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松鼠不二(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三夜) END

*无厘头的逗趣文,一发完。


正文:


手冢国光今天如往常一样,走在上学的路上。

往常的路今天却显得不那么平常,或许是因为现在这只站在路中间跟他大眼瞪小眼的松鼠。

 

……什么情况。手冢面无表情地思考着。

是想吃东西吧?这样想着,手冢蹲下身,从书包里掏出今天带过去的便当,却在打开的一瞬间僵住:啊,不行,这里面的芥末寿司是要带过去给不二尝尝……的……

嗯?!

 

那只松鼠看到便当后眼睛一亮,一下子跃起把便当推到地上,然后趁着手冢还没反应过来,狼吞虎咽地解决掉了所有的芥末寿司。

手冢看着散落一地的便当心中登时一凉。

 

完了,跟不二说好的……要怎么交代。

啊,这只松鼠好能吃。

……这只松鼠居然能吃芥末。

 

手冢默默地收拾好便当盒,边想着要怎么和不二解释边继续往前走,突然被一个东西抱住了脚,于是低下头——还是那只松鼠。

小东西两只爪子紧紧抱住他脚踝,蓬松的大尾巴卷在手冢的裤腿上,两只豆豆似的黑眼镜执着地盯着手冢。

一人一鼠就这样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手冢终于重新弯下身子,面无表情地打开书包,小松鼠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待在手冢的书包里,一路上一颠一颠的,不二觉得有些闷。

但是更让他纳闷的是,他为什么会变成松鼠啊?!

好吧,虽然还挺有趣的。天才窝在手冢的包里笑眯眯地想到。

 

今天早上出门后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一时间不二根本无法适应四只爪走路,跳的倒是挺高……可是周围原本熟悉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太大了,不二有股不安全感。

这时候出现在上学路上的手冢简直是救星!熟人!有责任感!靠谱!不二脑子一热就窜了出去。

不愧是手冢!居然还带了芥末寿司!啊……好像是昨晚跟自己约定好了的。不二一本满足地砸吧着嘴想,吃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更加不需要有负罪感了。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自己的交往对象!简直完美!

 

走了一段路,不二察觉到周围的声音渐渐嘈杂起来,便用爪子努力地把拉链扒拉开一条缝隙,悄悄探出个头去——果然已经到校门口了。

“会长早!”

“啊,工作辛苦。”

在校门口值班的纪检部同学跟手冢打招呼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吓得不二一缩头就钻回了书包深处,但是校门口人如此多,难不保有人发现——比如有极强动态视力的某人。

 

手冢走进校门没几步,就被捅了捅肩膀,转过头去看到菊丸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又瞄了瞄书包,一脸“哦哟哟可算被我抓住把柄了”的表情,低声道,“被我发现了,会长大人居然带宠物来学校!”

“路上捡到的。”手冢目不斜视,却硬生生把原本准备前往教室的脚步转了个方向。

“放心放心,”菊丸哥俩好地拍着他肩膀,“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只是今天下午限量牙膏开抢,你看今天下午的部活……?”

“加倍。”

“诶?!!!”

手冢朝前走了两步,还是回头过来好心提醒他:“教导主任这两天出差。”

所以菊丸哪怕想打小报告,也只能去纪检部,很遗憾,纪检部归他管。

 

不二在书包里笑得快要打滚,英二还是这么天真,居然以为手冢是那种可以被要挟的人,活该被罚。笑了一会儿,又突然忧心起来:对啊,今天要上课,下午还有部活,晚上还要回家,要是他一直变不回去,大家会很担心吧……不行,这件事必须想出解决办法。

沉思着的不二没注意到手冢并没有往国三楼走,而径直走到了学生会办公室最里面的会长办公室,拉开包拉链把不二提出来,放到桌上,又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重新背起书包,盯着桌上的小松鼠,“不能把你带去教室,你先呆在这里,中午我和另一个人一起带吃的过来,他比较会照顾小动物。”

说完手冢才皱了皱眉,自己居然觉得松鼠能听懂人话么,太大意了!

 

手冢把门啪嗒一声锁上离开后,不二才一下子跳到书桌上,把手机屏幕摁亮,艰难地用爪子输入密码解锁。

——手冢不带手机到课室的习惯倒是给了他一个大方便。

手机对于不二现在的身形来说着实有点大,但他还是努力地新建了一条信息:

由美子姐姐,我是不二,今晚要去手冢家玩,可能会留宿,请不用等我回家了。

 

他又输入了由美子姐姐的手机号码,点下发送按钮,终于累得瘫倒在手机旁。

由美子姐姐的回信来的很快,手机收到短信的震动差点把不二的门牙都磕掉了,他爬起来看屏幕:

知道了,年轻人不要太纵欲哦~——由美子。

不二的鼠脸一红:由美子姐姐想到哪里去了???!!!

但是他已经实在没力气再发一条短信跟由美子姐姐表达不满,只能愤愤地把这段对话删除,然后把手冢的手机推回原位,跳到沙发上窝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过去。

翘课什么的……就先这样吧。

 

再醒过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紧蹙着眉头的手冢捧着午餐开门进来,蹲下身在他面前放了一个盛着松子和大米的小盘子,才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吃饭,脸上挂着在不二看来显而易见非常苦恼的表情。

手冢确实是非常苦恼,他在下课后6班的教室门口被菊丸告知了自己的男朋友今天没有来上学的消息,然后他立刻打电话给不二却发现对方手机关机,按理说不二不是那种突然消失的没有交代的人。而更迫在眉睫的问题——如果没有不二的话,现在这只上学路上捡来的松鼠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照料。

在手冢苦思冥想不二可能的去处之时,真正的不二已经非常愤怒地顺着手冢的裤腿一路往上爬到了桌子上:“手冢国光!这可能是我第一百次嫌弃你不会照顾人!这是什么?松子和米?这是人吃的吗?我的芥末呢?”说完毫不客气地掀开手冢的午餐盒,开始挑自己喜欢的食物吃了起来。

 

手冢这才回过神来,惊讶地看着对他吱吱吱了一通然后毫不怯生开始从他碗里抢食吃的松鼠,虽然他完全不能理解这只松鼠的任何一声吱,但是他好像可以感受到这只松鼠对于他特意准备的食物非常嫌弃,而这是他下课找不到不二后特意去请教了乾得出来的结论,这让他不得不又一次怀疑起乾的专业性。

不二变小之后其实并没能吃多少,饱餐之后开心地仗着自己体格小趴在手冢身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年轻的学生会会长却一连串的烦心事刺激得无心午睡,索性找出下午要讲的课本开始预习。

 

而关于不二的担忧在下午达到顶峰,在发现不二连部活都没有参加并且手机依旧关机时,手冢当机立断决定今天早点回去,往不二家一趟去确认一下自己恋人的情况。

蜷在沙发上的不二被手冢一把捞起塞进书包的时候还有点懵,这什么情况,部活时间感觉还没结束啊,手冢居然翘部活?正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感觉颠簸消失了——手冢停止了走动。

 

然后书包外面传来了女孩子惊喜的声音:“手冢学长!你,你真的来了!我下午才拜托荒井同学把纸条帮我给你,还担心传达不及时……”

不二浑身一个激灵:什么?!手冢翘部活居然为了见这个女生?!一爪子就扒上书包拉链,开始努力地想拱开一个口子。

手冢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这只是他放学正常路过的一个角落,而且他今天刚到部活发现不二没出现就走了,完全不会有跟荒井说话的机会,这个学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但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学妹就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包装精良的巧克力,低着头十分不好意思地递给他:“其实叫手冢学长过来,只是想,想请学长收下人家的心意。”

 

开什么玩笑!终于从书包拉链缝里拱开一个口子的不二正赶上高潮,冷笑着就一个飞跃过去一爪拍掉了那盒巧克力顺便在学妹的手腕处轻踹了一下然后一个借力重新跳回手冢的肩上。

——满分动作!

天才沾沾自喜地摇着尾巴看学妹的表情一下子从喜悦垮了下来,眼里慢慢渗出泪花——等等,不至于哭吧,真是的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脆弱。

 

“学长……学长居然偷偷带小动物来学校……”学妹看了看手冢又看了看不二,不敢相信地哭着说:“学长,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人家最喜欢学长的一点就是学长恪守纪律的正直,但我今天明白了,原来这样的人设是假的,抱歉学长,我可能不会再喜欢你了!”说完捡起地上的巧克力,快步离开了角落。

手冢:……女生真的很难理解呢,还是不二好。

不二:……女生真的很难理解呢,还是我好。

 

忽略掉这个不算太愉快的小插曲后,手冢的路上没有再出什么状况,但他从刚才的事件中不得不正视自己捡到的松鼠的智商,大概还有个性——虽然他对动物了解不算多,但是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的国中生都能知道不是每一只松鼠都会嫌弃自己的食物然后来抢他的,也不是每一只松鼠都会帮主人拍掉莫名其妙的追求者的巧克力的。

在认清了这一点后,手冢面对这只表达了不愿意待在书包里的意愿的松鼠选择了妥协——让他趴在自己的肩上,然后边走路边感慨这只松鼠在某些方面跟自己的恋人简直有难以置信的相似点:尤其是总能从很少轻易妥协的自己身上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

 

对自己的天赋技能还没有很清楚认知却其实经常使用的主人公非常惬意地趴在手冢肩膀上看风景,却发现这风景越来越熟悉……他家?!

不二终于意识到手冢是想去他家确认他的行踪,感动之余心惊肉跳——要是让由美子姐姐发现手冢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还怎么瞒得过去!

 

还好开门的是裕太,看到来人是手冢,脱口而出:“啊手冢前辈,我哥不在家。”

手冢眉头一皱:“……那他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上午老哥去上学之后就没见到他了,手冢前辈在学校没见到他吗?”裕太看着手冢脸色越来越不好,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既然老哥上学去了,手冢前辈又不知道他的行踪,难道两个人闹矛盾了?!

想到这一点的裕太浑身一个激灵,当机立断决定暂避锋芒,一边嚷着:“啊前辈抱歉我听见妈妈在喊我就先不奉陪了!”一边飞速地关上了门。

手冢:……

 

所以不二真的不见了。这个认知让手冢忧心忡忡地回到了家,心不在焉地吃完晚饭,心不在焉地开始学习。

不二看得又心疼又好笑,毕竟手冢这么心神不定的样子实在是太罕见了,但作为他的恋人,虽然看到他因为担心自己而这么不安很感动,也不想让他再维持这个状态下去,于是清清嗓子准备想办法告诉他事实。

桌上的松鼠成功引起了手冢的注意——他刚才一直想着不二,差点把这个小东西给忘了,如果今晚要把这只松鼠留在自己房间的话,那么必须要做好清洁才行。

 

不二被手冢带离书桌的时候一直非常愤怒地扭动身体表示不满:这样我还怎么写字告诉你我就是不二周助啊!但是当他发现自己被带到浴室、明白了手冢的意图之后,一下子停止了扭动,“等等,手冢要帮我洗澡吗?!”

“浴室什么的,太开放了吧……”

“也,也不是不行?”

 

手冢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松鼠进了浴室之后一下子停止了挣扎,难道这只松鼠喜欢洗澡?带着这样的疑问他打开了热水器,温热的水碰到松鼠的一瞬间砰然爆发出一大片白雾。

——不二出现在浴缸里。

 

咦,变回来了?!不二看着原本在自己眼里如同巨人一般的手冢又变回了平常的大小,眨了眨眼睛。

“……手冢,你听我解释。”

“这件事说来话长。”

“没错,我就是那只松鼠,很可爱吧?”

“不二。”手冢艰难地打断道。

“啊?”

“你要不要先穿上衣服再说?”

 

END


评论(20)
热度(105)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