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人不如故(1029贺) 3

*很久违的一次更文【。

*算个过渡章


手冢成为了不二的代理律师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但是不二也看出,手冢助理对总编辑说的最近特别忙并非虚言——他自认为作息已经够不规律了,但最近每次他准备睡觉的时候,手冢的书房还亮着灯。

 

贸然这样做很奇怪,万一他觉得你有什么别的想法怎么办?

但是他毕竟是在为你的事情忙碌,如果没有一点表示,感觉不够礼貌呢。

不二手上端着碗鳗鱼茶站在手冢的书房外,脑海内正在天人交战,眼前的房门却忽然打开。

刚准备出去的手冢和端着碗的不二都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有什么事吗?”手冢轻咳一声,率先移开目光。

不二反而镇定下来,带着一脸淡如春风的笑容自若地把碗递过去,“晚上饿了叫夜宵外卖,也给你带了一份,作为这几天为了我的事情奔波的答谢。”

手冢目光凝在那碗鳗鱼茶上,书桌上的时钟啪嗒一声响,停在12点的位置。被从思绪中惊醒,手冢伸手接过,淡淡道:“如果是答谢的话,仅仅是这样大概还不够。”

不二避过这句话不答,越过手冢的肩膀看了一眼书桌上积得厚厚的卷宗,“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有,”手冢回答干脆得让不二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顺着手冢的指引找到一份文件,“这份文件里面提到的几张照片,希望你能写一下当时具体的拍摄情形。”

不二翻阅了一下里面的照片,正是舆论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几张,心下了然,点了点头。

 

在不二看文件的间隙,手冢揭开碗盖喝了一口鳗鱼茶,愣了一下。不二眼角余光看到,立马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怎么?味道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手冢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只是有点惊讶,是哪家店的鳗鱼茶,跟你做的味道一模一样。”

一定是因为书房空调温度有点低,不二心头才微微一颤。他抓着文件的手微微攥紧,转头边往门外走边强笑着说:“不过是一家普通饭店的,鳗鱼茶这种料理做来做去,味道也不过那样,没什么特别。”

“不一样,”他听到手冢清冷又认真的声音从后脑勺传过来,“这个味道,我找了很久。”

那天晚上不二几乎是落荒而逃。

 

开庭当天,很久没有降水的东京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不二没有开车来公司,一走出门口兜头而来的雨幕让他有些愣怔。

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存下来之后没有拨过一次,但依然烂熟于心的号码,对方接通的时候语气难得地带着诧异:“不二?”

“手冢,”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我忘了带伞,在公司这边,你可以来接我一下吗?”

 

没过多久手冢的车就停在了他们公司楼下,不二看了眼从自己站的台阶到车门处的距离,甚至还没来得及犹豫一秒,面前那辆黑车的车门就砰然打开,一个人举着伞从驾驶座冒出来,往这边走来。

一如既然的思虑周全,行为无可指摘。

不二目光游移地不肯聚焦在手冢脸上,只顶着身边跟他同样站在檐下躲雨的人群投来若有若无的羡慕眼神钻进手冢的伞里。

 

两个人在一把伞下的场景是在是一个太暧昧的情景了:不管伞有多大,只要风向稍微有一点飘忽雨丝都能准确无误地擦着伞边落在衣袖、裤腿上,所以人类下意识的躲雨本能会让两个人都不自觉地往中心靠,然后肌肤相亲,彼此掣肘。

这时候的步调就更有意思了,除非两个人挽着手,否则总有一个人要迁就另一个,若是默契不足,一个人稍快几步一个人稍慢几秒,没有撑着伞的那个人就会被好几簇雨水光临。

不二不知道是手冢有意还是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感觉两个人在用一种近乎是漫步的感觉往车边走去,短短几步路仿佛走了几小时。

只有他知道其实手冢不太爱跟别人有身体上的接触,所以他总在年轻的大汗淋漓的男孩子们冲进部活室闹哄哄换衣服的时候跑到龙崎老师的办公室汇报一天的训练总结,而且他从不与除了不二之外的人共一把伞。

 

所以他从车里下来的时候,不二本以为他会手里再拿着一把伞的。

想到这里,不二微微侧头看过去,手冢大半身子都露出在伞外,雨滴落在他的黑色西装上洇出一圈圈深色的水渍。于是不二伸手把伞稍微往那边推了推。

然后又被不动声色地推了回来。

 

不二心里微微一紧,却不敢再动——每次跟手冢在同一把伞下有这样隐秘而亲昵、充满爱意的小动作都以一个紧紧的拥抱为结局:手冢把他收在怀里,两个人搂成一个人的样子,分明这样一步都走不动,却固执地觉得完美解决了被雨丝飘到的问题,笑得满足又幸福。

但如果他们已经不能再拥抱了,这样的左推右搡又该如何收场呢?

 

开着车的手冢敏锐地感觉到旁边人情绪莫名低落,他犹豫了下,突然问:“紧张吗?”

这个问题像一只大手把不二从回忆中扯回到现在的时间节点:他可是马上要出庭的当事人,但他下意识地矢口否认:“不。”

“很少见第一次出庭一点都不紧张的当事人。”

手冢清冽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而在不二能够反应过来之前,他就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相信手冢的话,一定不会输的。”

他立马一滞,猛然把头扭向窗外,但依然控制不住感受到背后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灼热目光,烘得他双颊发热。

 

即使在分开了那么些年之后,他们依然毫无根据地对彼此拥有着大多数人都难以拥有的信心与信任。


TBC

评论(40)
热度(10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