对编辑说,但像是在说给身边那个人听:“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获取利益,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反诉只是刚刚进入程序,但是手冢今天的表现已经足以征服所有人,再加上不知从哪儿传出的本藤请求庭外和解的消息,这场闹剧将会如何落下帷幕基本已经板上钉钉。

媒体上与各类的社交平台也开始扒出本藤进一的黑历史,舆论渐渐地已经向不二周助一方倾倒。

但在回公寓的车上,不二只是瞪着前面的挡风玻璃,丝毫没有外界猜测的那种胜诉该有的喜悦,反而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跟身边这个今天当了他一天司机兼律师的人说一句话。

不二执拗起来的时候,大概无论是谁都没有什么办法,所以最后还是手冢先开的口:“我觉得对本藤这样的人,没有必要手下留情。”

“我反而觉得对本藤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多花时间。”不二硬邦邦地说。

手冢一愣,“如果是浪费时间的话,不用太担心,需要你做的部分基本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我来收尾就好,刚好我刚回国,事务所那边事情也还不多。”

“事情不多?那你还每晚忙到两三点才睡觉?”不二脱口而出,然后才猛然意识到这句话似乎把自己的想法暴露得过于明显,立刻又补了一句:“我是觉得,这件事上没有必要太考虑杂志社和编辑的意思,他们总是想让任何事情的商业利益最大化。”

 

但是从不二的只言片语中窥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早在多年前就是手冢国光的基本功了。他脸色立刻柔和下来,甚至于嘴角露出了一个在别人眼中可以算得上是这个男人很稀有的笑容的弧度,“作为一个身边的人受到一点点伤害就要不择手段报复回去的人,你好像没有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他把车驶入地下车库停好,接着说,“你可能觉得他对你做的事情很容易原谅,但对我来说并非如此。”

不二松安全带的手一顿,这句话里隐藏的信息被他的大脑皮层提取出来,直接高效地转化为脸上的热度。

下一秒,他听到一句几乎令他全然无法招架的话。

“而且我也不喜欢跟你这一次难得的合作如此短暂地结束。”


TBC

评论(19)
热度(121)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