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人不如故 (1029贺) 1

*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写完一起发_(:з」∠)_为了赶上1029就先发个开头,应该是个中短篇,尽量迅速完结

*复合梗,慎


以下正文:


渡边南几乎算是不二周助最得力的一任助手了。

不止因为他摄影业务水平很不错,还因为他十分难得地能够对自己雇主令人捉摸不透的性格和骨子里的一些恶趣味有比较深刻的体悟。

所以在这个不二忙得整个人都快有了重影的黑色七月,他也只能放心地把给自己找新的住处的事情交给渡边全权负责。即使这样,他也在租房合同签好后的第二周才有时间去看一眼自己的新家与未来几年要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人。

 

不二原本的合租人是他学生时代的挚友菊丸,但前段时间菊丸和大石确定关系后,两个人准备搬到一起住,不二也不愿意再当电灯泡,便决定另觅他处。

菊丸作为另一个难得对不二的性格领悟透彻的人,深知自己的友人有多讨厌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这从不二在赚到足够多自己买房子的钱却还一直住在他家就可见一斑,于是才满心愧疚地在不二向他提出要搬出去的时候积极地建议再找一个合适的合租人,并且在这天兴致勃勃地帮不二搬家。

 

“其实也不算是合租啦,”过去的路上,渡边给不二讲解新住处的情况,“房子本身就是属于那位先生的,所以其实BOSS你的合租人也就是你的房东。”然后稍微垮了垮脸,“人家本来并没有打算要将房屋出租的,说实话BOSS,能满足你对住处要求的房主也并不会缺钱到要把自己的生活空间跟别人分享了吧。幸好我托朋友才找到这位慷慨的户主愿意租给我们,而且他人我也接触过了,是很正直又严谨的性格,等下去看,你肯定会满意的!”

新的住处在城市中心区的高级公寓里,几乎是寸土寸金的地方房主却大手笔地买下了最顶楼的两层打通成一个复式,还带了顶楼的小阳台,空间宽敞,通风采光都好,离不二的工作室开车只要十分钟,房主没有怎么费心去改造阳台,如果不二有兴趣可以自由规划,最重要的是,如果房主真像渡边说的那样,那他们两个应该可以很顺利地达成互不干涉对方生活的同居模式。

 

这样想着,不二在自己将来住下的地方认真地逛了一圈,越看越喜欢,不管是空间布局还是装潢摆饰都非常难得地很合他意,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房主是个陌生人,这个住处会比英二家更让他满意。

菊丸看好友的神情,心就放下了一半,开始跟渡边一起把这趟就已经带来的一些东西往不二将要住的房间里搬。房主工作那边有点事情,提前知会了会晚到一些,三个人忙完了就在客厅坐了会儿,渡边南感受到自己的任务多半是完成得很圆满,不禁志得意满地想起自己前几天跟BOSS请的假应该能马上就批下来,然后就可以好好陪奈子玩一周了。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不二和菊丸都屏住了呼吸循声看过去,微笑着准备打招呼。

“抱歉晚到,希望渡边君向你们转达了我……”有磁性的男声跟不二和菊丸脸上的笑容一样才进行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房间里瞬间安静得像真空,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地面面相觑。

不二瞬间觉得所有血液都直往脑门上涌,一种不知道是愤怒尴尬还是觉得无奈可笑的复杂情感在心里炸裂开来,他“唰”地一声站起来,冷笑着转头对渡边说:“突然想起来昨天接了两个新CASE,你的假期取消了。”

 

渡边南很久没看到过自己老板情绪波动这么大的时候了,被吓得连为自己的假期抗争一下都不敢,只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去对菊丸发出求助信号。

——然后震惊地发现,自己老板的挚友、一向都敢捋老虎胡须的人此刻目瞪口呆地看了看不二又看了看刚进门的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二努力平复着呼吸。

是,这个房主是很严谨很正直没错,是很礼貌很不喜欢干涉别人的私生活没错,是生活习惯很好没错。

可是他是手冢国光啊?!

 

气氛尴尬到无以复加,渡边咽了咽口水,努力圆场:“BOSS,这位是手冢国光先生,是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手冢此刻已经敛去所有的惊讶,重新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有眼神特别深邃,他直勾勾地盯着不二,伸出手去:“好久不见,不二。”

不二握了握他的手,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好久不见。”

 

菊丸这时候也缓过来了,蹦起来大呼小叫:“手冢!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们!”

“也刚回来不久,因为不算完全安顿好,所以也暂时没有惊动大家。”

“哦?”不二眯起眼睛,“看来你们一直有跟他保持联络?”

菊丸生生把要出口的下一个问题咽回去,眼观鼻鼻观心地闭上嘴不说话。

 

“渡边君是我的助手,很多事情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情怪我不够上心。”不二慢条斯理道,“现在既然知道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会让人把我的东西都收拾出去的,抱歉打扰了。”

手冢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说:“可是租房合同已经签好了。”

“违约金明天我会付到账上。”

 

客厅里一下子又陷入死寂,渡边已经完全懵了,半点也摸不清这个事情的走向。菊丸在旁边拽着手机拼命给大石发短信,边发边给手冢使眼色,可惜后者的眼神没有往他那里移动半分,而是盯着不二,良久,吐出几个字:“不二,你在怕什么?”

不二一下子笑了,带着一种令人分外怀念的天才被挑衅而激起的怒意,“开什么玩笑,既然房东不介意的话,那我就住下了。”

 

渡边直到被不二和菊丸拉出门塞进车里才重新恢复了说话能力,趁着不二在旁边接了个电话,努力地回想刚才发生的所有情况吼转过头去困惑地问一脸劫后余生表情的菊丸:“你们和这位手冢先生……是旧识?”

菊丸一脸同情地看着他,“我和不二是国中同学,还是一起打网球的,这你是知道的吧?”

“嗯。”

“手冢是我们当时的部长。”

“哇!很有缘分呀!”

“还是不二的前男友。”

“哇!——什么?!”渡边哐当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所以原来自己的上司不是性冷淡?!这是渡边的第一反应,毕竟自从他成为不二的助理以来,没见到不二在任何男女或者男男关系上有任何超越友情界限的情况,让他坚定地相信自己的上司是一个不恋爱主义者,没有想到他居然谈过恋爱!

所以自己让不二住进了他前男友的房子?!反应过来的渡边一下子后怕地渗出了冷汗,菊丸在旁边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语重心长地拍拍他:“遇到这两个人,你只是被取消休假真的算走运了。”以前在网球部手冢和不二还在一起的时候,一有矛盾那可是惊天动地。“我教你,以后如果你要面对他们两个的问题还想独善其身的话,我们当时总结出来的做法是:没矛盾时不挑事,矛盾爆发不参与,矛盾解决不再提,简称三不原则。”

“……谢谢你的建议。”


TBC


因为不知道写出来究竟会多长,所以也在纠结放不放到一千零一夜里,所以就先不发贴吧啦

等下周忙完会更临界点的QAQ

评论(15)
热度(140)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