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人不如故(1029贺) 2

*怎么会有人觉得虐呢,这么甜

*这种写复合梗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为什么会分手的CP怎么虐你告诉我【不


手冢回国的消息经菊丸之手在一天之内传遍了青学网球部的圈子,以这件事为契机,一次聚会很快地就被组织起来了,而且这次受龙崎教练所托,还要回学校一趟跟现在网球部的部员们进行交流,这样一来,不二也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国三之后,这是第一次不二和手冢同时出现在同学聚会上,”已经是大学教授的乾不改昔日的风格,边在一个小本子上飞速地记录着什么边说,“看来要收集到很好的数据了。”

菊丸做了个鬼脸,“还不是不好意思拂了教练的面子,本来是说不来的。”

“但是听说现在手冢前辈和不二前辈住一起还是很令人震惊啊!说起来菊丸前辈,你到底搞清楚两个人当初为什么分开了没有啊?”

菊丸对桃城翻了个白眼,“你敢问你自己去问,我可不想为了好奇心付出惨重代价。”

 

被谈论的一个主人公此时正惬意地眯着眼,靠在球场旁边的长椅上晒太阳。

这种感觉太久违了——没有工作室里那种日复一日工作带来的冰冷机械感,阳光带着灼热的温度扑在脸上,耳力充塞着的是少年人的呼喊和熟悉的网球撞击球拍的沉闷声。在网球的路上他走得不算太远,但也踏上过许许多多比脚下这片球场更好更专业的球场,却在离开校园之后,怀念着这个不算大也不算新甚至记忆里还总是带着点少年人汗臭味的球场。

毕竟在这里跟一群挚友留下了那么美好的时光,毕竟在这里跟一个人许下了那么美好的承诺。

 

“呐,你说,我们老得快要走不动路了的时候,会不会还能来这里看一看孩子们打网球呢?”

“到时候一起来吧。”

夕阳下,愣了一会儿才反应出来这句话里蕴含着誓言意味的不二对着平素寡言少语的恋人笑得后者几乎有些害羞,两个男孩子被金黄色的阳光勾勒出来的轮廓是后来不二午夜梦回的时候控制不住涌入脑海的画面。

 

“……前辈,前辈?”

思绪被突然打断,不二睁开眼,对着来人重新露出微笑,“嗯?”

来者是一个怯生生的学弟,支支吾吾地说:“龙崎教练说,如果提前问您,您多半不会答应,但是大家真的都很想看看黄金一代最强的两个前辈的对决,拜托了!”不由分说地往不二手里塞了一个网球拍,然后溜之大吉。

不二一愣,猛然抬头。

——手冢已经握着球拍站在球场的另一头,目光深邃地注视着他。

 

不二霎时间百感交集。

他从来不习惯全力以赴地去做一件事,但在很多事情上,他不需要全力以赴也可以做的很好。

网球是一个例外,爱情大概是另一个例外。

初衷是为了陪裕太而学的网球,后来不知不觉心里就换了追随的对象,那个身影总是走在他的前面,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对待这项运动来追上那个人的步伐。最后那个人从视野中消失时,猛然间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这么高的地方,一直支撑着自己打败那个人的执念却轰然崩塌。

 

龙崎教练把他看得太透了,即使忙于工作,他平时确实也会挤时间出来打网球——不只是他,他相信青学的这群人都是。

所以跟手冢这样的一个大忙人比起来,谁技巧生疏得更多,可还不好说呢。

 

眼光往场外一瞄,不二嘴角忍不住弯了弯——队友们不知何时都已经站定在场外,满脸凝重、全神贯注地盯着他们两个——一如国中每次打练习赛的时候,熟悉而令人怀念。

他早该想到的,兜兜转转,牵牵扯扯,他和手冢回到原点之后,最好的了断方式,就是打一场球赛。

不二握紧球拍,在场上站好。

打过那么多场球赛,唯有这场,无论如何也不想输。

“请全力以赴吧,手冢。”

 

听到这句话,手冢发球的手势一顿,深深地看了不二一眼,然后才重新弯下腰:“好。”

“砰——”触底的一瞬间,转速快到只剩下个残影的绿色小球没有弹向更远的场外。

零式发球。

 

结果还是输了。

搞什么啊!不二急促地喘着气坐在场边,顺着发丝淌下来的汗液滴到红土场上洇出一颗颗深色的水迹。手冢这个人,在国外真的有好好工作吗,为什么感觉比起巅峰时候,并没有什么退步啊!

其实在手冢打出那一发零式的时候他就大概知道了最后的结局: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网球这个领域,手冢依然可恶但又顽强地走在他前面。

 

菊丸过来给他搭上毛巾的时候突然听见友人轻笑了声,喃喃道:“真是拿他没办法。”

菊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有提醒不二他目前为止和手冢正式比赛的胜率,拍了拍好友的肩,“去换个衣服啦,晚上去隆家吃寿司咯。

 

这个夜晚,河村家的常客都会惊讶地发现寿司店久违地又提前打烊了,里面一片欢声笑语。菊丸坐在不二旁边,往嘴里丢了一块寿司,含混着问:“所以你现在跟手冢怎么样,发生什么故事没有?会尴尬吗?”

不二睨他一眼,“你在期待些什么呢?”搬进去一周了,尴尬倒没有,他跟手冢之间可以用相安无事来形容,主要是两个人都太忙了,尤其是手冢,刚刚回国,两个人基本没有照面的机会。

 

他不是没有想过,总有一天自己和手冢,还是应该要恢复到以前同学的那种相处状态,对两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

——毕竟在成为恋人之前,他们也是挚友。

他想过会有这样一个契机,却没想到这个契机来得这么快。

 

八月刚开了个头的时候,曾供职于《东京晨报》、后辞职自己建立工作室的摄影师本藤进一,起诉近年佳作频出、炙手可热的年轻摄影师不二周助抄袭他前期作品的创意和构图。

整个东京的摄影圈一下子炸开了锅。不二被指抄袭的那组人物摄影和本藤进一刚公布的、所谓自己的前期作品不断地被进行对比。熟知不二性格的人都明白他是绝不可能也绝不屑于干出这种事情的,但是该打的官司还是要打,于是他的总编辑拍着胸脯给他保证,一定会请全东京最好的律师,让本藤被狠狠打脸。

 

“来来来,不二,我给你引荐一下。”总编辑带着一个人大步走过来,“海归精英,目前全东京对知识产权了解最透彻的手冢国光先生!”

不二默然,直勾勾地盯着手冢看。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总编辑连忙打圆场,转过头去对手冢笑道:“我们这位小摄影师比较内向,最近因为这件事也有点焦头烂额呢,因此真是万分感谢手冢君愿意接下这个案子,本来听您的助理说最近特别忙,还担心您会说没时间呢。”

不二不知道手冢在听到总编辑说“比较内向”的时候眼角是不是带过去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后者很快又恢复了那副往常的表情,一板一眼道:“您客气了,没有哪个律师会拒绝一个必胜的案子。”

 

不二终于开口,轻嗤一声:“你倒是对自己有信心。”

“不是对自己有信心,”手冢轻描淡写道,终于把目光从总编辑移到他身上,“是对你有信心。”

这一刻不二觉得心跳好像都停了一瞬,手冢深不见底的瞳孔里面好像蕴含了太多话,张口欲出。

“我知道你绝不会做这种事情。”


TBC

评论(8)
热度(134)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