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万象录(异能AU)(1029贺) 2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作者突然的更新【。

尤其更的还是一篇……我看看……2016年10月29号开的坑

考虑到大家已经忘记了前文和脑洞来源,附上链接:

序章

最初的短篇


章一

 

不二向来觉得自己是个不挑剔环境的人,但是在来到天音总部的一刻,也还是难免对这片建立在市中心里的总部皱了皱眉。

压抑、忙碌且丝毫没有暖意,周围逼仄的高楼大厦把澄蓝的天空挤得只剩一角,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钢筋水泥构筑成的黑暗森林中。

不过也是,他自嘲般笑笑,一个以盈利为最终目的的组织又怎么可能如灵桥一样把总部设立在更贴近大自然的地方,不设立在城市中心,那些想要通过这个组织做各种不法事的人,又会有多不方便。

 

迈入会议室的一瞬间,不二就清晰地感觉到无数道复杂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其中一道的恶意尤为强烈。

天音的建筑内部风格空旷而冰冷,对生物气息最为敏感的不二不适地敛去了些笑容,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然后循着那道目光回望过去:一个坐在他对侧,额上有一道渗人刀疤的光头男人正在恶狠狠地注视着他。

发现不二也在看他,那个男人突然咧嘴冷笑:“赋灵者,没想到你我再见竟是在这个地方,世事果然变化无常。”

来之前就做好了会碰上老仇家的心理准备,不二挑了挑眉,淡然道:“换个称呼吧安帕尔,那三个字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安帕尔攥紧了拳头,“没关系了?说得轻巧,你当初在我头上留下这道伤疤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跟灵桥闹翻了之后会像现在这样寄人篱下?”

 

不二默默回忆了一下目前就他了解的天音组织内部的情况:自上次大战中安珀尔被不二重伤后,能力不足以胜任天音南美部负责人,因此调任总部任监察员,具体说来他现在这个职位要是真的想给不二找点麻烦的话,还是挺令人头疼的。

见不二没有反应,安珀尔眼中怒火更盛,他拳头松开,恶狠狠地一拍桌面,朝着不二一字一句道:“不二周助,从你踏进天音的一刻起,你就死定了。”

 

“我没听错吧?谁要死定了?”

门口的声音如同一只淡然抚上喧嚣铜锣的手,让会场里的所有议论戛然而止。安珀尔脸色一僵,迅速收敛回到自己座位上,声音几不可闻:“首领。”

不二心里一震,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逆光身影自若地走到会议桌的主位坐下,然后在整个圆桌逡巡一圈,最后目光定在他身上。

 

以为自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那一瞬间还是震惊到头脑一片空白,随之心脏被狠狠一扯,这股疼痛让他清醒过来,对接下去这段时间自己的首领强行挂上一个微笑。

手冢国光的亲生哥哥,手冢国风。

 

接下来的会议时间中不二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在会议内容上,可是他最后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跟手冢……长得太像了。

细细分辨的话,手冢国风跟手冢国光其实有许多不像的地方:手冢国风的发型十分张扬,右侧还有一缕深红色的挑染,但是手冢国光总是会一丝不苟地把自己茶褐色的头发整理好,并且下意识地抗拒烫染这种对他来说过于新潮的事物,并因第一次看到菊丸把两侧头发卷曲起来的时候脸上震惊的表情被灵桥们暗暗笑了一段时间;可能因为是火能力者,手冢国风周身的气息奇妙地比手冢给人感觉炽热温暖许多,但也是这个人在五年前天音前任领袖失踪之后手段狠厉地解决了其他所有竞争者,以雷霆万钧之势坐稳了这个世界第一大异能黑帮组织首领的位置,而手冢国光因为灵力属性源于对水的掌控,加上常年不苟言笑表情严肃,被灵桥内部誉为“移动人形制冷机”,但在他比起同龄人过于坚定的内心里其实同样存在着柔软而善良的一面,其他灵桥们知道却无法感知,因为这部分柔软大部分时间专属于不二一人。

 

想到这里,不二心里又荡开那种细碎又甜蜜的疼痛,跟他从两个人的家里搬离之后每每想起手冢时如出一辙。

“大家都走了,你还不走吗?”不二抬起头,才惊觉会议已经散场,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手冢国风坐在主位上笑吟吟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唤他的名字,“不二君?”

“刚刚在想事情,现在就走。”

“想事情?还是在想我弟弟?”一句话牢牢地把不二钉在原地,他睁开水蓝色的瞳仁怒视着手冢国风,后者却依然只是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挥挥手,“坐下,既然没走,刚好和你聊聊。”

 

不二深吸一口气,坐回座位。手冢国风瞥了一眼窗外刚才随着不二气息骤然狂长的树枝慢慢恢复原来的样子,眼里笑意更深,“你跟国光感情这么好,为什么离开灵桥?”

“我们已经分开了。”

“原来如此。”手冢国风异常夸张地叹了口气,很是关心地样子,“不难过吗?”

“与你无关。”不二淡淡道。

“诶呀,做兄长的当然应该关心一下弟弟的感情问题,”坐在首席上的人意味深长地盯着不二,“毕竟我能感觉到,国光爱你可是爱到要死了啊,欸,现在该有多伤心啊。”

 

不二感到自己的心像被人从胸膛里揪出来又丢在地上踩了几脚,难过到支离破碎、鲜血横流,他站起身,用所有力气来维持表面的冷漠,“如果只是为了聊这些的话,恕我不奉陪了。”

手冢国风摆摆手示意他自便,却在不二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说:“他们都在议论纷纷,怀疑你来的目的。”

不二脚步一顿。

“甚至有人跟我说,你是灵桥那边派来的卧底。”

正准备拿出那套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手冢国风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说实在,你为了什么目的来,我根本不在乎。”

“一想到你不二周助,有这么一段时间,要在灵桥的死对头天音做那些你之前素来最不屑的违法之事,就让人觉得非常有趣,不是么?”

手冢国风撑着下巴看推门而出的背影,笑得难以捉摸。


TBC

评论(15)
热度(6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