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瑭

我也想当勤劳的日更产出者啊!

【TF】三次谋杀计划(下)(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二夜)END

贴吧上死活发不出来!似不似搞针对!上次也不让我发!

气哼哼



不二一瞬间仿佛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尾,他悚然瞪着手冢,一时之间竟然愣在原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手冢慢条斯理地把锅里的汤倒了,一边不经意地问:“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你是杀手吧,谁委托你来杀我的?”

事已至此,不二知道暂时没有机会再下手了,看到手冢似乎也算冷静的反应,索性也放松下来,走一步看一步,于是对手冢嗤笑了声,“我怎么会知道,就算知道, 又怎么会告诉你,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

 

手冢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你雇主交给你的可能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我不可能杀了你?”不二微恼地眯起眼瞪着他,模样像极了一只被挑战了尊严的猫,张牙舞爪地似乎手冢敢说一句是他就敢立刻扑上去跟他动刀子,所以手冢沉吟了一下,没有回答不二的问题,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你用的毒药是Y81,你是青的人?”

然后不顾不二越发瞪大的满含不可置信的双眼,喃喃道:“这件事有些蹊跷……”

 

手冢下意识地头一歪,堪堪躲过朝他飞来的一个物件,后者哐当一声重重地砸到他们身后的树上,手冢皱着眉盯着刚刚把碗朝他扔过来的不二,这会儿都不肯消停么?

不二理直气壮地跟他对视,冷笑道:“本来还有留你一命的可能,可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手冢不置可否,收拾好东西,看了看天色,提议道:“现在出发的话,还能在扎营前再赶一段路。”

夕阳的余晖大喇喇地扎在地上,不二对这句话一时反应不过来,如果不是地上还洇着手冢刚倒的汤的水迹,他几乎要以为刚才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呃……你是说,我们准备出发?”

“啊。”

“我们……还一起走吗?”

“如果你是想离队的意思,我是不介意,但是不二君带扎营工具并且能认清下山的路了吗?”

 

不二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他算是看清了,这个人是真的,一点都不怕,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杀手目标这件事;并且也是真的,一点都不觉得,他会被不二成功得手。

“一起走吧。”

这个看似无趣的人,真是有趣啊。

 

天气预报本来预计今晚山上会有小雨的,所幸一向不准,因此手冢不二两人得以在凉风习习的一个秋夜里准时抵达预定的宿营地点,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或者直接说没有进行任何对话更为恰当,因此不二一直觉得有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尴尬氛围笼罩在两人之间——杀手和目标的秋夜登山露营组合,即使是他已经自认为平时足够天马行空,也不由不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

 

两人把露营的东西搭建好之后,一人分了一个睡袋在帐篷里躺下。从不二记事起,被作为一个杀手进行训练的时间远远多于他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在山上露营。一个帐篷的空间要躺下两个成年男子,即使是一人有一个睡袋的独立空间,也会让人觉得距离过近了些。

也许是夜太安静了,不二在阖上双眼世界陷入黑暗的一刹那就觉得手冢沉稳的呼吸声似乎都清晰可闻。

 

“睡着了吗,手冢君?”

“还没。”

“嗯,好好再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吧,今晚你年轻的生命可能就终结了。”不二翘起嘴角,对于这次成功的威胁感到志得意满。

“……”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不二却毫无困意,索性睁开眼睛,侧过头去盯着手冢看。

等会儿如果要下手的话,对着他露在外面的脖子来一刀就行了……

“上次在舞会的时候,”手冢冷不丁地说话,吓了不二一跳,“你扮了女装,为什么?”

“……这不是扮女性比较好在那种场合下手嘛。”

“可是,”手冢清冷的声音在不二耳边响起,意味深长:“谁跟你说我会对女人比较感兴趣?”

 

“……啊?”不二还没来得及认真思索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就感到身边的人动了一下,然后一个柔软的触感压上他的嘴唇,轻轻厮磨了一下后又毫不纠缠地离开。

——他被吻了。不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混杂的情感疯狂地涌进他的大脑,他脱口而出:“这是我的初吻欸!”

心里却可耻地觉得甜软、跳跃,以至于连脸侧手冢的呼吸拂过他的脖颈,都有种燥热的感觉。

 

手冢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阖上眼继续睡觉,山里的夜暗得不二看不清手冢嘴角是不是有个隐约的弧度,但是他听到手冢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缓悠长。

他睡着了。

 

“手冢君?”不二试探地叫了一下。

没有回应。

好的,我是一个杀手,不二开始拼命给自己做思想工作,我是有职业道德的。

 

他从放在脚边的包里无声地摸出一小片锋利的刀片,迅猛地向手冢的颈动脉划去——落空了。

后者一个翻身让不二的刀片直直地扎在睡袋本来是手冢枕着的上面,伴随着“噗——”的一声令人尴尬的漏气声,手冢平静地问:“这么晚了还不睡?”

不二默默收起刀片,讪笑道:“这就睡,这就睡,晚安,手冢君。”

“晚安。”

 

不二回去后,觉得遇到了自己杀手生涯的史上最大危机。

他怀疑自己日思夜想自己的目标可能不再是出于怎么下手的考虑,而是出于爱情。

毕竟他每晚一闭上眼想的不再是手冢国光的兴趣爱好、要营造怎样的场景方便下手、用什么样的工具,而是那个吻。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先思考怎么追手冢还是要不要继续执行任务杀了手冢。

苦思冥想三天后,天才的大脑愉快地决定:先追!要是追求失败了就杀掉好了!

 

第三次计划(办公室)

【目标】:手冢国光

【年龄】:27

【职业】:高级经理人

【执行人】:F

 

手冢国光近期最头疼的事情是自己得力的助手小野请假了,原因是他下班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混混盯上了还踢断了一条腿。

在医生确诊粉碎性骨折并明确告诉小野要在医院里乖乖躺至少三个月之后,被各种事务缠身的手冢终于决定重新招聘一个助理。

 

经过层层筛选后最终留下的五个候选人在会议室进行最后一轮的群面,其中一个人发挥得尤其出色,不管是模拟应急预案还是团队合作的测试,都远远好于另外四位竞争者,因此给羽集团的高层们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

 

“我看就决定是不二先生吧。”应聘者们离开会议室后羽集团的总经理乐呵呵地发言总结,“这样的人才当助理还稍微觉得可惜了,以后可以再提拔。”

“总经理……”

大木总经理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得力下属手冢脸色并不十分好看,讶异道:“看来手冢君是有不同意见?”

“这个不二周助……我看他略显轻浮,恐怕不会踏实地干活。”

“哎呀,手冢君不要以有色眼光看人嘛,”大木一脸我明白的表情促狭道:“当然了,这次是选你的助理,应该以你的选择为主,但是我觉得不二周助这个年轻人很优秀,也不骄傲。”然后拍拍手冢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虽然这个小伙子长得是很俊俏,但是无须担心集团里的女员工们会因此减少对你的喜爱,年轻人!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不是……”

 

二十分钟后,不二笑眯眯地推开手冢办公室的门,乖巧鞠躬道:“手冢君,感谢你们选择了我,请多多指教!”

手冢无奈扶额:“你来凑什么热闹,难不成还想杀我?”

不二看着手冢的表情心里爽到不行,觉得自己成功反将一军,笑容不由更甚几分,“请相信我的职业道德,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接下来的一天没有再发生额外的插曲,虽然对不二的动机保持怀疑,但是手冢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足够聪明,很好地接手并且胜任了小野的工作。

在他以为这一天就可以这样安稳地度过时,手冢下班后却无奈地在自己的车边发现了不二,后者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抱歉呐手冢君,我们家那边都停电了,身为上司的你不会坐视下属饿死吧?”

“……上车吧。”

“谢谢~!”

 

大阪的下班高峰和东京一样磨人,两个人抵达手冢家已经将近七点。手冢收拾好自己换了家居服就进了厨房,不二一想到今天不仅被手冢领回了家等会儿还可以吃到手冢亲手做的饭就兴奋地在手冢的公寓里转来转去,这可是前进了一大步!四舍五入等于上床了!

“手冢,有什么我能帮上忙吗?”兴奋是兴奋,不二还是没有忘记作客之道,手冢也不客气,便让他去餐厅橱柜的第二层帮忙拿些餐具。

 

“不二?”半天没有听到不二那边传来响动,手冢不放心地从厨房探出头来。

看到不二睁大了双眼瞪视着橱柜愣在原地。

他拉开的那层里,满满的都是各种型号的枪械、刀具,折射出来的银光闪烁得人眼睛发痛。

而不二的视线落在柜子的最右上角,那里有一块纯黑色的铭牌,上面用花体字镌刻着一个英文字母:T。

 

手冢张嘴欲说话,不二伸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先别说话,你让我冷静一下。”

“……啊,我是想说你打开错柜子了,这是第三层。”

“……这是重点吗?”

 

他是T。

他就是T。

青的创始人之一,杀手界的传奇,退隐后不见踪影的T。

 

“怪不得我杀你都失败了,还好还好,我一度自我怀疑业务能力下降了。”沉默了整个晚饭时间的不二终于在缓冲完之后说了第一句话,彼时手冢正在收拾餐具,不二接着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已经退隐了,T这个名号对我不再有意义,何况杀手的身份都是秘密,你会告诉我你的编号吗?”

“F啊。”

“……”

 

手冢正拿起手机准备拨电话给乾建议自己的挚友重视一下现在新人杀手的入职培训问题,不二这才福至心灵地想到了真正的重点问题:“所以谁会雇青杀你?!”

“……所以青为什么会接这个单?!”

 

出于之前的工作习惯,手冢打给乾的电话几乎不用响第二声就能被接起,所以乾完整地听到了不二第二句疑问,他只愣了一下,就立刻从善如流道:“恭喜你们啊,手冢,喜欢这个惊喜吗?我们是觉得你单身太久了……喂?喂?”

又挂电话,乾眼镜一闪,老毛病一点没变。

手冢波澜不惊地阖上手机,对不二说,“乾雇你来杀我的。”

 

不二冲回沙发拿起自己的外套就往门口走,咬牙切齿道:“感谢招待手冢,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了,明天再见!”

手冢跟到玄关送客,趁着不二穿鞋的间隙,严肃道:“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应聘我的助理,但是即使你是我喜欢的人,我也绝对不能允许你在工作的时候不全力以赴,所以……”
“你说什么?!”不二穿鞋的动作一下停住,抬起头来眨巴着眼睛看他。

 

手冢刚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正准备说点弥补的话,甫一张口,一个人就扑到了他怀里,把他头拽下来咬住他的嘴唇。

这个吻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今晚不走了。”唇齿相交间,不二模糊却努力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在热烈地亲吻自己男朋友这件事前,揍乾贞治这样的小事可以先放一放。

 

当晚在手冢卧室的床上,两个人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手冢脑海中突然电光石火般地把整件事串联在一起,于是状似随意地问道:“小野的伤,你没有下太重的手吧?”

不二在手冢的颈窝里蹭了蹭,迷迷糊糊道:“不重不重,一点轻伤而……已……了……”话到最后自己都觉得不对,赶忙清醒,就看到手冢满脸不赞同地眯起眼睛看着自己,“果然是你干的。”

吐了吐舌,不二连忙解释,“真的不重!只是很疼而已,医生是我姐姐啦,拜托我姐姐骗他要躺三个月而已。”

手冢无奈,“回头跟你姐姐说,小野君的治疗费用报销到我这里。”

 

“好的好的,”不二轻轻地又往手冢怀里蹭得更深了一点,故作委屈道:“我费这么多心思还不是为了接近你,而且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你要不要考虑炒了小野君,提拔我做你的长期助理呀?”

手冢揉了揉恋人的头,平静道:“不行,你要回青,不然没法报复乾了。”

“有道理。”不二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两人这才相拥着睡去。

 

几十公里外的乾也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志得意满,啊,杀手组合什么的,想想两个人的生活也一定会非常精彩,没想到自己不仅资料收集很优秀,做媒人也如此成功。

打开手机看了看不二约他后天喝咖啡的短信,一定是想要当面感谢他吧,其实多年老友了,完全没必要这么客气的呀。

怀抱着如此美好的想法,乾贞治也美滋滋地进入了梦想。

 

END


评论(16)
热度(103)

© aileen瑭 | Powered by LOFTER